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16回贵贱交情生死见青春作伴踏歌行

章节字数:3285  更新时间:20-03-21 08: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亦好歌亦好酒,唱与佳人饮与友。

    歌宜关西铜绰板,酒当直进十八斗。

    摇摆长街笑流云,我本长安羁旅人。

    丛楼参差迷归路,行者匆匆谁与群。

    幸有作文与谈诗,寥落情怀有君知。

    负气登楼狂步韵,每被游人笑双痴。

    幸有浩然共蹴鞠,轻拨慢扣自欢娱。

    寂寂流火无眠夜,同向画中做唏嘘。

    幸有彩云喜香山,兰裳桂冠共游仙,

    说来红尘多趣事,笑声惊动九重天。

    幸有晓艳能操琴,玉葱手指石榴裙。

    止如高山流如水,流水溯洄桃花林。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吟诵这么一段定场诗,后两句可能很多人也都听过,但是大概没几个人知道这两句诗其实是现代人所写。作者殊同,本名高松,是网络后起之秀,甘棠诗社甘棠六子之一。而甘棠诗社成立不到一年后便渐渐沉寂,这位作者殊同也没有再留下一文半句。从此高人隐去,再无踪迹。这世间才子佳人浩如星斗,却多半蛰隐,不免使人唏嘘。

    此诗文笔墨颇为豪迈,勾勒了一个潇洒不羁、与友纵情的豪杰之姿!让人羡慕不已。正所谓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一生一死乃见交情!穿房过屋,妻子不避——得有这托妻献子的交情!

    说的是春秋时期,晋景公三年,原本权势熏天的赵氏家族举族遭难。司寇屠岸贾追究刺杀晋灵公的主谋,罪名加在赵朔之父赵盾身上,把赵氏全族诛灭。

    当时只有赵朔的妻子幸免于难,因为她是晋成公的姐姐,躲在宫中才避过了一难,其时身怀六甲,如果生️下男婴则是赵氏一族不灭。

    因此,想要保全和绝灭赵氏的双方势力,都盯在了这个尚未出生的遗腹子身上!

    彼时,赵家有一门客豪杰,名作公孙杵臼。一日在路上见到赵朔的另一位朋友程婴,问程婴为什么没有为朋友殉难?

    程婴说:“赵朔之妇已有遗腹,若幸而产下男婴,吾奉养之;如若生下女婴,吾自当随友而去!”

    程婴本是一位医生,与赵朔乃是一贫一贵的挚友之交,本已抱定殉难的决心,但是一心把保全赵氏后代放在首位。

    公孙杵臼与程婴二人心意相通,遂为救援赵氏后代结成生死之交。

    不久之后,赵朔妻产下一个男孩。屠岸贾风闻后,带人到宫中搜索。身为宫中医者的程婴将孩子藏在药箱之中,也是这婴儿命不该绝,天不亡赵氏一族!这婴儿躲在药箱中,不哭不闹才躲过了搜捕。

    为寻万全之策程婴找到公孙杵臼商量办法,程婴问公孙杵臼道:“个人一死难,还是扶持孤儿难?”

    公孙杵臼回答:个人一死容易,扶持孤儿难。

    于是,此二人相商一番,定了个瞒天过海的计谋!

    要说这程婴对赵朔也真算得上深情厚谊,献出自己的亲生儿子,包上华贵的襁褓,让公孙杵臼带到山里,藏了起来。

    然后出来自首,说只要给他千金他就供出赵氏孤儿的藏身之处。

    告密获准,程婴带着屠岸贾去捉拿公孙杵臼和那个婴儿。公孙杵臼见了程婴,装得义愤填膺,大骂他是卑鄙小人,既不能为朋友死难,还要出卖朋友的遗孤。

    捶胸悲呼:“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求把他一个人杀了,让婴儿活下来。

    自然,公孙杵臼的要求未被应允,他和那个婴儿都被屠岸贾杀了。

    程婴和公孙杵臼的调包计成功,人们都以为赵氏最后一脉已被斩断,那些附和屠岸贾的人都很高兴,以为从此再不会有人找他们复仇。程婴背着卖友求荣、残害忠良的恶名,受千夫所指,忍辱偷生!设法把真正的赵氏孤儿赵武带到了山高谷深、僻静荒芜的盂山隐居起来。

    这一隐居就是十五年!

    这片与世隔绝的沟谷中,积聚了一老一少的复仇力量。赵氏孤儿,终于长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苍天不负有心人,程婴与赵武,在朝中韩厥的帮助下,里应外合,灭掉了权臣屠岸贾。

    赵氏冤情大白于天下,程婴忠义大白于天下,公孙杵臼忠烈大白于天下。最后的程婴,并未品味胜利的美酒,十数年积聚的丧子之痛,丧君之痛,丧友之痛一并袭上心头,自刎而死,赵武为此服孝三年。

    这段说来仅百十余字一气呵成,当年各种凶险艰辛、呕心沥血还请列位看过自行品咂。说程婴、公孙杵臼与赵朔这托妻献子的交情,真正可昭日月,感天动地!让人读来掩卷抹泪,唏嘘哀叹!

