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篇  第八章身醒劫(三)

章节字数:2544  更新时间:08-10-07 1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位于王府后面一个幽深的院子里,几个强壮的士兵把守着一个假山的出口,院子里也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一队士兵来回的巡逻,旁边高大密茂的树,随着风摆动着,沙沙直响的树叶声在夜里变得更加的诡异阴森,上面部署着不知多少的暗哨。他们警戒地防备着,彷佛要有大敌前来。

    王府的书房内,李剑在屋内来回的踱着方步,慕容清龙坐在一旁看着书,时不时地拿眼瞧着李剑,终于在李剑迎面走过来的时候,慕容清龙拿起放在书案上的一盏蓝瓷茶碗,轻轻地啜了一口,心定气闲地说:“李剑你不要来回的走来走去,我的头都晕了。”

    “王爷,今天是第三天了,为什么总是听到远处的萧声,却不见动静,而且我听着这吹萧的人内功很高,却迟迟不现身呢?”李剑的眉头轻轻一皱不解地说着,每当李剑遇到武功高的人,总会跃跃欲试地想上前一战,尤其在王爷成婚的当日,他与雪儿比试几招后,更加对雪儿的武功感兴趣,如果不是雪儿身受重伤,并且是王爷所注意的人,李剑恐怕早就上前比试一番,如今王爷早已经在江湖上扬言,用一切手段要在三日内让刺客松口说话,他相信刺客的同党不会眼睁睁地看秘密公布与众,定会派人探个虚实。

    想到这李剑更加佩服王爷的计策,雪儿姑娘失忆的事只是几个人知道而已,如今虚张声势,弄得外人根本不知其究竟,这样只需守株待兔就可以轻松地抓到刺客的同伙。

    慕容清龙看着李剑一付志在必得的样子,不禁微微的一笑,他站了起来,来到窗前,轻轻一推窗,外面凉爽的夜风袭面而来,夹杂着院落里的花香,沁人肺腑。他好象自言自语,又好象对李剑说道:“他们哪能那么蠢,这种明显的陷阱怎能让他们中计,听这萧声,里面带着关切,带着鼓励,带着决然这些情绪都已经随着萧音传到地牢里,他们根本就不打算来,还有他们为什么会派与她相似的女人来行刺,显然他们是在赌我不忍心杀她。布这个计的人,我都有点佩服他。”

    李剑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慕容清龙,然后不相信地说:“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明显地去做呢?”

    慕容清龙笑着看李剑说:“我要将计就计,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听到这李剑失望的表情浮在脸上,看来今晚又没得打了,于是小声的埋怨说:“雪儿姑娘的身手这么利害,那她的同伙更得利害,他们怎么这么没胆呢?让一个姑娘来受苦。”

    慕容清龙瞥了一眼李剑,然后说:“那个雪儿,她醒来不仅失忆,怎么连武功也尚失了呢?”

    慕容清龙虽然会武功,可是因为忙着政务和领兵,所以并不如李剑精进,其中的武学也不如李剑领悟的透彻。

    “因为当日她后背受到同伙的重创,没有防备的受伤最重,而且还中了毒烟的毒,内伤加毒,封住了她的气脉,让她的内力传递不到四肢,所以她现在如同失去武功。”李剑有些惋惜地说道。

    “那她会不会恢复当初的武功呢?”慕容清龙追问。

    “希望渺茫,首先得治好她身上的毒,她的毒本是常见的五松散,可是她受了内伤,把这些毒引进了五脏六腑,她的内功心经为了保住心脉所以自动封住了全身的气脉,不然毒会散布全身最后中毒而死,再加上她失去了记忆,不知道心经的练法,也不能够帮自己运功疗伤。”李剑对慕容清龙解释道。

    看着一旁的更漏一点一点地往下泄着,慕容清龙叹了一口气对李剑说:“不管怎样,今晚我们也得做做样子,走,跟我去地牢。”

    阴气十足的地牢里,烛光昏暗,长长的锁链扣住雪儿的双手和细细的腰肢,把她牢牢地挂在墙上。

    当外面时断时续的萧声传到雪儿的耳朵里时,熟悉的感觉漫了上来,那种时而充满着愁恨、时而充满着歉疚,时而充满着鼓励,种种感觉揉搓着雪儿的心,然而雪儿的脑海里却只是一片的空白,过去一点痕迹也没有,此刻不只外面的人,连雪儿自己都在猜想着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经历过哪些复杂的事情。

    外面的脚步声从远及近,随着一声吱嘎铁门开动的声间,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男子走了进来,跟随他后面的是一身穿着黑色短褂的象保彪的人。

    青色长衫的男子来到雪儿面前,用手端住雪儿的下额,强迫着她看向自己。

    雪儿趁机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狭长的眼睛,炯炯有神,一眼就能望穿人的心底,尤其是他的神情,威严不允许置疑,尤其是他的嘴角,只要他稍稍的一挑,那摸邪气会不自觉得散发出来,本是矛盾的气质,却让他完好的溶合在一起。

    看着雪儿在打量自己,慕容清龙带着挑衅的神情笑了笑,用着玩世不恭的语调说:“不想活了,怎么还有心思打量本王爷?”

    雪儿强撑着眼睛瞪了瞪慕容清龙,虚弱地说:“就是死也得找准仇家,不然下辈子找谁去要债。”

    “想死没那么容易,你还没给我想要的东西,说,这萧声你想起了什么?”慕容清龙的手加重的劲道,眼中露出一道阴霾。

    雪儿紧闭双唇,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因为无所畏惧而舒展着,在眼下画出一道弯弯的弧。

    雪儿忽视慕容清龙的神情,牵扯着他心底那根脆弱的神经,勾起他沉在心海里的那份恨意。于是慕容清龙握紧雪儿的双肩,前后的晃着雪儿的身体,嘴里不停地说:“不要以为本王会对你不舍,你不要一再辜负本王的好心。”

    雪儿虚弱的身体那经得起慕容清龙的?晃,她早已经晕了过去。慕容清龙看着昏过去的雪儿,放开手,贪婪地盯着她的面容,并且轻轻地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尤如在擦拭一件易碎的珍宝。

    身后的李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王爷,她昏过去了。”

    慕容清龙抱起雪儿,满脸的心痛,对李剑说:“给她松绑,我要把她带回书房。”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李剑看着王爷抱着雪儿紧张的表情,明知道说出来的话会引来他的白眼,可是计划好的事情,岂不因这个女人又要改变,于是耐着他的冷眼无奈地说出话来,可是王爷的气势可比眼神可冷,更令人不敢拂逆他的命令,只好硬咽下去那没有说完的话。

    “?嗦什么?快些。”果然慕容清龙口气不善地对李剑吼道。

    只见慕容清龙抱着雪儿飞快地跑向书房,雪儿那白色的衣裙随着晚风衣袂飘飘,头发也随着慕容清龙的身姿上下飞舞着,不知道其后的命运会怎样对待她。

    ————————————————

    收藏,推荐,投票,踩脚印

    8月13日更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