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质问

章节字数:3173  更新时间:20-03-23 1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叶梓慕也是睡前习惯性刷一刷朋友圈,就被他发现了敌情。他一眼就认出秦泽照片里的阳台是徐清清家,要是凑巧秦泽家也有同款花架也就罢了,他还能自我蒙骗过去,可阳台上的那几盆花都和徐清清家一模一样,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上次徐清清给他打包的饭盒还被他洗的干干净净放在桌子上,他原本想找个还东西的机会接近她,想不到就晚一天上门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叶梓慕真是气的肝疼。

    而同样作为秦泽微信好友的周行白,看到这条朋友圈时压根没往徐清清那方面想,还祝贺的点了个赞,真是不知者不懂,所以不伤心啊!

    头一次在别人家睡觉就能睡到自然醒,秦泽还有点意外自己在徐清清家竟适应的这么好,走出书房,就听到厨房里有动静,走过去一看是徐清清在煎蛋。

    “你起了啊,去洗漱,等会吃早餐”徐清清看到秦泽起了,便对他说道。

    “哦”看见身为主人的徐清清都起来做早餐了,而作为借住者的他竟然还晚起,秦泽有点不好意思,忙去洗手间洗漱。

    等洗漱完,徐清清已经在吃早餐,一杯温水,一杯豆浆,一块三明治还有一盘蔬菜沙拉。

    “不好意思,我平常也起很早的,以后我来做早餐”喝着豆浆的秦泽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事,我习惯了,做一份也是做,顺手的事。”

    “哦,那谢谢了。”

    “你这么客气干嘛,昨天不还有胆量想住我家吗?”徐清清看刚洗漱完,头发尖还有水珠,默默吃早餐的秦泽,忍不住调侃道。

    咳咳,秦泽被徐清清的话给呛到,咳嗽个不停。

    “哎,开玩笑的,你别当真,赶紧喝口水。”

    急忙喝水平复下来的秦泽面红耳赤的低着头,不敢看徐清清,他脸红一半是被呛到咳红的,一半是窘迫的。

    “好啦,吃饭吧,不逗你了”看人低头都缩成一团的样子,徐清清也不恶作剧了。

    “哦,对了,你跑出来的时候有跟你妈妈说来找我吗?”昨天忘了问了,万一秦泽妈妈找上门来要人,那就尴尬了。

    “没有,但她应该猜到了。”

    “为什么?”

    “因为我有留纸条给她。”

    “写了什么?”

    “没写什么”纸条上的内容秦泽不好意思跟徐清清说。

    “行吧,我先跟你说好哈,万一你妈妈来找我要人,我会把你供出去的,到时候别说我不仗义啊”预防针先打好,免得到时候两难。

    “好”秦泽想他妈妈应该不会来找上门来,毕竟老爸们可是都站在他这边的。

    “你今天要上课吗?”徐清清吃完早餐,站起来消食,跟秦泽闲聊。

    “要,但下午没有课,是要去哪里吗?”

    亲,这不是想要约你的意思,而是徐清清想知道他会不会打扰自己。

    “不去哪里,我最近要开新书,你把你的课程表发我一份。”

    “哦,那中午一起吃饭吗?”

    “不了,我随便在家吃点就行,你下午没事可以去看看房子,住宿舍总归没有住外面方便”徐清清好心的建议。

    “哦”秦泽有点恹恹的回道。

    徐清清见他刚还好好的,提到找房子就焉了,心想还真想赖在她家啊!

    秦泽吃过早餐,把碗筷洗了,才出门去上学。

    看秦泽走了,徐清清也去书房写文。

    这边没睡好今天又有会要开的叶梓慕火气蹭蹭的往上涨,已经摔了好几份文件了,终于忙完闲下来的时候,一杯冰咖啡才让他心底躁动的火苗熄灭。但一想到秦泽已经住进徐清清家里他还是忍不住烦躁,不是分了吗?怎么转眼就住到一起去了,叶梓慕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得亲自问个究竟。

    这次他不打算分享消息给盟友,从上次登门拜访来看,他现有的两个盟友都不是省油的灯。

    何瑾瑜就不用说了,心机深沉还喜欢故作神秘,而沈墨看着表面温文尔雅,实则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

    看徐清清还是没加自己的微信,叶梓慕直接打电话过去,他现在连短信都嫌慢。电话铃声一直响,但无人应答,叶梓慕锲而不舍连续打了6个还是没人接听。叶梓慕不知道徐清清为什么不接他电话,是想跟他划清界限,好好和秦泽谈恋爱吗?那他就偏要掺和进去。

    直接翘班开车去富华小区问清楚,路过保安亭的时候又被拦下,这下叶梓慕没有求助他小姨,而是直接让保安联系徐清清。

    “我找她有事,她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我上门来看看。”

    保安小哥半信半疑的给2902室户主徐清清打语音通话,徐清清正在写剧情大概,就被门上的监控电话铃打断了,徐清清只好上前按下语音键:“喂,怎么了?”。

    “徐小姐,是这样,有位叫叶梓慕的男士找你。”

    叶梓慕又找她干嘛,有事不能打电话吗,为什么老喜欢来她家?

