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新的局面

章节字数:3884  更新时间:20-03-31 0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明是耍无赖的话,却让徐清清脸红耳赤,靠在门上双手压住自己砰砰的心跳。过了好久徐清清才踏着步子往房间走去。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徐清清从浴室洗漱出来顺手拿过手机一看,5个未接来电还有十几条微信消息,徐清清点开一看,不同的债主不同的消息,而那5个未接来电全来自梁野那个急性子。

    徐清清首先回了何瑾瑜问她是否平安到家,早点休息的消息:“安全到达,准备休息了”。

    接着回了叶梓慕赌气发来的系统已选择截图:“好的,我会负责”。在同一天他俩初吻相继被人夺去,想来应该算是同病相怜。

    然后回了秦泽发来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乱码:“?”

    最后逐个解释梁野的轰炸式连环消息。

    徐清清这一回复,对面的人像是起了兴致一样,左一句右一句消息叮叮直响,愣是以徐清清专业写作手速都回复不过来。刚开始因为照片的事徐清清心有愧疚还能耐心的回复,但后面困意涌上心头,大脑运转缓慢,视线慢慢恍惚,徐清清回着回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徐清清落枕了,脖子那块一动就疼,艰难敷了个热水袋才好点。习惯性去看手机,发现没电关机了,顺手放在书房桌上充电,徐清清就做早饭去了。

    吃完早餐,徐清清心情好又把屋子卫生搞了一遍,把床单被套什么的拆下来放进洗衣机里,收拾妥当后徐清清坐在地毯上列等会采购的东西。好久没往家里添置新伙伴,打赢官司后的赔偿款,让徐清清缓解了钱包压力,她准备给家里来个大换血,买些新的家居用品。

    徐清清在心里默默计算那些要换那些要扔时,门铃响了,徐清清条件反射以为又是叶梓慕来了,轻手轻脚走过去,徐清清准备要真是叶梓慕的话,她就装作不在家。到门口视频一看,是许医生和秦泽,他们俩来干嘛?

    徐清清在心里想着要不要给他们开门,今天是选择的日子,在选择之前不是应该回避吗?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门铃持续响着,没办法只能给他们开门,总不能大周末的扰民吧!

    刚才还不情不愿的徐清清,满脸微笑的把人迎进来:“你们怎么来了?”。

    “你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秦泽进来着急的问道。

    “啊?哦,手机没电了”徐清清以为他们有什么事呢,想不到是来问这个,不过干嘛要一直打她手机?

    后面的许悬听到后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徐清清一眼,但没出声。

    “那你知道你选择了吗?”秦泽气急败坏的说道,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发展。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她选择了,她不是还没选吗?

    “你自己看”秦泽把自己手机递给徐清清,让她看清楚系统最新消息。

    ”配对方徐清清已完成更新选择,请您尽快进行相应选择,完成此次选择”鲜明的红色字体在通知栏里异常醒目,徐清清看完后立马跑进书房去拿手机。开机登上系统一看,徐清清傻了,这TM谁帮她更新默认全选的?她压根没登进来过啊!

    见许悬他们进来,徐清清把手机页面给他们看,欲哭无泪道:“我绝对没有选,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都没有登进来过”。

    “我看看”秦泽接过她的手机翻了翻,捣鼓了一阵,指着最新更新时间说道:“是昨晚23点更新的”。

    嗯?23点,她是睡着了还是在玩手机?徐清清拿过手机翻了翻昨天的聊天记录,发现她昨晚23点05分还回了个好。难不成真是她迷糊中按的更新?但不对啊,系统更新时间不是周天吗?怎么又周六更新了?

    徐清清抬头见许悬他们的眼神,仿佛是在说明明是她选择的,却不承认,忙开口解释道:“我真没有选,是系统搞错更新时间了,我找他们理论”。这口巨锅徐清清可不敢背,这一背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我们打过了,说是系统临时出错,提前更新了”秦泽回道。

    “那这是他们的错,还可以改吧”看吧,她就说不是她做的吧,徐清清理直气壮的说道。

    但想不到这话一出,不仅没得到他们的附和,反而收到秦泽的眼刀和许医生凉凉的一句:“你觉得呢?”。

    额,貌似她好像没在系统客服那里占到过便宜,但这不代表着她又要被坑啊!

    “我打打试试”徐清清准备在许悬他们面前表现出自己确实是被系统暗算了,而不是她好色贪心想享齐人之福。

    可电话还没拨过去,手机就被秦泽夺走:“事到如今,不用改变什么了”。

    额,这话可是你先说的啊,到时候可别说是她的不是啊!这误打误撞做了难做的选择,徐清清承认她心里在偷着乐,终于不用被纠结和在纠结了,这一劫总算是度过去了,剩下的就不关她的事了。

    故作懊恼的出了书房,见秦泽在看她的采购清单,暗叫不好快步走过去把纸压住,笑着说道:“这个不用看,随便写的”。

    秦泽还没看完呢,便去扯那张纸,徐清清压着不让他看,徐清清写单子喜欢标明预算价格,这单子上几经涂改密密麻麻的数字,她实在是不想让他们看到她数学不好的样子。

    但秦泽就是对上面的数字感兴趣,他还没看过像计算公式一样的采购清单呢,弯腰向前去扯。徐清清见他附身过来,又想起昨天那一幕,忙往后躲,可不料后面是矮矮的茶几,一个重心不稳往后仰,幸亏许悬及时站起来扶住她的腰才没让她摔下去。可许医生只顾揽着她,也不帮忙推一把,脚被卡住重心往后的徐清清使不上力起来,秦泽见状拉了她一把。

