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53章、山长水阔知何处(1)

章节字数:2336  更新时间:09-09-15 23: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均州,地处汉江中上游,东临襄樊,西接十堰,南至千里房,北交南阳,闻名遐迩的武当山便坐落在州境内。璇儿自洛阳经南阳到达均州找到薛惟吉和蓝武时,薛素心却已进了燕王所住的均州府。

     明查暗访数日也不闻焦芄兰半点消息,只有燕王似乎暗中在故意误导他们,或者应该说为难他们,薛惟吉与璇儿在均州呆了半个月后,毫无收获。而汴京那方则有如无波无澜的平静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燕王依然被禁在京里不得出京,晋王也依然被软禁在家不得见客,在朝中影响最大的晋王、燕王和秦王,在如今的局势下,似乎只有秦王赵德芳站得最稳。然而失踪的德庆公主是秦王的妻子,这等情况下,他会不会安心坐等一切?每个人都在猜测,猜测他是否要弃了自己的结发之妻。

     七月底,秦王最终现身均州。

     贵州与均州相隔何止千里,再加蓝文自京城返回贵州所需时间,至使赵德芳真正进入均州城时已是芄兰失踪整整一个月后。

     一个月有多少变数,不曾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

     薛惟吉在均州府附近坐等一个月,竟不曾见过薛素心第二面,那日踏进那幢府邸的她就像是一脚进了无底深渊,再不见她任何踪影,而企图找寻焦芄兰下落的璇儿和蓝武也一直没有任何进展,他们眼中的对手燕王,似乎在转瞬间收了所有羽翼隐藏了起来。

     秦王的到来令得几人越见浮燥的情绪稍有平复,而蓝文见到蓝武时的举动更是让紧绷了一月之久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这个向来嘻笑爽朗的少年,在见到自己的弟弟安然站在自己眼前时,居然直扑到弟弟身上大哭了起来,这一哭将赵德芳见到蓝武时的错愕给消失怠尽,与其他人一样站在一旁无奈地笑着。

     事情发展已不容几人慢慢叙旧,赵德芳还未坐下休息便片刻不停地直奔均州府,薛惟吉或是璇儿都进不了均州府,但是他可以进,芄兰一事已过整整一月,这些日子来他其实并不担心芄兰的安危,若芄兰确实又是大哥劫去的话,她的安全并不需要担心,他担心的其实是芄兰诡异的身份被人发现,到那时怕是很难收场。

     “什么人?竟敢硬闯均州府!”

     赵德芳淡淡睥一眼冲上前来拦截他们的蓝衣侍卫,脚下轻转侧过身子避开那侍卫手中的大刀,随即便听闻“锵”的一声,蓝武抽剑挑开了侍卫的刀,面无表情地挡在赵德芳身前,冷声道:“瞎了你的狗眼!秦王殿下的路也敢挡!”

     蓝衣侍卫经此一吓,蓦地瞪大眼认真看了看赵德芳,脚下一软跪了下去,“小的该死!不知王爷驾临,请王爷饶命!”

     微抬手示意蓝武退下,赵德芳目光投向府内,淡道:“燕王可曾在府上?”

     “回王爷,主子不在均州府,而在京城。”

     “那么薛小姐应该在吧?”

     蓝衣侍卫惊慌失措地握紧手中的大刀,半天没哼声。

     蓝文上前一步喝道:“王爷问你话没听到吗?”

     侍卫颤抖着身子匍匐在地,“请……请王爷饶命……”他被喝令在此守着,便是不许里面的人出去,也不许外面的人进去,可眼前的人贵为王爷,他怎么做都是个死路啊。

     赵德芳颔首表示知道了,举步便往内走去,淡声吩咐:“蓝武,如他所愿。”举步跨过门槛的同时身后传来轻微的呼声,赵德芳脚步不停,直接进了大厅。

     府里的下人大概没想到会有一群人突然闯进来,一个个都吓得不敢乱动,直到有人悄悄将暂时在这里主事的人找出来后,下人们才知道这闯进来的人来头如此之大。

     赵德芳坐在主位上瞧着勿勿跨进大厅的少年,问道:“你是何人?”

     “回王爷,小的是小路子,主子不在均州的这段时日,府里小事由小的处理。”

     赵德芳正要端过茶杯的手一顿,愕然地看着他,“你就是小路子?上次劫走王妃的那名小太监?”他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当真断定自己拿他没办法不成?

     小路子半垂着头跪在地上,显得异常镇定,在场几人对此都有些不可思议,“回王爷,小的正是小路子,王爷若是要找主子,怕是要移驾回京才行,主子如今并不在府中。”

     “无妨。”颇觉有意思地勾唇看着眼前镇定自若的小太监,赵德芳索性将到手的茶杯推远,仔细地看着他,“我不找你主子,我是来找薛小姐的,她应该在府中才对。”

     跪着的小路子始终没动分毫,依旧保持着半垂眼的动作,“薛小姐前些日子的确在府中住了几天,不过三天前已经离开了,想必已经回京去了,小的听闻她说要回京找小的的主子。”

     “不可能!”一直安静随侧的薛惟吉惊呼出声,“我这一个月来一直守着均州府,没看到小妹出来过,她怎么可能离开?”

     小路子头也不抬,“薛小姐的确离开了,薛少爷若不相信,可以到府里去搜,小的若有半句虚言,您将小的的命拿去。”

     这个小太监不简单!

     赵德芳若有所思地看着毫不变色的小路子,突然想到一个积压了许久的问题,“小路子我问你,你当初进出安福宫所用的我的令牌从何而来?”他曾想过是苏离从芄兰那里拿到令牌后交给小路子,但转念又否决这个假设,苏离若当真拿到令牌,绝不可能受困秦王府,她应该早就用那块令牌出府为大哥传话了。

     小路子听到此言,嘴边几不可察地勾了勾后回复原样,答道:“回王爷,那块令牌是王妃拿给小的的。”

     赵德芳一愣,“你是说芄兰?”

     一直低垂着头的小路子缓缓抬起头来直视着他怀疑的眸子,坚定点头道:“是的,王爷,您若不信可以去问王妃,早在去年底王妃便将那块令牌交给小的了。”

     一言击起千层浪。

     随侍的几人俱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他,随后又都不知所措地看向赵德芳,而赵德芳却是在呆了一下后慢慢合上因惊愕而启开的唇。

     “是吗?”

     他垂眸无意识地抚着袖口,扬嗓唤过蓝文,“我们回京。”说话的同时站起身来。

     “王爷?”几人面面相觑,蓝文诧异地代为开口。

     赵德芳淡淡一笑,转头看了一眼同样一副呆滞表情的小路子,举步踏向门口,“走吧,现在就动身回京。”小路子这话若是在他未知芄兰真实身份前听到,他必定要忧心的,但对现在的他来说,芄兰既答应与自己共进退,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大哥这次失算了。

    =================================

    那啥~总是感觉赵德昭的诡计都太简单了~掩面~

    素不素因为弦太简单了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