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57章、人生只有情难死(1)

章节字数:2701  更新时间:09-09-17 0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薛素心此次在均州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听闻她不曾见到赵德昭,这是她突然之间变得如此沉默的原因吗?回京的一路上,她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薛惟吉似乎知道些什么,整张脸冷到极点,但尽管如此,他的视线里也容不下除素心外的任何一个人。

     薛居正好像发现了这对儿女的秘密,这位历史上清廉宽厚的宰相大人也在突然之间沉默了。他若是拥护晋王的话,誓必要与赵德昭相对立,那么对于心属燕王的独生女,他怕是相当心疼却又无可奈何的吧。

     “王妃,老爷让属下来告诉您,我们快要进城了。”

     芄兰收回一直落在沉睡的素心身上的视线,起身拉开车门抬头看了一眼城楼方向,侧目迎上传话的风行,微笑道:“还有呢?”

     “我们会直接进宫。”

     “……不能让我与泽华见一面吗?”早知进京没那么简单,原来只是从一个笼子转移到另一个笼子罢了。

     风行咧嘴一笑,跃身下马立在车前,“老爷说,进城前先休息半个时辰。”

     芄兰双眼一亮,瞬间便明白他的意思,当即躬身钻出马车,在风行的帮助下跃下车道:“半个时辰来回虽有些勿忙,但还是要感激薛大人宽限,你代我回复薛大人,我一定会回来的。”

     “不必如此麻烦。”风行笑着摇头,微侧过身,道,“夫人且看。”

     风行身后立着的是他的马,他这一退,那马便随着他的动作转头看他,而有个人正在此时自马后踱步而出,负手立于她面前,一身素白儒衫,玉挽乌丝,带着她再熟悉不过的微笑凝视着她。

     “泽华?!”芄兰惊诧瞠目,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他的双臂,确定他是本人而非自己幻觉时激动地扑进他怀中,惊喜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我跟薛大人一起回来了?”

     微举双臂圈紧怀中人,赵德芳弯唇温文一笑,“嗯,我来接你。”

     “接我?”芄兰讶然扬首看他。

     “是啊!”大掌抚上她的发,眷恋地揉稔着,他眼波渐柔,笑意加深,“不是让你和叙儿乖乖等着我从贵州派人来接你的吗?怎么陪薛小姐去洛阳养病却不告诉我呢?”大掌绕到她脑后将她按向自己,他长吁一声,“芄兰,你吓坏我了。”

     撒娇般在他怀中蹭了蹭,对于他避开某些事不谈的态度仅是微微一笑,靠在他怀中轻笑道:“把你吓得从贵州赶回来了?你就不怕皇上罚你啊?三番二次做这种事,你想害我被人骂红颜祸水吗?”

     “你不知道吗?”赵德芳诡异地冲她眨眼。

     芄兰一脸莫名,“知道什么?”

     “你已经是了。”笑弯一双润目,他回身翻跃上马,朝她伸出手,“上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已经是了?是什么?”边问边将手递至他掌心,然而随即她便瞠大了眼,另一只手不可置信地指着他,“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是红颜祸水了?”

     赵德芳但笑不语,手臂一施力便将她拉上马,然后对着一旁的风行拱手道:“多谢了,我会准时将她送回来的。”

     风行抱拳回礼,笑道:“王爷不必担心,晚些也没关系,我家老爷说,只要在酉时前进宫就可以了。”

     赵德芳微笑点头,抱紧身前人扬鞭策马朝道旁分支而出的小道而去。

     芄兰是面对赵德芳而坐的,她从未骑过马,马奔起来之时,她唯一能做地只是紧紧抱住赵德芳,最初的慌乱渐渐平静,她也慢慢睁开眼看着道旁急速往后掠去的树木,弯唇无声地笑着。

