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3章、魂入宋境心难静(2)

章节字数:3022  更新时间:09-09-02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璇儿在第三天勿勿带了个大夫往她所住的樱园而来,芄兰头晕脑胀地躺在床上难受得直呻吟,满头大汗的她一脸潮红,那自醒来便毫无异样的心脏突然地窒息抽搐起来,令她吐息很是困难。

    大夫把了半天脉,又是蹙眉又是摇头,好似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芄兰暗自叹息,在大夫起身之际忙坐了起来,问道:“我怎么了?”她只觉得这两天胸口涨得难受,但是胸口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绞痛过啊。

    大夫对她安抚一笑,“没事,夫人只是涨奶引发的高烧,一会儿吃些药再多多休息就好了,不过老夫建议,夫人不妨自己喂孩子,对您和孩子都有益处。”

    给孩子喂奶?

    芄兰咬了咬唇,只庆幸自己的脸色早已是一脸烫红,不然她当真不知如何面对一个对她讲出这般羞人之话的男性大夫,但这大夫似乎有所隐瞒,她扬眸看着他,很是疑惑地问道:

    “如果只是发烧,为什么我胸口会绞痛?”

    “这个……”

    大夫迟疑了一下,一副难言之瘾的模样,“老夫也觉得奇怪,夫人的身子很好,虽之前生产时险些难产,但这几日来进补得很好,照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是。”

    “也就是说,我的绞痛根本来得莫名?”为什么会查不出原因?

    那大夫听她此言,微微点了点头,“是有些莫名,但也有可能是夫人在房中禁闭太久,若是天气不错的话可以出门走走,当然,要记得添衣,切莫受凉了。”

    出门……也要某个人允许才行啊。

    “好,我知道了,谢谢大夫。”

    目送璇儿将大夫领了出去,芄兰缓缓躺了回去,下意识地按住胸口,皱了皱眉——她当真要去喂孩子不成?她从来不知道生完孩子的女人涨奶是这么难受的一件事,而自己那来得莫名的绞痛……与她自身的心脏病是否有关联?

    “夫人。”不知何时已经回到房内的璇儿突然唤了她一句。

    芄兰兀自盯着床梁发呆,漫不经心地答道:“干嘛?”

    “王爷来看您了。”

    小丫头的语气里掩不住兴奋,芄兰错愕,视线终于移动了一下,对上已经站到床边的男人,他还是一如初见那天一般,平静的容颜,温和的目光,穿一身浅蓝色常服,腰系同色宽带,垂首默默地对上她的目光。

    “你——”她支手半起身,刚出声便惊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哑,忙暗咳了一声,才又道,“你怎么会来?”

    “别起来,”他坐到她床边将她的身子按回去,静静答道,“我听大夫说,你在发烧。”

    芄兰微怔,他这答话的意思……若是她不发烧,他也不会来了?这男人与芄兰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有做夫妻做成这样“相敬如冰”的地步?

    很想问他,可是她委实不知道怎么问才好,最后,她只得道:“已经没事了。”

    赵德芳看着她敛眉避开他的目光,良久,才又道:“我让芫娘把叙儿带过来给你喂,你可愿意?”

    嗯?

    “这话什么意思?”叙儿不是她的孩子么?为何要这么小心的询问?

    赵德芳微微笑了一下,他笑起来实在是很好看的,很温柔也很温暖的样子,让人很舒服,“大夫说你发烧是因为涨奶而引起的,若是你不排斥叙儿的话,我让芫娘将他抱来你这里,可好?”

    排斥?芄兰排斥自己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芄兰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试探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排斥自己的儿子?”

    赵德芳怔了一下,“芄兰?你……还没好?”他的意思是她还没恢复正常。

    芄兰迟缓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弯唇笑了一下,非常诚实地对他点头,“对,我什么也想不起来,这几天我也弄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为什么我的儿子我不用管,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该站在一个什么位置,该做什么。”他是芄兰的丈夫,不论现在的芄兰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她应该都可以把自己的疑惑扔给他这个做丈夫的来帮忙解释吧?

    暗中咬了咬唇,芄兰为自己的心思嗤笑——很像借口,自己在掩饰什么?

    她的话把赵德芳问住了,芄兰不明白他们以往的相处方式,所以这几天下来很无所适从?她是这个意思吧?可是生孩子会让一个人将过往遗忘得点滴不剩吗?

