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54章、山长水阔知何处(2)

章节字数:2755  更新时间:09-09-11 08: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赵德芳一行六人兵分两路,薛惟吉与风行和碧玉按来时路经洛阳返京,而赵德芳与璇儿和蓝氏兄弟则从水陆经襄州返京,两方人希望能在途中遇上薛素心,并约定无论发生何事务必在八月中旬于开封相见。

     赵德芳赶回京时正逢北伐之战连日告捷,河东道行营马步军都部署党进连败北汉军,攻入太原城下。皇上又命忻、代行营都监郭进等率兵分攻忻、代、汾、沁、辽、石等州,所向披靡。

     朝野上下一派松懈,燕王赵德昭的禁令虽未除,却已能与文武百官上朝,而晋王赵光义却依然被软禁在家,皇上虽因北伐一事高兴,却意外地对向来疼爱有加的弟弟不予理睬,赵德芳一进京便直接入宫面见皇上,言明芄兰失踪一事,然而皇上仅是淡淡表明他已知晓此事,也因事出有因,便对赵德芳擅离职守一事不予追究,让他尽快在短时间内找出德庆公主后返回贵州。

     赵德芳知晓事情变得极为异常,父皇就算再如何宠他,也不应该对他三番两次的回京不予任何追究,就算他有多么明正言顺的理由也不可能不受任何惩罚,再者,就在他进一步表示要回安福宫看看母后时,父皇却以让他抓紧时间找寻德庆公主的理由推拖了,令得他出宫时带了满满的疑问。

     赵德芳回京做的第二件事便是找上晋王府欲面见晋王,却终因不得其入而作罢,几人悻悻回府,还未踏入正厅,府里下人们便传来另一件令人措手不及之事——

     裴总管也失踪了。

     据下人们回忆,月前蓝文和璇儿同时离京的当天,裴总管被晋王府的人唤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秦王府里一夜间无人当家,下人们原想寻上晋王府打听裴总管的下落,却一直没有任何回应。所幸一个月来未曾有人找上秦王府,被下人们暂时推出来主事的陈帐房喝令府里人保持平常心,在这多事之秋的混乱里力保秦王府月余的平静。

     刚回京便碰上一连串意料之外的事,赵德芳顿感疲惫,无法面见皇叔,又无法与母后相见,他在突然之间不知道从何下手调查,这一次他不便直接找上大哥,在均州发生的一切想必小路子已经差人通知过大哥了,自己这个时候找上门去,必定什么也别想知道。

     将下人们都谴散了,蓝氏兄弟和璇儿也被他叫去休息,而他则将自己关进了苍寒阁内苦思对策。父皇反常的态度,不准他面见母后的原因以及皇叔无故被软禁的理由,还有大哥一直以来挑乱一切的无理,这一系列事件像一个越缠越紧的谜团,将他囚困其中找不着出路。

     皇叔的目的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很清楚的,他希望自己能越过大哥登上太子之位,只是自己一直以来没有这等想法,而理应是顺位继承人的大哥却在这半年以来做尽许多令人费解之事,他若当真想要那位子,应该知道他最好什么动作都不做以免落人口实,而大哥他却返其道而行,偏偏在这等节骨眼上三番两次地挑起事端,若一切都只是因为芄兰,大哥也完全没必要把事情闹得如此之大,现在朝野上下谁人不知燕王对德庆公主旧情难忘故而与自己弟弟相抗争?

     此次事件若又是大哥所为,他又会将芄兰藏到何处去呢?璇儿告诉他芄兰被人劫走那天还病着,这么久了,她的病可曾好转?