     她一定会确保泽华的一切安全,她想要在以后的日子里还能拥有这等幸福,与他相依相拥的契合。

     树林深处,小道尽头,是一幢三层阁楼,一楼是镂空的,几根粗壮树干支起整座阁楼,楼前有着露天的竹质楼梯,在阳光下泛着晶莹剔透的碧绿。

     “真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这么漂亮的阁楼!”芄兰惊喜地睁大眼,在赵德芳的帮助下落马,瞧着他将马系在一颗树上,笑道:“泽华,这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

     赵德芳牵过她的手,领着她抬阶而上来到二楼,这里像是一个起居室,也有些像是书房的感觉,不止有卧塌,更有书桌及书架,上面甚至还摆满了书籍,所有家具不是木制便是竹制,连一些小小的用品,比如笔筒或装饰物品似乎都是人工雕塑,虽做工不是很精细,却能看出雕这些东西的人的用心。

     二楼的外室角落里便是通往三楼的楼梯了。三楼是卧室,也带有一个小小的书房,里面摆了张小型的书桌,上摆有文房四宝,只是似乎年岁已久,砚台干涸,毛笔也清洗得干干净净地挂在一旁。另一边的睡塌上辅有干净的薄褥,倒像是有住过的样子。

     “这是什么地方?”

     赵德芳微微一笑,拉着她坐往竹塌边,暖声为她解惑:“自小我的身子就不太好,十二岁以前,每年有一段时间父皇都会送我出宫寻一幽静之处安养身子,只是我不喜欢父皇找的大宅子,母后也不放心我走太远,于是便让人在这个地方建了这么个小阁楼,后来长大了,身子也调理得很好,便很少来了,不过我还是会让裴管家常常请人来打理。”

     芄兰抚摸着身下的竹塌,问道:“都是你一个人吗?会不会很寂寞?”

     “不会,”赵德芳看着对面的小书桌,浅浅笑着,“大哥经常会来看我,然后陪我住上几天,母后还未进宫前,一直都是大哥在照顾我,督促我读书写字。”

     芄兰愣了一下,无言。

     泽华还在挣扎吧?他根本不想去争什么,只是情势由不得他再逃避,谁让他是皇子?还是宋太祖最疼宠的么子,他不想争,自然有人都会逼着他去争。

     “大哥整整比我大八岁,我一直觉得大哥很厉害,并以此为骄傲,却从未想过要与他一争上下,母后曾经告诉我,父皇原本应该有四个儿子,只是有两个哥哥很小便夭折了,所以我与大哥要永远相互扶持,我也懦弱地觉得,有厉害的大哥在身前保护所有人就可以了,只要是大哥要的,我就不会动一丝一毫。”

     赵德芳说话的时候,芄兰一直垂着眼凝着他放在塌上的手,他的话音一落,她弯着唇角双手捧起他的手掌轻抚着,然后抬起了眼,若有所思地细瞧着他的侧颜。

     “所以在德庆公主一事上,你觉得亏欠他?”不止亏欠,最初他对她一直回避也是因为知晓德庆公主与他大哥之间的情事。

     “不,我没有觉得亏欠。”回握着她的手,赵德芳温和一笑,侧目迎上她若有所思的眼,“我曾跟你说,叙儿是个意外,那是因为我一开始便知晓与德庆公主的婚事只是一桩交易,所以我从未想过与她能做真正夫妻,只是我没想到,她会在新婚之夜强要我留下,却又在第二天翻脸,说是我强逼她。”

     芄兰瞠大眼,脑中在一瞬间闪过一些东西,却快得抓不住,“新婚之夜强要你留下……新婚之夜……”为什么眼前仿佛闪过那种情形?一个穿红嫁衣的女子抓住想离开新房的丈夫的的手掌……

    =============================================================

    好啦~!

    把自己曾经做的梦遗忘掉的女主终于有点印象了~

    话说写到这里,原本的设定是让泽华半路把芄兰截走的~

    不过想想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不顾后果冲动行事的人~

    ……好吧,他们是太理智了一点,这段感情也许也是因为两个人太理智所以显得很平淡~没什么激情。。==|||。。(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爱?暴汗~某被自己的想法重击在地~趴~)

    感谢所有支持偶哒朋友~

    不会因为无聊而看到打嗑睡吧?

    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