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9回同学会各显神通孙委员酒后胡言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20-03-18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作棋盘星作子,水有源头树有根。

    世事茫茫难自料,清风明月冷看人。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层山水一层人。

    闷坐书馆闲操心,且看先生论古今。

    书中有真亦有假,世人认假不认真。

    假做真时真亦假,假者自假真亦真。

    回忆事事般般假,假借修真破迷津!

    书接前文,这一日水灵儿又来命理馆找翟天阳,一进门就兴冲冲的说道:“天阳,天阳!你看同学群了吗?有人提议组织年底聚会呢!你猜猜看是谁?”

    翟天阳边拿手机,边问道:“谁啊?是蒋大炮,还是孙委员啊?”

    翟天阳口中的蒋大炮和孙委员都是班里的两个风云人物:蒋大炮本名叫做蒋涛,因为家里有两糟钱,行事横行霸道口无遮拦,天天逮谁怼谁,又是个大嗓门子,因此得了个蒋大炮的绰号,毕业后依靠关系做个掮客,靠家里庇荫,也是赚的钵满盆满。

    孙委员本名叫做孙崎,是大学里的班长,此人心思活络,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擅会见风使舵。把系里的领导,身边的老师辅导员哄的团团转,混了个学生会的头目,临毕业依靠系主任的关系谋了个好前程,毕业才没几年在社会上混的也算风生水起。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有如锦衣夜行。这两人在社会上取得了一点小成绩,就生怕人不知道。前后组织了两年的同学聚会,全程消费独自买单,要的就是同学们的恭维和羡慕。

    可这一次,却不是蒋大炮和孙委员要组织同学聚会。

    翟天阳翻开聊天记录,抬头问水灵儿:“唉?怎么是越清啊?”

    水灵儿瞪了翟天阳一眼:“怎么了?你可别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啊!人家杨越清现在可是当红美女主播!那带货能力也是相当了不起,直播一场能赶上你这破店半年的生意!”

    其实哪有那么夸张,水灵儿也不知道翟天阳半年赚多少钱啊!只因为翟天阳刚刚只呼杨越清为越清,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才故意拿话挤兑他。

    翟天阳也不是水灵儿肚里的蛔虫,在大学里就这么称呼来的。他哪能猜到水灵儿这是吃的哪门子飞醋,傻笑着问道:“这么厉害呢?没想到挺文静一丫头,还能做网络主播啊?”

    “文静你个大头鬼,你每天住女生宿舍啊,还是我每天住女生宿舍,我了解杨越清,还是你了解杨越清?”水灵儿气鼓鼓的问道。

    翟天阳就是个傻子,也瞧出了气氛不对,哈哈一笑说道:“当然是你了解了,我跟她又不怎么熟?这次她也要组织同学机会,露一露风头?”

    其实同学聚会本来挺好的一件事,用来联络联络感情,回忆回忆青葱岁月美好的年少时光。但是现在的同学聚会却全然变了味儿,变得有些妖魔化:

    不是有人编了几句顺口溜吗?战友见战友,就是喝大酒;同学会同学,就是搞破鞋。

    要么就是像孙委员、蒋大炮这样接机炫富或者是拉关系的。

    等再过几年你看吧:半傻半捏的乱串桌,大脑进水的瞎张罗,贪便宜的等蹭车,当大官的不掺和,发大财的想多说,没出息的不动窝,热热闹闹一大帮,各取所需都乐呵。

    这场同学会怎么组织怎么张罗,自不必多言。反正白给的不吃白不吃,除了人在异国他乡的或是工作实在走不开的,到了日子,能来的都来了,各自找圈子坐定,七七八八坐了三大桌人。

    翟天阳跟水灵儿两人也如约而至。刚一进宴会厅的门,翟天阳的目光就被杨越清吸引了过去:从前时常留着齐耳短发那个清清瘦瘦的朴素女孩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化着浓妆,下巴似乎尖了不少,如缎子般顺滑的黑长直发披在肩后,身穿一件小香风黑色修身西装连衣裙更趁着皮肤白皙透亮,修长的大腿上穿着一双过膝的黑色尖头长筒靴,身姿摇曳,明艳照人,宛然众人中的焦点。

    “天阳、灵儿,怎么才来?”杨越清带着一身淡淡的香水儿味,走上前来招呼二人,边问边上下打量着问道:“你俩……一块儿来的?”

    “我俩楼下碰到的!”翟天阳抢着回答道:“越清,你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现在当了明星,连气质都变的不一样了!”