    “让他进来吧”

    “好”,保安小哥得到徐清清的答复,才放叶梓慕进去。

    过一会儿门铃响了,徐清清看监控里是叶梓慕一个人来的,便让他进来。

    “这次又有什么事找我?”

    “我跟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叶梓慕质问道。

    “你有给我打电话?哦,我调了静音,没听见”徐清清在写文的时候喜欢手机调静音,所以她不知道叶梓慕有打电话找她。

    “真的?”叶梓慕有些不相信她的说辞。

    “真的,我骗你干嘛?”徐清清看叶梓慕竟然质疑她,有些好笑的说道,这事她干嘛要骗他。

    叶梓慕伸出手来:“手机,我要确认”。

    徐清清看着叶梓慕伸出的手莫名其妙,不就没接到他电话嘛,用得着大老远跑来求证吗?

    “你这是干嘛?”

    “手机拿来”叶梓慕还是坚持要看徐清清的手机。

    徐清清看叶梓慕一脸严肃要看她手机是否调静音的样子也是无语了,她没接电话是犯什么事了吗?

    “在书房”徐清清说完站起身来准备去书房拿手机给他。

    可叶梓慕也跟着站起来。一同往书房走去,徐清清见他这样都懒得说什么了,用事实说话,反正她确实调了静音。

    “诺,在桌上,你自己去拿,免得又说我做了手脚”徐清清把人带进书房,指着桌上的手机说道。

    叶梓慕丝毫不客气的上前拿起徐清清的手机,打开果然看到6个未接来电,又滑到菜单页面发现徐清清确实是调了静音。

    “你看,我没骗你吧”徐清清站在一旁看他发现了,便说道。

    叶梓慕没接她的话,反而将手机递给徐清清:“解锁”。

    “你想干嘛?”刚不是看到了静音模式,让她解锁干嘛?

    叶梓慕没管徐清清的质疑,上前抓住徐清清的手指就按下指纹解锁,解锁后点开微信找到添加好友那里通过了他。

    徐清清看他这么做只是想添加微信而已,苦笑着说:“你想让我加你,你直说就好,干嘛搞得像抢劫一样?”。

    叶梓慕把手机还给徐清清,问道:“秦泽是不是住在你这里?”。

    额,这叶梓慕该不是在她家装了监听设备吧,消息也太灵通了。

    “嗯,只是借住几天。”

    “借住几天,他说的。”

    “嗯。”

    “为什么借住在你这里?”他秦泽难道就没有其他朋友了吗?

    为什么借住在她家,徐清清也不知道,只知道就莫名其妙心软让他住下了。

    见徐清清没有回答,叶梓慕又问了一遍:“为什么借住在你这里,而不是去他朋友那里?”。

    “他从家里跑出来找我,然后就借住在我这里了。”

    “你是傻的吗?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叶梓慕看徐清清说不出个正当理由来,就知道她肯定是心软被忽悠了。

    “只是住几天而已,我想问题应该不大”徐清清弱弱的说道。

    “那他什么时候搬走?”叶梓慕看着徐清清这么好心就引狼入室,真想好好给她上几节安全教育课,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把登堂入室的伪君子给赶出去。

    “他已经申请学校宿舍了,今下午还去看房子,应该快了。”

    “让他找到房子赶紧搬走。”

    “好,我会跟他说”徐清清小小的舒了一口气,她就怕叶梓慕说让她立刻马上把人赶出去。

    过了一会儿,叶梓慕又问:“他睡哪儿?”。

    “书房,这张床”徐清清指着收拾整洁的小床说道。

    叶梓慕看了眼那张床,心里不爽的感觉又上来了,但他没说什么,往外面走去。

    徐清清见他要走,连忙去送,

    正打算开门离去的叶梓慕,突然转身对徐清清说:“以后不准让其他男人住你家”。

    “哦”,徐清清下意识答应,说完才发现她为什么要听叶梓慕的话啊,还不让其他男人住家里,他真当是演小说啊,还霸道总裁附体。但吐槽的话她只敢在心里说说,可不敢说出来。

    叶梓慕见徐清清听自己的话,心情恢复了些:“你明天有空吗?”这场游戏稍有迟疑就会像秦泽这样被人趁虚而入,所以叶梓慕打算主动出击。

    “我最近都没有空,打算开新书。”

    “吃饭的时间总有吧”叶梓慕知道徐清清是网络作家,开新书属于她的工作。

    “这几天恐怕不行,前期构思很重要。”

    “那我过几天在微信上找你。”

    “好,”

    临上电梯前,叶梓慕还不忘叮嘱她让秦泽早点搬出去,徐清清自然一个劲儿的再三答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