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特殊要求

章节字数:7566  更新时间:20-04-02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叶梓慕将徐清清安全送到家就回去了,虽然意犹未尽但时间到了。

    徐清清前晚没收到通知,以为今天没安排,便想整理从成都带回来的礼物,准备抽个时间送人,所以当沈墨按响她家门铃时,坐在客厅包装礼物的徐清清一脸纳闷。

    打开门是沈墨,带着墨镜穿着短裤衬衫一副要去夏威夷海滩度假的装扮,看来今天是他的时间了,把人请进来:“随便坐”。

    沈墨看着客厅沙发上一堆彩色油纸和茶几上放着的几个礼品盒:“这是干嘛?”。

    徐清清把油纸扫到一旁,空出个位置给沈墨:“刚去了趟成都,买了些礼物,在包装”。

    沈墨走上前拿起一个熊猫摆件:“你这打算送谁?”看着手里憨态可掬的熊猫和桌上的缎带礼品盒,沈墨不由想起自己那个临时面包盒了,心里有些落差。

    徐清清把刚没包好的礼物重新拿到手里封好:“就朋友啊”,其实徐清清在包前已经分配好名额了,但她暂时不想说。

    沈墨哪里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在一旁包好的礼物上有用铅笔标注的字母简写,沈墨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xx,不是许悬还能有谁?不过她是不是忘了今天谁是主角了?

    沈墨见徐清清弄好一个,还准备伸手包第二个,忙按住她面前那张黄白网格的油纸:“先停一下等回来再弄,收拾几件衣服,我带你去玩”。

    “去哪里?”徐清清一抬头就看见从那件宽松白衬衣里泄露的无限春光,急忙避开视线。

    沈墨看她问自己一句又很快低下头,好像很害羞的样子,心中纳闷他好像还没做什么吧!

    “三亚。”

    “去三亚干嘛?现在还不是冬天”徐清清只会在冬天去三亚躲寒。

    “问那么多干嘛,11点半的航班,赶紧去收拾”沈墨避开话题催促道。

    “那去几天?”

    “四天,你咋这么多问题呢”难不成他还能拐卖她吗?,问这么清楚。

    徐清清无语的被他催着进了卧室,边收拾边不满:约人旅行不提前告知也就算了,问个时间地点还嫌她话多,这是真心约她出去玩吗?

    顶着一旁沈墨不耐烦的眼神徐清清仔细关了门窗检查厨房浴室后拖着行李去了机场。

    到了三亚入住酒店时,沈墨让徐清清去三楼餐厅点菜,他放好行李就去找她,两人在飞机上没吃都有些饿。

    徐清清自然没有意见去了餐厅,等两人吃完饭回酒店,徐清清跟着沈墨到了他的房间门口伸手问道:“我的房卡?”。

    沈墨侧身打开门:“这就是你房间”。

    嗯?这么绅士,徐清清抬眼看沈墨一眼,笑着进了房间。

    还没等徐清清看清房间格局,身后咔的一声门关上了,随即是脚步声,徐清清转回头看见沈墨没走,不解的问道:“你不回你房间吗?”。

    “这就是我的房间。”

    徐清清愣了一会,随即不知道想到什么,双颊微红恼怒道:“喂,不行,这是我房间,你出去”。

    徐清清见他没理会自己,还自顾自的往前走,怕他赖在自己床上不走,忙去拦他。沈墨被她堵在一面水晶墙上,眼里带笑的问道:”怎么,这么怕和我睡一间房”。

    徐清清张开手不让他往前,听他调侃自己,忙回怼过去:“当然啊,男女授受不亲”。

    “可你不是也和叶梓慕他们一起住过吗?”沈墨抱着手靠墙玩味的看着徐清清躲避的眼神。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难道你和他们…”

