正文  第14章别惹椅子(2)

章节字数:4393  更新时间:20-03-08 1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派厄斯追着怪兽一路疾奔,没过多久便跟着它奔入了一座黑沉沉的大树林中,林中道路复杂,四周都是参天大树,他在黑暗浓密的树林中绕来绕去,曲折穿行,渐渐迷失了方向,直到天亮才从林子里转出来,这时怪兽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他在树林外的一条小路上发现了怪兽的脚印,便沿着这条小路继续向前追赶,大概走了两三个小时,小路转入了大路,再走一阵,进入了一座小镇。

    小镇朴素幽静,风光秀丽,派厄斯却无心欣赏眼前的景色,一心忙着寻找怪兽和金蝶石的下落,他在镇上瞎逛了一上午,没发现任何线索,不禁有点泄气。

    一阵食物的香味飘过来,派厄斯咽了口口水,顿时感到饥渴难耐,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停步在一家餐店门口。“算了,先填饱肚子再说。”他嘀咕了一句,走进餐厅,叫了食物,找了个临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侍者将一盘鲜美的食物和一杯可乐送到他桌上,派厄斯立即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忽然,餐厅过道上响起“哎哟”一声,一个男人骂骂咧咧地说:“谁把这该死的椅子放在过道中间,差点绊倒我。”一位女侍者赶紧走上前去道歉:“对不起,先生,你没事吧?咦,这把椅子不是我们店里的。”

    派厄斯听到这句话,敏感地抬起头来,看见那位女侍者正准备把过道上的一把黑色皮椅搬走,他心里猛地一动,人已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冲女侍者喊道:“等等!那把椅子……是我的。”

    女侍者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你到餐店吃饭还自带椅子?”

    “不不,不是的,”派厄斯尴尬地笑了笑,“那椅子……是我刚买的。”他快步走过去,硬着头皮向女侍者解释:“我进门以后把椅子忘在这儿了,对不起,我马上推走。”边说边推着椅子转身往座位上走。

    这把椅子外形很别致,跟怪兽先前变的那把其貌不扬的办公椅完全不同,派厄斯不禁有些担心,他一时冲动领走了这把椅子,可万一它只是一把普通的椅子,甚至是属于店里某位客人的,那他就糗大了。“天哪,希望我别养成了习惯,否则以后见到椅子就认领,人家一定以为我有病。”他哭笑不得地想着,心中暗自祈祷,但愿这把椅子是那怪兽变的。

    派厄斯回到座位上,把椅子放到身边,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旁边没什么人走动,立刻把脸凑近椅子,悄声问:“是你吗?”

    那椅子一动也不动。

    派厄斯着急起来,又问了一声:“是你吗,伙计?给个提示,拜托!”

    那椅子还是毫无动静。

    派厄斯失望地摇了摇头,自嘲地嘟哝了一句:“真不敢相信我会做这种蠢事,看来我真的疯了,见到椅子就攀亲。”正想把脸移开,突然,他看见椅子扶手上滑溜溜地冒出一只调皮的大眼珠,飞快地闪了一下便悄然隐去。果然是它!派厄斯顿时眉开眼笑,喜不自禁。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店里的客人仍在正常地吃饭、交谈,侍者一如既往地走来走去,忙碌地招待顾客,没有人注意他,派厄斯放下心来,亲热地拍了拍椅子,悄声低语:“伙计,你去哪儿了?让我好找。”心中高兴,这顿饭吃得无比轻松畅快,三两下就把盘里的食物刮了个干干净净。

    吃完饭,他端起饮料杯子准备一饮而尽,突然发现手中握着个空杯子,杯中的可乐已经见了底,他微微一怔,看了看旁边的椅子,立即明白,“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低声说:“你也渴了,是吗?”他向侍者招了招手,扬声喊道:“再来两大杯可乐。”侍者将两杯饮料送到他桌前。

    派厄斯端起杯子时突然愣了一下,寻思:“这椅子又没长嘴,我从哪儿把水灌进去?真不知道它刚才是怎么喝下那杯可乐的。”他想了想,干脆把整杯可乐一古脑儿都倒在了椅座上。

    那洒在椅座上的一滩水居然并没向四周溢出去,而是迅速凝聚成一团,咕噜咕噜地冒了一连串气泡,便瞬间从椅座上消失,就好象突然蒸发了一样。

    派厄斯偷偷一笑,抬眼小心地瞟了瞟周围。斜对面那桌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歪着头看傻了眼,小手拉扯着旁边一位中年妇女的衣服,嘴里叽叽咕咕地叫着:“妈妈,妈妈,他在喂椅子喝水!”中年妇女不在意地哄着小男孩:“别闹,宝贝,好好吃饭。”派厄斯急忙转开眼光,掩饰地咳嗽了一声,端起另一杯可乐送到了嘴边。

