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自然而然

章节字数:5552  更新时间:20-03-31 0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天中午到你家吃饭,菜单:西芹牛肉,鱼头豆腐汤和青菜,谢谢!!”

    天降点餐牌砸的徐清清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难道她徐清清私房菜要重新开张了吗?不过厨师本人怎么不知道。

    嘴上说着莫名其妙,手脚倒是麻利,不一会就从菜市场逛一圈买齐所有菜回来。

    徐清清做好饭等许悬大驾光临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为啥这么老实乖乖做饭,而不去怀疑是许医生的恶作剧。唉!凡事没过脑子就行动,失策!

    在医院里,许医生依然散发着疏离的气息,但同一科室的李医生还是明显感觉今天许悬的心情格外好。虽然还是惜字如金不苟言笑的样子,但就感觉身上散发着暖洋洋向着太阳的清爽气息。

    在许悬单方面中正顾客生意后,他的伙食都是叫清风徐来的外卖,俨然为清风徐来打开了市医院的市场。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5位医生或者护士借由外卖跟许悬咨询,其中虽不排除有心搭话之人,但总归使得徐清清小金库收益不少。尽管她最近只是坐在家中收钱,没去店里盘账,不然徐清清今天中午肯定会多做几道菜以报答许医生无私的传播精神。

    李医生心怀八卦念头但又做不出前台护士那般勇往直前,只好把疑惑藏在心里,等着等会儿午休的时候问问。不过往常准时会在11点55分送达的外卖今天没有敲开那扇科室的门,李医生以为许悬今天要和他一样在食堂凑合一餐,12点一到,许悬脱下白大褂准备出门。

    “许医生,等等我,一起”李医生也急忙换了衣服,准备随许悬一道去食堂。

    许悬被叫住回头望向李医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问一起干嘛?

    “走啊,晚了食堂就没好菜了”李医生很热情催促道。

    “我不去食堂”许医生没动,淡淡的说道。

    “诶!可你今天没叫外卖啊。”

    “我去朋友家吃饭。”

    “哦,OK,那下午见”李医生略带惋惜的跟许悬告别,他孤家寡人一个,又没有朋友可以蹭饭,只能去食堂,再晚点红烧排骨就要被那群小崽子们抢完了。

    甩掉小尾巴,许悬往徐清清家走去,进电梯时还留意了下自己的穿着。

    门铃响起,徐清清上前开门:“你来了,欢迎”。

    “嗯”许悬进门换鞋。

    徐清清进厨房把米饭端出来,许悬已经洗完手就坐了。

    往常饭桌上有叶梓慕活跃气氛,说说笑笑一会就吃好饭了,可和许悬这个闷葫芦吃饭,全程不会主动说一句话,彷佛他在严格执行老一辈食不言的优良品德。但徐清清是一个就连一个人吃饭也要看着电视吐槽几句的好动份子,实在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影响她愉快的进食。

    “许医生,饭菜还和胃口吗?”这纯粹是徐清清无话找话聊,还在情急之下用了这么个谄媚的开场白。

    果不其然,许悬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很好”,没有下文了。

    “许医生,新环境还习惯吗?”徐清清卷土重来。

    “嗯。”

    呵呵,问许悬这些常规问题和问他今天天气怎么样有什么区别啊!!

    当一个闲不住的人遇上高冷话少的人着实碰撞不了什么火花,在开始靠近的时候就被个位数的精简回答击退了。

    幸运地是今天许悬明显带着任务来的,在饭吃到尾声,他喝最后一碗汤的时候,开始传达讯息了。

    “你不好奇我今天为什么会来吗?”许悬看着坐在对面低头吃青菜的徐清清,问道。

    好奇,怎么不好奇,但这么伤面子的话她怎么好问出口,徐清清在心里默默翻白眼,但话都递过来了,只能接住:“因为什么?”。

    “昨天我们投了票,我是第一位跟你相处的人,所以才会来打扰你”作为被其他人嫌弃视为烫手山芋的第一位人选,许悬是因为话少而被他们七嘴八舌推上宝座的。对此他没有什么意见,也由不得他有意见,因为接下来的名单在几秒钟就被安排妥当了。

    What?暗戳戳的搞内部民主投票,有问过她的感受吗?

