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5回蟾蜍妖兴风作浪翟道爷欲破金身(上)

章节字数:2536  更新时间:20-03-13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书接前文言,傅嘉欢睡梦间又闻得窸窸窣窣蛙鸣之声。打开台灯来查看,眼前景象只吓得三魂六魄接近脱体而出!

    只见眼巴前,床头柜旁蹲着一只半人高的肥大蛤蟆!周身金黄色的蟾皮满是疙瘩,沾满了粘液。圆鼓鼓的白肚皮一挺一挺似乎快要爆破开来。但说是蛤蟆,却长着一张人脸,正是梦中夜夜共赴巫山那丑汉子,此刻一头散乱的黄毛披在蛤蟆背上也沾满了粘液,下巴托着床头柜,咧着嘴似笑非笑,嘴巴张开的间距比台灯还高;两个灯泡大小的圆眼珠子,只见眼白不见眼黑,直勾勾的正对着傅嘉欢!

    傅嘉欢只是一撇,那怪物便伸手关上了她床头的灯,卧室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傅嘉欢吓的不轻,却叫不得,动不得。仿佛被梦魇住了一般。

    人本有三魂七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此刻只因傅嘉欢惊吓过度,三魂六魄离体,只留下一息精魄尚存,故而动掸不得。

    傅嘉欢黑暗之中只感觉有东西对着自己耳畔吹气,接着只觉得脸上湿漉漉的好像粘上了那蛤蟆身上的粘液,紧接着又闻到一阵腥臭扑鼻,好像自己整个脑袋被那怪物含进了嘴里……眼看自己就要被这怪物吞进肚里,傅嘉欢一个激灵从床上转醒过来,却原来是一场噩梦。

    只觉得胸口闷的慌,低头一看,一看男人正趴在自己身上隔着被子上下其手,傅嘉欢哇的一声尖叫,伸腿乱蹬,将那人推到地上,打开灯一看,竟是自己的父亲傅义方!

    傅义方重重摔在地上,好似如梦初醒。环顾四周,见自己站在女儿房中把女儿吓的不轻,连忙退出去,隔着房门说道:“欢欢,爸爸没吓着你吧……爸爸今晚喝多了,怕打扰你就在楼下客房休息了,怎么跑到你房间里了?”

    “我还要问你呢……我都多大了,你,你怎么能三更半夜闯进我房间里!”傅嘉欢边哭边质问道。

    “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怕不是梦游了,欢欢。……你也知道最近咱们家里这档子事情。……把爸爸搞得有些心力交瘁,你千万不要怪爸爸,爸爸给你赔不是了!爸爸对不起你。”

    说着只听门外传来啪啪两声脆响,好像是傅义方抽了自己两个耳刮子。

    傅嘉欢只是在屋内默不作声,泪流不止。刚刚那场噩梦尚且惊魂未定,此刻也知道事出有因,这其中个必有蹊跷。想平日里自己那个弟弟虽然顽劣不堪,一生公子哥习气,身边又向来不缺女人,而且一直看不惯家里这个小妈的做派,两人一项互不搭理,怎么可能勾搭到一起?

    难道说和今日父亲这举动一般,内中有妖邪作祟?想到此处,不觉悲从中来。再不敢留宿家中,第二天一大早便瓶瓶罐罐收拾了些日用化妆品和几身换洗的衣服,拉了个行李箱投奔水灵儿家去了。

    两姐妹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无话不谈。傅嘉欢把此前遭遇说给水灵儿听,水灵儿这才拉着傅嘉欢来翟天阳的命理馆请翟道爷帮忙。

    翟天阳听完这姐妹俩你一言娓娓道来,直从上午说到中午才说完。心中也有了计较,看来此前那胖和尚道也所言非虚,看来这傅义方家里闹的妖精便是那对儿金蟾不假了。既然那胖和尚也说这一劫要应在自己身上,再加上是水灵儿的亲大舅,亲表姐,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翟天阳揉了揉眉心,对水灵儿说道:“哎我说灵儿,之前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位身世显赫的亲舅舅哎!你也算半个富二代了吧?”

