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谈判之缺席

章节字数:3271  更新时间:20-03-13 14: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泽跟在叶梓慕后面进了电梯,他想起来为什么这个人看起来这么脸熟了,他也是系统里配对的人,但不知道故意等在这是什么意思。

    “你好!我叫秦泽”秦泽伸出手自我介绍道。

    叶梓慕懒洋洋地抱着手靠在电梯墙上看着伸出的手,没有握手的打算:“秦泽,临海大学生物系研二的学生,今年24岁,家住天海小区”。

    “你怎么有我的资料”秦泽防备的看着他。

    叶梓慕还是一脸懒洋洋的样子:“保密”,总不能告诉他是使用了内部人员特权知道的吧。

    “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系统配对的人。”

    “嗯”叶梓慕说了个嗯,就出了电梯,转身看了秦泽一眼,示意他跟上。

    秦泽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他放假,有时间,便跟了上去。

    到了楼下的咖啡厅,叶梓慕随便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一杯咖啡,秦泽坐在对面,点了一杯柠檬水。

    “你想跟我聊什么”秦泽率先开口。

    “就随便聊聊,别紧张”相比秦泽的紧张,叶梓慕自在多了,虽然两人是头一次坐下聊天。

    “怎么称呼你?”

    “你没看系统里其他人的信息?”

    “没有”秦泽也是刚忙完一个项目,一放假就接到徐清清的邀请通知,他只是粗略浏览了一遍大概的竞争人数,并没有详细点击去看。

    听完,叶梓慕也是佩服这小学弟,规则都没弄明白就敢轻易赴约,被拿下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我叫叶梓慕,临海大学88级计算机系的,算是你学长”。

    “哦,那学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跟她谈的怎么样?”

    “学长知道这个干什么?”就系统来说,他俩目前属于同列竞争者,所以秦泽留了个心眼。

    哟,还不是个好骗的乖乖学弟啊,叶梓慕装作不在意地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找个同盟”。

    “同盟,什么意思?”

    “学弟,你也知道有7个人,大家谁都不认识,难免有点不知所措,所以想找个盟友。”

    “你想结盟做什么?”

    “当然是共同进退了”叶梓慕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你是想进还是想退呢?”秦泽追问道。

    “这要看大家的意思”叶梓慕又放了一个□□。

    没有听到预料中的答案,秦泽紧紧地看着叶梓慕问道:“你这什么意思?”。

    哟,态度变刚强了,看来这小学弟心里面已经有答案了。

    “既然是团体活动,当然是集思广益,择优而选了。”

    “你想观望?”

    不错,总结的很到位,他就是想先观望:“对”。

    “那你找错人了。”

    “哦,那你是进还是退呢?”

    “进”秦泽斩钉截铁的说道。

    “能说说理由吗?”虽然猜到了,但他还是很好奇原因啊。

    “不能。”

    话都挑明了,秦泽觉得也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必要,但学长还是要尊敬的:“学长,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叶梓慕想了想说:“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今天第一个到的吗?”。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没看到别人。”

    “你邀请的时间是多少点?”

    “早上8点。”

    “好,没事了,你先走吧,下次见。”

    “好,学长再见”说完,秦泽就起身离开了。

    叶梓慕在位置上坐了一会,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估摸着沈墨应该是来不了,邀请函上他的时间是9点,而秦泽是8点,那就是说时间间隔1个小时。而昨晚沈墨告诉他,他的时间也是上午,恰巧今天是政府招标的日子,自己好友可能带队去招标现场了。真是消息灵通,盘算合宜啊!看来自己是小看她了,不过也好,这样接下来才会更有趣。

    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叶梓慕好心发了个消息给自己的好友,事情要人多乱起来才好玩。

    送走麻烦的徐清清把一切准备妥当后就坐在客厅等待下一位反方辩友登门,眼看离邀请时间已经过了15分钟人还没来,徐清清心里的小人已经在翩翩起舞了。为了避免空欢喜一场,她特意上网搜了政府新闻,果然沈墨带着人去了招标现场,不战而胜的感觉就是舒服。

    徐清清拿出手机正准备发送解除申请过去,手突然顿住,她想现在虽然过了邀请时间,但她不能被对方猜到自己正掐点堵着他,要表现出风度来,反正上午的战役已经打完了,可以慢慢来。

    心里想着保持风度,但在客厅的钟指向11点的时候,徐清清还是迫不及待的点了解除,看着发送成功心里踏实多了,以后这风度的事还是用在别的地方吧,这关乎自由的事还是尽早处理比较稳妥。

