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11回酒后迷情诉衷肠寂寞芳心与谁言(下)

章节字数:2761  更新时间:20-03-20 07: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误入蓬山顶上来,芙蓉芍药两边开。

    此身得似偷香蝶,游戏花丛日几回。

    玉砌雕栏花两枝,相逢恰是未开时。

    娇姿未惯风和雨,分付东君好护持。

    宝篆烟消烛影低,枕屏摇动镇帏犀。

    风流好似鱼游水,才过东来又向西。

    书接前文言:孙委员被判定为失足落水,尸体停放了几日,孙委员家里见也没个其他说法,也只好自认倒霉,可怜一对儿夫妇就这么一个独生子,自小娇生惯养,眼看着长大成人,又那么出息,还指着跟这儿子沾沾光,享几年清福,谁曾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只哭的嚎天呛地,真个叫人是闻着落泪,见者伤心!

    几个同学帮着孙委员家里操持了后事。追悼会那天,杨越清也来参加了。翟天阳又试探着搭了几句话,依旧没有头绪。

    送别了孙委员,蒋大炮说择日不如撞日,反正今天碰在一起,不如就把新车开过去让翟天阳给开开光,去他店里选个保平安的挂件。

    一顿忙活,翟天阳按照蒋大炮的生辰八字,五行命数帮他挑了一个车挂。蒋大炮又拉着水灵儿和翟天阳喝了一顿大酒。三人一通分析,得出结论:那天夜里孙委员送杨越清回家,没准两人发生了点什么暧昧故事。只是孙委员一死,杨越清顾及自己颜面也不好到处声张。这孙委员刚行了男女之事,火力低,在回家的路上撞了什么邪性事,被河里路过的妖精害死了。三人好一顿唏嘘,吓得蒋大炮有一阵子不敢往河边走,也不敢在外面花天酒地,天刚黑就早早回家了!

    孙委员遇害的事情渐渐平淡,另有一天傍晚翟天阳在杨越清家小区附近接了个帮新开张的店铺看风水的活儿,就打电话给杨越清说是顺道来老同学家里认认门。

    杨越清倒也十分好客。见翟天阳在小区门口等他,自己马上下楼来接她。

    不多时,只见一个脚上穿着白色雪地靴,身上裹着白色羽绒服,头上扎着丸子头的消瘦姑娘朝着翟天阳招手。

    没了浓妆艳抹,杨越清又恢复了那个清清丽丽的小姑娘模样。翟天阳恍然间一失神,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校园里那个无忧无虑的黄金年代。

    来到杨越清家,跟翟天阳想象的也有点不一样。

    杨越清租住的是一个一居室,一进门是开放式的厨房带客厅。家居摆设也极其简单,水池边,灶台上收拾的干干净净,一看就不常在家里开灶。

    靠窗户边放着一张极简风格的木质小餐桌,左右放着两张凳子。餐桌中间摆着一个宜家风格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把金黄的澳洲腊梅。把屋子里衬的暖洋洋的。

    再走进里屋,风格又有不同,这里是杨越清的卧室,也是她工作的地方。整间屋子贴着粉嫩的壁纸,床单也是浅浅的粉色,上面摆着一对儿粉红顽皮豹的靠枕和一堆毛绒娃娃!床正对面是一张电脑桌,上面整齐得摆放着直播设备,电脑桌胖是杨越清的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翟天阳叫上不名字的化妆品。床一策是一面通顶的两开推拉门大衣柜。衣柜对面就是窗台,窗台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鱼缸,里面养着一尾锦鲤!

    “嘿!越清,我说你这屋子不大,收拾的还别具一格啊!里外风格迥异,这叫别用洞天啊!怎么还有闲情雅致养  上鱼了?那不都是老头子才爱干的事情嘛!”

    杨越清听了翟天阳的话,掩着嘴笑到:“你可别取笑我这寄人篱下的可怜人了。哪像你们这些省城土著,生来就占着房躺着地,我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在这大城市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翟天阳听杨越清这么说,有些微微发窘,安慰到:“慢慢来嘛!你现在不是做直播做的风生水起吗?事业走了起色,买房还不是指日可待!加油加油!”

    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杨越清也不想在同学面前倒苦水,笑了笑说道:“唉?天阳,我听网上说锦鲤能带来好运!你不是也懂风水吗?你给看看我这鱼是不是能给我带来财运!”