    门口一阵喧哗,一群流里流气的不良少年嘻嘻哈哈、推推搡搡地闯了进来,个个粗俗无礼,目中无人,引得店里众人纷纷侧目。领头的那人又肥又壮,满脸戾气,额头上有道明显的刀疤,在他身后紧跟着一个手握棍子、神态猥琐的少年,一头黄白色卷毛,皮肤上长满粉刺,模样有点可笑。

    卷毛少年一双贼兮兮的小眼睛不住地东张西望,手里的棍子到处乱点,嘴里念念有词:“叮叮!当当!波波!拉拉!”突然,他瞄中了派厄斯身旁的皮椅,立刻怪叫一声:“哦啦啦!”人已窜了过来,拽着椅子就往前拖,一边扯着喉咙喊:“老大,老大,你坐这把椅子!”

    派厄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按住椅子,“对不起,这椅子是我的,是我自己带来的。”

    “卷毛”愕然地看着他,“那又怎样?傻冒!”

    派厄斯用委婉的语气说:“请你另外找把椅子坐,因为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卷毛”夸张地张了张嘴,吱吱嘎嘎地怪笑起来,“我没听错吧?你在教我怎么做?哈哈,太搞笑了!”

    那个被称为“老大”的刀疤少年领着那帮不三不四的人拥了过来,向“卷毛”骂道:“你他妈跟这小子瞎磨蹭什么!”

    “卷毛”见“老大”对他似有不满,立即气势汹汹地推了派厄斯一把,“他妈的快放手,你这狗杂种!”

    派厄斯克制住自己的声调,忍耐地说:“离这椅子远点,别惹它,否则……”

    “否则怎样?”刀疤少年挤到派厄斯面前,双手抱着粗壮的胳膊,用嘲弄和挑衅的眼神看着他。

    “否则——”派厄斯险些脱口而出,迟疑了两秒,终于将到嘴的话憋了回去,泄气地说:“不怎样。”

    那帮少年哄然大笑起来。

    “软蛋,把一张破烂椅子当宝贝,滚开吧,蠢货!”卷毛少年得意洋洋地一把将派厄斯推开,伸手向椅子抓去,忽然,他发出“啊”的一声痛叫,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卷毛”整个身体已经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向附近的一张小餐桌,桌子立马翻倒,杯盘乒乒乓乓地掉落在地,周围的客人发出一阵惊呼声。

    “刀疤”满脸怒容的朝派厄斯吼道:“你他妈干了什么?你这狗娘养的!”

    派厄斯还来不及回答,斜对面那桌的小男孩却拍手笑了起来:“是椅子踢的,椅子会踢人,好玩好玩,再踢一脚!”

    “刀疤”朝那张椅子怀疑地瞪视了几秒,突地冷笑一声,“你小子能耐挺大啊,差点把我也唬过去了。”他向他那帮小喽罗们努了努嘴,“搜他的身!说不定他身上藏着遥控器之类的东西。”

    那帮少年肆无忌惮地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在派厄斯身上一阵乱摸,搜了半天也没搜出个名堂。

    “算了!”“刀疤”挥了挥手,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派厄斯,气焰嚣张地说:“给我听清楚,混蛋,再敢耍花样,我把你的手拧断。”说完耀武扬威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肥大的身躯塞满了整个椅座。正得意时,猛然间,他象是屁股上着火了一样,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跳着脚直喊:“好痛!屁股好痛!他妈的痛死我了!”众人看见他裤子后臀破了个大洞,露出了屁股上白花花的肥肉,上面居然留下了几个新鲜带血的牙齿印。

    那帮少年一个个惊奇地瞪大了眼睛,七嘴八舌地嚷了起来:

    “哎呀,不得了!”

    “老大,你屁股流血了!”

    “好象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真他妈操蛋!”

    “刀疤”怒不可遏,一拳向派厄斯脸上挥去,凶神恶煞地吼道:“这小子装神弄鬼,给我揍这个婊子养的!”

