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10回酒后迷情诉衷肠寂寞芳心与谁言(上)

章节字数:3089  更新时间:20-03-19 0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心与月,也难如钩也难圆。

    书接前文言,说翟天阳离了酒店,怕惊扰父母,也没回家。路边随便叫了辆出租车径直回到了命理馆,打开门一头栽倒在沙发上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的日上三竿,隐约听到门外有“哐!哐!哐!”的砸门声,才迷迷糊糊醒来,

    翟天阳拉开卷闸一看,是水灵儿。

    还未等他开口,闻着满屋子酒气的水灵儿先抢白到:“你不是道士吗?怎么一点不守清规戒律,小心喝死你!”

    翟天阳此刻头痛欲裂,也有股子起床气,将水灵儿壁咚在墙边说道:“谁说我是道士了!信不信老子今天先破了色戒!”

    水灵儿听翟天阳这话,脸刷的一下子红了,一把退开翟天阳气呼呼的说道:“不害臊!你去找你的杨越清吧!”

    翟天阳自觉刚刚有些失态,避开水灵儿的目光问道:“你这叫什么话……怎么杨越清就成了我的了……对了,你这么着急来找我有什么事儿?不回就是来找我吵架的吧?”

    水灵儿这才想起有正事要办,急急说道:“你快看手机,群里边炸锅了!孙委员死了!”

    翟天阳听了水灵儿的话,吓了一跳,连忙拿起手机,屏幕上几十个未接来电,其中有杨越清的,有蒋大炮的,有水灵儿的。

    水灵儿凑上去看到有杨越清的未接来电,小声嘀咕道,:“还说没什么……没什么人家三更半夜给你打电话!”

    翟天阳边翻看手机边解释道:“我这不是没接吗?我也不知道她找我有什么事。”

    另一边说,这太原府有一条汾河贯穿城中,河边上就修建有公园供人们游玩赏景锻炼之用。这天早晨,张老汉如往常一般沿着河边浑身拍打着,啊啊呀呀吊着嗓子边走边锻炼。

    走到缤纷大桥下这一段猛然间看到河中展展的躺着一具漂子,吓得一口气没呼出来,差点背过气去!

    这漂子不是别人,正是翟天阳的同学孙委员。怎么报的警,怎么打捞尸体,一家人如何如何哭的嚎天呛地自不必细说。

    看完群里的聊天记录,翟天阳也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又翻看其他对话记录,发现孙委员曾给自己发过一条语音信息。打开来听,里面似乎有呼呼的风声夹杂着几个听不清的字。

    翟天阳和水灵儿凑近耳朵,屏住呼吸仔细听了几遍。

    翟天阳对水灵儿说道:“你听出说什么没!我怎么好像听见里面有杨越清的名字。”

    水灵儿白了他一眼:“满脑子就知道想着杨越清,魂儿都快被勾去了!”

    翟天阳有些着急的说道:“你老拿这个说什么事啊!你细听!你竖起耳朵仔细听!”

    水灵儿又听了几遍,好像还真是杨越清的名字。

    翟天阳先给蒋大炮回过电话去,问他打电话有什么事。

    “天阳,孙委员死了!你看群里了吗?你怎么没在群里说话?昨天孙委员最后跟谁一起走的?”蒋大炮语无伦次一通追问。

    “我哪知道啊!我走的时候你俩不是还在那闲扯淡呢吗?你没叫你们家司机送他回去吗?”

    蒋大炮在电话那头吓得直摆手,说道:“你可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啊!人命关天的事情!昨晚我一直在酒店大堂等司机,我可是最后才有的!孙委员先走了,可没跟我在一起!酒店的工作人员可以作证!”

    翟天阳又跟蒋大炮说了几句,也问不出什么,才给杨越清回过电话去询问昨晚给自己打电话有什么事。

    杨越清说:“哦……也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你回去了没有?”

    翟天阳接着又问:“越清,你看群里没?孙委员死了!”

    杨越清惊讶的问道:“啊?什么?孙委员怎么死了?我不知道啊!”

    水灵儿在旁听得杨越清语气似乎不对,朝翟天阳比比划划,使了个眼色。翟天阳会意,试探的问道:“昨晚不是孙委员送你回去的吗?”

    杨越清吞吞吐吐说道:“啊……是……他……我们……他昨天喝多了……孙委员送我到小区门口我就先回去了。之后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啊!”

    翟天阳本来是用话诈杨越清,他哪知道孙委员昨天送杨越清回去的事儿啊!没想到昨晚他两还真在一起!

