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爱心外卖2

章节字数:3272  更新时间:20-03-25 08: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徐清清带着郁闷回到家,把餐桌上的残余收拾干净,便回屋睡午觉去了。

    等梁野按门铃回来的时候,徐清清正在跑步,开门让放她鸽子的人进屋,徐清清想怪罪于他,但又不好说出口,没有导火线,这火没法发泄。只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转身又回到跑步机上挥洒汗水。

    梁野敏锐察觉到徐清清情绪不对,见他回来竟然都不跟自己说话,走到跑步机一旁,试探的问道:“你在生我的气?”。

    “不敢”徐清清面无表情的说道。

    得!果然是在生他的气,梁野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徐清清心里有气。

    “中午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送餐之旅不愉快吗?”梁野想起自己出门的时候,徐清清对他也没有现在这么有意见啊,难不成是出门一趟受气了?

    “你还好意思提,要不是你爽约,我怎么会出门给他们送餐”好,现在话头被他带起,那就不要怪她乱发脾气哦!

    凭白成为受气包的梁野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小声的反驳道:“我说了让你留着晚上吃,是你自己要送的”。

    “这么说都怪我喽?”徐清清也不跑了,站在跑步机上看着梁野,大有他敢说是就绝交的样子。

    话都说成这样了,梁野想自己肯定成为了某个人的替罪羊,便小心翼翼的说道:“没有,是我的错,不该临时浪费你的一番辛苦”。

    “哼,知道就好”徐清清见他认识到错误,心情舒畅了不少。

    梁野见徐清清不胡搅蛮缠,心里也是放下不少,要说他这几天接触下来,除了发现徐清清做饭手艺不错之外,就是这点到为止的脾气合他心意,喜欢撒娇争强,但又不过分深究,这份明事理的性格他还是中意的。不过他这气是替谁受的啊!

    “谁给你气受了,让你这么不爽?”刚避开雷区,梁野又挑事了。

    “你”徐清清看着梁野说道。

    “肯定不是我,我刚出门时你还很大度的让我去呢。”

    “呵呵,这时候变聪明了,刚不是还承认来着”徐清清喝了口水,准备继续跑。

    “刚不是让你消消气嘛,不过我总要知道我在替谁受气吧,不然白当好人了”梁野见她要继续跑,也不在一旁妨碍她,退后几步倚在墙上问道。

    徐清清想了想说道:“这事跟你还真脱不了干系,要不是你爽约,我就不会主动请缨去送餐,如果我不去送,那我就不会钱包遭殃。”

    “你遇上打劫的了?”

    “想什么呢,现在这个社会哪来的打劫的,土匪片看多了吧你”徐清清嫌弃的说道。

    “那你说什么钱包遭殃。”

    “就是字面上的意义啊!”

    “你丢钱了?”梁野理解字面上的意思后问道。

    “差不多吧。”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你丢了多少?”

    “怎么,要自掏腰包补偿我的损失吗?”徐清清饶有兴趣的问道。

    “数额不大,可以考虑。”

    “多少你能接受?”难得啊,铁公鸡愿意出钱,徐清清想看看他能大度到什么程度。

    “不超过三位数吧”梁野想了想说道。

    “呦,难得见你这么大方”最大的三位数看起来也还可以。

    “这不是跟你学的嘛!”

    “不错,值得夸奖,继续努力”看来自己还具有感化他人的能力,能让铁公鸡变成普通模式,功不可没啊!

    “那实际你丢了多少?”

    “245元。”

    梁野听到金额,半响没说话,徐清清觉得奇怪转头看向他,发现他竟然在偷笑自己,恼羞成怒的说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没想到我难得变大方,你却变小气了”245元都值得她生闷气,真不知道徐清清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平时他们吃的饭菜和零食有时都不止这个数,也没见她心疼不准啊,怎么现在却计较了呢!

    “谁说我小气了,我只是觉得这钱花的冤枉”本来这钱不多,她也不是承担不起,但这收取方式着实让她不得劲儿,所以她才会计较。

    “哦,原来不是丢的,怎么个冤枉法”梁野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事让徐清清这么在意。

    “去许悬医院时停在路边收到了一张罚单,明明就停了一小会儿,然后去叶梓慕公司出来又收到一张停车小票,你说我这钱花的冤不冤枉,跟你有没有关系?”既然梁野诚心诚意的问了,她就尽心尽力的说明白。

    “哈哈,就这两件事,让你耿耿于怀到现在,你也是个人才。”