    发送完,徐清清时不时地刷新系统,生怕错过对方的答复,可过了半个小时,对方没反应,徐清清忍不住又发了一次过去,还是没反应,徐清清见状不死心地继续发送申请,直到系统温馨提示操作过于频繁,要她稍后再试。

    得不到反馈的徐清清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她想可能是对方手机没登录系统,没看到消息,所以她又好心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提醒他遵守规则,解除关系。过了一会,系统可以操作了,徐清清又把解除申请发了过去,这下对方有反应了,”对方已拒绝”的消息弹出来,徐清清看着这5个大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积了一上午的气,终于在此刻爆发,这系统给配的什么人啊!人品个个有问题,不是移情别恋当场反悔就是阴晴不定爱讲条件,还有个不遵守规则,我行我素的家伙,个个都是难啃的骨头。话说她也没有钱,也不漂亮,这些男的怎么就瞎了眼想跟她试试呢?徐清清郁闷得都想去找个大师算算,是不是她最近犯小人,怎么净碰到搞不定的人。

    那边徐清清郁闷的在沙发上打滚,这边带着人参加招标的沈墨也没落个清净,招标招的好好的,手机一直弹出消息,得亏提前调了静音,不然今天他脸都要丢光了。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看了眼手机,全是系统提示的解除消息,看来是昨晚为了告诉叶梓慕自己有没有收到邀请而登录的系统。一键清除全部消息,沈墨直接退出了系统。

    哪曾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对方见系统消息不管用,竟发短信给他了,短信内容:”沈先生,你好!鉴于你未能按照邀请时间前来相谈,故视为你同意解除关系,烦请登录系统点击操作,谢谢!!”看完短信的沈墨无语了,虽然他也想早点解除这莫名其妙的配对,但这强买强卖的霸王条款,他也是头一次见这么理直气壮的。他正要回短信反驳,但想了想还是登上系统在最新的一条解除申请中按了否。他最不喜欢被人要挟着做某件事,更别说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他。解了气的沈墨下了系统,专心应付工作。

    但一会,裤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沈墨心里渐渐烦躁起来,还有完没完。拿出手机一看是好友叶梓慕发来的:”她很有趣,值得观望”,看来自己这个好友已经去见过那个女的,还给了这么高的评价。不过发给他是想让自己站在他那边吗?如果是早些时候看到这条短信,可能他还会凑热闹,但现在这女的做的这一系列事情已经让他提不起兴趣了,就算再好看的戏也抵不过没感觉。

    正打算收起手机,一个陌生电话打来,一般陌生电话他是不接的,但今天他却接了,他预感是那个女的的电话,正好在电话里跟她说清楚,免得再来骚扰他。

    “喂,你好!”

    “喂,沈先生,你好!我是系统里跟你配对的徐清清,刚你拒绝了我的解除申请,请问是为什么?”是的,电话是徐清清打的,她在沙发上翻滚吐槽发泄后,冷静下来分析了局势,现在一个明确不同意,一个要达到半数才同意。作为第三位要攻克的对象,场面优势在她这边,不加以利用顺势拿下的话,往后可能更难以突破,所以徐清清决定打个谈判电话。

    电话那旁的沈墨没说话,徐清清以为他没听到:“喂,沈先生,你在听吗?”。

    沈墨当然听得到电话里传来的甜美的声音,他不说话,是因为没有想到她声音竟然这么好听。是的,他是一个隐藏的恋音癖,他喜欢声音好听的女孩子,而他在系统里也勾选了这一选项,想不到系统真的给他配对一个声音甜美的。

    电话那端的徐清清还在呼唤:“喂,沈先生,听得到吗?”。

    沈墨深呼吸,把喜悦压下去:“嗯,听得到”。

    “沈先生你为什么拒绝我的申请?你明明迟到并且没到。”

    “你的邀请只是个人行为,并不具备约束力。”

    搞房地产的就是奸,一下子就找到了漏洞,但她也是有预备方案的:“可你没有来就代表你并不满意我”。

    “我只是临时有事未能赴约而已。”

    “可能我们没有缘份吧!”

    “徐小姐信这个?”

    “此刻我是信的。”

    沈墨听闻嘴角上扬:“但我却不信”。

    徐清清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但还是说:“沈先生,想必追你的人很多,你又何必自降身份来蹚这趟浑水呢?”。

    “清者自清。”

    “沈先生,没得商量吗?”

    “目前没有。”

    目前没有?那就是以后有喽,徐清清不愿放过任何可以争取的机会:“沈先生,不如约个时间一起喝茶”。

    “好。”

    “那再约?”

    “嗯,再约。”

    挂了电话,徐清清立马跑去书房把再约记到小本本上,而沈墨则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