    沈墨话没说完就被徐清清截过:“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不要乱说”。

    “是吗?”沈墨更加不怀好意的看着徐清清。

    “对啊”徐清清脸红脖子粗的嘴硬道。

    “那你怕什么,和我住,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沈墨坏笑着直起身子准备绕过去。

    徐清清见他要走,又急忙拦住:“不行,我不习惯和人一起睡”。

    “哦`”沈墨故意拉长尾音,捉狭的看着徐清清。

    徐清清怕他又说些什么不要脸的话,赶忙说道:“反正你去另开一间房,分开睡”。

    “哎,可惜了”沈墨摇头叹道,”伤心欲绝”转身出门。

    徐清清看他被自己说动了,心里的大石头落地,手慢慢放下,不料沈墨飞快转身就往里跑,徐清清一个大意竟让他钻了进去。

    走过这面水晶墙,视野豁然开朗,沈墨坐在沙发上吊儿郎当的看着徐清清,挑了下眉示意她往右边看,原来沈墨订的是一间套房,右边是有两扇门,应该是两间卧室。

    清楚自己不用跟沈墨睡同一间房,徐清清放心不少。但是明明有两间房,不告诉她还戏弄她,想看她笑话,徐清清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沈墨真是越来越幼稚了。看他还在沙发上笑,徐清清瞪了他一眼,准备回房间远离这个幼稚鬼,不料沈墨叫住了她。

    “过来坐会,有事跟你说”说完还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

    徐清清才不会靠他那么近呢,走过去坐在他侧面:“什么事?”。

    沈墨身体前倾用手支着头意味不明的说道:“想拜托你件事”。

    “先说来听听”徐清清瞧见他那像嗅到肉香的狐狸一样眯着眼算计的样子,忍不住往后躲了躲。

    “上次瞧你画画不错,想让你帮我画一副”沈墨懒洋洋的说道。

    什么嘛!就要副画而已,眼神有必要搞得好像要让她破产一样吗?提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徐清清略微有些底气的回道:“画什么?”。

    “画我。”

    徐清清原本伸出去拿水的手一顿,一下子缩回来藏在背后,不解的问道:“画你?”。

    沈墨还是支着头饶有兴致的点了下头。

    “莫名其妙,给自己画肖像画你是怎么想的?”一般人物肖像徐清清都只在刚开始练手的时候画过模特,因为要画裸体所以徐清清对画人物肖像比较排斥,在她理解里画肖像就意味着画裸体。

    “怎么?有我这样的模特你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

    “并没有,谢谢!!”见过堪称黄金比例的模特,你觉得她还会在意普通人的肉体吗?哼,真是小看美术生的审美高度。

    “可带你来就是想让你帮我画一副,如果你拒绝的话…”沈墨话说到一半停住,用”你自己去猜”的眼神直勾勾看着徐清清。

    “就怎么样?”玩威胁,以为她会怕吗?现下世道和平,谅他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沈墨见她硬气的样子,调侃道:“宁死不屈,是吧?”。

    徐清清不回话,就扬着头望向他,颇有些傲娇的撑着。

    “竟然这样,那睡一个房间也没问题了,反正不用画画保持神秘,那就来做点开心的事”,沈墨”好心”提议道,说完拿起手机:“我这就给前台打电话换房”。

    受到二次威胁的徐清清双眼喷火的瞪着沈墨,这家伙不是暗的威胁就是明的施压,明明他们是来度假的好不,就不能阳光沙滩海浪小鲜花吗?你玩你的心机Boy,我玩我的沙滩美人。

    “行,给你画,画成白马王子”徐清清见他还真给前台说换房,忙大声喊道。

    沈墨捂住手机,偏头看向徐清清说道:“要按我的要求画”,说完还挑了下眉。

    “可以”徐清清咬牙切齿的应下,她倒要看看这货想要画成什么样。

    见徐清清答应了,沈墨才一脸得逞的对着电话说搞错了,不用换。那变脸速度让徐清清恶寒地偏过头不忍直视。

    沈墨可不管徐清清心里那点鄙视,志得意满重新坐下,把他事先理好的要求便签从衬衣口袋里拿出来递给徐清清:“诺,按上面的要求来”。

    徐清清不爽的接过来,以为沈墨会婆婆妈妈写一大堆条条框框来给她下绊子,想不到打开一看只有两点:一是两人合照;二是情侣款。不过这两点不就是一个意思嘛,想让她画他俩穿情侣款的合照呗!这闷骚腹黑的男人,暗搓搓占便宜还留证据。

    沈墨见徐清清打开后就用看透了他的眼神斜着看他,忙不迭起身去推自己的行李,想躲掉这烧人的眼神。不过走到房间门口时还是不放心叮嘱了一句:“要按要求来,不然就默认睡一间房”,说完就关上门。