    后人把这程婴所藏赵氏孤儿的孟山,改名为藏山!并立此祠祭祀,家乡人民尊程婴为医神。

    这藏山如今已成为山西太行山麓著名的景区,造化神奇,钟灵毓秀!到了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踏春的好时节。

    蒋大炮一个冬天在家里已经闲出了一身肥膘,拉着翟天阳和水灵儿说想找个地方去踏青游园,共赏春色!

    翟天阳也一直闲在家里养伤,差点没闲出个鸟来!也一口应允。

    可是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也定不下来哪里是个好去处!水灵儿灵光一闪说道:“对了!我舅舅在藏山有个度假村,去年我舅舅为了照顾嘉乐哥哥,举家移民到了美国,这个度假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买主,就说留给我够我下半辈子吃喝用度了。

    可这生意根本也不用我亲自操心,自有专业的职业经理人打理。我还一次都没去过咧!不如咱们去藏山玩?吃喝住的开销都省下!”

    “哎!这来带劲儿了?那可敢情好哎!”蒋大炮拍着大腿说道:“想不到咱们水大小姐才是深藏不露的小富婆哎!”

    “去你的吧!”水灵儿白了蒋大炮一眼,说道:“那是我舅舅心疼我这唯一的外甥女,但那钱每月打到我卡里,我从来不动。”

    蒋大炮啧舌道:“你这不是守着金山讨饭吃吗?”

    “哈哈,可去你的吧!没有这笔钱本姑娘也不能沦落到讨饭的地步吧!”水灵儿拍了蒋大炮一下说道。

    就这么一合计,三人决定收拾妥当,明日就启程出发,由蒋大炮负责驾车。翟天阳看蒋大炮和水灵儿一个出了车,一个包了景区的所有消费。急忙说:“那这一路上的油钱过路费和其他吃喝费用我全包了啊!”

    蒋大炮大大咧咧的拍着翟天阳的背说道:“都是自家兄弟,干嘛这么见外,你一路上教我点降妖捉怪的口诀咒令,不比出钱强吗?”

    翟天阳说道:“哪儿那么些妖怪等着让你抓,天天有妖怪,还不累死这天下的道士?”

    告别翟天阳和水灵儿,蒋大炮说要先回家开车去汽修店做个检测保养,免得路上有什么差池,家里那辆越野车也有些年头了,跑了二十几万公里,出了不少力。”

    翟天阳和水灵儿两人一起去超市和野外用品商店购置了些路上的补给。

    闲言碎语不要讲。只说第二天一大早蒋大炮先去顺路接了水灵儿,又到命理馆来接翟天阳。

    翟天阳心想这趟出去得个把礼拜,为了避免店里的物品堆积灰尘,他的一样一样收起来。

    正在收拾,只听的门外水灵儿脆生生的叫着他的名字:“天阳!天阳!我们来了!你收拾好没啊?”

    翟天阳抬头隔着命理馆的落地窗看到外面,一辆红色的悍马越野车擦的增光瓦亮停在门口,水灵儿扎着一条马尾辫,鼻梁上架着一副造型设计时尚的茶色护目镜;身穿一件紧身的高领速干运动卫衣,衬着脖颈修长白皙;军绿色的冲锋衣外套系在腰间,脚上穿的是一双厚底驼色登山靴!正打开车门,踩在宽大的脚踏板上,冲他摆手。

    乍一看还有几分古墓丽影里劳拉的样子!

    在看驾驶室里的蒋大炮也是全副武装,迷彩冲锋衣,头顶戴着一副spureme的大红防风护目镜煞是惹人注目!

    翟天阳走出店门,冲着二人说道:“嚯!这车可真大!红彤彤的真像一匹汗血宝马!真拉风!”

    水灵儿插着腰,左右扭动摆了两个poss,对翟天阳说道:“怎么光顾着看车啦!你看我这身行头怎么样?”

    翟天阳上下打量一番说道:“正是香车配美女,宝马配佳人啊!就是这汗血宝马上缺了一位英雄,却坐了个大胖狗熊,还带了个臊燥红的护目镜!”

    蒋大炮听出翟天阳这是调侃他呢:“你可少扯淡吧!我怎么不是英雄了?要不是我这位英雄,你现在坟头草都一丈高了!”

    两人互损着对方,水灵儿再旁听的止不住一个劲的咯咯笑:“哎?我说你俩,快去柳巷食品街相声园子里说相声去吧!”

    蒋大炮帮着翟天阳把昨晚他和水灵儿置办的东西一一放到后车舱内。见他腰间挂着一个大葫芦伸手要去摘:“哟!翟道爷!这又是什么宝物啊?酒葫芦啊?放后边吧!这也太大了,忒占地方!”

    翟天阳一把拍开他的手说道:“别碰,蒋大炮。这可是我师傅的宝葫芦!”

    “你师傅又传你法宝啦?嘿嘿,这次这个是什么来头啊?”蒋大炮盯着葫芦,语气里羡慕不已,说道:“天阳!你师傅他哈哈收徒弟吗?”

    翟天阳笑着说道:“收!北极宫还缺个挑大粪半夜倒马桶的,你去吗?”

    “你俩别贫了!”水灵儿说道:“时候不早了,赶紧出发吧!”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正是春光烂漫,青春作伴的大好时节,三人一路高歌猛进,踏歌而行!前路等待三人的又到底是吉是凶,是福是祸?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闲话:

    新的故事即将上演,求收藏!在此拜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