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  第24回世态炎凉每相同不敬苍生怕鬼神

章节字数:3246  更新时间:20-03-27 1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池中有鱼钩不钓,笼中买鸟常放生。

    悲天悯人岂是佛,皆为作与旁人观。

    世态炎凉皆看清,因果报应一笔勾!

    书接前文言:黄跛子在山中打死那大青蟒蛇,致使全村遭到蛇族报复,村民怪罪是黄跛子惹来祸端,将黄跛子揪出来打杀在当场!

    要说这村民也真是愚昧无知,刚刚村里来了那么多蛇,竟无一人敢痛下杀手,都只是用铁锹往外铲,用镐头往出哄。颇有些“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悲悯善良之心!

    其实都是受祖宗习俗恫吓,生怕惹恼了山神。

    此刻面对自己的同类——同村同族的黄跛子,暴露出了色厉内荏的劣根性,露出残暴凶狠的一面,竟失手将黄跛子打杀在眼前。

    张二麻子见闹出人命,一时怒意全消,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

    “张二麻子你闹出人命啦!”冯二狗子唯恐天下不乱的喊道。

    “你少给我男人编排罪名!刚刚打人的时候,我见你下手最凶!”张二麻子的婆姨瞪着眼反驳到。

    “他们都动手打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的最凶了!”

    “就是就是,你也打了!”

    “我说你可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啊!”

    ……

    一时间,这群乌合之众吵作一团,如同狗咬狗一嘴毛!

    这时候,村里年长的张社清老汉,也是那张二麻子的同族大爷爷,敲了敲烟袋锅子,说道:“这是作甚呢么!这黄跛子招来山神,把村子闹了个人仰马翻,我问你们是不是?”

    “是是是……千真万确”围观的众人都点头附和道。

    “这黄跛子平日里么个正形,有爹生,么娘养,上房揭瓦,偷鸡摸狗,打小孩卷(骂)老汉!你们是不是都看不愤(惯)他?”张老汉边说边看向跟黄跛子同姓本家的几个长辈。

    那几个黄跛子的同姓叔伯都扭过脸去不吭气,众人还是跟着点头应喝。

    “现在闹出人命,是大家一起闹出来的!谁也别吭气,交给村长决断哇!村长说咋办就咋办!”张老汉把这烫手的山药蛋递给了村长。

    村长气的差点没有直接骂娘,心想:你们这些个死老汉,真是人老成精,物老成怪!平日里我说甚也不听,我说东,你们偏要往西;我说西,你们偏要往东!现在闹出人命却让我担责任?

    这要是交给上头法办,把这几家的男人抓走了,这几个疯婆子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以后我还怎么在村里立足?

    村长心下一计较,眼珠子乱转有了主意,开口对村民说道:“俗话说法不责众,这黄跛子确实给村里带来了不小的灾祸,害死了几条人命,就是送到镇上也得判他个枪毙!你们这是替天行道了!”

    众人听村长这么说,松了一口气,把黄跛子平日里做的恶挑拣出来,有的没的罪名都安插在他头上,反正此刻人死了,全凭活人一张嘴说。

    “虽说如此,你们戳下这糊糊事(捅下篓子),总还的有个结果。我看不如明日一大早,乡亲们把黄跛子和这大蟒蛇一同搬进山里埋了,在烧上些黄纸给山神赔罪,这个事说不定就这么过去了。”

    “对对对!村长说的对!是那山神爷爷要黄跛子赔命,跟我们么甚关系!”众人好像失忆一般,全然忘记了,自己对黄跛子加在身上的拳打脚踢。

    就这样,可怜那黄跛子临死连个棺椁也没有,就跟那大青蟒蛇一同卷了个草席子埋在了山上。

    村里人插了个木头片子,写的还是“山神爷之墓”,对黄跛子只字未提。

    这黄跛子生前不受人待见,死后连个墓碑也没留下,仿佛没有出现过在这世间一般。村里人因为是集体做的恶,都默契之极,对此事讳莫如深,谁家小孩子要是提起黄跛子的名字,肯定少不了一顿好打。

    黄跛子死的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也是可悲可怜!话说黄跛子死后心有不甘,跟被他打死的大青蟒蛇一样,都认为自己死的冤枉!一人一蛇戾气冤魂纠缠在一起化作了妖物,唤做“圹繇”!

    圹是指坟墓、墓穴。繇在上古时期传说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这机缘巧合之下,黍株坡村竟生出这等妖邪之物。

    在一天夜里,黄跛子和大青蟒蛇托生的“圹繇”终于悄悄爬进村里,将全村男女尽数肢解,把那些村名的脑袋寄养在自己身体上,仍然保持着些许机能意识,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被这“圹繇”所害的村名,脑袋寄生在这怪物体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使这“圹繇”怨气更重!身体所到之处,连土地都变得血腥恶臭,喷出来的毒液比蛇毒狠辣万倍,这村子被“圹繇”霸占,连禽兽草木都不能存活,飞鸟都不愿意从此处飞过。

    药王程婴将这一切瞧的真切,这村中百姓平日里不敬苍生,却敬邪魔外道。冷血无情,冷漠不堪,往好听说是愚昧无知,其实早已恶念入侵,麻木到失去人性。

    药王爷程婴讲完这“圹繇”的来历,听的翟天阳是唏嘘不已,一会儿感叹村里人对黄跛子的冷漠无情,一会儿又感慨世道人心不古,往往冤冤相报,无止无休,百年回首,早已恶孽满身!

