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6章、重生灵魂觅归处(1)

章节字数:2084  更新时间:09-09-02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月十八,芄兰终于被解禁。像是被困在牢笼里半生终得自由的小雀,芄兰痛痛快快净身沐浴后便抱着儿子出了房门。

    樱园,院如其名。

    偌大的庭院中有大半空间种满樱花树。正是三月樱桃乍熟时,红枝摇曳,落英缤纷,那半院樱花占去芄兰所有目光,再难移开。不曾见过如此美的景色,她所在的城市并没有樱花,只是偶然的一次上海行见过几株移植的樱花树,当时的她便看痴了,更论是如今这般占去半院的樱花林?

    樱花林过去是个凉亭,燕尾檐飞翘欲起,六根朱色大柱静然矗立,凉亭的底座瞧来甚高,那蜿蜓上凉亭的石阶约莫有二十来个。

    芄兰拾阶而上,瞧了眼凉亭中央的石桌,石桌上不知何时搁上了几碟糕点,石桌周围放了四个石墩,芄兰笑眯眯地坐了下来,将儿子放在腿上,空出一只取来一块糕点,眯着眼看向前方的红与白交相辉印的樱花,心旷神怡地暗叹一声。

    这般美食,如此美景,真令人惬意不已啊。

    既然月子已满,她也要开始着手安排一些想了许久的事了。

    那日薛素心来看望她时同她讲了那么多,她不管以前芄兰是如何以心有所属之身在这秦王府生活,又是以着什么心思为赵德芳生下儿子,也不管自己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单纯的梦境,亦或是她当真病发严重到性命不保而魂魄离体穿越时空来到这里,但既然此时的芄兰是她,那她便以着她自己的方式做好她认为对的事。

    比如,身为秦王的妻,便要与那燕王彻底断绝。

    再比如,她已为人母,这母亲的角色她也得做得妥当才行。

    但在这之前,她得弄清自己能拥有多少帮手。

    这样想着,芄兰侧头看了一眼候在旁侧的璇儿,朝手唤了声,“璇儿,你过来。”

    沉默的粉衣丫头走了几步站在她前面。

    对她的态度委实无奈,芄兰只得一叹,指着一旁的石墩,道:“坐下吧,我有话问你。”这话一出她便后悔了,只见那丫头脸色刷的一白,双腿跟着“咚”地一声跪了下去,整个人僵硬得有如一块石雕再动不了。

    芄兰闭眼,头疼地抚了抚额,她对镜梳发时怎不见自己有一张令人胆颤的可怕面容?眼前的丫头到底在怕些什么?

    将眼移到一边,芄兰也不看她了,“璇儿,起来,往后不要动不动对我下跪。”就算在这大宋,阶级森严,但有必要将自个儿的双腿当没感觉的木头说往地上撞就往地上撞的吗?他们不疼,她看得很纠结好不好?

    璇儿微微有些诧异,但仍是听话地颤颤地起身,立到一旁继续沉默。

    芄兰垂头想了半响,才又开口,“璇儿,你是我的贴身丫头,你该知道我生下叙儿后便忘了很多事,自然不记得我们以前是如何相处的,但是自我清醒至今,你似乎从来没有对着我的眼睛说过话。”

    见璇儿静默,她又道:“有些话我不便与别人说,你是我的丫环,我能依赖的人也只有你,璇儿,你告诉我,我可以相信你吗?”话落,她抬眸紧紧盯着眼前的丫头,瞧着她一脸震愕的模样,微微一笑。

    “我可以相信你吗?璇儿?”

    “夫、夫人?”璇儿惊疑地抬头对上她的眼睛,“您、您这话什么意思?”

    芄兰笑了笑,“那日苏离留下与我谈话时,我瞧见你在离开时担心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这个主子的,但是除了那一眼,这些天来你的表现让我反省自己以前是不是个很坏的主子,以至于让你怕成这样,但是现在,除了你,我不知道要跟谁讲讲心里话。”

    璇儿红了眼睛,咬着唇低低地道:“奴婢……不敢。”

    不敢?

    呵,想必这芄兰当真对璇儿说过什么重话,或者受过什么责罚。

    芄兰低头看着怀里昏昏欲睡的稚儿,缓缓道:“璇儿,那日苏离说的一些话不是很明白,可是我也不好直接问苏离,你能帮我解解疑吗?”

    璇儿忙点头,“当然可以。”

    “那么,”眯了眯眼,芄兰一边拍抚着怀中的孩子,一边道来,“苏离何以唤我小姐?而不与你们一样唤夫人?我猜想过苏离或许是我的陪嫁丫环,但若是陪嫁丫环,为何不在我房里伺候反而在厨房帮忙?再者,她与我讲燕王已回京,问我是否要见燕王一面,这事我十分不解,她一个丫头,如何会想到为主人安排这等事?她不知道此事若被他人知晓,会害了自己的主子吗?”

    话落,她扬眸盯着璇儿,静待回答。

    燕王一事她早已知晓,至于苏离的身份她确有猜过,今日这一问,则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也想试试璇儿,这个俏丽的小丫头是否可信。

    璇儿听了她的话自是好生诧异,虽然在这府里,夫人倾慕燕王一事从来就不是秘密,但却是没人敢乱嚼舌根,当家夫人自嫁入王府便一直住在樱园,并不与王爷同院,夫人有喜之初甚至有人怀疑过小少爷是不是王爷的孩子,只不过那些流言都被王爷压了下去。

    璇儿伺候夫人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其实并不了解自己的主子,但不管怎么说,她其实是挺喜欢这位近乎隐居在樱园的主子的。

    所以,她很慢地开口答道:“苏离确是小姐的陪嫁丫环,只是夫人在临盆前一个月将她谴去了厨房,至于原因奴婢也不是很清楚。”

    芄兰诧异地睁目,临盆前将自己的陪嫁丫环谴离身边?那个芄兰在想些什么?

    “至于燕王一事奴婢知晓得并不多,想来苏离只是没猜透夫人心思,这才自做主张将话问了出来,夫人不必介怀。”

    这丫头一番说得是软绵绵、好心好意,倒只怕苏离根本不会领她这份排解之情,芄兰在临盆在际之时将算得上是左右手的陪嫁丫环谴离身边,不可能那么单纯,现在芄兰也不在了,除了苏离,谁也不知道这对主仆到底在想些什么。

    苏离,那个丫头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迟早要知道。

    现在她还有件事要去问问那位当家主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