     赵德芳犹在沉思,眉心里所思所想之人而紧蹙,却在此时听闻门被推开的声响,他回神扬眸,愕然瞪着突然闯入书房的人背着他将门合了起来。

     来人拴好门转过身来,无视赵德芳越发错愕的表情,大步走向他,沉声道:“德芳,德庆公主不是德昭劫走,而是另有其人。”

     “皇叔?”赵德芳怔怔地看着他,“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光义甩了甩青灰布衣的短袖,淡笑道:“我已在你这躲了一个月了,在得知蓝文回贵州去找你后我便在猜想你何时会回到京城,一个月虽然过长了些,不过两地相隔甚远,我也便不多说什么了。”

     “一个月?”赵德芳呆呆地看着他一身下人服,脑中灵光一闪,恍然道:“难道裴总管现在在晋王府?”皇叔让裴总管假扮他被禁在晋王府了是不是?

     赵光义缓缓点头,踱至一旁坐下,“不错,不过你放心,因为皇兄的禁令,这一个月来没有任何人敢上晋王府找我,裴总管一切安好。”

     轻点头表示了解,赵德芳重拾方才的话题,“你说芄兰不是大哥劫走,那么你知道是什么人所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次的事究其底,是因为我。”赵光义淡淡开口,并不看赵德芳,面对皇兄他都不曾有任何一丝愧疚之感,虽然“她”贵为皇后,是他的皇嫂,但皇兄后宫佳丽无数,他只爱一个“她”,但是面对这个从小看到大、向来得“她”万般宠爱的侄儿,他竟突感愧疚。

     “德芳,我——”

     “我不想知道原因,皇叔。”赵德芳微勾着嘴角,眸底一片润泽温和,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类似好奇或担忧之色,他只是微笑着睇着眼前显少有局促之时的赵光义,暖声道:“皇叔,我只想知道芄兰被谁劫了去,现在在哪里,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除了这些,其他的事我一概不想知道。”

     赵光义呆怔了半响,最终长叹一声,“劫走她的人是皇兄,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让你见到她,这一个月来我出不了京,京城因为皇兄对我和德昭两人的禁令,城门把守得非常严密,但我从其他渠道调查了一段时间也不是毫无所获的,至少把芄兰的所在地缩小成了两个最重要的地方。”

     赵德芳沉寂了半天未动分毫,对于“凶手”竟是自己的父皇,他表现出来的态度令一旁的赵光义很是担忧,等了许久不见他有任何举动,赵光义正想询问时,赵德芳突然开口了——

     “哪两个地方?”

     赵光义静静地看着他过于平静的表情,缓声道:“皇宫,以及洛阳宫。”

     “那么……我明日便进宫。”

     “不行的,”赵光义摇头,冷笑了一声,“皇兄这么做无非是想逼出你的争斗之心,除非你站出来与德昭面对面相斗,才有可能再见到德庆公主,否则我敢肯定,你此生永远别想再见她!皇兄清楚明白她之于你和德昭的意义,只要牵制住德庆公主,那么你和德昭就要有所取舍。”而他的事算起来其实才是真正的“意料之外”,皇兄大概从未想过在这场他一手导演的兄弟之争中会出现他这个意外。

     “有所取舍……”轻笑一声,赵德芳站起身往外走去,“我以为我一直都在明确这件事,我取的——只有她。”

     “德芳……”

     “我明日进宫。”

    ==================================

    赵光义与裴总管调换位子(也不算调换,至少赵同学不是来秦王府当总管的。==)

    这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调了个位子一个月都没人发现会不会很夸张?(原本安排的时间没这么长,谁叫泽华先生远在贵州,回来还绕到均州去,这绕来绕去时间就长了……)

    其实曾想过在这一个月中安插一些事进去,偏又想不出,总觉得要等赵德芳回到京城,一切才好开始(哪知他一回来,两三句话打太极似的,什么事都没了。==|||。咱赵同学的心思他也不想理会,这男人。。会不会很自私。。)

    ……于是,给他的设定本来就有点懦弱,这点不知道看官们喜不喜欢。。==

    ……再于是,我不知道写这些要干嘛……

    再再于是,有朋友想给我点建议的我会很高兴……

    再再再于是……如果你有一点点喜欢我的文,希望你以收藏此文来认可我,嘿嘿!

    谢谢能坚持到这里的朋友,请继续支持我,此文本月参赛,所以就算没办法日更,更新的速度也绝对会比以前快得多……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