    翟天阳观瞧了观瞧,这鱼还真好看!古语有云:天上麒麟原有种,水中锦鲤本为龙!

    早年间锦鲤只是皇家王宫贵族和达官显赫等家庭的观赏鱼,后来才在民间流传开来,人们把它传成了能带来吉祥、幸福的象征。杨越清这尾锦鲤却也生的煞是好看!名作“夜照金丝线”!通体雪白的鳞片,只在背部中间有一条细细的金线,从额头两个大眼珠子之间直通尾部!到了晚上借着月光一照,如夜明珠一般白晃晃隐隐散发着金光!让人忍不住由衷的赞叹!

    您可别小看这条金丝线,越长越能给主人带来财运!可有一节,非得是从头通到尾,不能从中间断开,否则就不灵验了!

    翟天阳看这一尺来长的“夜照金丝线”在水中上下翻滚,游的欢腾,不由得啧啧称赞,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水本就主财,这缸中之水本是一潭死水,但这锦鲤游在其中,就把这水都盘活了!说不定你做网络直播顺风顺水还真跟它有几分关系!”

    “你说的是真的吗?说来也怪,自从我养了这条锦鲤,直播间人气就蹭蹭往上涨,看来这风水学还真有几分经验呢!”杨越清开心的说道。

    这二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越聊越投机。杨越清硬要留翟天阳在家里吃饭。翟天阳推脱了几次,见杨越清也不是说客套话,盛情难却实在推脱不过只好应允。

    两人一块到楼下的超市买了些蔬菜瓜果肉食啤酒。翟天阳给杨越清打下手当帮厨,两人好一通忙活,直到天擦黑,连荤带素做了有七八个菜,开怀畅赢无话不谈,一箱啤酒喝了个七七八八!

    杨越清把毕业这几年来在城市里打拼遇到的人情冷暖,做直播遭受的欺凌和谩骂,不怀好意的男人们对她的骚扰和侮辱,被房东撵来撵去大过年被迫搬家的窘迫……都一一说给翟天阳听,说到动情处哭的是梨花带雨,靠在翟天阳身上,抽泣着说道:“天阳,你别看我现在性格开朗了许多,跟谁都无话不谈的,其实我一个人在这个冰冷的城市,感觉到无时不刻不被寂寞包围。”

    “怎么会呢,你不还有我们一班同学,和那么多支持你的粉丝吗?”翟天阳宽慰道。

    “什么粉丝……那都是表面风光,其实这个行业就是个青春饭,不!连青春饭都不是!”杨越清有些神经质的说道:“说不定明早起来我就被别的新人代替了!那些粉丝今天捧你有多热烈,明天抛弃你就有多决绝!我做这个,根本没有前途!”

    今夜乌云遮月,夜空中黑的连一颗星都看不见。杨越清泪眼婆娑,带着几分醉意指着窗外道:“你看,天阳。就像这窗外的夜一样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翟天阳见杨越清哭的伤心,只好任凭她倚靠着自己,安慰道:“也不是啊,等太阳升起的时候就会很美啦!”

    “天阳……你是我的太阳吗?”杨越清听到翟天阳这么说,回过头来,一双泪眼望着翟天阳深情款款的说道。

    翟天阳看着楚楚可怜的杨越清竟有些失神,不知如何回答。

    “天阳!我……我喜欢你!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但我不敢说出口。你能做我男朋友吗?”杨越清边说边抱紧翟天阳,任凭翟天阳如何推也推不开,索性一把抱起杨越清朝卧室走去……

    窈窕身姿体带香,几褛忧愁眸中藏。酒后迷情诉衷肠,任是无情亦动人。

    此刻脑海里巧笑嫣然,风姿绰约的杨越清和自己怀里这个凄凄切切,梨花带雨的杨越清重叠为一个形象。就像是诗人们心里、梦里无限怀想的那些女子,有着秀美的脸庞、如水的眼眸、窈窕的身姿。安静而又不失灵动,热情而又不失婉约,这样的女子,怎能不让人魂牵梦绕呢?

    这一夜,一个是芳心暗许、情难自已;一个是心猿意马、春心萌动。一场好戏就在眼前,却说二人如何行事,且听下回分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