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60章、断魂惆怅无寻处(2)

章节字数:2922  更新时间:09-09-23 1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永庆公主要见个太监其实很简单,她贵为公主,只要一句话便可将王公公招至面前问上一百遍的话都行,但若要将他带入沁兰殿见芄兰却是有些危险的。皇上下令不许任何人擅自出入沁兰殿,上次永庆之所以能进沁兰殿也是苦求皇上才得以成行的。

     而这一次她要再见芄兰却是相当困难,更别提还要带上王继恩。

     此事拖了三天仍不得其法后,永庆想到“暗渡阵仓”一计,她与随侍的宫女改装成御膳房的小宫女,以为德庆公主送饭的机会混进沁兰殿,为无法见面的芄兰和王继恩做信使。

     永庆并不知道芄兰与王公公之间的信件内容,不是她不想知道,只是芄兰那丫头居然当着她面要她力保信件的完好,她永庆贵为公主,就算再好奇也绝不会做下偷看他人信件的龌磋之事,但是随着往来信件地增多,芄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轻松,而王公公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到得第五天,永庆公主按耐不住,将王公公招到自己殿内询问此事,而王公公的回答却令她大惊失色——

     “王妃跟奴才说了几件奴才未进宫前的往事,也预知了这些天发生的事,王妃告诉奴才,她能知过去晓未来,要奴才过些天帮她一个忙,否则奴才性命不保。”

     “她要你帮什么忙?”

     王继恩是个年轻的宦官,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永庆公主,轻声答道:“王妃没说,只道到时候奴才便知道了。”

     永庆气结,这个兰儿到底在搞什么鬼!她自己都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什么知过去晓未来?莫名其妙!

     “公主,王妃在信中提到,让您用同样的方法去趟福宁殿,将此信交给皇后娘娘。”王继恩取出怀中一封信件递了过去。

     永庆公主怒青着一张脸,重重地抽过他手上的信,“她真当我是她的信差了不成?岂有此理!她到底有没有说她要做什么?”

     王继恩半垂着头不动分毫,静静答道:“回公主,王妃没说。”

     “滚下去!”

     “奴才告退。”

     勾着腰退出永庆公主的寝殿,王继恩缓慢地抬起了头,高深莫测地弯唇一笑,转身离去。

     其实秦王妃在信中所提之事远多于永庆公主想象,而原想蒙混过关的他也在看过王妃给他的第二封信后彻底打消这个念头而决定与她合作。

     她竟然知道三年前被罢做河阳节度使的前丞相赵普已悄悄潜回京,并躲身在晋王府的消息,这个王妃着实不简单!秦王若是得她相助,晋王殿下的机会可就失了大半了,好在秦王妃志不在此,能得她相助,晋王殿下荣登储君之位指日可待。

     临近沁兰殿时,天色已尽黑,墨空中的月牙散发着浅淡的朦胧光线,王继恩迅速靠近沁兰殿的宫墙,趁寻夜的守卫不注意之时一个跃身而起翻墙进了沁兰殿,在黑暗的掩饰下直奔芄兰的寝殿,快手快脚了闪身进去。

     殿内的宫女们早已被人谴下,王继恩直接进了内殿,就着殿内的灯火定定地对上端坐于软塌之上正上下打量他的女子,单膝着地,朗声道:“奴才见过王妃。”

     “王公公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王妃。”

     芄兰擒着微笑走下塌来,围着他认真打量一番,“没想到王公公竟有这等身手,芄兰也不打算绕弯子,公公与赵大人是旧识,芄兰想问,赵大人此次回京,可是为激起皇叔争夺储君之位?”

     王继恩微微一笑,“王妃聪慧过人,奴才也没打算隐瞒,正如王妃所言,赵大人正是这个意思。”

     芄兰眉心一凝,“那么他有何计划?”