    “换做是你,你不介意?”徐清清见梁野又哈哈大笑个不停,反问道。

    “不介意啊,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别人也是按章办事”梁野无所谓的摊手道。

    “哼,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不一样”徐清清赌气的说道。

    “好,我们不一样,但你这损失我可不一人承担哦,他们也有份”这么好笑的事,当然要分享给小伙伴。

    “你不准告诉他们,钱我也不要了”徐清清原本以为说出来能得到同感,想不到却是好笑,这让她有点尴尬,这事也许是她想多了,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犯傻。

    “这么有趣的事,确定不分享给他们吗?”梁野坏笑的说道。

    “不能,你要是敢说,我就把你赶出去”徐清清恶狠狠的威胁道。

    那知梁野一点都不受威胁的说道:“不用你赶,我明天就要走了,所以…”。

    徐清清看梁野一脸坏笑的样子,忙从跑步机下来,站到他面前举起拳头说道:“你敢,说了你就死定了”。

    “哦,打算用暴力解决吗?”梁野还是吊儿郎当的倚在墙上,低头看着她燃起熊熊烈火的眼睛,调笑着说道。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哦,我打人很疼的”徐清清说完还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对我,你确定?”对一个军人亮拳头,这丫头的智商还没回转过来吧。

    “你以为我怕你啊?”

    “那就试试”梁野也想和她过几招,看看她说的跆拳道黑带是不是名副其实。哪曾想,梁野一站直,徐清清的额头就猝不及防磕在他的下巴上,徐清清身体不自主的往后仰,梁野见状,忙用手去扶她,手一使劲就把人给揽到了自己怀里。徐清清被那一撞还在呼痛,转瞬就到了一个充满男性气息的怀抱里,正想挣扎起身,却被梁野用手制止住,低头看向她的额头,问她有没有事。徐清清哪里跟一个男的有这么近的接触,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想赶紧逃离这个让她有些透不过气的怀抱,但此时门开了。

    一同进门的许悬和叶梓慕刚好看到梁野低头抱着徐清清这一幕,两人顿时僵住了。徐清清见他们回来更加不自在,撑着梁野的胸膛就想起来,见梁野不松劲儿,还用手去拨。梁野自然是希望美玉在怀,多抱一会儿,但这小家伙老是动来动去,让他有些心猿意马。而徐清清这些挣扎逃离的动作,在门口的两人看来更像是她在对梁野撒娇,心里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徐清清终于从梁野怀里挣脱开,有些窘迫的看向许悬他们,摆手说道:“都是误会,不要乱想”。

    叶梓慕率先反应过来,他直接走到徐清清面前,一把把她揽入怀中,眼睛直盯盯的看向梁野,说道:“嗯,是误会”,说完就放开了徐清清。

    再一次跟男人的胸膛亲密接触,被不同的男性气味包围,徐清清有些懵圈,这什么情况?事情的走向有些怪怪的。

    许悬看着徐清清越来越红的耳朵和低着头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些心软,忙开口打圆场:“一场误会,散了吧”。

    梁野接收到许悬投来的目光,笑了下便往洗手间走去,而叶梓慕则和徐清清擦肩而过进了书房,许悬也跟着走进去。

    见三个人都不在,徐清清才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走到跑步机旁把机子停下,又转头靠着墙面壁思过。天哪!她这是怎么了?被两个男人拥抱而已,怎么没出息到满脸通红,还方寸大乱,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啊,徐清清烦躁的想着,用头抵着墙转圈,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猜她在干嘛?”叶梓慕用实际行动补偿了心底的失落感,现下又精神起来,问站在窗前的许悬。

    “不知道。”

    “估计是在反思抓狂吧”叶梓慕笑着说道。又联想到她平日里的小动作,说她大胆,她确实胆子大,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家里带男人,偏偏是个极易害羞的人,稍微碰着她点就会脸红,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逗她。

    徐清清在梁野从洗手间出来的那刻就立马转身佯装看风景,试图让刚才那一切没有发生过。

    可梁野见她笔直站军姿的样子也是好笑。看来还没适应调解过来啊!

    “我们晚上吃什么?”梁野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问道,这可是他在徐清清家最后一餐,明天他就要回部队了,想想还真点不想走。

    徐清清听出他话里的平静,有台阶下得赶紧下啊!忙转身说道:“今晚出去吃”。

    “为什么?”纳尼,最后一餐为啥不是在家吃她做的饭菜呢?梁野有些不满意。

    “因为冰箱里没菜了。”

    “那我们去买不就好了”梁野还想坚持。

    “那太晚了,不想做”中午已经做过大餐了,徐清清晚上就不想再动手。

    “好吧,那去哪里吃?”梁野猜想徐清清可能累了,中午辛苦做好了他又没吃到,还跑了趟外卖,便体谅的问道。

    “叫他们出来吧,出去看看想吃什么。”

    “哦”上前敲了下书房的门,叶梓慕和许悬就走了出来。

    四个移动的麻将牌友便出门觅食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