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55章、重叠泪痕缄锦字(1)

章节字数:3135  更新时间:09-09-13 1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夜,月华如练,星辰淡淡银河垂地。偶有一阵秋风吹过,带过一缕如丝烟雾,掩去月华的光彩,令人在恍惚中如身临迷雾中一般茫然无措。

     有时候她会想,这大宋的月色和星夜,到底是比现代更清晰,亦或是更朦胧?那盘旋在皎洁月华周围的迷雾是千万年来的持续,亦或是只属于这大宋的一份独景?在那个时代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她穿越时空来到大宋,感受与目睹这一切?这一个月来,她越来越置疑自己存在的意义,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只为改善泽华的婚姻?还是来间接挑起泽华与赵德昭的矛盾?还有赵光义与皇后……

     芄兰双手环臂,整个人卷缩在凉亭内的石椅中,长长地吐了口气。她没想到自己的事会将皇叔与母后的秘密牵扯出来——不,这整件事居然是皇上一手导演。那日被人劫走之时,她一直昏昏沉沉,完全不知道发生何事,待她醒来之时已是身在洛阳宫中,就算她曾有过一游洛阳的念头,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被关入洛阳宫。

     “似乎总是在被困囚城,既使身处两个时空,这等坐以待毙的情形却是毫无更改,呵!”讽笑一声,芄兰松开双臂轻捶着渐入麻痹的双腿,边捶边自嘲:“自小在医院长大被关了十几年也过来了,这一个月的动弹不得居然就受不了。”上次被赵德昭劫去虽也有月余之久,却有一半的时间被下药而昏迷不醒,另一半的时间又因时常发病而躺在床上昏睡,而这一次除去前几日因中暑而昏昏沉沉之外,其他时间都再清醒不过,无聊加心忧之下,脑子自然而然地胡思乱想起来了。

     “不知道开封现在是什么情况……”伸着懒腰站起身,她举着步子慢慢踱出凉亭,在这洛阳宫的日子其实相当清静自在,有人服侍得周周到到,只是找不到半个说话的人。“皇叔与母后被软禁,燕王虽未被禁足却也是离不开京城,泽华这会儿应该也已回京了……”边喃着边往卧房走去,芄兰暗暗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虽知自己被困于此想这些都是徙劳,她却无法不去想,也许她可以做些什么?

     皇上在这个时候使计将他们三人召回京城到底有何意图?现在已经八月中旬了,离宋太祖死时的十月只余不过两个月而已,宋太祖之死会不会是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等等!

     “……八月中旬……”蓦然想起什么,芄兰猛抬头再次看向夜空中硕大的明月,“今天不会刚好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吧?”没想到不管走到哪里,这等节日依然是一个人度过,不知道泽华现在在干什么?如果京城现在不是人人自危的情形,不知这中秋会是怎样一场热闹?

     “王妃……”小心翼翼的称唤,来自服侍她月余的秋菊,当初蓝文将她与夏荷带回京城交给皇后处置,皇后念及她也是受骗才犯下错事,便只将她调离皇宫谴到这洛阳宫来当个扫地丫头,而自己在一次无意间见到她后便将她调到身边服侍,只是这丫头似乎还因上次的事无法释怀,在面对她时总是战战兢兢的,她已从无奈渐渐习惯了。

     “什么事?”

     “今天……是中秋,奴婢做了小饼,王妃您、您要不要尝尝?”

     “小饼?”芄兰讶然睁目,唇畔慢慢弯了起来,“好呀,你便拿点过来。”这丫头其实是个相当心细的人,如果她的态度能不这么惶恐,自己大概会更自在点。

     目送秋菊一脸雀跃地离开,芄兰突然之间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她微笑着转身返回适才离开的凉亭,坐回石椅内。不管怎么样,在这洛阳宫还是有个熟人陪伴,虽然秋菊一直不敢直视她,却也是她这一个月来比较平静的原因之一。

     不刻,秋菊便领着两名粉衣宫娥进了凉亭,每人手里都端着个精致的瓷盘,每盘内整齐地摆放了三块小饼,看起来倒是精致可口得很。

     “秋菊留下就好,你们都下去吧。”

     兴致勃勃地从其中一个盘中取来小饼,芄兰张嘴咬下,惊喜地瞠目,“这饼甜而不腻,松软可口,倒是跟一般的小饼有些差异,不过很不错!”细细咀嚼着小饼,她弯着唇笑了,“秋菊,你的手艺很巧呢!这是绿豆口味,你以做糕点的手法融入这饼的工艺中,让这小饼多了份松软,是非常不错的做法。”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听到称赞的秋菊喜出望外,兴冲冲地指着另两盘喋蝶不休,“王妃再试试这两种,分别是用栗子粉和花生粉做的,奴婢只是想让王妃吃起来更易入口所以才这样做,王妃喜欢的话,奴婢改天再多做些给您好不好?”

