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7章、重生灵魂觅归处(2)

章节字数:2414  更新时间:09-09-02 14: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着,芄兰站了起来侧过身看向璇儿,正了正脸色,道:“璇儿,我不知道之前你是否是真在怕我,亦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不想追问,但是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能真正当个贴心丫头,莫要让我有话无人诉,如何?”

    璇儿睁大眼怔怔地看着她,咬着唇红着眼,非常慎重地点头,“奴婢本来就是夫人的人,定当竭尽所能伺候夫人。”

    “很好。”微笑着将手中的稚儿递给她,“带小少爷去芫娘那吧,我去找王爷谈点事。”说罢转身便要出凉亭。

    璇儿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见状忙道:“夫人可识得书房的路?”

    芄兰头也不回,“不识得我会找人问的,没事。”

    绕过凉亭再行一段路便是一排雕梁画栋的高檐房屋,芄兰直觉地从中间一间看似花厅的地方横穿而过,来到另一个院落。

    这个院落没有樱花。

    有的是小桥流水、花团锦簇的江南风光,正际三月春风过,那人工溪流旁的大片花园内各类花卉争奇斗艳地展现各自的魅力。芄兰猛地停下脚步,深吸着飘着浓郁花香气息的空气,唇畔轻掀,好生暇意。

    这是哪里?

    “夫、夫人?”一个结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芄兰睁眼,眉梢轻挑,旋过身去,瞧着眼前眉清目秀的青衣小仆,只见他那张年轻的脸上满是惊愕之色,呆呆地看着她,那眼神仿若见着神迹一般。

    她勾唇,对着眼前的小仆微笑了一下,便问:“这是哪里?”

    那小仆被她这一笑只差没吓翻天去,当下屈膝垂首,战战兢兢答道:“同、同心园。”

    这个芄兰当真有那么可怕啊?怎么每个下人都对她这么小心?

    很无奈地低叹,芄兰再次扫了扫这个美丽的院子,突然想到什么,她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同心园?听这名字倒像是恩爱夫妻的院落嘛,但是府里除了秦王这个当家主子,难道还有另一个主子不成?这秦王与他的妻子可一点都不恩爱呀!

    回首看着眼前依然屈着膝的小仆,芄兰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改掉下人们这些动不动惊慌失措的习惯。

    “王爷的书房可在这附近?”

    那小仆呆了呆,大概没想到她竟然会问这个问题,“王爷在苍寒阁,不在这里。”

    注意到小仆呆滞的脸上那一跃而过的惊喜,芄兰弯眉,决定记住这个小仆,“那么,苍寒阁又是哪里,可否帮我带带路?”

    “当然可以!”青衣小仆大声回道,掩不住喜悦的眉开眼笑,抬手往右廓方向指了指,“苍寒阁就在同心园隔壁,这会儿王爷正在书房呢,夫人请随小的来。”

    夫人主动找王爷呢!这可是一年来从没有的现象,王爷刚成亲那会儿,大伙只勿勿瞧过夫人一眼,自此后除了在樱园当差的下人外,谁也见不着,大伙还道王爷和夫人就要这么过下去呢!后来惊闻夫人有了小少爷,虽然有些碎嘴的下人怀疑过夫人,但夫人一直自闭在樱园里可都是大伙有目共睹的,他们这些下人私心觉得夫人定是被燕王殿下伤透了心,所以才不想见人,好在有了小少爷,不定以后王爷跟夫人会一起搬进这同心园!

    青衣小仆在前头领路,心下越想越欢快,一张嘴笑得咧开来,瞧着让人觉得有些滑稽。不过芄兰却没有笑,她深深看了看这小仆,心底漫入感动。

    这些人,很关心她。

    虽然他们关心的或许只是以前的那个芄兰,但现在感受到这些的却是她。

    跟着小仆越过一个月亮拱门,进到一个略显空旷的院子,芄兰愕然止步。与同心园和樱园完全不同的,苍寒阁里竟然空无一物,通向主屋的碎石路两边仅辅了一层草坪。

    “这里就是苍寒阁?”

    “是的,夫人。”小仆领着她走到其中一间房门前,又道,“王爷就在里面。”

    芄兰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等等!”芄兰突然回身唤住他,瞧着那下人急忙回身时,微笑着问道,“你叫什么?”

    小仆诧异地看着她,笑得有些腼腆,“回夫人,小的名唤蓝文。”

    “好,蓝文,我记住你了,下去吧。”

    待蓝文躬身离去后,芄兰这才回身,刚抬手正要敲门,那镂花木门“吱呀”一声往内拉开,门后有个男人带着温和的笑看着她。

    缓缓收回手,芄兰回以一笑,说:“泽华,忙不忙?我有没有打扰到你?”

    “无碍,进来吧。”

    赵德芳摇摇头,退一步将她迎进屋。

    芄兰随意找了个椅子坐下,扬眸四顾,打量了一下这个素雅的书房——她正对面是个垂着白色流苏的拱门,里面靠墙摆了两个比人还高的书架,而她所坐的地方是外室,左侧有几张红木靠椅,而右侧,便是赵德芳的书案,此时,他正站在那书案前方,静静地瞧着她。

    迎上那双深目,心再一次失率,她暗吸一口气,弯唇让自己带着那抹闲适微笑,道:“我来是想弄清楚一件事。”

    赵德芳轻点头,仍是静静地看着她,“你说。”

    “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是如何相处,”她顿了顿,“今天我已是将过往遗得点滴不剩,对我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而你——”她望着他的眼睛,“你是我的夫君,所以我想问你,往后——我该做些什么,又不该做什么?”

    不错,她今天来,就是让他做决定——她这颗心,是否有所依附,亦或是从此后独自飘零。

    漆目微敛掩去其中的光彩,赵德芳扬唇,浅声问道:“你想做什么呢?芄兰?”他不知道,失忆的芄兰会这般有趣,芄兰从四岁开始便时时呆在宫中,跟在母后身边,他算得上是她一同长大,只是芄兰喜欢大哥,所以他很少与她来往,在他印象中,芄兰是个相当倔强而性烈的女子,从来不会说一句软话,也从不对人示弱,所以在得知大哥突然娶妻后,她断然决定将那份深情长埋。

    “我想做什么?”芄兰怔了怔,没曾想过他会这样问她。

    赵德芳笑了一下,“对啊,你自己难道没想过将来要怎么办吗?”而他,也很好奇现在的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为何他去看她的那日,她会说出那样一句话?她当真想过要做他一心一意的妻子么?

    被他问得突然,芄兰有片刻的失措,她不自觉地站了起来,“可是……可是你是我夫君啊,不管我想做什么,不是应该先问问你的决定吗?”

    夫君。

    赵德芳心底一片柔软,眸光也渐柔了下来,他伸手握住她因失措而不安地绞动着的双手,裹在掌中轻抚,眸底有着掩不住的些许期待,“芄兰,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答应,先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慌乱的心静了下来,她站他身前定了定神后抬首迎上他温柔的眼,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我想把过去放下,我想当你的妻子,想当叙儿的娘,可以吗?”

    当然可以!

    赵德芳闭了闭眼,长臂绕至她身后将她拥入怀中,含笑的嗓音在她耳边浅声答她——

    “如你所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