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泥足深陷  第31章、相思迢递隔重城(2)

章节字数:2274  更新时间:09-09-02 14: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汉江上游流经汉中盆地,水流湍急,中游均州以下进入平原,流速骤减,多沙洲和卵石滩,至下游进入江汉平原,水流平缓,加之天气转晴以来便一直没再落雨,想来潮水很快便会退去,如果能再等上一个日夜,再以襄州离江陵如此近的距离,乘船约莫也就两天左右时间便可到达。

     只可惜赵德芳不愿等,薛素心也急于上路。

     所以当即,用过早膳的五人请那愿意出船的渔民调头沿着汉江往下行驶,简陋的乌篷船载着几人渐离襄州,细长的船只在驶入峡州地界后,汉江两岸的视野越发开阔起来,农田民舍一望无际,清澈安宁的汉江好似沉睡在这肥沃平原上最美丽的女子。

     赵德芳和薛素心二人坐在船头静静地看着两岸风景,谁也没有开口,直至天色渐暗、碧玉将晚膳送到他们面前时,薛素心像是终于从沉思中醒来,慢慢地讲起她承诺要言明的事。

     焦芄兰之所以在临盆前跑去淋雨,其实是因为对赵德昭彻底绝望,她当年嫁人之时确有跟赵德昭约定过,而她虽有些冲动,却在冷静了一年后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原想不顾一切让苏离找唯一的闺密薛素心想办法帮她离开,哪料想竟意外得知了赵德昭与薛素心过份亲近,许是觉得自己被背叛,焦芄兰绝望之下想就此结束。那场暴雨从午夜下到清晨,她也便从午夜淋到清晨,最终险因此流产丧命……

     薛素心那次去看她是带了想赎罪的心思去的,岂料竟听闻她失忆一事,错愕之下却是惊喜不已,在薛素心看来,芄兰跟秦王既已成亲并育有孩子,又何苦执着于一个早已放弃她的男人?太不值……

     她不希望芄兰像自己一般……莫名地陷入一场永无出路的苦情中,她自己已是没有未来,身患恶疾的她此生大概便是如此这般执迷下去了……

     冗长而令人沉重的话迟缓地自薛素心轻柔的语气中流泄而出,天色已是彻底暗下来,夜空漆黑如墨,不见一颗星子,船头挂起的油灯在夜风中摇曳着朦胧的光晕,映照着江面水波荡漾,徙增几分凄清。

     “大哥他……待你如何?”赵德芳有些艰涩地开口,那个冷淡睿智且一向淡薄的大哥,在他心目中是个非常强的人,他时常想,大哥便是那种——只要他能想到那便一定做得到并且做得非常好的人,只是在感情一事之上,他却是对大哥的所做所为不甚苟同,为何连薛小姐也牵扯进来了呢?

     他以为一直以来只有芄兰……

     薛素心知道芄兰的下落,那么他是否可以推测为大哥对这女子是不一样的呢?但无论如何薛素心是宰相千金,大哥怎可待一个女子到这般程度了仍无声无息?薛宰相若是得知了会怎么想?

     “我们……是朋友。”薛素心眯起眼凝着江面灯火的倒影,语气满是不确信,那个男人很冷漠,却对芄兰有着那么深的执着,对自己也算客气得很,只是自己永远进不了他的心罢了。

     “芄兰的下落是他告诉你的吗?你今日带我去寻芄兰,若被大哥得知,你——”赵德芳顿了顿,续道,“你为何这样做?虽然我很感激你能为我带来这样一个消息,但若是站在大哥的立场,怕是很难原谅你。”大哥会告诉她这些,必定是很相信她的吧?那么她现在的行为便是在背叛大哥的信任,薛小姐的立场……怕是也站不住啊……

     薛素心淡漠一笑,素雅娟秀的面容带着一抹看开一切后的超脱,唯只那双温润的清眸仍化不开眷恋。她只是万丈红尘中最平凡的一个女子,有着所有普通人的执念,只是她的未来不似他人那般带着难测的神秘,她的前路清清楚楚摆在眼前,她甚至能看到自己将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但,尽管如此,她也没想过要换一条路走。

     “人生苦短,我只想抓取我所能看到的、想要的一切,我所能拥有的很少,我的心也很小,但——我依然贪心。”

     贪心地想在最后的时日里拥有更多想要的幸福。

     这是她的私心,也是她的任性。

    下船时已是傍晚时分,血玉般的落日挣扎在天边,整个西方被渲染成艳红一片,为晚霞抹上一层胭脂,静静地陪伴着那独自挣扎的玉盘。乌篷船渐渐驶离了岸边,那一身粗布衣衫的渔夫用力地摇着手中的桨踏上归途。

     这一路行来竟是花了整整四天时间。薛素心在船上受了寒有些发热,好在碧玉随身带着药,这才将病控制得很好,一下船,一行五人便寻了间客栈住下,随即请了大夫为薛素心看病,待尘埃落定,已是接近子时了。

     将蓝文与璇儿谴下去休息,赵德芳一人坐在房中,却是睡意全无。

     江陵城,也称荆州城,乃"九州"之一,处于荆山与衡山之间,是连东西贯南北的交通要塞,历来均为兵家必争之地,是个相当重要的驻地。

     他一直都知道大哥的能耐,父皇虽迟迟未下旨定下大哥太子这名,然则此事并无任何悬念,早些年父皇将兵权悉数收回朝廷,却独留皇叔及大哥的实权,可见父皇对他二人寄予的厚望,而自己方出阁而已,却也被派至贵州……

     赵德芳锁紧眉心,很是头疼地抚着额际——本朝置州防御使并无职掌亦无定员,也不驻本州,仅是武臣的寄禄官,而自己却被派往贵州……父皇到底在想些什么?当年大哥出阁时也没这么快前往本州驻守,他并不希望自己有任何与他人突显之处,若是教有心之人就此事延伸事端,那种混乱他实不乐见。

     他希望此次芄兰被劫一事只是非常单纯的、仅限于他和芄兰及大哥三人之间的私人恩怨。然只是希望,他终是无法安心,这才欺上瞒下假借去贵州的托词而私下来了江陵,皇叔若是知晓怕当真无法原谅于他。

     只是,他已顾不了那么多了。

     缓缓放下手,赵德芳敛眉淡然一笑——从小到大,他知道自己一直是个非常懦弱的人,很多时候他从不主动去争取什么,总是觉得有些东西他没资格拥有,也没有能力去争取。但是这次,他想要寻回曾紧握掌心的那只手,他不想就此放弃。

     而现在,他已经在江陵了,知道她就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他的心为此安定不少。

     伸手将窗推了开去,赵德芳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际,勾唇扯出一抹放松后异常温柔的微笑,朔月的夜空如泼墨一般,一丝光亮也寻不到,他却已经弃了慌乱,心下安然,深深呼吸着凉夜里沁脾的冷空气。

     芄兰,等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