    那群恶霸少年立刻一拥而上,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对派厄斯拳打脚踢。那个卷毛少年也操起棍子冲了过来,发疯般地对着椅子一阵狂砸。

    忽然,那椅子爆发出一声沉闷而凶猛的嗥叫声,那群少年吓了一跳,蓦地停住了手,慌乱仓促地往后退,一瞬间,整个餐厅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直愣愣地盯着那张椅子。

    过了几秒,“刀疤”咳嗽了一声,强装镇定地说:“音效,绝对是音效,椅子上一定安装了什么音响……”话刚说到一半,他突然呆住了,喉咙好象被什么东西卡住,再也说不下去,他看见那张椅子倏然间变化成了一头浑身黑鳞、长相奇异的大怪兽。

    怪兽张开大嘴,吐出一个银灰色的盒子,然后怒吼一声,向那群恶霸少年冲了过去,那帮人立刻乱了套,惊恐万分地向四面八方逃窜。怪兽追着他们东奔西跑,一路横冲直撞,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人仰马翻,餐厅里顿时象炸开了锅,人群顷刻间沸腾起来,大呼小叫声此起彼伏。

    “天哪!那是什么怪物?”

    “活见鬼了!”

    “真他妈的……上帝啊!”

    “耶稣基督!”

    “太他妈邪门了!”

    “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

    所有人都吓疯了,一窝蜂的向门口涌去。派厄斯想跑过去拦住怪兽,又被拥挤的人群夹在当中无法脱身,只好不停地冲怪兽叫嚷:“停下!别伤人!快停下!”一边又对周围的人喊:“大家让一下,让我过去拉住它,快让开!”但是餐厅里人声鼎沸,他的声音被淹没在嘈杂的声浪中,根本没人理会他在叫些什么,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外冲,一时间,餐厅里桌翻椅倒,杯盘碗碟唏哩哗啦的碎了一地,人们你推我挤,拼命奔逃,互相撞得东倒西歪,场面混乱至极。

    闹了好一阵,人群终于涌到外面四散逃开,喧嚣声渐渐消失,餐厅里安静下来。

    这时,派厄斯从一张翻倒的桌子底下钻了出来,手里抱着那个装着金蝶石的铅盒,原来刚才在混乱中,他发现了怪兽落在地上的铅盒,生怕有人无意之间打开盒子酿成大祸,便抱着铅盒躲在了桌子下面,等着人群全部散去。

    派厄斯环顾四周,到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整个餐厅已变得空空荡荡,连怪兽也不见了踪影,他正要出门去找寻怪兽,冷不防背后窜出一个人来,从他手中夺过铅盒,迅速向门口奔去。

    “站住!”派厄斯大喊一声,急步追了上去,那人见派厄斯马上就要追到他,干脆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原来是那个卷毛少年。

    “我看见你偷偷藏起了这个盒子,”“卷毛”贼眉鼠眼地盯着派厄斯,阴阴地笑着说,“里面一定有什么值钱的宝贝。”他的脸上掠过一抹贪婪的表情。

    “没有!没有值钱的宝贝!”派厄斯急急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里面装着危险的东西,快放下盒子!”

    “卷毛”撇了撇嘴,“鬼才相信,我要打开看看。”他打开了铅盒的锁扣,准备掀开盒盖。

    “不要!”派厄斯急得大叫,声音里充满了惊悸。

    “卷毛”见他脸色大变,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不由得停住了手。

    “听我说,”派厄斯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说,“盒子里的东西非常危险,千万不要打开盒子,否则我俩都会没命,这绝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相信我,快把盒子给我。”

    “卷毛”斜眼瞧着他,神情半信半疑。

    派厄斯知道此刻两人的生死全在这个无赖少年的一念之间,急得浑身直冒冷汗。

    两人僵持半晌,“卷毛”终于开口说道:“好吧,我相信你,盒子还你。”说着将手中的铅盒递了出来。

    派厄斯松了口气,正要走过去接过盒子,忽见“卷毛”眼底闪过一抹凶光,他心里顿时一紧,预感到有些不妙,但是还没等他作出任何反应,“卷毛”已将松开锁扣的盒子猛地砸向了他,发狠地说:“你去死吧!”然后一个疾转身,飞一般地冲出了门外,头也不回地狂奔而去。

    派厄斯只看见金光一闪,盒中的蝶石已跌了出来,落在了他的脚下,霎时,他的身体被钉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一动也不能动了。

    他感到四肢发麻,呼吸困难,脑子里一片茫然,辐射引起的生理反应似乎立即开始发作,他的心里模糊地想着:“我要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