    “不是说不弄了吗?”难道她的泪白流了?将她的委屈视而不顾?

    “昨天没答应你,这事需要解决。”

    “你们这样擅自武断是不对的,都没问过我的意见“徐清清愤愤不满道。

    “你的意见是?”许悬倒想听听徐清清对眼下局面的应对之策。

    嗯。。。徐清清用手捏着下巴沉思中,嗯了半天,歪头看向许悬说道:“要不还是和以前一样,顺其自然”。这样强制安排实在让人心生抵触,像原来那样多好,随缘。

    许悬听后顿了一下说道:“你觉得现在我们的关系和以前一样吗?”。

    “差不多吧”徐清清真没觉得有啥不同,虽然彼此关系因为系统的不准时更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毕竟他们这几个人是被拉郎配掺和进来的,又都是爱面子的,总不能真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吧。

    许悬定定的看了徐清清一眼,随即起身走到她面前,低头吻了她一下,动作很轻柔,仿若蜻蜓点水,即沾即离:“还觉得一样吗?”。

    徐清清原本歪着头看许悬要干什么,想不到一言不合搞突袭,这算犯规啊!你知道不?不过就算徐清清心里再怎么咆哮,脸上升腾的温度都显露着她底气不足。

    许悬看她脸红红的样子,忍不住想伸手去摸她的脸,手刚伸过去就被徐清清往后躲掉,气鼓鼓的说道:“还来?”。

    许悬见状收回手,转身回到位置上。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徐清清继续低头吃饭,而许悬慢慢的喝汤。画面尴尬得仿佛刚才那一幕被什么人撞见了似的。直到许悬回医院上班,他俩都没就刚才的话题解释,气的徐清清关上门就说了句:混蛋。

    重拾更新的徐清清一直在书房码字,虽然这文经历风雨,但到底是自己精心产出的宝贝,徐清清舍不得太监,打算写完,给自己和支持她的读者一个交代。

    成功完成今天的更新量,徐清清伸个懒腰准备去跑步,前阵子一直忙东忙西,她感觉自己都胖了。放着舒缓的音乐沉浸在流汗的快乐当中。

    运动完来一段冥想是最好的舒压方式,徐清清在脑海中构造着小说未来走向和中秋十一假期去哪里玩。纷飞的思绪已经飘到了英伦玫瑰的海岸,好望角的蔚蓝沙滩上,可一段煞风景的门铃声打扰了徜徉在美好泡泡里的徐清清。

    开门一看是许悬,暗想他咋又来了?

    许悬很自觉的换鞋进屋,动作熟稔的让徐清清眼睛疼。

    “你怎么又来了?”徐清清下意识脱口而出,话说完徐清清就恨不得逃离现场,当作她不曾在场一样。

    “你没看微信?”

    “没有,刚在跑步。”

    许悬看她扎着高马尾,带着发带,穿着运动装就知道她刚运动完:“我发消息说晚上过来吃饭”。

    额。。。,许医生你除了饭点会想起我,给我发消息过来蹭饭,其余时间能不能冒个泡。徐清清拿过手机一看,她和许悬的微信聊天记录上面全都是关于吃饭的话题。徐清清深觉得许悬搬到富华小区就是看中了她这一手厨艺。

    徐清清正想开口跟许悬谈谈这个话题,但一看到许悬坐在沙发上揉眉心的时候,话又咽下去了。算了,别人尚可为朋友两肋插刀,她就当为广大人民群众养养白衣天使好了。

    “吃中午剩下的,可以吧。”

    “嗯。”

    徐清清围上围裙进厨房做晚饭,许悬则起身去阳台上浇花。

    晚饭上桌,两人各自安静的进食,但徐清清频频侧目去看电视上CCTV8播放的老剧《亮剑》,这部战争片是为数不多她喜欢的电视剧。如果饭桌上是秦泽叶梓慕他们,徐清清早就把饭菜端到茶几上去了,但对面坐的是许悬,正派讲究的贵公子,她可不好意思让许医生学习她盘腿坐在地毯上对着电视吃饭的不良习惯,只好时不时转头看几眼解解闷。