    徐清清好笑的看着他落荒而去,有胆子暗中谋划,没胆子直视了吗?不过情侣款,没有事先通知,她可没有去精挑细选,带的衣服都很随意,能搭上才怪。徐清清脑里转了一圈心里舒坦多了,起身推着行李往另一间房走去。

    打开门,一眼就看到摆放在落地窗前的油画架,还有旁边茶几上的调色盘和颜料箱。徐清清放开行李走近一看,全都是新的,看来沈墨对这幅画执念挺深,都安排妥当了。

    在房间睡过午觉后,沈墨掐点来敲门说出去玩,徐清清换了身民族风的青色纱裙开门。沈墨见她穿这身,喊住她:“怎么没穿情侣款”。

    徐清清愣了一下说道:“这件不好看吗?”这多好看啊,仙气飘飘,轻纱笼人,即舒适又防嗮。

    “是好看,但你忘了我们要穿情侣款”沈墨无奈的看着徐清清在哪儿自得自乐的舞袖摆。

    “可这不是没有嘛”徐清清舍不得这套美美的纱裙,穿出去肯定迷倒一大片。再瞧沈墨身上穿的蓝色银白条纹衬衣和白色休闲裤,怎么看与之搭配的情侣款都没有自己这套好看,徐清清不禁想耍赖让沈墨高抬贵手。

    “不行”在这点上沈墨可不轻易放水,一把拉住想偷溜往门口去的徐清清,手上用力把她带进房间关上门。

    被堵了门,徐清清也不挣扎了,甩开沈墨的手把自己行李箱拖到他面前打开,气鼓鼓任性的说:“你自己看,有情侣款吗?”。

    知道自己惹徐清清生气了,沈墨很是有眼力见的帮忙把摊在地上的行李拉上立好,并有些讨好的拉着徐清清的手把她带到衣柜前:“我说的情侣款是这些”。说完就把衣柜门拉开,里面是整齐挂好的各色裙子,衣架上用小便签写了序号,沈墨拿起和他配套的那件银白蓝条纹抹胸裙:“这件”。

    徐清清缓缓接过,低着头不敢看沈墨,心中懊恼自己怎么就没打开衣柜看一下呢,这被现场抓包的感觉真心爱不起来啊!

    沈墨看不见她的表情,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软下心摸了摸她的头发:“你穿这件好看,但和我穿情侣款更好看”。

    徐清清硬生生被沈墨土得掉渣的情话肉麻到了,急忙往后退:“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她怕沈墨再来点更肉麻的话招架不住。

    换情侣款的时候,徐清清还担心尺寸不合适,毕竟这种修身款的抹胸裙穿戴效果因人而异。但想不到还挺合适,仿佛像是为她量过尺寸定做的一般,搞得徐清清严重怀疑沈墨是不是在哪里搞到了自己的身体数据。

    沈墨见徐清清听话穿上同款,心里尽管乐开花,面上还是极力保持镇定,生怕被徐清清发现抓住他的小辫子谈条件。

    因为要求是合照,沈墨将他的单反带上,准备等会让路人帮忙拍几张。等他俩走出去,徐清清才明白沈墨这头大尾巴狼做了这么多小动作,旁人一眼瞧见他俩穿的是情侣款,都认为他们是热恋中的小情侣,而沈墨这厮竟然也毫不客气的跟她十指紧扣。虽然他俩现在名义上是情侣没错,但用不用得着搞得全沙滩的人都知道啊!还要给她投喂冰淇淋,徐清清真想将手里的冰淇淋糊到他那张春风得意的脸上。

    因为强制秀恩爱,两人的合照表情不同步,惹得路人纷纷摇头让他俩重拍再重拍,徐清清勉强配合了一下才让路人满意离去。不过沈墨接过相机一看发现都不满意,还着重看了徐清清好几眼,惹得徐清清心虚不已,连忙戴上墨镜表示她没看见。不过沈墨到没有再逼她重拍,而是将相机给她,让她拍几张风景。