    傅嘉欢听翟天阳说话四六不靠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跟水灵儿嘀咕了起来。

    说是嘀咕,可声音一点都不小,这是专门说给翟天阳听呢。

    翟道爷听在耳朵里,字字真切。

    “我说灵儿,你这同学怕不是不靠谱吧……我看就是一卖文化杂耍的,他能有什么能耐,这一上午白费唇舌了。。。”

    翟天阳也不以为意,知道是时候展示自己真正的技术了,否则这位大小姐可不会拿正眼瞧他。高呼一声“无量天尊!”

    “傅小姐,你刚一进门,我就见你面门乌云密布,头顶有一团黑气挥之不去。再掐指算来,应该是你父亲从浙江请回来的一对金蟾作祟。那对金蟾乃一雌一雄,先前附在你那倒霉的弟弟和后妈身上行那龌龊之事。之后那雄蟾蜍垂涎你的美色,夜夜与你梦中私会。乃是妖法中采阴补阳之数,将你的精气神吸纳为自己修炼所用,那一晚你父亲也是被那金蟾附身才闯入你房中。也是你命不该绝,避过了一难。若是那晚雄蟾蜍做实了那卑鄙龌龊之事,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了!”

    这一套说辞,可算把傅嘉欢拿住了,她细细回忆起自己先前说的话,并未有提及金蟾。在者,其实她对这一节也并不十分清楚。只知道父亲不知从何处请了一对金蟾放在书房之中。家里这种风水摆件数不胜数,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稀奇事,她也懒得搭理。

    此时翟天阳说的有鼻子有眼连那金蟾来历都一清二楚,不由得傅嘉欢不信。一旁的水灵儿也听的胆战心惊,带着哭腔拉住翟天阳的衣袖说道:“天阳,那我二舅现在被妖怪附身,岂不是也危在旦夕,凶多吉少?你可一定要想个法子救救欢姐和我二舅啊!”

    “那我回去叫父亲把那对金蟾扔了不就万事大吉了吗?”傅嘉欢也吓的心惊肉跳,只想的一门心思处理掉这对妖物,把它们扔的越远越好。

    翟天阳嗤之以鼻,说到:“切!听水灵儿说你也是留过洋的海归,连”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清楚吗?那对金蟾只是妖物的实体投射,经年累月化作精怪,早已能附在人身上到处祸害,你以为说扔就能扔掉?你信不信把它们从太原府坐飞机扔到海南岛,转天儿就会出现在你们家桌子上?”

    听翟天阳说的邪乎,两个姑娘已经吓的面无人色,不敢作声。

    “如今之际,唯有先祭一祭道爷我这五脏庙,如何捉妖,如何捉怪,咱们再从长计议!”翟天阳看已经唬住了这两个丫头,开玩笑说道。

    水灵儿听出翟天阳这是要去吃饭呢,拍了他一巴掌说道:“今儿个我做东,给您老摆一桌宴席,就是不清楚道爷您可能否吃荤腥啊?”

    “哈哈哈,道爷我尚未入庙修行,自不必在意这些细节,所谓酒肉穿肠过,吃鱼吃鲜活。你有什么好的尽管给道爷弄来!”

    水灵儿听他这么说,知道肯定他自有办法收妖,心先放下一半,也跟着说笑道:“好好好!满太原的馆子随你挑,可你记住,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吃饱喝足,你可要尽心尽力帮助欢姐度过此劫。”

    三人找了家太原城中排得上字号的饭馆,什么烹炒煎炸,爆熘焖燉!翟道爷一顿胡吃海喝,风卷残云,酒足饭饱之后,这才摸着肚子靠在椅背上对傅嘉欢和水灵儿说道:“福生无量天尊!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所谓无功不受禄,道爷我既然吃了二位一顿美餐,今晚定竭尽所能斩妖除魔!”【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