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斧声烛影  第65章、斧声烛影惊雪夜(1)

章节字数:2837  更新时间:09-10-19 1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十月,帝不豫。壬子,命内侍王继恩就建隆观设黄箓醮。是夕,帝召晋王入对,夜分乃退。

    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殡于殿西阶。

    这是史料上的记载,对于宋太祖之死居然寥寥几笔作罢,后世对其暴毙的真相自是好奇之至,而与太祖最后有所接触的晋王自然而然成了众矢之的。

    芄兰断定,就今夜所发生的事来看,即便太祖之死不是晋王所为,却也绝对与他脱不了干系,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夹在那兄弟二人中间的宋皇后。

    她在这场兄弟相争中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父皇今天执意将母后留下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是否已经知道了母后腹中的胎儿并非龙子?今晚皇叔捏碎酒杯的那一刻,父皇眼里看到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真相?

    还有赵德昭那个诡异的微笑,他是否知道些什么?他会怎么做?

    皇叔呢?原本打算月底才施行的计划是否会变动?他是否到现在这一刻还想着要泽华继承大统?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宫变在际,芄兰根本不可能听命随赵德芳出宫,她执意留下,还强将赵德芳也留在了沁兰殿,并叮嘱他今晚不管谁来唤他都不许离开沁兰殿一步。

    时值十月中旬,天气却相当得寒冷,芄兰回到沁兰殿没多久,天空便突降大雪,她披着浅紫滚边披风站在窗边沉默地看着轻飘飘的雪花落满庭院,从戌时三刻到亥时一刻,一步不动。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中一团乱麻,却又似空白得无一丝残留的思绪,她只是怔怔地看着飘飘洒洒的大雪将庭院中的枯枝残叶悉数掩去,所有不堪的真面目都渐渐被刺目的白雪掩得不留一点空隙。

    赵德芳一直陪她站到亥时二刻,便再不迟疑地上前将她拉离窗边,自婢女手中接过暖壶塞进她冰冷的手中捂着,“不管你在想什么,不要把自己的身体也遗忘了。”

    芄兰的脑子乱得渐呈现空白状态,她木然捧着暖壶,低声道:“泽华……已经变天了……也许——”

    气息骤然一滞,她被眼前人猛地抱进了怀中,“芄兰,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吗?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父皇和皇叔真的会决裂吗?”

    决裂……

    用这个词适合吗?晋王从恋上皇后的那一刻开始便应该知道后果,所以……他应该早就跟兄长决裂了才对……

    芄兰将暖壶弃落,双臂合抱住他的腰深埋他怀中,模糊不清的声音断续地传入他耳中:“母后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父皇的……”

    赵德芳微垂的眸子因传入耳中的消息而定住,然后霍地瞠大,无焦距地定在地上那个滚落的暖壶上,再没动分毫。

    芄兰能明显感觉到拥着她的男子僵硬的身躯,她闭了闭眼,很缓慢地道来:“泽华,这件事也许完全是个无人得知的秘密,因为就算我对今夜将发生的事了若指掌,却完全不知道皇叔跟母后会有孩子,所以……所以也许今晚会有变故……也许一切都会不同……也许是我多心了……”

    赵德芳屏住气息压抑着声音低问:“……芄兰,我曾问你,我可曾在结局之中,你现在告诉我!”

    “你不用知道……不用知道……”她紧了紧抱住他腰的手臂,“泽华,你只要答应我今晚无论如何都不许离开沁兰殿半步,一切有我……”她不会让泽华难过的,绝对要阻止会令他难过的事发生!

    “芄兰!我不想被蒙在鼓里,至少你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她静默了半响后将他推离,目光定在他脸上,道:“泽华,你能助我去趟万岁殿吗?”

    赵德芳只是回视着她,抿紧嘴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改变一些东西,但是我想去看看,我实在不放心母后。”她放开他,回首看了一眼窗外大雪纷飞的情景,“泽华,你能帮我吗?”

