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12章、满月酒宴识旧人(3)

章节字数:2649  更新时间:09-09-02 14: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芄兰脸色惨白,举步奔了过去“嘭”地一声将房门撞开,惊震的目光对上床边举着她儿子的粉衣丫头,大叫出声:“苏离!你在干什么?!”

    苏离微微低眉看了过来,细长的单凤眼在此时一点温度都没有,冷冷地盯着芄兰看了良久,才缓缓放下高举的手,低眼看向怀中沉睡安然的孩子。

    “他不该出世。”苏离开口,声音平平,淡漠得仿若在说一件无生命的东西。

    芄兰见她放下孩子,暗暗松了口气,小心地往前移了几步,“苏离,你怎么了?叙儿还在睡,你先把他放下好不好?”她竟大意至此!苏离何时潜入樱园的?

    “小姐!”苏离防备地瞪着她,退了一步,“莫要再前行了,否则苏离一个失手摔着小少爷可不太好。”

    芄兰滞了一下,停在锈有红梅的紫檀屏风旁边,朝着她猛点头,“我不动,你冷静一下,可不可以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咱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苏离咬着唇,带着些许幽怨地盯着她,眸中浅露湿意,竟溢满晶莹泪花,嘶叫声也骤然哑了,“小姐,你怎么能把燕王忘了!你怎么可以!”

    燕王?

    果然!三天前的信当直是苏离传出去的,怕是想挑乱她与赵德芳之前好不容易平和的关系,却见这三天来他们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丫头便慌了?所以来伤叙儿?

    “苏离,我很抱歉,但是失忆的事不是我能控制的——”

    “是你说的!”苏离骤然尖叫起来,“是你承诺,不论上天入地都不负燕王!你竟然……竟然为秦王怀了孩子,你这个骗子!”

    芄兰何时做过这种承诺?她不是对赵德昭死心了吗?

    “苏离,你先冷静一下。”芄兰担心地盯着被离儿紧紧圈着的稚儿,微微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种时候总要抓个弱小来做威胁?这欺软怕硬果直是古今一致。

    苏离看着她担忧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手中的孩子身上,突然一个举手又将襁褓举了起来,冷道:“小姐,他原本不该存在,既然燕王殿下已经回来了,你应该跟他走,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语罢双手一松,毫无预警地让襁褓往地上坠去!

    芄兰只觉得心脏在那一刻骤然停了,整个世界仿若瞬时消失一般,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有些呆滞,但基于本能地冲了上去,想要接住孩子——

    “啪”地一声巨响,一条红绸破窗而入,似是有自我意识地卷住了那离地不过半尺的孩子,一个回旋带着孩子跃出窗去。不及收势的芄兰扑了个空,整个人瘫在地上,惊愕地举目从破窗往外瞧去,迎上一双冷漠依旧,却隐约含着愤怒的漆目。

    赵德昭!

    脑子里闪过那人的名字,她慌忙起身冲出房门,看着那人站在台阶下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自廓下随意取来的红绸,睁着一双清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孩子……”芄兰张了张嘴,双眸瞬间刺痛难忍,她哽咽了一下,踉跄着扑了过去抓住他的衣袖,“孩子还给我……”

    赵德昭无言地将怀中小娃儿递给她,芄兰含着泪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看着怀中安然沉睡的稚儿,眼泪再没隐忍地滑下双颊,“叙儿……叙儿……”

    “这是怎么回事?”

    赵德昭负手冷冷看着走出房间的苏离,沉声喝道。

    苏离低垂着眉眼,朝着他屈膝行了个礼,静静回道:“王爷,奴婢在帮您。”

    “帮我?”赵德昭冷哼,“你今日欲谋害秦王之子,你胆敢说此举是在帮我?这话不嫌有害我之虑吗?”

