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45章、弱柳从风疑举袂(2)

章节字数:2596  更新时间:09-09-02 14: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幢远离尘喧的宅子并不大,进门左拐进入前院,前院南面一字排开三间花厅,穿厅而过,里面却是相通的一个内院,有东西南三间厢房,于是风行被留在内院的南厢房,毕竟这座宅子里除了一个管家和两个下人,再无其他,就算加入璇儿和碧玉,也不过四个人打理,住里来的两个女子,一个是秦王妃一个是相府千金,风行自然要就近保护,不敢有半点松懈。

     芄兰和璇儿住进东厢房,薛素心和碧玉则住西厢房,许是一路而来确实很累,薛素心一进房便歇下,芄兰则带着璇儿和另两个下人将车上带来的东西整理妥当,待一切全都安顿下来时,已是巳时刚过,管家让那两名下去准备午饭,芄兰则趁机回房休息。

     薛素心起来的时候还有些体虚,所以午饭被安排在西厢房,芄兰用完饭便往南厢房而去,正想与风行商议明日一行,却不料扑了个空,风行并不在房里。

     找来管家一问得知,风行午饭都没吃便出去了。这消息令得芄兰颇为不解,风行去做什么了?为何也没让人知会一声?

     芄兰站在南厢房外室的圆桌边,沉思的眼睑低垂,细长手指无意识地抚着掌下的桌面,目光落在塌边的包袱上。那是风行的行李?看起来似乎很硬,风行的武器是他腰间的长剑,这原该装衣物的包袱里会有什么东西硬成这样?

     当然,这是风行的私事,她似乎想太多了。

     “王妃?”

     举步跨入房内的风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房里会有人,当即怔在门口,诧异万分地对上闻声转过身来的芄兰。

     “王妃有事找我?”

     芄兰瞬时扬起浅笑,“我只是想过来跟你商议一下明日一行,素心这几天赶路下来似乎很累,所以我在考虑在此地多停留几天,不想到这里来却不见你,听管家你说没吃饭就出去了,晋王有另外的事交代你做吗?”

     “没有。”

     风行举步跨了进来,笑道:“我到附近去看了看,以确保王妃与小姐的安全。”踱至桌边将手中的剑放在桌上,风行侧目瞧了一眼站在一旁相候的璇儿,转而目视着芄兰,道:“此事王妃若是决定了,让璇儿姑娘来告知一声即可,不必亲自过来。”

     芄兰施施然走到软塌边坐下,指示风行坐在一边,扬着清澈的明眸定定地看着他,道:“我是担心素心不肯留下,正在想或许你有办法让她安心留在这里休养几天再动身。”

     风行惊讶地看着她,明朗带笑的面容有些微的僵化,“王妃何出此言?风行怎么会有办法让小姐听我的话呢?”

     芄兰勾唇微笑,状似无意地抚着袖口,“或许我该说,薛少爷有办法让素心安心留下来,”她扬眸笑睨着对面男子坐立难安的模样,“风行,你觉得呢?”

     风行心惊地站了起来,眸光闪烁,很是不安,“风行不懂王妃的意思。”

     “既然不懂我的意思,我也不勉强了,”芄兰很不雅地耸耸肩,漫不起心地站起来便往外走,“明天照原计划进行吧,素心若是在路上有个万一,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拦也拦不住,只能奉陪到底了。”

     “王妃!”风行急忙唤住她,“您……都知道了?”

     芄兰眨眨眼,“我知道什么?”见他一脸踌躇,她当即掩嘴失笑,“我猜的,薛少爷那么关心素心,应该不可能将她扔在这里不管,既然早几天到这里安排好一切,又怎么会放任她不顾自己的身子去奔波劳累呢?”

     她顿了顿,扬眸看向塌边的包袱,续道,“那个包袱似乎不是你之前带着的,我在想,这不会正好是薛少爷的东西吧?之前我们在门口遇上薛少爷时,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特别是在素心对薛惟吉表现出那么强烈的反应后,风行一直站在一旁什么也没说,这个举动虽然不能代表什么,但做为素心的护卫,他至少应该有所制止——对薛惟吉,然则他却什么也没做。

     风行颇为不自在地点了点头,“王妃猜得很准,大少爷确实是因为担心小姐才来洛阳的,可惜小姐依然那么讨厌大少爷。”

     “所以,你之所以与晋王合作,一起瞒过薛宰相将素心带出来,其实是薛少爷的意思,对不对?”她一开始就觉得风行那么轻易便听了晋王的话,承诺将她们安全送往均州一事有些蹊跷,风行是薛府的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被赵光义“收买”?就算赵光义身为晋王,风行做为一个忠心的护卫绝不可能那么“听话”才是。如果这一切是薛惟吉的安排,那就说得通了,薛惟吉怎么说也是薛府的大少爷。

     不过他对素心的过度关心以及素心对他毫不掩饰的反感,这等情景倒是有些奇怪。

     “王妃,此事绝不能让小姐知道,否则大少爷的苦心将尽数白废。”

     芄兰了然点头,这事她自知轻重,“放心,我不会说的,你先告诉我,薛少爷有什么安排?他既然不忍素心劳累,又为什么让你与晋王合作将我们带出京来?他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均州她们还是得去的,且不论素心的目的是什么,她自己也要去均州查清一件事——

     就是泽华和晋王都跟她提过的令牌一事。

     “关于这些,还是让大少爷亲自跟王妃谈吧,风行并不是很清楚。”

     芄兰蓦然回神看向他,“你家少爷在这里?”没有进城去找落脚的地方?

     风行扬笑,点头,“当然!此处位于郊区,少爷不放心你们,所以并未走远,方才我便是出去见少爷了,他就在离这里不过十里的小屋中,大宅里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一清二楚。”

     芄兰茫然,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翼翼?“我们有危险?”不可能吧?她们一路而来已经尽可能的低调了。

     “少爷说,有一个人不得不妨。”

     难道是……“燕王?”

     风行点头,“对,少爷说,燕王不可能相信你们只是单纯地到洛阳来养病,定然会一路关注你们的举动,所以只要你们呆在洛阳,燕王便不会有借口做任何举动,但也不得不妨,这一点晋王其实也想到,”风行顿了一顿,突然将目光转向一直沉默候在一边的璇儿,笑了笑,“所以璇儿姑娘对王妃寸步不离,因为她答应晋王不能将您私自离京的事转告秦王,却又担心此事会为您带来危险。”

     “是吗?”芄兰似笑非笑地看向突然变得很局促的璇儿,“关于璇儿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不然也不会带她出来。”对上两人诧异的目光,她淡淡解释,“既然想到向晋王求助,自然会想到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事实上,不许璇儿将此事告诉泽华也是我的意思。”

     “夫人?”璇儿惊呼出声,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您不怕王爷知道后会担心您吗?璇儿原本的确是想告知王爷这件事,却因忌惮晋王殿下而一直闭嘴,怎么会是您的意思?”

     “告诉泽华做什么?徙增他的忧心,我会小心不让自己出事就好了。”她不想再拖住泽华的脚步,不仅不能拖住他,她还想尽可能地为他做些事,他在朝中身处何位便有何等约束,旁侧的危机就算一清二楚也什么都不能做。

     芄兰转眸看向风行,“风行,是你带我去找薛少爷,还是你转告他我想见他?”

     风行微微一笑,“大少爷今晚会过来,王妃宽心去歇息一会儿吧,这几日下来定是累了,大少爷一来我便带他去见您。”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

     语罢,芄兰带着璇儿跨门而出,往东厢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