    “什么明星,就是个网络主播!”杨越清笑着答道。

    水灵儿接过话头,瞪了翟天阳一眼,抢白道:“你这话意思是越清姐姐原来没有气质,不漂亮呗!”

    “哪有哪有!咱们班十几个女孩子,哪一个不是美人胚子,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啊!”翟天阳反应贼快,将话题引到全班女生头上,获得了众人一片起哄叫好。

    几方坐定,杨越清叫服务员把菜单递给蒋大炮和孙委员,豪爽的说道:“你们二位是吃过见过的主儿,给大家看看菜。老同学们想吃什么尽管点啊,承蒙大家在学校多多关照,今天这顿我做东!你俩可别跟我抢啊!”

    孙委员和蒋大炮也当真不含糊,点了满满当当三大桌子菜!什么是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当中有几个没出息的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一桌好酒好菜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就跟倒土箱子里似的。

    同学会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自不必多说。想当初农村来的杨越清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耳朵上香奈儿的耳钉,脖子里宝格丽的项链,手腕上卡地亚的蓝气球和蒂芙尼的手链,哪件不是价格不菲?此刻饭局上拉着水灵儿跟上学时就酷爱打扮的几位女同学聊的也都是美妆,奢侈品代购,时尚穿搭等话题。

    已经结了婚的凑了一桌谈起了育儿经;想着发财的都围着蒋大炮和孙委员听他们侃侃而谈,传授人生经验。翟天阳也坐在其中权当听免费评书了!

    酒足饭饱,眼瞅时机也差不多了,杨越清提高嗓子,喊了一声:“小刘儿,买单。”

    门外就进来一位服务生,彬彬有礼的说道:“越姐,连酒水带香烟,一共消费两万三千九,您是店里的金卡会员,打折后两万一,您是刷卡还是电子支付。”

    杨越清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掏出手机向服务员出示了付款码。

    之前大学里一口一个小越,清清叫着的小姐妹,现在也直呼越姐阔气,越姐威武。

    一班同学又续了会子闲话,眼看天色不早,几个女同学都三三两两的搭伴离开,有顺路的女同学是开车来的,水灵儿就一起先走了。翟天阳也想陪着水灵儿先走一步,被几个所有拉着非要再喝一会儿,杨越清跟几个平日里豪爽的女生,也在其中作陪。一堆人喝到酒店下班才依依不舍准备散去。

    翟天阳今天喝的也不少,跌跌撞撞来到楼下大厅的卫生间,扶着马桶方便了一下,也正准备离去。听到孙委员和蒋大炮两人满面红光,正围在卫生间门口的一个垃圾桶前边抽烟边说着话。

    “切,说到底不就是一卖艺耍把式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小浪蹄子在爷们面前耍威风。”蒋大炮酒气熏熏的说道:“那一身珠宝首饰还不知道是哪位金主大爷施舍的呢?”

    “得了吧,蒋大炮,里边是不是就有你的一件啊!我看你在杨越清的直播间里也没少打赏!”

    “嘿!我说孙委员!那不都是同学一场我捧她吗?再说你也没少刷礼物啊!左一个火箭,右一个轮船的,非要跟我比个高下!”

    “得了吧!打开天窗说亮话,谁还不是惦记她胯下那两片肉.……”

    听到蒋大炮和孙委员的对话,这明显是酒后吐真言了,眼看越说越不成样子,翟天阳清了清嗓子从厕所走出来打断道:“我说二位嘴下且积点德吧!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有必要这样吗?”

    “唉!天阳,你还没走呢?不是也想约杨越清过夜吧?”蒋大炮笑着问道。

    “滚犊子!谁像你一天满脑子龌龊思想!”翟天阳回敬道。

    “我说蒋大炮,你忘了翟天阳翟道爷是北极宫受过真传的道门弟子了吧?那今后是要出家当道士的,怎么可能跟你一个德性!”孙委员拿翟天阳的身世开起了玩笑。

    翟天阳见二人喝的五迷三道,也不计较,说道:“今儿个大家都喝多了,都早点回家休息吧!”

    “天阳,再等会儿,我叫我爸司机来接了,送你回去。”蒋大炮说道。

    “别了,我出门打个车十来分钟就到了。还跟这听你四六不着调的胡咧咧!”

    翟天阳说完转身便走。

    蒋大炮在身后高呼道:“对了,天阳。哥们新接了一台A8,改天开过去你给开开光啊!去你那求个平安符!”

    翟天阳摇摇头,这哪是求符啊,这是显摆车呢呗!头也不回的招了招手说道:“你来吧,随时恭迎大驾!”

    却没曾想,几个同学这一别竟是各有境遇,天人永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且听下回分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