    苏离震了震,猛抬眼看着他,“王爷!这孩子原本就不该出世,不然一年前你与小姐许下的誓约当如何?小姐现今失忆,难道您也失忆了吗——”

    “闭嘴!”赵德昭震了震手中的红绸,长长的软绸刹时硬如钢刀,狠狠地打上苏离的身子,苏离顺势飞了出去,撞上廓边的朱红柱子,无力地跌下台阶。

    “你干什么!”芄兰震惊地抓住身边男人欲再次挥出红绸的手,扬高头瞪着他毫无温度的双目,“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想打死她吗?”

    “她该死。”赵德昭淡淡说了一句,将她的手移开,正要往前跨——

    “站住!”芄兰闪身跃到他身前阻住他,“你且说说什么叫‘她该死’?她一心为你,即便今日之举确实不对,但她出发点的确是为了你,你却要她的命?赵德昭,你不觉得你太无情了吗?”

    “无情?”赵德昭歪头看着她因生气而发亮的眼睛,低低咀嚼着这两个字,然后突然抬手抚上她的脸,轻声问道:“兰儿,那个时候……你是有怨的,对吗?”

    什么?

    芄兰傻眼地看着刹时变得温柔的男人,脸上传来他粗糙指尖划出的麻痛之感,她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却被他脸上呈现出的痛苦怔在原地,再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竟有如此深沉的伤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悄然一叹,有些不忍地伸手握住他僵在半空中的手掌,“赵德昭,你还好吗?”对不起,她不是他要的芄兰,安慰不了他啊。

    赵德昭一怔,炯目紧紧盯了她半响,猛地一个拉扯将她揽进怀中,牢牢圈住了她和怀中的孩子,微露脆弱之色的俊容也深埋她发间,灼热气息半点不漏地全传递给她。

    “对不起……兰儿……”

    芄兰整个人僵硬得不敢乱动,她怀中还抱着孩子呢!一只手又推他不动,偏生他还在她耳边发出那种让闻者便要为他心疼不已的歉意,芄兰叹了一声,垂在身侧不知怎么决定的左手终于还是拍了拍他的背——

    “喂,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她真的不会安慰人的啊,不要为难她行不行?

    “兰儿……你在惩罚我吗?你用失忆来报复我吗?”

    耳边又传来他痛苦不堪的话语,芄兰只觉得心脏像是突然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揪住一般,疼得她皱紧了眉头,心下疑惑不解——

    她怎么越来越觉得……赵德昭跟芄兰之间的故事没有素心跟她讲得那样简单?

    想起苏离方才的话,她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一年前……”迟缓地开口,她在他有些松懈的时候将他推了开,睁着眼睛盯着他,“苏离说的一年前的誓约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一年前……不就是泽华跟芄兰成亲之时吗?芄兰既要与泽华成亲,又何以与早该断得一干二净的赵德昭有誓约?

    赵德昭闭了闭眼,低声道:“一年前我离京之时,你突然找到我,说你怎么也忘不了我,并要我回京后将你迎入府中,即便……即便为妾也可。”

    “等一下!”芄兰惊叫,“你不是对芄兰无意吗?又怎会与她有约定?”

    赵德昭举目紧紧地看着她,轻声一笑,“无意?怎么会无意?那时我不是同你讲清楚了吗?娶妻一事我拒绝不能也不能拒绝,而倔强如你又不甘为妾,却不知为何突然想通,我自然很是欢喜,没想到……”她却骤然嫁了人。

    芄兰不可置信瞪大眼,为突然漫上心头的念头惊得整个人颤抖不已,“她与你约定,却一个转身嫁了泽华,并且还怀了孩子,而这一切……你不知道是不是?”

    她?

    赵德昭因她话中的怪异而侧目,点了点头,“对,我不知道,直到你与德芳成亲三月后传出身孕,我才得知整件事,那时的我并没有想太多,你从来不会骗我,所以我一直以为你是迫不得已才下嫁——”

    “不!”

    芄兰重重咬了咬唇,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颤抖地往后一步一步退去,呆呆地看着他,“不是的……不是迫不得已……她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

    焦芄兰!你太可怕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