     “回王妃,晋王爷身为开封府尹,治理开封数年,朝中投向者不在少数,晋王若登储君之位必定是众望所归、水到渠成之事。”

     芄兰长长吐了一口气,果然!即便没有她的存在,晋王继位也是毫无变化之事。

     算了!反正她想做的也只是改变泽华的结局。

     “我要确定泽华不会受伤害,那么在此事上芄兰必定不遗余力。”

     “王妃但且放心,晋王爷一向对秦王殿下爱护有加,自是不会对秦王有所伤害。”

     芄兰抿紧嘴,眸光一凝,沉声道:

     “那么,我们就等着东风的到来。”

     未曾等到东风来临,宫外却发生一件令芄兰痛心疾首之事。

     薛素心死了。

     为芄兰带来消息的人正是王继恩。只听闻薛素心是在外面病发而死,谁也不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事,然而薛宰相却在那晚将薛惟吉打了个半死,似乎素心之死与他有什么关连,然而被打得浑身浴血的薛惟吉却是一声不吭,整晚地看着素心的遗体,什么话也没说,什么表情也没有。

     行动受限的芄兰在沁兰殿内心急如焚,却也束手无策。素心的哮喘之症自上次被薛宰相从均州带回后便已是加重许多,而前些时日素心又一次的均州之行,回来后已是极度虚弱了,拖着那等病弱身子却仍不安份,她当真是不要命了!

     素心离开的那一夜到底去做什么了?与薛惟吉又有何干?莫要又是赵德昭搞的鬼!素心之死若当真与他有关,她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他!

     “……兰儿!”

     芄兰一震,猛地抬头,发现永庆正一脸怒容地站在自己面前,她扬唇,“怎么了皇姐?”她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进来的?

     “你发什么呆?还不快跟我出宫去!”永庆边说边将她拉起来便往外走。

     “出宫?去哪里?”疑问出口之时,芄兰已被永庆扯出了寝殿,她怔怔地看着似乎一下子空荡起来的沁兰殿,彻底傻眼,“那些侍卫……怎么都不见了?”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薛小姐病故的事?父皇念你与她的旧情,准你今天出宫去见她最后一面,还特地让我来接你,你快点行不行?”

     永庆拉着她勿勿奔出沁兰殿,坐上殿外等候的马车,一路直奔薛府而去。

     薛府上下早已是雪白一片,芄兰刚下马车便见到璇儿,璇儿说王爷已知晓她今日必定会出宫来见薛小姐最后一面,便让她早早到薛府来等她。

     芄兰已经没有心思去在意周遭之事了,她在璇儿地扶助下踉跄地奔进大厅,呆滞地看着满厅的白幡翻飞,大厅中央偌大的棺木刺痛她的眼令她当场落泪。

     她从小就进出医院,见过太多的生死,清楚了解人类的脆弱与人生的无常,但不管如何,那些人与她毫无关系,虽有难过之时却不曾如今日一般痛彻心扉。

     那棺木中躺着女子,是曾与她促膝交心的知己,是曾为爱不顾一切的痴情红颜,老天又何其残忍令她薄命至此!

     薛居正听闻永庆公主与秦王妃一同到来,勿勿赶至大厅,却见秦王妃呆滞无主地趴在棺木之上,而永庆公主则无言地立在一旁,对他扬手示意他禁声,薛居正了然一叹,暗自垂泪退至一旁,挥手让欲出口的下人们下去。

     “薛惟吉呢?”芄兰颤声开口,缓缓回过身来盯着薛居正,眼角泪珠被震落,她厉声一字一字喝道:“薛、惟、吉、呢?!”

     薛居正为她怒不可遏的表情震了一震,拱手回道:“回王妃,老夫也不知道那孽子去了哪里。”

     芄兰哽咽一声,逼回眼中热泪,冷笑道:“不知道!很好……很好……”她站直身子将大厅内所有人看了一遍,沉下声音缓缓道:“你们即刻给我去找薛惟吉!限你们半个时辰,挖地三尺也给我把他挖出来!”

     厅内所有人都被她散发出的气势震住,一时间谁也没有动,包括永庆公主和薛宰相,芄兰眸光一凝,重重一甩袖,喝道:“还磨蹭什么!都给我去找人!”

     薛居正瞬间回神,将所有下人都喝下去寻人,自己也正要出去,却被芄兰快一步唤住:“薛大人请留步,芄兰有事相谈。”

     极力平复激愤情绪的芄兰举步踱至他身边,浅声问道:“薛大人,可否移驾书房?”

     “当然可以。”

     “兰儿!”永庆急步过来,将她与薛居正看了个遍,扬声:“这里只剩我们三人,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的?要去书房可以,我也去!”

     芄兰侧目看她一眼,适才的冷凝退去,“兰儿自然不会落下姐姐,走吧。”

    =========================================================

    关于素心之死~

    后面会给她写个特辑~

    不过可能不会那么快…但是一定会写的…汗~

    请期待~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

    乃们哒支持就素偶哒动力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