    “想看就去看”许悬看她这么孩子气的行为,开口说道。

    “不用,我就随便看看”徐清清摆头道。

    许悬有时候看她和秦泽他们挤在茶几前打游戏,吵吵闹闹很是热闹,猜她应该是很想去,但是碍于他的存在,所以才嘴硬。不过真让他盘坐在茶几前吃饭,他也是做不出的。

    吃过饭,许医生照常坐了一会就走了,但在出门那一刻给徐清清留话说他这几天都要过来吃饭,说完不等徐清清反应就扬长而去。

    徐清清在拒绝未果之后只好认命给许医生开小灶,每每吃过饭,许医生小坐一会儿就自动离开。弄得徐清清压根不用去操心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因为对于许医生来说,她这儿就是临时餐馆,到了饭点才来,吃过饭便会离去。

    由于许医生不爱聊天的性子,再加上被一个吻打断的谈话,导致徐清清在连续供应4天伙食后,产生了倦怠心理。这没个结束日期着实让人提不起劲儿,先不说跟许医生这种饭桌上相对无言,闷声吃饭的人一起吃饭压抑,就是这每天按时按点迎客也让徐清清有点不自由。想和朋友去逛个街还要考虑中午许医生的伙食,出门去哪里,饭点前必须回来做饭,这严重影响了徐清清自由洒脱的生活态度嘛!

    这天周五的晚饭桌上,徐清清想着周末了许悬休息,便问道:“许医生,明天周末你有什么安排?”。

    “在家看书。”

    “哦”大周末在家看书,不得不说真敬业,周末就应该拿来睡懒觉好不。

    “你想去哪儿?”许悬见徐清清好像有些不开心,以为她想让自己带她出去约会,便问道。

    “没有,在家挺好的”特别是在家睡懒觉。

    许悬想到明天是周六,约定的第五天,应该带她出去玩,便说道:“明天我们约会吧”。

    徐清清正在盛汤,听到手一抖,汤淋了她一手,肉眼可见的红了一大片,但徐清清的关注点不在这点疼上:“为什么要约会?”。

    许悬抽出纸巾给徐清清擦手:“你不是想我带你出去玩吗?”。

    额,她啥时候传递了这种错误信息啊!她一点都不想出去约会,一点都不想离开屋子,一点都不想周末出门,一点都不想脱离她温暖的床。

    “好了,去用水冲一下,再上点药”许悬松开徐清清的手,说道。

    “哦”刚被烫到还没感觉,现在她怎么感觉手火辣辣的呢?

    许悬离桌去拿医药箱,坐在沙发上等徐清清过去涂药。

    徐清清乖乖的伸手放在许悬腿上的抱枕上,看他低头认真的拿棉签帮她上药。果然小说里病人爱上高大帅气的医生是有缘由的,看这专注负责的样子,仿佛在呵护世间的珍宝一样,这能不芳心沦陷吗?

    许悬让小伤号徐清清休息,自己主动收拾碗筷进厨房,不过碗还是让”爱你”来洗。

    坐了一会儿,又到了许医生离开的时间,徐清清在他换鞋的时候,有些期待的问道:“我们明天去干什么?”明天的活动项目决定她明天的穿着,所以徐清清才想提前问清楚。

    “明天就知道了”许悬难得卖了个关子,这又让徐清清心里的期待强烈了几分。

    第二天尽管徐清清很早就起床,但还是让许悬在她家看了半个小时的新闻联播。

    今天许悬穿的白色衬衣和黑色休闲裤,徐清清为了配合他特意穿了一条白色带小雏菊的裙子,再穿上新买的黄色高跟鞋,徐清清觉得她今天漂亮极了。

    徐清清满怀期待想着许悬会带她去哪里,想不到是来听钢琴演奏会,被许悬牵着手走进漆黑的会场时,徐清清都没反应过来。敢情昨晚发短信让她早起,是为了来看演奏会?不过这种陶冶情操洗涤心灵的钢琴曲真的适合在上午听吗?