    不过,那些事她总是要知道的。

    “新婚之夜你便同我说定了,你可以继续爱他,我做我的事,互不干扰,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在人前做对平常夫妻。”

    他这话说得芄兰瞠目结舌地瞪着他——果然是对奇怪的夫妻。

    那么她刚醒来的那日,他只是在演戏喽?芄兰想继续爱的“他”是谁?莫不是苏离所说的燕王?

    “既然如此,叙儿又是怎么回事?你——我们既然达成那样一种协议,又怎会有了一个孩子?难道这也是协议中的一部分,我必须帮你生个孩子?”真是这样的话,这个芄兰实在有够厉害,在现代,一个女人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也不可能在新婚夜与丈夫说那种话。

    “不,那是意外。”越德芳淡笑了一下。

    芄兰看着他嘴角那微勾的笑痕,心脏没来由地抽痛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抚胸皱了皱眉,万分纳闷地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把心脏病一并带过来了。

    “怎么了?”

    她闭眼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道:“没事,心脏突然抽痛了一下。”

    心痛?赵德芳纳闷地瞧着她,“要不要把大夫找回来看看?”

    “不用,”芄兰苦笑,大夫才刚走,何况都说了这个心痛来得很莫名,又能看出什么?“泽华,我现在把过往忘得一干二净,我们之间……该要如何?”看赵德芳对她的样子,他不像对这个芄兰无心无情啊,为什么会与她达成那样一种协议?如果芄兰爱的是赵德昭,她又为什么要嫁给赵德芳?这三个人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你可以继续爱大哥,我不会扰你,只是如果你当真难受得紧,叙儿你可以自己带。”他轻缓地道来,那一贯平稳的语气却将芄兰的心扯得一松一紧,很疼。

    这个男人……真是太奇怪了……

    允许自己的妻子爱别人不说,居然还一点都不怪她?他若不是因为完全不在乎芄兰,那便是爱惨了她,她有些好奇他是属于哪一种?带着这点好奇,她瞧着他垂眸默然的模样,问道:“若是我说……从今天起,我想要做你一心一意的妻子,你答不答应?”

    “什么?”

    赵德芳错愕,霍地抬眼盯着她小心翼翼的眼睛,不可置信,“芄兰……你……”

    “你喜欢芄兰吗?”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你不觉得一对夫妻原该不是这种相处方式吗?你为什么愿意守着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过一辈子?”

    赵德芳惊讶地盯着她,仿似她说出这种话是怎生的令人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芄兰没错,但言行举止又分明与芄兰相迥异,就算是失忆,怎么会令一个人变得完全不一样?

    “干嘛这样盯着我?我问的问题很奇怪吗?”她蹙了蹙眉,有些不满地瞪他一眼——她不是芄兰,也一点都不想做别人,在苏离或芫娘面前也许无所谓,但她却不想让眼前的男人也把她当成以前那个芄兰,一点都不想。

    赵德芳敛目,将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藏去,启唇道:“我需要一个妻子,而那时的你——则需要一个丈夫,所以我们成亲了。至于相处方式……什么方式对我们合适那便用什么方式,没有该或不该之说。”

    芄兰……真的变得很不一样了。

    虽然他不知道原因,但——现在这个芄兰,少了那份咄咄逼人的刚强和令人头疼的固执,对叙儿来说不失为一个好现象,虽然曾有了那样互不相干的协议,但自从得知有了叙儿后,他私心想过要给孩子一个安稳点的家。

    芄兰看着他有些恍神的面容,哑然失声。

    她该感觉到庆幸吗?她所依附的这个女人,有个这么温柔的丈夫,他或许不爱她,但绝对会对婚姻忠诚,对于初入大宋的她而言,借着芄兰的护荫在这里的生活应该会很好,她或许该安心,该满足,该静静地做着芄兰,等着某一天回去或是消失,或者说,等着真正的芄兰回来的一天……

    但——她感觉不到半点欣悦,有的——只有心痛。

    这副身体里的心,是芄兰的还是她自己的?为何会为眼前的男人疼痛?

    “泽华,”她轻声唤着他,双目渐渐迷蒙起来,“你会……喜欢上自己的妻子吗?”事情有些糟糕啊,她……不会是喜欢上这个男人了吧?

    赵德芳讶然侧目,漆黑的眸子落在她有些茫然的俏脸上,为着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措而沉思——芄兰……想到什么了?她的问题……实在有些意思……

    喜欢上……自己的妻子……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