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入宋境  第18章、与君同塌情怯怯(2)

章节字数:2022  更新时间:09-09-02 14: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过垂挂透明珠帘的拱门,内室中央摆了张硕大的圆桌,皇后早已坐在主位,见他二人进来便扬唇微笑,什么话也没说地示意二人坐在旁侧,便吩咐下人开始布菜。一顿饭吃得安安静静,芄兰有股莫名的不安,她偷偷瞄了一眼安静用餐的赵德芳,在他对她轻摇头后轻轻拧了一下眉,终是什么也没说,食不知味地随意吃了些菜。

     饭后,赵德芳表示还有些事得处理便先行离开了福宁殿,芄兰则被皇后留了下来,移往侧殿,两人一同坐下后,皇后开门见山地说道:

     “兰儿,我听闻你失忆一事,却仍是要问上一问,你对德芳是何心思?”

     芄兰的心骤然一跳,岂曾想过皇后会问得这般直接?她还以为皇后早知赵德芳与焦芄兰二人毫无感情可言,又怎会问芄兰的心思是如何的?

     这等事……她对泽华都羞于启齿,更论是旁观的皇后?

     “兰儿?”

     实话实说吧。

     芄兰闭了闭眼,缓声答道:“母后,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失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想起以前,更不知道我想起过往后还会否是现在这般心情,但……我现在的心思是,我很高兴自己是泽华的妻子,很高兴为他生了叙儿。”

     皇后讶了一下,却是很开心地笑了开来,“那便很好了,德芳能得你这一番言语,应当知足了,以后的事,便留着以后去伤脑筋吧。”

     是啊,以后的事……若是以前的芄半回来,怕也是论不到她这个外来者伤脑筋,她何必想这许多?安心做了那男子的妻,真心爱他一场也就是了,反正……感情已经陷进去了,做何要为难自己,也为难他呢?

     从福宁殿出来,天色已经漆黑一片,廓檐挂起了红灯笼,照得夜雨凄迷,前后各跟随着四个宫女提着宫灯,芄兰沉默地走在中间,若有所思的眼投向陷入墨色中的院子——

     这场雨,该停了。

     听闻在她来大宋之前,东京已经连月落雨,她生下叙儿那几日刚放晴了几天,没曾想今日又下了一个日夜,这上苍,是否太悲伤了些?

     回到沁兰殿,一室冷清,沉默的宫女们安静地守着该守的位子,唯她一人如飘浮无主的孤魂,在殿内漫无目的地走了几个来回,那害她忧心了一下午的男子,却仍不见踪影。

     “来人!”

     扬声一喝,最靠近她的一个宫女慌忙上前,“王妃——”

     “王爷呢?为何还没回来?”她在福宁殿坐了近一个时辰,他有什么事要处理这么久?他到底来不来沁兰殿?为何也不谴人来告知一声,也省得她在这儿心烦意乱没个安宁。

     “回王妃,奴婢不知。”

     芄兰咬唇一个拂袖转过身去,“罢了,你们都下去,我要歇下了。”休要她为他等门,那个完全不顾她感受的男人!

     “那奴婢服侍您——”

     “不必!”

     转身看着那一排站得规规矩矩的宫女,芄兰挥了挥手,“都下去吧,我自己来便可,都下去。”

     “是。”

     等殿内只留她一人后,芄兰绕进内室,褪了外衣躺上了床,闭起眼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入眠,然而那淅淅沥沥的雨声绵绵传入她耳中,令她越发难以静心。

     辗转反侧,芄兰干脆起身,也不穿衣了,仅着中衣走近窗边,一把将厚重的棱窗推开,就着外面廓下的灯笼看着那反射着晃眼光亮的碧叶在雨中摇摇晃晃。

     他到底会不会来?

     芫娘今天就不该跟她讲那样一句话,或许现在的她早已入眠,又怎会这般心浮气躁无法安心睡觉。

     他们是夫妻,可也许是因为她根本不如所有人所说的那般只是失忆,她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所以她才完全没办法让自己从心理上真正安定下来,她不确定,在这个地方,若是众人得知真实的她,可还会如这般轻易接受她?

     更何况在得知道自己感情沦陷后,她越发的慌乱失措了……

     “不冷吗?”

     静夜里骤来的声音令芄兰“啊”地一声大叫出声,然而张大的嘴随即便被一只大掌捂住,身后人轻笑一声,道:

     “芄兰,是我。切莫把别人吵醒,否则人家当我是偷香窃玉的小贼了。”

     谁敢爬到宫里来偷香?更何况他要偷香窃玉何需做贼?

     将嘴边的手掌拉下,芄兰回过身去看他一脸笑意,“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很忙?”

     赵德芳握住她渐渐冰冷的手,伸手将棱窗合了起来,再将她拉离窗边往床边而去,解释道:“没有,你怎么还没睡?”

     芄兰自动自发地钻进被子里将自己裹了起来,微垂头利用长长的乌丝掩去燥热的面颊,低声道:“我睡不着,你随父皇前往西京,要多久回来?”

     “半月左右吧,”赵德芳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沉吟道:“祭祀一事过后,我便要前往贵州了,方才皇叔原想找我谈谈此事,我不放心你,便推了他的要求回来看看。”

     芄兰抓着锦被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他半个月过后就要走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原本低着头的赵德芳诧异地扬眸,看着那个几乎将整颗头都埋进被褥中的女子,举手将她的头抬了起来,“芄兰,你怎么了?”

     芄兰岂会让他看了去?她现在的脸怕是烫得可以煮虾子了。

     在他举手抚上她脸的瞬间,她一个起身扑向他,双臂紧紧揽住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颈边,散落的长发很是性感地裹住了两人半个身子,她再问:

     “你去贵州,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赵德芳被她这一补惊得当场震住,愣愣地伸手扶住她的身子以兔她跌下床去,自她醒来换了性子,他虽被重生的她吸引,两人却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那唯一一次情不自禁的浅吻已是让他惶惶,他一直觉得,如今的芄兰容不得他敷衍以对,更不可轻薄相待,只要她有一丝迟疑,他便不会越雷池半步。

     她今日这一扑,可是对他全然依靠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