    渐渐的外面太阳热烈起来,徐清清躲在遮阳蓬下看沈墨跟一群青年玩沙滩排球,看着看着想起手边的相机,便不由自主拍了几张。

    沈墨玩疯回来,徐清清正在跟粉丝互动,见他回来递了毛巾和水。

    “等会去玩摩托艇,你会游泳吗?”沈墨洗干净手坐到徐清清躺椅边上问道。

    徐清清嫌弃的往旁边让了让,刚在沙堆里滚了几下满身的沙子也不知道拍干净了没就往她这儿凑。

    沈墨见她嫌弃,就偏要往她身上靠,惹得徐清清忙用手推他离自己远点。

    沈墨可是有便宜占,不占白不占的人,立马拉着徐清清的手让她往自己身上靠,徐清清左躲右躲发现逃不了,就想下躺椅远离这个脏疯子。可她脚还没落地就被沈墨眼疾手快捞上来,再趁机用上半身压住她的腿,让徐清清只能乖乖的困在他面前。

    徐清清真是被他这一连套动作弄的面红耳赤,不争气的脸蛋又是火烧云降临,徐清清情急之下终于想起沈墨问她的话,忙救命般的喊出:“我会,我会游泳”。

    沈墨看她耳朵红红脸红红一副小媳妇样儿,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了,果然媳妇是用来逗趣的。不过眼下还有其他事要做,沈墨倒是大发善心准备放过她:“我去拿游衣”,说完起身准备走。

    徐清清一听泳衣,顾不得脸红抬头说道:“我去拿吧,你不知道在哪儿”,泳衣这么私密的衣服,徐清清想还是自己去拿比较妥当。

    沈墨看着眼睛亮晶晶带着请求的徐清清,实在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又用手摸了摸她发红的耳垂,轻声哄人道:“我知道,在这儿乖乖等我,嗯”。

    原本徐清清想开口说他耍流氓,但沈墨一摸她耳朵她整个人就像被施了法术一样定住了,任由沈墨得寸进尺摸了好几下。等沈墨离开,徐清清才反应过来她平白让沈墨占了许多便宜。

    沈墨带着一个袋子下来,便带徐清清去换衣服,连徐清清想提前知道自己是那套泳衣都不行,气的徐清清新账旧账一起算在沈墨胳膊上狠狠打了几下才解气。

    等徐清清进了更衣室,小心翼翼揭开袋子准备迎接惊吓的时候才发现沈墨这次没给她出难题,泳衣虽然不是她行李箱里的,但是款式是基本款,不露不妖她能心平气和的接受。等出了更衣间看见门口的沈墨,徐清清就知道他们连泳衣都是情侣款,对此徐清清在心里不禁感叹沈墨不亏是精明的商人一点机会都不放过。

    两人坐上摩托艇,徐清清第一次玩这个,有些紧张,但她仗着自己会游泳,坚决不肯小鸟依人抱着沈墨的腰贴在他背上。沈墨劝了几次都不奏效,只好先下水,等熟练后便猛的加速,吓得徐清清下意识抱住沈墨,等反应过来知道沈墨在耍她,又气的用手去打他。但沈墨的衬衣被激起的水花打湿紧紧贴在他身上,徐清清打了几下发现手感不对,再一想位置就更不敢下手了,只好偷偷的松开手慢慢往回缩。

    “抱好,等会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沈墨自然察觉到那双不听话的手在他腰上乱动,忙出声提醒道。

    还不想因为任性而搏命的徐清清乖乖重新抱好。其实躲在沈墨后面挺好的,他挡住了迎面激涌而起的水花,没让徐清清全身接受海水的洗礼而湿哒哒的。

    玩了一会儿,那群排球青年也加入了摩托艇大部队,还提议来场比赛。原本沈墨已经没兴致了,但一听彩头是后座妹子的热吻后,便很有兴趣的拉着徐清清去参加。徐清清当然不肯去,但被沈墨幽幽一句:”难道你想让别的女人吻我”而迈向了比赛的起跑线。

    过后徐清清想起这段的时候,只差没把自己卷成蝉蛹,她当时肯定是被海风吹坏了脑袋,才会中了沈墨的激将法。

    比赛结果自然是为了甜头而去的沈墨,徐清清在众目睽睽又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跟沈墨吻了接近半分钟,要不是徐清清心跳的飞快又用手拍他,以沈墨的肺活量他铁定能吻一分半钟的。不过半分钟的代价是徐清清晚上回去后就没理过他,所以沈墨又万分庆幸自己没有吻到一分半,不然徐清清可能直接赶连夜的飞机回去了。