    挂了电话,翟天阳思来想去觉得哪里有问题,可又抓不住线索。

    

    水灵儿凑在一旁说道:“凭我的直觉,我也觉得杨越清有问题,对了,昨晚你几点离开的酒店?”

    翟天阳回忆了回忆说道:“11点15!我记得清清楚楚!本来要回家的,一看时间不早了就没回,才睡到了店里。”

    水灵儿眼睛滴溜一转,说道:“那就对了!你看下杨越清给你打电话是什么时间!你再看孙委员给你发的语音信息是什么时间!距离你上车不到五分钟!她就问你回去了没?你一走她就给你打电话,很明显本来是想让你送她回去的!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孙委员给你发语音在夜里11:42分,极有可能他那个时候还跟杨越清在一起,根本不是杨越清说的,吧她送回小区就走了!同学会是她组织的,她要不是心虚,孙委员死的事,在群里都炸锅了,她作为组织者却佯装不知情,闭口不谈。他每天又不上班就是做网络直播,要说他一上午没看手机,我不信!”

    翟天阳听水灵儿分析的有鼻子有眼,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再转念一想,如果昨天自己接了杨越清的电话,那孙委员的遭遇会不会有可能就发生在自己头上了,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淡,不由得感叹女人的侦查能力和想象能力那真不是盖的,仅仅凭借一点蛛丝马迹就能推理出这么多东西,实在令人佩服佩服!

    水灵儿正想拿起手机报警,被翟天阳拦下:“灵儿,你先冷静点。再怎么说这些也都是你的猜测,毕竟都是同学,你这么怀疑杨越清,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官方办案自有他们的程序,你能想到的,人家也想得到,你何必淌这浑水伤了同学和气。不如我们先自己查查看。”

    翟天阳跟水灵儿一合计,从杨越清那直接问怕是问不出个什么了!逼急了不仅伤情面,也问不出实话,只好约蒋大炮见一面。

    因为蒋大炮有个叔叔在市局工作,也许通过他能打听到点消息。

    蒋大炮听水灵儿这么一分析,被唬的五迷三道,给他叔叔打了个电话说明原委,蒋大炮叔叔就派了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带着翟天阳他们上分管的单位跑了一趟,说是想见见同学最后一面。

    从河里捞出来的证物肯定是不能让他们碰了。但蒋大炮叔叔这位同事跟他们说,他问过接手孙委员案子的同事,说八成是自己失足落水,被河里的水草缠绕脖颈脚腕而淹死的。

    还教育了他们几句,年轻人不要每天不务正业,就知道聚会酗酒,闹出这么大的事,到头来白发人送黑发上,落得个亲人两行泪。翟天阳跟蒋大炮连忙点头称是。

    别看蒋大炮虽然有一米八几的个儿,膀大腰圆剃个平头整个一种凶神恶煞、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此刻却温顺的像只小花猫,躲在翟天阳身后不敢看孙委员的尸体,推着叫翟天阳独自上去查看查看。

    但哪还用细细查看啊!只隔着孙委员身上盖着的白布单,翟天阳就已经观瞧到了浓浓的黑气,挥之不散!这孙委员必有蹊跷啊!翟天阳又壮起胆子掀开罩着孙委员尸体的白布单,只见脖颈,胸前细细密密几处勒痕,确如工作人员所说,是被水草缠绕而死,翟天阳细细查看这勒痕,突然瞟见孙委员头发里有什么亮片,伸手捏过来一看,是几片绿莹莹蓝洼洼的椭圆形鱼鳞,凭借多年来降妖捉怪的第六感,翟天阳觉得这泛着荧光的鳞片有几分妖异,便先收入囊中。

    此刻再要往杨越清头上安插罪名,那也说不过去。如果杨越清有蹊跷,也必定难逃翟道爷一双法眼。昨晚在同学聚会上,没见杨越清身上有妖邪之气。

    随着上边调查研究,这事就这么无头无尾被地定性为失足落水事件。

    日后翟天阳还找了几家水产店的老板问过,都说不清楚是什么鱼的鳞,有个好开玩笑的老板把裤腿一把挽起,揪下一根腿毛,凑在翟天阳眼前,一个劲问他“那你看看我这腿毛,猜猜我叫什么名字?”弄的翟天阳哭笑不得。

    那老板还说这要是鱼鳞,不得有人那么大?那也一定是海鱼的鳞片,他卖的都是些寻常的水产,他上哪认识这么大的鱼去啊!翟天阳更加认定是什么鱼怪所为。还先后跑几次孙委员落水的河边沿着上下游细细查看,也没觉察出河里有什么妖邪之处。

    这件事情要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也还罢了。可常言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事情往往总是朝着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没过多长时间,就演化出了一场塌天大祸!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