    翟天阳想到一节,心惊肉跳的对药王爷问道既然那怪物毒液如此厉害,自己被他喷了个满头满脸,是如何转醒的?莫非自己已经化为一缕残魂与这药王爷在此庙中作伴?

    药王爷慈眉善目的笑到:“我虽不能除此妖物,但每日晨间这庙里神像前的的两盏油灯里会凝聚晨露,饮此晨露可解圹繇之毒。”

    翟天阳这才心下稍安,又问道:“药王爷,那这圹繇就没法子除掉吗,只能任凭他继续为非作歹?

    药王爷摆摆手说道:“非也非也,此物要除到也不难,非是等有缘人到来!先前已经有位壮士来此捉妖着了那怪物的道!此刻正暂避在神像之后等你来助,你且看他!”

    说完一把两翟天阳提起朝神像背后扔去。

    翟天阳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场梦,自己头枕着水灵儿的双腿,正躺在蒋大炮的车后座上。

    眼前的水灵儿哭的双眼红肿,见翟天阳转醒过来激动的说道:“天阳,你终于醒了!你烧了一夜,可吓死我们了!”

    坐在驾驶位置上,趴着方向盘睡觉的蒋大炮被水灵儿的声音吵醒,回头看到翟天阳已经睁开双眼,差点哽咽的哭出来,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死不了!北极宫正统的翟道爷!那可不是吹的!”

    “呸呸呸,瞧你那乌鸦嘴!”水灵儿嗔怒道。

    “是是是!我是乌鸦嘴”蒋大炮难掩兴奋之情,一巴掌拍在自己嘴上。

    “灵儿……我以为……你们已经抛弃我了……”翟天阳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说翟道爷!你还有没有点良心!我水妹子可是把你当个宝贝疙瘩抱在怀里抱了一整晚……”蒋大炮愤愤说道。

    翟天阳盯着水灵儿,眼里露出感激之情,水灵儿则羞红了脸,对蒋大炮嗔怪道:“瞎说什么呢!”

    翟天阳想起梦里药王程婴说的话,再看看车窗外,此时天已经朦朦亮,对蒋大炮说道:“蒋大炮,你要不想小爷死,就去庙里神像前看看有没有两盏油灯,有的话端一盏出来,千万别把里面的晨露洒出来。”

    蒋大炮按照翟天阳的吩咐取了那灯盏出来,水灵儿扶着他将晨露一饮而尽,须臾之间,顿觉神清气爽,又在车内休息片刻,将药王爷托梦的事情说与二人听。

    水灵儿听的入迷,听完若有所思的说道:“此故事说来不算曲折,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但细细想来,其背后的人情冷暖却让心心生寒意,背脊发凉!怎么可能一村子都没一个好人。”

    “这就叫从众效应,在这样一个村子里,即使有同情黄跛子的人,也会迫于群体的压力,渐渐失去判断力,一同作恶。”翟天阳解释道。

    蒋大炮说道:“唉?我们快去庙里看看药王爷说的神像后面究竟有啥!”

    三人这才一同下车来到庙里的神像后查看,竟然发现房梁上倒挂着一个人形模样的蚕茧,活像个埃及木乃伊!

    “妈呀!不会又是什么妖怪吧!”水灵儿已经被那妖怪吓得草木皆兵,见此情形惊呼道。

    “哈哈,别害怕,先捅下来看看!你怎么连药王爷的话也不信?”蒋大炮大大咧咧说着,同时站在台子上,手里拿着工兵铲把那巨大蚕茧拍了下来。

    巨茧落地,瞬间化为无形,露出里面一个人来。只见此人穿着深蓝布道衫,头上插着道簪,腰前挂着八卦镜,身后斜挎着一把宽刃巨剑,剑柄上刻着阴阳八卦图案。

    众人一看原来也是个道士,跟翟天阳也算是同行,只要不是妖怪就行。

    翟天阳见此人灰头土脸,面色呈青灰色,双眼双唇紧闭,鼻孔也被东西盖上,仔细一看尽是长长的耳垂,此人双耳也盖住用耳垂堵住了双鼻。这是师傅给她提起过的玄天归息术啊,一看就是位高人。

    赶忙让蒋大炮端过神像前的另一盏晨露。自己扶起这道士,用右手在他背上推动周天经脉,助他转醒。

    那人被翟天阳推了几下,哇的吐出一口黑血。翟天阳接过蒋大炮手里的灯盏,将晨露尽数道尽灌入这道士口中。

    这道士悠悠转醒,环顾四周,扯着嗓子喊道:“食屎啦你!怎么才来?”

    那么说此人究竟说和来历,他是否认得三人?为何一睁眼变如此发问?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闲话:

    月末了,恳请大家多多投橄榄枝支持我们的翟道爷!下月开始大爆发!在此拜谢我的衣食父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