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7回敲木鱼引蛇出洞水灵儿命悬一线

章节字数:3359  更新时间:20-03-16 1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惹祸根苗,气是雷烟火炮。酒色财气一堵墙,高人俱在里边藏,有人跳出墙边外,便是神仙不老方。

    说这么几句定场诗,咱们继续接演前文。酒色财气往往最是伤身,傅义方可以说是样样俱沾,怎能落个好下场。听女儿傅嘉欢把家里闹妖精的事情一说,再一联想先前龙虎山贾天师对自己的忠告,要他七七四十九天务必归还回去。再想到如今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的老婆跟那可能要瘫痪一辈子的儿子,不禁老泪纵横,毁不该当初鬼迷心窍,贪财没个够。

    列位观众可能要问,那一日傅义方跟贾天师在浙江淳安刚一掘起金蟾,源济和尚不就在杭州灵隐寺感应到了吗?哪怕是走路,避开大路专拣那羊肠小道走,只怕也从杭州到太原府了吧?要是早来一步岂不是就能阻止这场灾祸?怎么其中竟能耽搁这许多时日?

    要知道天道轮回早有定数,一个是傅义方命中该有此一劫,常言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就算是有人早早知道前去劝他,那能劝得住吗?

    二一个是源济和尚当初只感应到金蟾现世,再想知究竟落到何处,还需假以时日等那精怪兴风作浪才能定那妖物方位。再加上路途中另有一事阻隔,咱们日后自会说道,这才姗姗来迟。

    傅义方此时得知此前种种祸事全皆是因为自己以精血饲喂的那对儿金蟾附在妻儿身上所为。毁不该当初血气上涌,不问青红皂白打伤妻儿。带来横财的同时,也让那对儿精怪闹的是家宅不宁,四分五裂!气的咬牙切齿,一心想将那妖物挫骨扬灰,怕也难消心头之恨!

    急匆匆赶回到家中,经由水灵儿互相引荐道几声闲话,傅义方拉着翟天阳问道:“天阳大外甥,听你说来这金蟾也不是一般的妖怪,你可有把握捉拿?”

    翟天阳说道:“舅舅您且放宽心,前一日我与灵儿和嘉欢已经探明究竟,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这才让您不要回家,昨夜我已与那雄蟾妖交过手,也并无甚出奇,今日从我店中取来降妖的法宝,您只需配合我依计行事。管叫那对儿金蟾妖当场捉拿!”

    水灵儿心想我舅舅什么时候成了你舅舅了,昨日吓得屁滚尿流,今日又在这里说大话,占我便宜!瞪了他一眼。

    傅义方听翟天阳说的天花乱坠,胸有成竹,也自放宽了心,只道是悉听尊便,一切按照翟天阳吩咐依计行事。

    这次做足了准备,翟天阳来到书房摆下捉妖台,布下捉妖阵!手持“风雷鬼谷子”,口诵金光灵咒: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先前翟天阳只道人寻常小妖,没往心里去,只带了随身常佩戴的桃木道剑,这次有备而来,特意请动了本命法宝“风雷鬼谷子剑”。

    却说此剑如何得来?乃是翟道爷用生铁十五两,净处盛之,用酒六盏,于北极宫真武大帝神像前启拜:弟子翟天阳,事坚道祖之法,防身保命,斩断除邪去妖,欲造神剑一口。作法施行,万事从心,谨谨上启。

    然后又在北极宫东边方位开一坑,深尺三寸,步罡念六丁咒。埋之九十日后,取出令匠人铸造打成,于真武大帝前供养。每到六丁日,用师子血磨利如锋。伴随主人斩妖除魔每日修炼,久而久之可使飞行千里万里,上山入水,举意便到,名为风雷鬼谷子。

    翟天阳用这口“风雷鬼谷子”割开傅义方右手食指与中指指腹,命他将鲜血滴在那对金蟾之上!

    又拿出源济和尚先前赠予他的蛙鸣木鱼,吩咐傅嘉欢在一旁不断敲击木鱼,自己继续掐咒念决。霎时间,书房内烛火摇曳,蛙鸣声不绝于耳,几人似乎深处一片养满了蛤蟆蟾蜍的池塘之中。

    傅义方的鲜血顺着两指滴滴答答流在金蟾背上,那日挖宝贾天师将自己鲜血滴在金蟾之上的场景复又展现,一对金蟾如烧炼的钢水般炽热发红!

    傅义方面目狰狞也不知是恨这对金蟾害他家宅不宁恨的咬牙切齿,还是那金蟾被风雷鬼谷子加持过的鲜血淋了确有温度烫着了手指。

    蛙鸣声方才响起片刻,只见原本背对着众人的傅义方哇呀大叫一声,回过头来说道:“这位小道爷!我们本是对儿道法金蟾,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雠!说起来道也算同宗同源,为何今日非要害我性命!”

