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59章、断魂惆怅无寻处(1)

章节字数:2653  更新时间:09-09-21 0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开宝九年九月,党进在太原城下大败北汉兵。北汉主刘继元急向辽廷乞师,辽主派南府宰相耶律沙、冀王塔尔率兵救援。故此,大宋的北伐之战顷刻间变成了与辽国的战争,刘继元为自己寻得后盾,大宋军队停滞不前,党进喝令大军退至太原城外驻守,谴人回京上禀皇上解决之道。九月中旬,宋太祖命党进等人退兵,一干将士回京商讨对策。

     听闻北伐之战的失败为赵光义带来了机会,宋太祖撤了禁令,传他进宫一同商讨对策,同时入宫的还有燕王赵德昭和秦王赵德芳。

     芄兰深居沁兰殿哪里都去不了,这等消息自是从宫人们口中得知。听说皇上欲御驾亲征,被晋王极力反对压了下来,然而晋王推荐的枢密使曹彬也被皇上否决,一时间却是拿不定北伐之战的统一战略。

     对于国家大事,芄兰知晓自己没有插足的份,她带着叙儿被禁在沁兰殿中编着自洛阳带回来的丝带的同时,也在悄悄打听着那名叫王继恩的内侍,却不知何故,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她所问的宫娥和太监们都说没听过这个名字。

     怎么会没听过呢?王继恩能在史书上留下重要一笔,必定是确有其人才对。可恨她哪里也去不了,别说皇后,就连芫娘的面也见不着,她在想,福宁殿是否已被完全禁闭了起来。

     就在芄兰一筹莫展之时,沁兰殿却迎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永庆公主。

     永庆公主还是一身的素色衣衫,一进芄兰的寝殿便将一干宫人谴了下去并将殿门关了起来,拉着一头雾水的芄兰走进内殿,劈头就是一句:

     “你在搞什么鬼?”

     芄兰怔住,不明所以,“皇姐……”

     “你明知德芳对那个位子半点兴趣也没有,做什么还跑回宫来?逼得他不得不应战与燕王一决高低!莫不是你对母仪天下很有兴趣?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选择德芳啊!”

     “皇姐息怒,你先听芄兰一言。”芄兰领着她坐上软塌,解释道,“皇姐,你该知道此事完全是父皇一手策划,他不会允许泽华逃避,你把芄兰想得太重要了,这一次泽华即便不想斗也不行的。”

     永庆公主冷哼一声,“在我看来,若是你拒不进宫,燕王找不到机会,父皇也不会有此计划,德芳安安稳稳地做他的贵州防御使,谁也扰不了他!”

     “皇姐……”

     “如果当初你没有嫁给德芳,而是嫁给德昭,今天的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你说你不重要,那么以前德芳分明对你毫无感情,为什么到得今日会变成这样?”永庆公主拍案而起,“我倒想问问了,德庆公主,到得今日这等局面,你是希望谁会赢,嗯?亦或是谁赢其实对你都无差是不是?因为那两个男人根本就是在为你而斗!”

     芄兰猛地一震,“为我而斗?”是这样吗?应该不是的吧?这是身处皇家避不可免的斗争不是吗?这是历史不是吗?即便没有她,这一切也是可以利用另一个理由而兴起不是吗?

     “难道不是?”永庆公主咄咄逼近,冷眼看着她一脸恍惚,“要不然父皇为何将你禁在宫中以做牵制他二人之用?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他们兄弟毫无保留地施展全力拼个胜负吗?”

     芄兰被她逼得连连退步,直至撞到软塌下的灯架,那灯架之上的油灯被她这一撞之下毫无预警地往下跌落,“啪”地一声将紧滞的空气击破。

     永庆公主瞬间回神,一个甩袖背过身去独自生气。

     一脸灰败的芄兰有些迟缓地站直身子,一手撑着灯架一手抓着紧滞难受的胸口,低喃道:“他们之间没有胜负之分……”最后得利者,是赵光义,原本储君之选的两位皇子却是没一个好下场,这些她不能说出口,但是……泽华和燕王两人之间,的确是没什么胜负之说的。

     “皇姐,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但是你相信我,我没有伤害泽华的想法,从来就没有!”