    拜小时候的魔音刺耳,徐家太后就直接让她规避大规模杀伤性乐器,只像模像样让她学了几个暑假的小提琴。没有浓厚的音乐素养导致徐清清在座位上听得昏昏欲睡,但又不能真的没涵养睡过去,所以徐清清拼命喝水清醒自己,但实在架不住漆黑的会场静谧得像夜晚来临催人入睡,最后徐清清还是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许悬早就观察到她犯迷糊又强自清醒的行为,最后看她踏实的睡着,心里也放心不少,把徐清清歪在一边的头轻靠在自己肩上,许悬继续看着台上行云流水的钢琴演奏。

    表演结束,许悬叫醒徐清清带着她出会场,徐清清出了会场第一件事就是去厕所。出来时徐清清已经焕然一新重新补过妆了,自信的神情一点都看不出是刚刚在会场睡得正香的人。而许悬也没计较这种小事,径直带她去了楼上的餐厅吃饭。

    下午的约会计划许悬倒是在吃饭时提前公布了,去看电影。

    听到去看电影,徐清清真的忍不住在心里疯狂吐槽许悬的安排,好不容易穿得美美的出来,难道就是要去漆黑的地方欣赏吗?但人家已经买好票了,徐清清又没法耍性子说不去,只好跟着许悬进入电影院,然后徐清清又睡着了。许悬对徐清清影片才开播15分钟就歪过头睡着的本事略感无奈,他选的电影有这么无聊吗?

    要是徐清清能听到这句话,肯定会说是的。人家情侣约会看喜剧,爱情剧,恐怖片有亮点的电影,可他倒好,看纪录片,情节单一的天文记录片,这么浩瀚无垠,波澜壮阔的星空宇宙不是徐清清感兴趣的,所以她再一次被周公拉去下棋了。

    3个多小时的记录片看完,时间已经指向下午17点,再早早去了许悬订的西餐厅吃完晚餐,他们今天一天的外出约会就此拉下幕布。

    回家的时候,徐清清明显心情不佳,今天她睡了大半天,脖子都睡疼了,加上久坐水肿新买的高跟鞋穿起来都有些硌脚了。跟在许悬身旁,徐清清暗自腹俳,谁要是下次约她看电影,不告诉她片名她绝对不去。疼!一咬牙用力,脖子嘎吱一下扭到了。

    许悬看她停在原地摸着脖子表情痛苦,伸手过去扶着她的脑袋,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徐清清的脖子,想看看是不是落枕了。

    许悬这一套动作大半是出于他作为医生的本能,可徐清清在他手掌不断摩挲她脖子的时候,浑身发颤,要不是许悬靠她很近,手又扶着自己的头,徐清清八成站不住。双手扯着许悬的衬衣,手一用力想试图把脖子远离许悬的手,徐清清只顾着让许悬的手不要碰自己脖子,远离那种让她浑身颤栗头皮发麻的触感。那里知道她这样一头撞进许悬怀里,拼命往里挤的样子在大街上多引人注目。许悬不知道徐清清为何这样,但她再乱动,脖子可能会扭到,只好用手轻轻按住徐清清的头,让她不要乱动。

    脖子上的触感消失,徐清清缓了下正准备说话,可敏感的脖子又一次被手轻轻贴上,徐清清突的一下子就往回缩,急急忙忙说道:“别碰我脖子”。

    许悬搞不懂她怎么这么大反应,但还是收回手,站着让徐清清从自己怀里起来。

    不一会,大红脸的徐清清从许悬的怀里出来,低头捂着自己脖子:“不好意思,你一碰我脖子就很痒”。

    “还疼吗?”许悬看徐清清害羞的连耳朵都红了,有点搞不清楚她在害羞什么?

    “不疼了,走吧”徐清清真是没脸见人了,在大街上做出这种投怀送抱的事简直刷新她的人生观。许医生该不会以为她是个大胆奔放的女人吧?

    就这样捂着脖子低着头回了家,许悬一路送她到门口,看了眼她的脖子说道:“热敷一下会好点”。

    “好的”徐清清其实脖子不疼了,只是想捂着防止许医生冷不丁伸过来的手,她可不想再失态一次。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可以,今天辛苦你了”徐清清再也不想许悬碰她的脖子分毫了,她笑着委婉的拒绝了许悬的帮助。

    “那我回去了。”

    “好”徐清清依旧捂着脖子,用另一只手跟许悬道别。

    许悬再次疑惑的看了眼徐清清的脖子,转身回去了。

    危险解除,徐清清放下手,刚想转头去沙发上躺一下,嘶的一声,脖子又扭到了,好疼!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