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61章、多少泪珠何限恨(1)

章节字数:2517  更新时间:09-09-29 0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前两天断了网~~默默滴~~

    请原谅偶现在才更~~

    =================

     薛惟吉被人抬回府时已是醉熏熏地站都站不稳,芄兰命人将他扔在素心的灵堂前,然后留下她与薛惟吉,其他人都被喝令下去不得随意进入。

     已经是日落西山之时,皇上只给芄兰一天时间,她知道自己不能在此久留,在有限的时间内她必须将盘踞心头的疑惑解开,否则她寝食难安。

     眼前的人,一身狼狈满脸脏乱,与初见时那个风流翩翩的美少年相去甚远,若然不仔细明辨,怕是她就要认不出他了。

     “我问你,那一夜素心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软趴趴躺在地上的人一动未动,对她的问话充耳不闻,芄兰咬唇,在他身侧蹲下,探手将他脏乱的发丝拨开,瞧着他满脸憔悴布满胡渣,险要心软地不再逼问,但是他可能是唯一知道素心那一日夜发生何事的人,她必须得问。

     她生生吞下哽咽,抱膝坐在他旁边,身后靠着素心的灵柩,低哑着声音缓缓道来:“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素心即便不是去找赵德昭,必定也是与他有关,我之所以非要知道真相,只是想以此衡量是否要宽恕赵德昭,素心若当真因他而死,我绝对不会就此罢手!”

     似感觉到冷,她收紧抱膝的双臂,下颔抵在膝上,目光无意识地落在光洁的地面上,“你知道吗?永庆姐姐说,一切始末其实都是因为我,若是当初我嫁的人是赵德昭,今天这所有事情都不会发生,又或者她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曾失忆将赵德昭忘记,那么我与泽华之间也不会产生感情,如今的一切同样不会发生。”

     “薛少爷……薛大哥……”芄兰咬唇逼回险要溢出的哽咽,却阻不住已落下的泪珠,“你告诉我素心是怎么死的,否则我会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若非我的存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都不会发生的……”她到底为了什么来到大宋?扰乱这一切却无法收场,她到底因为什么而存在!

     “与你无关。”

     半天没动的薛惟吉静静地开口了,他依旧闭着眼一动不动,只是以着一种非常空洞毫无起伏的声音道:“素心是我害死的,与你无关。”

     许是没料到他这么快便会回应自己,芄兰怔了怔后猛看向他,“你说什么?”

     薛惟吉缓缓睁开眼,眸底却是一片死寂,空洞得令芄兰悚然一惊,她蓦然间发现,眼前的人已经如同死人般毫无生气了。

     如此强烈的绝望,足以摧毁一个正常人所有意志的绝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强暴她。”薛惟吉静静地说,声音沉静如水,仿佛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所说的话有多么惊世骇俗,“你知道吗?我强暴自己的妹妹,呵呵呵呵!”

     闻之不免令人心惊肉跳的低笑声响彻整个灵堂,芄兰震惊地看着眼前缓缓爬起身的男子,他披头散发恍似疯人,踉跄着脚步一步一步走到素心棺木旁,目光投向棺木中如沉睡般闭目安祥的女子,便再也未动分毫。

     芄兰不可置信地瞪着他急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

     薛惟吉对素心那般情深,他会为倾恋之人败坏自己的名场,会为所爱之人守护多年不改初衷,万不可能做出伤害素心的事来,她不相信,她根本无法相信!

     “一定发生什么事了!”芄兰扑过去抓着他,颤抖着声音急促道,“你在撒谎对不对?你那么爱素心,怎么会忍心伤她,一定有什么误会!对了……对了!是赵德昭对不对?这一切都是赵德昭的阴谋……”

     “没有什么阴谋,素心就是我害死的,王妃若要追究,请直接来找我,但是今天,请让我再陪陪素心,你请回吧。”

     “薛惟吉!”

     芄兰哽着声音尖叫,她无法控制颤抖不已的自己,也无法控制漫入心底快要将她淹没的痛楚,只是凭着本能地哭喊出声,“我不相信!你一定在掩饰什么!素心到底发生什么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芄兰!”

     闭合的厅门被人撞开,闪身而进的人影迅速奔向正无力瘫软向地的芄兰,双臂长伸将她接往怀中,“芄兰,你冷静点。”

     “泽、泽华……素心死了,怎么办……我怎么办……”

     素心是她在大宋最亲近的女性朋友,那与她谈心的情形、与她同游的记忆还那么清晰,而今她却冷冰冰地躺在眼前,再也不会和她说一句话了。

     赵德芳揽紧怀中惊惶失措、茫然无助的妻子,漆眸睇向棺木旁半趴半站着的薛惟吉,边拍抚着芄兰边扬声道:“薛少爷,你何时想通欲告知一切,可随时上秦王府找我,告辞。”

     那趴伏着的人影仍旧未动分毫,赵德芳也不在意,揽着芄兰便往外走。

     “泽华……我不走……我不走!”

     “芄兰,你冷静下来……乖,别哭了。”

     拍哄着她离开灵堂,赵德芳示意候在堂外的蓝文及璇儿先行,自己则抱起芄兰跟随在后,快速出了薛府。

     薛府外等候的蓝武见他们出来,立刻将身后马车的车门打开,倒退一步,以便赵德芳将怀中人抱上车,不料芄兰却在此时轻轻开口:

     “泽华,我要回宫去。”

     “芄兰?”

     芄兰深吸一口气,挺着颤巍巍的身子退出他怀中,倒退一步后直直地站住了,她狠狠咬了咬唇,惨白的下唇立即有血丝溢了出来,一旁的璇儿惊呼一声正要上前,却被赵德芳阻挡。

     “泽华,我自洛阳回来之时,我们在小竹屋里,你曾问我结局是怎样的,还记得吗?”

     赵德芳直勾勾盯着她为控制抖颤而刻意僵直的身子,无言地点了点头。

     芄兰急速换了几口气,闭了闭眼,又哭又笑地泣道:“我告诉你……我告诉你,素心不在结局中,可是她却落得如此悲惨,皇后娘娘也不在结局中,可是她也在一夜间失了皇宠,还有……还有……”

     她急急喘息,右手依着本能揪紧胸口,那里正剧烈抽痛,疼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赵德芳目光一凝,大步向前将她揽回怀中,大掌按向她的胸口,轻缓揉着,“芄兰,什么都别说了,我立刻带你离开这里,我们离开京城,我们去洛阳,去贵州,去任何地方,现在就走!”

     芄兰紧紧揪着他的衣袖,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还有你,此次事件原本与你无关,现在看来却是因你我而起,这都是……都是因为我——”

     “芄兰!”赵德芳厉喝一声截断她的话,扫了一眼四周扬过来的疑惑视线,低喘一声,“我知你难过,但切莫胡思乱想、胡言乱语,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自责。”

     芄兰滞了滞,突地轻笑一声,软靠在他肩上,双唇离他耳际不过咫尺,“泽华,今天已经初五了,只有半个月……只有半个月就要变天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耳边的轻言软语令赵德芳重重一震,瞳孔迅速收缩,他一咬牙,拦腰将芄兰横抱而起,返身便跃上马车,顾不得追逐而来的永庆公主大喊,急切地驱车离去。

    =========================

    月底了~快国庆了~

    貘似最近大家都很忙~

    忙补课啊~忙补假~

    小弦明天也不知道在不在家~

    所以今天更两章吧~~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