    许悬见人站稳便坐下来继续看电视,好像刚才出手相救的人不是他一样。

    最终徐清清抵不过秦泽的撒娇,还是带他们一同去了宜家,不过买的东西之多超过她的清单,原本一路上当陪客的许悬,竟异常阔绰的买了很多徐清清选中的同款,而秦泽则不断将他喜欢的搬进购物车,反而徐清清成为那个最理智的人。

    结算时,许悬以他物品最多为由一起付了,徐清清不好意思占便宜,和秦泽两人回来的路上对许医生特别殷勤,帮忙提东西到家,在得知房子是许悬父母早些年购买的房产后,三人还一起兴致勃勃的帮许悬空荡荡的屋子装饰起来。

    经过一番装饰,屋子看起来总算有温馨的感觉,但人是累趴了,徐清清清提议去新开的火锅店给许医生庆祝乔迁之喜。

    三人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前来找徐清清的周行白和叶梓慕。五人一碰面,徐清清不知道他们这么想的,反正她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怎么最后一天大家好像是约好了一样的出现在她面前呢?

    “原来你们在一起,准备去哪里?”叶梓慕先开口说道。

    虽然叶梓慕语气很平淡,但徐清清竟神奇的听出了一丝针对的意味。

    “准备去吃饭,庆祝许医生乔迁”秦泽对叶梓慕还是好啊,一点都不防备的说道。

    “哦,恭喜,不知许医生介不介意我们一道?”他竟不知道这许悬何时住进了富华,叶梓慕有些惊讶。

    “随便”许悬淡淡的回道。

    就这样,许医生晚到的乔迁宴扩大到5人行。

    本来徐清清还在想叶梓慕和周行白来找她干嘛。饭吃到一半,谜底解开了。

    “想必大家都收到消息了,竟然大家都选择继续,那我们不妨摆到明面上来竞争”这让徐清清似懂非懂的话是周行白提的。

    又在徐清清没想明白之前,叶梓慕接道:“我赞成周行白的建议”,与其分配注意力去了解他们的一举一动,不如大家都站在竞技场上ballet,这样谁在搞小动作一目了然。

    徐清清意外的是秦泽竟然也听懂了,还举手示意:“我也同意”。

    注意到徐清清好奇的神情,一直安静吃菜的许医生说道:“先让当事人知情”。

    许悬一句话让其他三人齐刷刷看着徐清清,徐清清勉强笑了下说:“跟我有关吗?”。

    “你说呢?”叶梓慕口气不好的说道,鬼知道当他晓得徐清清这个女人全选了之后,有多想把她教训一顿,想不到人小小个的胆子倒挺大,7个啊!她那小身板能吃得消吗?

    该不会真是她想的那样吧,徐清清悄悄把手机拿到桌下看,不看不打紧,一看要人命,整整齐齐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展示在她头像的右手边。妈呀!她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现在知道害羞了?”叶梓慕见徐清清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们,讽刺道。

    闻言徐清清头低得更低了,这事一出,她感觉她在这个包厢待不下去了。简直无脸面对江东父老啊!早知道这群男的这么不靠谱爱玩,她说什么头悬梁锥刺股都不会让系统更新的。把选择权再度交到他们手上果然是最最最不正确的决定。

    “好了,当事人害羞了,我们还是来谈我们的事吧”叶梓慕一点都不心疼徐清清这个样子,就该让她长长记性,免得下次什么梦都敢做。

    “叶哥,你别这样,清清她是无意点了更新才导致全选的,并不是她主动选择的”秦泽看不得徐清清受委屈,帮她解释道。

    “真的?”

    “嗯嗯,我们确认过了。”

    叶梓慕听到这个解释没说什么,但脸色明显缓和不少,但仍然嘴硬的说:”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局势,决定还是要做“。

    “许悬,你怎么想?“

    “具体什么章程?”许悬也觉得与其各自为战,不如制定标准。

    “按先后顺序,合理分配相处时间”周行白提议道。

    “顺序判断的依据和时效范围呢?”

    “顺序按抽签决定,时间看情况,几天或者一周都可以”叶梓慕想了想说道。

    徐清清低着头听他们越说越离谱,简直把她的人权置于不顾,像个抹布一样随意挪用。她有同意他们这么安排吗?

    “我不要”徐清清就算心里很不爽,但说出的话还是底气不足嗡嗡的。

    “你不要什么?不想这么安排,难道还想我们一大群人每天围着你转吗?”这已经是叶梓慕能想到最好的处理办法了,可徐清清竟然说不要。

    徐清清没想到叶梓慕会这么想她,有些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徐清清见叶梓慕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不知怎么的鼻子泛酸,眼泪不争气的滑落。

    这一哭,其他三人都纷纷看过来,可徐清清那管得了那么多,水龙头一旦打开就哗啦啦哭个不停,还有越来越甚的趋势。过后徐清清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哭的那样惨,简直像遭受了巨大的委屈一样,但事实上徐清清很少哭,也不喜欢哭。

    叶梓慕一见她哭了,手脚慌乱的想去替她擦眼泪,却被徐清清转头避开,明显还在生他的气。许悬见状友善的递过去一张纸巾,让徐清清自己擦眼泪。

    最后临时的四人会议因为徐清清难得一见的委屈暂时终止,许医生的乔迁宴也悄然带过。

    就在徐清清以为这事已经搁置的时候,除她以外的7个当事人被叶梓慕拉进一个群,正热火朝天的进行人员位置投票。以至于第二天睡醒眼睛还肿成眯眯眼的徐清清在收到许医生的微信消息时有些不明所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