    只见傅义方面色发青,五官扭曲成一团,嘴巴咧着,要不是有耳朵根挡着,真怕头颅从嘴巴处裂开两半。声音也不是原来的声音,变得如同木棒敲击破罄般,粗声粗气,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却原来傅义方每日以鲜血饲喂金蟾,早已沾染妖邪之气,此前早被附身过好几回外出行那苟且之事,只不过自己毫不知情罢了!傅义方还道是财运亨通,人财两旺,自己又重振当年雄风,整日喜不滋滋的。

    此刻傅义方又被那雄蟾蜍附身,连央求带恐吓与翟天阳论起了交情。

    “呸!谁跟你这癞痢头的蟾蜍精同宗同源,且吃道爷我一剑!”

    翟天阳作势欲提剑刺向傅义方。傅嘉欢见父亲被妖怪附身,变得说不出的诡异可怖,翟天阳这一剑直冲父亲心口而去,如果刺中了那还能活命吗?到时候恐怕连人带妖一同魂归九霄了。

    说是迟那时快,傅嘉欢扔下木鱼儿,伸手去拉翟天阳持剑的胳膊,这一拉扯之下,风雷鬼谷子扫过法坛,将东西打得散落满地。

    “贼老道,休要伤我夫君!”傅嘉欢开口厉声说道。

    原来在傅嘉欢放开木鱼的空档,那雌蟾妖瞅准时机也附在了傅嘉欢身上,欲抢夺翟天阳手中道剑!

    翟天阳垫步拧腰跳开一丈远,被雌雄二妖附身的傅义方、傅嘉欢父女俩四肢扭曲的不成人形,蹲爬在地上张大嘴巴,与翟天阳做对峙状!

    要说这水灵儿也真是胆大,见傅嘉欢也被妖怪附身,捡起她先前仍下的木鱼,接着敲了起来。要说这木鱼为何能引出这金蟾妖呢?就和猫见了鱼走不动道,老鼠见了香油不要命一样,它们听到屋子里有同伴鸣叫之声,不由得就想出来。想那白蛇娘娘白素贞打上南天门,大闹阴曹地府,千年修炼的道行,只一杯浅浅的雄黄酒就能现了原形。这是妖物先天本能,就是再怎么修炼也没改。

    一对儿金蟾妖听到木鱼声又起,转头朝向了水灵儿。咱们这边说的热闹,其实一切就在电光石火之间。

    书房内翟天阳念咒之声,水灵儿敲击木鱼蛙鸣之声,雌雄二妖怪叫之声不绝于耳。那二怪终于抵挡不住,一股黑烟从傅义方、傅嘉欢两人头上冒出,父女二人瘫软在地昏了过去。二妖显化原型正是那日傅嘉欢梦中见到的模样。一对驼背大肚的人头蟾蜍说不出的恶心怪异。

    二妖跪伏于地,对着翟天阳磕头如捣蒜:“道爷饶命,道爷饶命!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我二人本非妖物,我叫棍聒儿呱,她叫呱聒儿滚。与你那风雷鬼谷子剑一般是道门天师所铸,为何沦落至此,其中曲折且容我一一道来.……”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去,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万物皆有修炼法门。要说人乃万物之灵长,悟性极高,修炼最易。其次是狐黄常蟒等有灵性的动物,再次是花草树木,没有生命的物件想要修炼非得有大机缘不可。我们常听黄鼠狼成精的故事,狐仙勾引求生的故事,那树妖花精也偶有听闻。可你几时听说谁家的碗成精了,桌子成精了?不是说没有,确实极少,即便有也是别的鬼怪附于其上作妖。需得是佛祖身前的灯芯这类沾染特殊灵气的物件才有几率修炼成精,光是幻化称人形这一步就难如登天。

    也不知是这对儿金蟾幸也不幸?本是地底狗头金,被那北宋道士詹叔稚做法铸为金蟾,久受四方百姓朝拜,这便有了灵根,刚修炼出点眉目,被那河妖作怪洗了灵气,一朝道行散尽,又蛰伏数百年继续修行。

    “道爷,我二人前前后后小一千年连精魄都为化成,只在塘底苦心等待有缘人渡化,哪曾想几个月前等来了一位妖道!也不知是何方神圣,他那精血甚为霸道,滴了半碗血,便将我二人化作这等丑陋不堪模样!我二人初获人形,喜不自胜。一时贪图傅义方这场人间富贵,除了效仿人类到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行那男欢女爱之事,除此之外并未曾做下伤人性命的事情啊!还请道爷高抬贵手!”

    翟天阳听二妖娓娓道来,想不到其中竟还牵扯另有其人。正想的出神,雌雄二妖突然发难,一同扑向了坐在墙角同样听的入神的水灵儿!

    水灵儿见二妖带着腥风臭气朝自己扑来,吓得动掸不得,只在原地闭上双眼,大叫一声:“天阳救我!”

    翟天阳见此情形,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暗叫一声,哎呀糟糕!好一对儿花言巧语的妖精,竟被他二人钻了空子!

    此时后悔莫及,早知如此,还不如刚才举剑将二妖刺个对穿,打杀在当场!

    如若水灵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有何颜面在这世上独活?心中焦急,手里也不闲着奋力提剑朝二妖背后刺去!大喝道:“呔!妖物拿命来!”

    电闪雷鸣间,又横生变故,水灵儿究竟能不能躲过一劫,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闲话:

    求求看过的读者给我些回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