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泥足深陷  第27章、月露谁教桂叶香(1)

章节字数:1206  更新时间:09-09-02 14: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惊雷阵阵暴雨歇。

     四月十七,放晴了半月有余的天突来一阵暗沉,雷鸣电闪后如豆暴雨毫不留情砸下,自汲县返京的赵德芳一行人不可避免地被淋了个通透。一身狼狈地回到秦王府,几人还不及跨门而入,便被闻讯而来的晋王阻在门口,见赵德芳一身的湿漉漉,当即将他冷叱一顿便赶他进房换衣服去了。

     待他出来时,厅内除去晋王,多了一个穿青衣的中年男人,他正垂着头很是不安地站在离晋王五步远的茶几边,赵德芳进厅时他猛地抬起头,很是急切地冲口便唤:“王爷!”

     赵德芳一袭玄色宽袖长袍,墨发教一支素白玉簪挽起半数,其余笔直垂落肩背,俊容透着疲惫,但精神很好,一双炯目将那人从头至尾打量了一遍,启唇问道:“你是谁?”

     “回王爷,小的是‘峤酆驿馆’的跑堂,特来给王爷送信,有位姓蓝的大爷昨儿个到咱们驿馆问了些事后写了封信让小的务必亲手交到王爷手上。”

     蓝武?“什么信?”

     男人忙不迭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信封内不知装了什么东西鼓鼓的,赵德芳分神看了一眼冷着眼坐在一旁喝茶的赵光义越来越冷的面容,无言地将信封接了过来,顺手打开。

     在他看信的同时,蓝文和璇儿也一身干净地出现在大厅,安静地候在一旁,直到他放下信件并缓缓将信封内的一支晶莹剔透的白玉细花簪取了出来,漆目紧紧盯着玉簪上已碎落两片花瓣的花朵,双唇抿得死紧,什么话也没有说。

     “那是……”一旁的璇儿却惊呼出声,她伺候芄兰近三月,自是认识这簪子。“王爷!那是夫人的发饰!”

     “我知道。”赵德芳很慢地将滞住的气息吐了出来,低垂着眼掩去浮现太多情绪的双目,“这簪上的花瓣是人为恶意掰落的,我希望是芄兰自己弄的,那说明她知道自己受骗,必定是想留下这簪子给我示警,虽然我看到这簪子的机会非常小,她却依然想要给我传讯。”但如果……如果不是芄兰自己留下的,那她……她……

     不会的!若真是大哥将芄兰带走,必定不会伤害芄兰的,必定不会……

     “王爷,我弟在信里说了些什么?”蓝文也急切地问道。

     “他盘问驿馆里一些人后得知芄兰离开前在‘峤酆驿馆’用过早膳,这簪子很有可能就是她在那个时候留下的,也就是说……芄兰在还未离京前便知道自己的处境,不过既然对方是燕王,芄兰的安全应该没问题。”

     “德芳。”

     静坐一旁的赵光义终是放下茶杯,冷冷唤了他一句,“我不清楚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发生这种事却谁也不通知,你以为你自己暗中探查便可以轻而易举将德庆公主找回来吗?你看看你回京才两天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你莫要忘了你还得去贵州!”

     “皇叔。”赵德芳侧过身看着他,清浅一笑,将手中的玉簪收入怀中,道,“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贵州一行必定要去,这两天我将府里的事安排妥当后随时便可出发了。”

     赵光义冷哼,“最好是这样!”起身震了震袖子便要走,刚至门边又突地止住了步子,负手而立,并不回头,漫不经心道,“你离京前可会去向皇后辞行?”

     赵德芳讶然举目看向他,却只见他站得笔直的背影,“这是自然,怎么了?”

     “不,没什么……”赵光义轻轻摇了摇头,顿了半响,再次举步,“我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