     永庆公主霍地回身盯着她,“那么,我要你现在就跟我出宫,如何?”

     芄兰错愕地回视着她,不敢相信地低呼:“我走不了,也不能走啊,皇上既然将我禁闭在此,又怎么可能轻易让我出去,皇姐,我会害你惹祸上身的。”

     “你不要找理由搪塞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局势?北伐之战失败,父皇决定御驾亲征,还点名要德昭和德芳两兄弟随行!德昭还好,他早些年便已出阁,虽也未曾有亲临战场的经验,但他却比德芳成熟多了!德芳才十九岁啊,他今年才刚出阁而已,你要他去战场上送命吗?”

     “不可能!”

     芄兰脸色大变,惊惶地猛摇头,“没可能的!皇上没可能有机会亲自出征的,只剩一个月不到而已……”党进等人北伐已是宋太祖在世的最后一次北伐,他只有一个月不到的生命了。

     这一个月到底会发生什么?皇上真的打算让德芳上战场吗?

     不可能……不可以的!她绝对不会让此事成真……

     对了……对了……

     王继恩!

     先找到王继恩再说!

     惊惶失措的芄兰忙抓住永庆公主,无暇理会她满脸疑惑,急切道:“皇姐,你帮我找个人好吗?帮我找个名叫王继恩的内侍,是在皇上身边伺候的,你可曾听闻?可曾识得?沁兰殿里的宫女和太监我都问遍了,他们一个个都对我摇头,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宫里没有这样一个人吗?一定有……一定有对不对?”

     永庆公主惊愕地看着失常的她,半天没有回应。看她模样似乎是真为德芳着急,可谁又知道她不是为德昭着急呢?她要找王公公做什么?而且……她是怎么知道王公公的全名的?她在失忆后应该还未曾与王公公有所交集才对。

     “你刚才说的只有一个月是什么意思?什么只有一个月而已?你知道些什么?你找王公公又有何事?我记得你跟他似乎没什么往来,何况你都失忆了,又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突然这么急着找他?”

     芄兰惊喜地睁大眼,“你知道王继恩?你有办法让我见他一面吗?”

     永庆公主蹙起眉心认真地将她看了个遍,确定她不像是在做戏,便问:“兰儿,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而你又想做什么?”

     “这些以后我自会让你知道,皇姐,我想见王公公一面,你有办法吗?”芄兰一脸希冀地看着她,万分希望她真的能帮自己。

     永庆公主静默了半响,终于点头。

     “这事我来想办法,事后你必定要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

     芄兰喜出望外,“多谢皇姐!”

    ================================

    啦啦啦~传说中那个背叛宋皇后的王继恩要出现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背叛宋皇后?

    请继续往下看~

    嗯~今天来个人物真面目大揭密~!!

    对手指~那啥~我把历史人物拉出来改得面目全非了~==

    首先,赵光义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却被我整成虽有心却无意的痴情种(暴汗~)

    要知道~有很多野史上表明这家伙分明就是个变态~==~最有名的就是他跟李煜的小昭后XXOO的那种事~@o@~

    阿弥陀佛~人家不喜欢变态~人家喜欢痴情种==|||

    再者~赵德昭原本是个淡薄名利一生寡言的独身主义者~好吧~本文他也很淡薄~人家那只是为了女主才变得像个掠夺者~

    至于咱们的泽华~史料太少~就由着我将他搓圆捏扁喽~

    揭密完毕~!

    今天周一~祝上班的孩子心情愉快~(表被庞大滴工作压垮==)

    而上学的孩子呢~就乖乖哒认真哒上课吧~

    周末过后~要打起精神来~!

    加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