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5章、旧时闺密释过往(2)

章节字数:2665  更新时间:09-09-02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芄兰原姓焦,乃是知河南府、彰德节度使,右武卫上将军焦继勋之女,开宝八年——也就是去年初春嫁予秦王赵德芳为妻,年十七,比赵德芳大了九个月。两人的姻缘却是来得很突然,芄兰自小得宋皇后喜爱而收在身边,被皇上封为德庆公主,与赵德芳以及赵德昭算是一同长大,但或许是三人中赵德昭的年岁偏长的原故,芄兰非常喜欢粘他,倒是不怎么同与她年岁相仿的赵德芳来往,可惜的是,未料赵德昭是故作不知,亦或是真的不曾将心放在芄兰身上,竟是半分没看到芄兰对他的心思。

    后来赵德昭出阁,离了宫,芄兰念君心切,原想求了宋皇后随赵德昭而去,却不知怎么的,赵德昭竟在短短时日里娶了妻,将芄兰那不及开口的情意打了个七零八落。心疼芄兰的宋皇后正寻思着是否能让芄兰进了燕王府,偏生芄兰性子要强,既然倾心之人已不属已,那便一世也不会开这个口。

    宋皇后无奈,正头疼之际想到隔年便要出阁的赵德芳,便想着将这两个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拉到一块,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两个当事人竟一点异议都没有,当真依了她的愿成了这个亲。

    薛素心说到这里的时候很是好笑地瞪了她一眼,说,你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居然就这么拿婚姻大事当小儿戏一般办了去。

    芄兰仅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心里却想起赵德芳昨日同她讲的那句话,他说,他需要一个妻子,而那时的芄兰需要丈夫,所以他们成亲了。但是芄兰为什么需要丈夫?难道当真是因为燕王在她不及表白情意之前骤然地娶了妻,她便死心嫁人?这个理由看似明正言顺,真要深究起来却是有些牵强的,她实在怀疑当时的芄兰怀着的是什么心思?

    “赵德昭是个什么样的人?”芄兰突然问了一句。

    薛素心愣了愣,随即扬唇,温言道,“燕王是个相当寡言少语的人,待人冷淡有礼,不假辞色,性格较为刚烈,倒与秦王殿王完全是两个极端的人呢。”

    “那么他是否喜欢以前的芄兰呢?”这一点一定要弄清楚,她也好判断以后对这个燕王用什么态度才好。

    薛素心愕了一下,轻笑出声,她顶了芄兰一下,“你问我做什么?你当我与那燕王有多熟?他喜不喜欢你我怎么会知道?”

    芄兰俏皮地吐吐舌,与她相视半响,两人“噗”地一声齐齐笑了起来。

    薛素心走的时候约莫快晌午了,临走前看了看她的儿子,说这孩子与王爷长得很像。芄兰原想留了她一同用过午餐再回去,她却说出来太久家里人会担心,以后有机会再见,芄兰也表示等坐完月子选个时间去找她闲聊,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她走。

    薛素心真的是个很好的闺友,就不知道现在的芄兰她是否能一如从前视为知己?

    “夫人?”

    芄兰回神,才惊觉自己站在榻边发呆,她抬眼看着眼前的粉衣丫头,微微一笑,“什么事?璇儿?”

    “您该用膳了。”璇儿半垂着眼,低声答道。

    芄兰没有动,她静静瞧了这丫头许久,直到觉察出她越来越僵的身子,才缓缓开口,“璇儿,知道王爷在哪里吗?”

    璇儿似乎愣了一下,旋即毕恭毕敬地答道:“王爷这会儿还在书房。”

    “很好,”芄兰点了点头,越过她坐到了桌边,看着满桌的佳肴,扬声道,“你且过去将王爷请了来,便说我要与他一同吃午饭。”

    璇儿怔怔地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芄兰挑眉,“没听明白?”

    “不,奴婢听明白了。”急回一句,璇儿勿勿往外而去。

    芄兰在她转身之际勾唇笑了一下,很有意思地支颔瞧着门口——这丫头真的在怕她,这事实在有些奇怪,听素心所言,以前的芄兰性刚而倔强,但应该不至于对下人狠戾才是,这璇儿何以会怕自己的主子?

