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泥足深陷  第43章、暗里回眸深属意(3)

章节字数:2102  更新时间:09-09-02 14: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王夫妇告别薛宰相时已近午时,退了薛宰相客气挽留用餐的表示,两人坐上马车回府,一路竟相当默契地谁也没有开口,芄兰犹在思索着薛素心的心思,而赵德芳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她。

     回到府中用过午膳,芄兰将孩子抱回同心园的听雨轩交待璇儿看顾后,便出了同心园往苍寒阁而去,一路心事重重地寻至书房门口,暗自将一会儿要说的话理了个通顺,这才推门而进,扬眸看着案前自用过餐后便表示有公事处理的赵德芳。

     赵德芳扬眸对上她,两人无声对视了良久,他才缓缓起身踱至案前,有些迟疑道:“芄兰,关于薛小姐——”

     “泽华!”

     芄兰猛地打断他,弯唇扬笑,突然问道:“你知不知道皇叔跟母后之间的异常是何原因?”

     被她一抢话,赵德芳怔了怔,眸底跃上疑惑,“芄兰,你怎么想到问这个?你知道原因?”

     “对,我知道原因。”芄兰认真地看着他,举步走到他身前拉着他往旁边的椅子走去,“但是你向我保证,不管我说出的原因多么惊世骇俗,你都不能有任何举动,对皇叔一事,你什么也不许做,只能旁观,答应我吗?”

     顺从地在她的推挤下坐进椅中,赵德芳拧着眉心,“你什么都没说,让我答应什么?你如何会知道皇叔与母后的事?”

     芄兰双手按住他的肩,上身微倾,盯着他温润双目的眸子渐染迟疑——真的要告诉他吗?泽华知道后能接受得了吗?她能接受是因为替宋皇后惋惜,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合该拥有一份感情,谁也没有权力剥夺,但是泽华的立场不同,一个是母后,一个是皇叔,这么不伦的关系无论如何都难以令人接受。

     赵德芳静静地看着她渐渐迷茫的清眸,微闭着的唇轻启,开口的同时将她扶坐在自己身边,和声道:“芄兰,此事若是不急那便不要想了,我另外有事跟你谈。”

     “不!这个事很急,我必须今天就跟你说!”芄兰一反常态,语气非常急切,她不能让他有机会询问素心的事,虽然她跟素心说不能帮她,但是她也不能让泽华知道均州有异常,此事她必须亲自去弄清楚,不能再让泽华沾染半点污渍。

     要阻止他询问就必须有一个更惊人的消息来扰乱他才行。

     “芄兰——”

     “泽华,”芄兰迅速抢话,“你知道此次去往江陵接我们的人为什么是皇叔吗?你明明交待蓝文上请皇后派人去江陵,为什么去的人成了皇叔呢?”

     赵德芳一怔,侧首凝眸,“皇叔说,他正巧遇上蓝文,觉得此事不用惊动母后,所以他便自己南下了,有什么不对吗?”

     “惊动?”芄兰挑眉好笑地睥他,瞧着他清秀的眉心渐蹙,提醒道,“怎么会叫惊动呢?你既然在江陵寻到我,将此事告诉母后怎么会是惊动?应该是会让母后放下担心的一件事,但是皇叔却半路插足而入,可见他完全是过于忧虑,你如何看他这一举动?”

     她并不了解宋皇后是怎样一个人,自然不知道她在得知所担心的人有了下落后会是怎么一个反应,是否能当真放下忧心,但是就晋王的举动,他必定是了解宋皇后的,也许他知道宋皇后在知道德庆公主的下落后会有什么举动,然后因为担心,所以半路将这个会让宋皇后有任何举动的消息截了去。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晋王想借这个机会再次接近皇后,若真是如此,她不知道该佩服晋王还是该为他与皇后担心,他知道自己的举动会为皇后带来什么样的危机吗?

     赵德芳与她相握的手掌微微一紧,眉目渐凝,低声道:“芄兰,你想说什么?”

     芄兰垂眸看着他有些泛白的指尖,弯唇浅笑,眸底满是怜惜,眼前的男人有着最柔软的心性,若是生作常人家,他可以是世上最慈悲最温柔的人,然而身处皇氏,却有不得不面对,不得不去做的事。“其实你知道一些东西,只是不想去细想。所以,泽华,我不逼你,我不会像皇叔一样去逼你,这些事,你只要知道就好,往后就算到不得不面对时,你答应我,要以着同样的冷静旁观,不许插足,我们并不能多做什么。”

     赵德芳窒了一窒,一时没有开口。

     他不知道,虽然对皇叔的行为感觉到奇怪,他却并不知道他与母后之间是怎么回事。也许自己确是如芄兰所说一样又在逃避,但是不管如何,他总觉得,只要不去想便什么也不会发生。

     想到此,他凝了神思,浅声问道:“芄兰,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既已谈完,那么我们说说薛小姐一事,”见她又要开口,他伸手轻盖住她微启的双唇,静静地看着她满眼的慌乱,续道,“方才在薛府,你进内苑时,我与薛宰相聊了一会儿,得知薛小姐在均州发病时曾被人救起过,若非那一次搭救,薛宰相派至均州的人带回来的只怕不只是病危的薛小姐了。”

     芄兰瞪大眼拉下他的手掌,“什么意思?”

     赵德芳微微一笑,安抚地拍着她的手,“你别太紧张,关于这件事,薛宰相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只不过今天与他一叙,薛宰相让我代问一句,能否请你上相府住上几日陪陪薛小姐?毕竟你是她唯一的好友。”

     芄兰半天失了反应——

     所以……泽华并不是要问她与素心在后苑讲了什么?不是追问素心在均州发生过什么?他居然主动讲出要她留下陪素心的话……

     “所以……明日的贵州之行,还是你一个人去?”

     赵德芳满脸歉意,“芄兰,只是几日而已,待我到达贵州便让蓝文立刻回来接你,相信到那时薛小姐应该会有好转。”

     原来她连借口都不必找了。

     芄兰垂下眼勾唇笑了一下,“好,我留下。”

     她拒绝不了素心。

     虽然担心素心的身体,便她更担心某个可能已经发生的、对泽华不利的隐患,她原想利用晋王的秘密扰乱泽华,却始终不忍,不想泽华竟主动要求她留下。

     这样也好,她便利用这几天陪素心前往均州一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