     芄兰笑眯眯地侧目看了她一眼,这丫头一定没发现自己的口气没那么结巴了,伸手取一块栗子味的饼吃了起来,她佯装漫不经心地应道:“好啊!”

     秋菊万分雀跃地站在芄兰身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将三盘小饼吃完,立刻上前捧过一杯茶,随后将盘子收妥,正待退下,芄兰却将她唤住:

     “秋菊,先别忙着走,陪我说说话。”

     秋菊条件反射地握紧手中的盘子就想跪下,“王、王妃?”

     芄兰一个急出手拉住她往旁边一扯,秋菊顺势坐了下来,一脸呆滞地看着她,芄兰无奈一笑,“秋菊,你不必如此惶恐,我又不会吃了你,好好坐着陪我说说话。”

     “王、王妃想说什么?”

     芄兰笑睨着她,突然掩嘴轻笑出声,“你这模样好熟悉!”还记得她刚到秦王府时,璇儿对她的态度跟秋菊现在这样异曲同工呐!不过璇儿那丫头在婢女与护卫两个角色的转变中倒是让人叹为观止,当婢女时的乖巧柔顺,当护卫时的冷静忠心。

     “秋菊,你在这宫中呆的时间比我长,之前又时常在各个殿中走动,对此地应该很熟悉了吧?你可知这宫中大概有多少人?”

     “回王妃,奴婢、奴婢只呆了两个月左右,之前一直在偏殿做些扫洒之事,虽然可以自由走动,可宫中有多少人奴婢不太清楚。”

     “是吗?那么你们平时有没有机会出宫?”

     秋菊倒也机灵,听她如此一问,小心翼翼地转眸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问道:“王妃想出宫吗?”这大概是她一个月来最胆大的一句话,自见王妃出现在这里,而且行动受限,她虽不明了事情真相,却也知将王妃关入此处的就是当今皇上,王妃刚进来没多久将她调到身边伺候时,曾不止一次受人警告,切不可让王妃出任何差池,否则性命不保。

     芄兰轻笑一声,“就算我如何想又有何用?我又出不去。我只是在想,若是有人可以出宫,不知可否帮我买些东西。”

     “王妃想买什么?”

     芄兰支着颔侧首想了想,其实真要说起来也不知道要买些什么,只是这日子再这般无所事事地下去,她就算不被逼疯,大概也会痴呆。

     “能不能找到那种丝线?”芄兰若有所思地开口,眼睛突地一亮,“对,能不能帮我找到那种较普通丝线要粗上好几倍的丝带,大概——”她转眸四顾,视线落在园中一株粉色秋海棠上,笑道,“且将这花枝做个比较,大概就这株海棠花枝的一半那么粗,我要红、黄、粉三色,可以找到吗?”

     秋菊顺着她的视线看着那株海棠,心底虽疑惑,却是不敢越矩追问,便答道:“奴婢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让他们出去找找。”

     “那就请他们帮忙找找吧!”芄兰笑眯了眼,总算有事做了!

     “其实……”秋菊有些迟疑地开口,见芄兰扬眸看向她时,小心翼翼地道:“王妃,今天中秋。”

     芄兰挑眉,“所以?”

     “洛阳城里颇为热闹,您若想出宫玩玩的话,奴婢去跟徐姑姑说说,也许行得通。”

     徐姑姑便这洛阳宫里主事者。

     “当真?”芄兰惊喜地瞠目瞪着她。

     秋菊忙垂下眼去解释,“奴婢只是提议,也不知道徐姑姑会不会答应。”

     芄兰兴冲冲地拉过她便奔出凉亭,“不管她答不答应,你既然有提议就说明这个办法有几分可行性,咱们去试试!”

    ===============================

    注明一下:这里的小饼就是月饼的前身。

    中秋节的说法是到宋太宗当皇帝的时候才有的(这一点下一节也会提到),北宋初期的中秋节还没有明文规定为“中秋”。那个时候有叫“仲秋节”、“秋节”、“八月节”、“八月会”、“团圆节”、“女儿节”、“月节”、“月夕”、“追月节”、“玩月节”、“拜月节”等等很多种。

    当时,北宋的皇宫里吃的是宫饼,民间吃的是小饼、月团,这些中秋节特制的饼类又被称为“荷叶”、“金花”、“芙蓉”等,制作方法非常精巧。

    在本节中,我提到以做糕点的手法融入小饼的工艺中,让小饼多了份松软,这是我自己瞎想的,没有任何依据……咳!看官们看看也就罢了啊~

    如此~

    下周再见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