    正考虑着怎么从璇儿嘴里问出事情根底,一直望着门口的视线里却闪进一个人来,随来人一同出现的,是娃儿尖锐的哭声。

    芄兰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迎上抱着孩子进屋的芫娘,“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芫娘笑笑,“没事没事,小少爷饿了,我这不抱过来给您喂奶么。”

    喂奶……

    芄兰滞了一下,叹息一声,小心翼翼地将哭得好生委曲的儿子抱了过来,边拍哄着他边往内室而去。

    这孩子是她的儿子,是她的责任啊。

    可是——

    “嘶——啊——好疼!”

    芄兰龇牙咧嘴,哀叫连连。巴掌大的孩子,嘴巴怎么那么有力?吸得她乳头痛死了。

    芫娘在一旁笑道:“夫人,这还是轻的呢,等孩子长了牙,怕都给你咬破呢!”

    “啊?”

    不过孩子吸了几口之后,胸口真的不像之前一般涨了,出于本能,她把孩子换过另一边,轻轻搂在怀里。小孩子紧闭着眼,毛茸茸的小头颅蹭了几下,找到乳头,张开嘴巴含住,用力地吸着。

    芄兰看着他闭着眼一脸满足的模样,勾唇轻轻笑了一下。

    当娘的感觉……好奇妙呢。虽然在她的世界里,她甚至不曾与人恋爱,不曾嫁人,但此时此刻,她竟然有种骄傲的情绪,女人……当真是天生的母亲吗?

    不一会儿,孩子不吸了,鼻子呼出的气息均匀地吹在她裸露的胸脯上。

    芫娘笑眯眯地道:“夫人,小少爷睡着了,我来抱吧。”

    “哦,好。”

    有些不舍地将儿子递过去,芄兰的视线依然盯着那张沉睡的小脸,心口暖暖的令她有股莫名的激动。视线随着芫娘抱着孩子往外走,突然与站在屏风边上的一双漆黑深邃的目光相撞,她一震,刹时失了所有反应,呆呆地与他相望。

    他什么时候来的?

    胸口有点凉凉的,她惊觉自己衣襟还敞着,俏脸不可抑制地一阵燥热,芄兰霍地起身转了过去,急急拉拢衣襟,无声呻吟。

    天……她居然就这么光着身子与他对视……

    深吸了好几口气平复急跳的心脏,芄兰缓慢地转过身去,却见他眼神有些呆滞,依然愣愣地看着她,眼底是一片温柔的颜色。

    “芄兰……”赵德芳有些迷茫地看着她,举步向她走了几步。

    芄兰心一跳,脚下自然往后退去,一脸惊疑地瞪着他,“你、你干嘛?”

    赵德芳似乎从她的举动中瞬间惊醒,他猛地止住步子,好生错愕地眨了一下眼睛,随即垂眸苦笑——他居然,也有这般情不自禁的时候?

    他干嘛笑得那么苦?

    芄兰拧了拧眉,再不迟疑地举步上前站在他面前,方才那份尴尬与羞涩暂被她扔在身后,伸手握住了他的大掌,叹声道:“不要告诉我你在胡思乱想,我不会安慰人的,你不要为难我。”

    赵德芳怔愣住,漆目轻扬对上她有些懊恼的眼睛,“芄兰?”

    她却是不理会他的傻愣,径自道:“那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啊,没别的意思,虽然你我是夫妻,但这种情况下很谁都会紧张的吧?”他应该了解才是啊。

    赵德芳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听到后面他的唇角不可抑制地越弯越大,终于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这小女人以为他因为她的那一避而伤心,所以在安慰他?他哪有那么脆弱!

    她在担心他。

    赵德芳谓叹一声,敛眉反手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中——当她心有所属,并且倾心对象是自己从小便崇拜不已的大哥时,他没想过与她要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与她成亲只因为她需要,而他也需要,如此而已。如今她弃了前尘过往,一双游移双眼唯只望着他时,他想握住这双朝他伸出的手,不想放了。

    “你笑什么?”

    “没有。”

    他扬眸,拉着她往外室而去,“不是谴璇儿来找我一同用餐吗?咱们吃饭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