    赵德芳在她收手的同时整个人颤了一下,只是芄兰回过头去并没有看见,他咬着牙缓声开口道:“我陪你一起去。”

    他有一种——若然现在放手,他将永远失去她的预感,而这份感觉强烈得令他心惊胆战,所以他绝对不允许她离开自己视线。

    “不,你不能去——”芄兰猛回头看着他,目光触及他有些泛白的脸,气息一顿。她自然知道他的心情,而且束手无策地坐等消息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但是——泽华绝对不可以出现在万岁殿!

    没人知道现在的万岁殿是什么样子,如果赵光义和赵匡胤现在正针锋相对,泽华出现会带来怎样的混乱她根本无法想象!

    “你不能去,泽华。”

    “我——”

    赵德芳启唇正要力争,芄兰急抬手制止他,回身看着勿勿奔入殿的宫女,扬声道:“什么事?”

    “启禀王爷、王妃,王公公求见。”

    “王公公?”芄兰侧目与赵德芳对视一眼,迅速道,“请他进来。”

    宫女应声下去,不刻,王继恩勾着腰跨了进来,“奴才见过王爷、王妃。”

    “你到沁兰殿有什么事?”芄兰往前走了一步,急问。

    王继恩维持着屈身的姿式,半垂着头回道:“皇后娘娘身子不适,皇上不放心宫女们的粗手粗脚,特谴奴才来请王妃前往万岁殿接回娘娘。”

    芄兰一惊,心慌意乱的她压根没去想皇上怎么会知道她并没有出宫回秦王府,而是留在沁兰殿,只是急问道:“母后她没事吧?”

    “王妃请宽心,娘娘一切安好,只是有些乏了,需要休息。”

    “我这就随你去接母后!”

    “芄兰!”赵德芳忙拉住她欲往外奔的身子,厉声道,“我说我陪你一起去!”

    “我也说了你不能去!”

    赵德芳气急,握着她手腕的手不禁加重几分,他虽然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但他绝对不允许芄兰离开他视线半步,不管有什么天大的事发生,他要与她一起面对,而不是她独自去逞强!

    他不能让她离开……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她离开!

    脑中只剩下这个强烈的念头支撑着他——“你阻止不了我的,要么我与你一同前往,要么你陪我一同留下。”

    芄兰狠狠一咬牙,视线与突然抬起头来的王继恩相对,她睨了一眼殿内拱门边挽帘的结绳,对王继恩轻轻点了点头后猛地回身扑进赵德芳怀中,并趁他不及稳住身体时抱着他转了一圈让他背对着王继恩,而王继恩则迅速上前一个手刀劈向他的后颈,赵德芳只来得及瞠大不可置信的眼看了芄兰最后一眼,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芄兰急喘一声,只觉得心脏在他溢满惊恐和绝望的目光下停止了跳动,她不可抑制地剧颤了一下,窒息般的痛楚令她险些呻吟出声,紧咬着牙将一切不安压回,她与王继恩一同将软倒的他扶到床上放妥,起身自拱门边取来结绳递给王继恩,道:

    “把他绑起来。”

    “是。”王继恩接过绳子回到床边,在赵德芳手上和脚上绑了几圈后锁紧结头,这才起身看着一直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的芄兰。

    “王妃,王爷醒来怕是要生您的气。”

    芄兰苦笑,视线落在床上人沉睡的面容上,“已经管不了这些了……”转眸看向王继恩,“你先告诉我,万岁殿那边怎么样了?母后她真的只是乏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

    “奴才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王继恩垂着头缓声道,“皇上将宫人们都谴离了,奴才只听闻殿内似乎很不平静,又不敢冒然闯进去,这才勿勿赶来找王妃商量对策,方才奴才只是假传圣旨,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万请王妃原谅奴才的大不韪。”

    芄兰摆摆手,倾身帮床上的男人盖妥被子,顿了顿后便义无反顾地转身往外走去,“此事暂且不提,我们现在就去万岁殿。”

    那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呢?

    ====================================

    最近家里断网~默

    为了日更,开始每天跑网吧的生活。。==|||。。

    于是到这一章突然想问一个问题~

    十月下雪正不正常?

    咳~

    本文下章开始V~请大家一如即往支持我吧~

    那啥~如果觉得弦子写得太拖沓又想快点知道剧情的孩子们~

    可以加入专栏群:78565086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