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2章、魂入宋境心难静(1)

章节字数:2441  更新时间:09-09-02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京,汴之开封也。梁为东都,后唐罢,晋复为东京,宋因周之旧为都,建隆三年,广皇城东北隅,命有司画洛阳宫殿,按图修之,皇居始壮丽矣。雍熙三年,欲广宫城,诏殿前指挥使刘延翰等经度之,以居民多不欲徙,遂罢。

    北宋历史,她是知道一些的。

    自小陪伴她长大的,只有那浩瀚书海,而历史书籍则是她的最爱。

    初闻“赵德芳”这个人,其实是在一位朋友写的小说中,她把赵德芳写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原本她并不会特别注意,但那位朋友却特意在序言中提到,这位历史上的秦王其实二十三岁便殒命了。

    那次,是她首次控制不了原本平静而脆弱的心脏,听着它在自己的胸腔中急跳叫嚣,第一次严重病发到被送往医院,在病房中关了整整一年。

    至今她弄不明白,为何自己会为一个陌生的名字而病发。

    她的生命是用秒来计算的,对于患有先天性心脏缺陷、心脏随时可能停止搏动的她而言,每秒均是珍贵。不能像平常人那样跑或跳,时时必须严格控制自己的心绪思虑,不能让情绪起丝毫波伏,摒弃了喜怒哀乐的性情才是让她活得更为长久的惟一保障。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进入她眼帘最多的不是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而是那些身着洁白外套的医护人员。二十年的光阴中,几乎有过半的时间是在医院中、她的专属病房中度过。

    她是孤独的,但她知道,孤独亦是一种美丽。当每次疲惫地醒来,无论入眸的是东升的旭日,还是闪烁的星辰,都会令她感慨地笑——她的灵魂竟仍粘附于身体,没有被收归去天堂。久而久之,生与死的意念在心中变得模糊,并非是她认命的无奈,而是,那变成了一项事实。

    谁曾想到今日,她再一次从沉睡中醒来,她的灵魂仍未被收去天堂,然而——她却远离了本体,远离了熟悉的医院和医师,远离了那个令她窒息却不得不习惯的病房。

    她成了赵德芳的妻子,不仅早已为人妻,而且为人母了。

    最初的那一丝惊愕与慌乱散去后,她很平静地接受眼前的一切,二十年的自控令她能轻易排解胸口那股模糊的慌乱,当一切情绪都平定后,留下的,唯有那一抹淡淡的疑惑——她是在做一个深沉的梦,亦或是小说中所言的穿越?但是穿越不是应该有个媒介物?她是如何魂魄离体穿越时空的间隙而来?

    事情没弄清楚,她乖乖地做着芄兰,听从那个每日来看她的芫娘的一切叮嘱,也顺从地吃完身边丫头时时送来的补品药膳。

    她很安静,安静到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至少赵德芳感觉不到,她是这样觉得的,因为自那天醒来后,她再没见到过他,包括那个让她痛得死去活来的儿子。

    但尽管她安静得有如一个没情没绪的娃娃,却并不代表她心底也如表面一般平静。周围的一切她都看得一清二楚,比如那个芫娘,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生得慈眉善目很是和谒,对她很好,她能清楚感觉到芫娘对她的心疼,但那份心疼中却带了一抹无奈,颇令她费解。再比如身边随侍的丫头,几天下来她知道了这个圆脸俏丽的小姑娘名唤璇儿,对她这个主人相当地尽责,但隐约却有一丝惧怕的情绪时常覆在这丫头眉间。还有一个令芄兰侧目的丫头名唤苏离,是个相当高挑相当漂亮的姑娘,约莫十七八岁,她并不在芄兰身边伺候,但每天给芄兰送饭及药膳来的都是她,而那个苏离,每次在她用餐的时候都会用那双细长的凤目盯着她瞧,像是要把她瞧个通透一般,是个非常犀利的丫头。

    在没弄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究竟对自己是利是害时,最好保持不动的姿态,等着那或许会出现的敝端,再寻求对策。

    所以重生的芄兰什么都不做,当然,其实她什么也做不了。

    还在月子期间的她根本连房门都出不了,幸好她所在的房间非常大,而且相当奢华——三重雕梅拱门,重重红绡秀帏,珠帘碧苏,初次下床的那天,她险被眼前的旖旎惊得当场变色。

    宋朝并不喜奢华,特别是开国初期,皇宫中都未必能富丽堂皇到哪去,不想这秦王府的一个院子竟如此的精致。

    清清闲闲地过了几天,芄兰沉得住气,有个人却沉不住了。

    这天,苏离在她用完膳食后迟迟不离去,芄兰微乎其微地弯了一下嘴角,将璇儿和其他丫头谴了下去,领着苏离进了内室,坐在软塌上饮着茶,看也不看苏离一眼。

    “小姐!”

    芄兰微讶地侧目,苏离的声音很是动听,与她的美色有得一拼,但令她讶异的不是这个,而是苏离那明显带着担忧的语气,还有她对自己的称唤。

    小姐?

    几日下来,身边的人唤的可都是“夫人”,苏离何以要唤“小姐”?

    “苏离,你唤我什么?”她淡淡启唇,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丫头。

    苏离听她这话,微怔了一下,随即回身绕过屏风往外瞧了瞧,见没人在场,复又回到她身边,声音压低了不少,“小姐,燕王回京了,您要不要去见他?”

    燕王?她为何要去见这燕王?

    “苏离,”芄兰状似头疼地抚了抚额,同她一样压低了声音,“我从醒来之后总犯头疼,有些事也记得不清,你能不能帮我把事情理清一些?”

    苏离呆了一下,看着她不像说谎,急忙问道:“小姐哪里不舒服?奴婢给您找大夫来看看——”

    “不,”芄兰摇头,对她微微一笑,“我没事,只是脑子有些混沌,休息几日就好了,你且先说说这燕王是何人,我为何要去见他?”

    “小姐?!”

    这话可是哪里有问题?眼前丫头何以在听完她的问话后一脸震惊?

    “小姐,您到底怎么了?怎么把燕王也忘了?”

    芄兰敛眉半响,这燕王到底是芄兰什么人?为什么要记得?

    突然想起什么,芄兰敛起的眉缓慢地舒展开——燕王……好像是宋太祖的第二子……叫赵德昭的那个对吧?

    芄兰身为赵德芳的妻子,与赵德昭有什么联系吗?

    “小姐?”

    “苏离,我怎么会忘呢,”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皱眉的丫头那一脸的忧心,勾唇笑道,“我方才就说了,我只是脑子有些糊涂了,还没理醒。”

    苏离有些迟疑地看着她,小心问道:“当真不用请大夫?”

    “不用了,我多休息便好,”芄兰站起身,垂头看着站在塌下的苏离,将她脸上那些许的怀疑看得真切,便缓声道,“你下去吧,待我自己理清再说,去见燕王的事先不急,如今我还在坐月子,连门都出不了,冒然出府怕是要引出麻烦,你应当非常了解。”眼前的丫头看起来非常不乐意她将那个燕王遗忘,这么说来……有些事还得她自己来才行。

    苏离是站在燕王一边,那么芫娘和璇儿呢?

    芄兰什么都没来得及理出,胡思乱想了两天,她只觉得头越来越晕,思绪越来越乱,胸口也开始泛起莫名而又熟悉的疼痛。

    她的心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