    之后几天沈墨一直委屈讨好徐清清,除了情侣款不能讲条件,其他都被徐清清拿捏的死死的。不过上有对策,下有政策,该冒着胆子占的便宜要上,该牵手时就牵手,该亲个嘴时就亲嘴,沈墨可半点没把自己的福利让出去。可把徐清清惹的,几次放话要回去,都被沈墨以藏了她的身份证而半途而废。

    走又走不成,气又气不过,徐清清沉下心想了又想,决定跟沈墨硬磕到底,所以他俩经常在酒店里沙滩上上演你追我赶,你打我跑,你投怀我就抱的戏码。而由于第一天照片质量太差,沈墨找了个摄影师帮忙在沙滩上跟拍,当然这没让徐清清知道,而就算徐清清知道她也无暇顾及那隐在人群里的摄影师,她找沈墨算账还来不及。

    结果就在徐清清想以没有好合照为由拒绝给沈墨画画时,对面的沈墨一脸坏笑贱兮兮的递给她一张照片,让她按这个画。

    徐清清接过一看,是那天早晨他俩难得没置气约在一起看日出,但看到一半,沈墨又拿土味情话逗她,她便起身去打他,哪里知道这家伙又来个武力压制一把抱住自己强吻。不过沈墨这张照片不是他俩接吻,而是她抬头瞪他,沈墨低头看她,落在海平面上空的日出,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们脸上,仿佛他们在晨光的祝福下深情对视。

    “不画”徐清清才不想让沈墨如意,就算这张光线面构图完美,但她就不画,咋滴!手总归是自己的吧!

    沈墨一点都不意外徐清清会跟自己唱反调,但是这事他赢定了:“你确定?”。

    “当然”终于轮到沈墨来求自己了,徐清清想都不想就把架势摆足了。

    “那我这里还有其他的,想不想看,比如这张在摩托艇旁的就很不错”沈墨变戏法似的从兜里又拿出一张照片,自己欣赏完了还特意在徐清清面前晃了晃,那欠扁的模样用超级嘚瑟来形容都不为过。

    徐清清一听他说摩托艇就头皮发麻,脸上升温,再一瞟就知道完了,当初众人起哄是她先凑过去吻的。妈呀,这下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更别说这照片是只拍了这一张还是前后都拍了。

    为了让沈墨高抬贵手不散播照片,徐清清很自觉的扬起笑脸说道:“其实我觉得这张挺好的,要不就画它吧”说完,徐清清还把刚扔在茶几上的日出照片宝贝的拿在手里。

    “是吗?刚不是还说不画吗?”

    “没呢,没有的事,刚眼花没看清楚,现在才觉得这张是最完美的”徐清清面上努力维持着笑容,心里却已经缩在角落里画圈圈诅咒了。

    “真心实意,发自内心的觉得?”沈墨哪里不晓得徐清清面上笑的欢乐,心里还不知怎么把他骂呢!不过自己媳妇,只能宠着!

    “嗯嗯,真的”徐清清小鸡啄米般点头以表诚心。

    “那就画这张吧。”

    得到保证后徐清清收起手里的照片,又不经意问起照片的事:“相机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沈墨这下笑的更加琢磨不透,但还是顺手把身旁的相机递给她。

    徐清清拿到相机就一阵翻,发现好多他俩的合照,接吻的,散步的,牵手的,打闹的,翻都翻不完。徐清清小心翼翼抬头瞄了沈墨一眼,发现他在玩手机,便对相机做起手脚来,翻到缩略图来个批量删除。删的太专注连沈墨何时起身来到她沙发背后都不知道。

    “干嘛删了,多好的照片”沈墨冷不丁的声音响起,吓得徐清清手一抖,差点按了关机键。

    看相机里的照片被删了个干净,徐清清颇有些好心情的回道:“消灭证据,看你以后还拿什么来威胁我,哼”,说完不理沈墨就准备回房收拾行李。

    沈墨等她得意满满快走到门口时才说:“可我已经备份了”声音还故意提高了,务必让徐清清在进门前听到。

    果然徐清清听到这话停下脚步,对门思过一会儿,调整好表情和声音又巴巴跑过来讨好沈墨:“沈大哥,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条生路吧”说完还强行挤了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沈墨见她转变这么快,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眼巴巴望着自己,不过这糟糕的连续剧台词有些出戏。

    “你说说错哪儿了?”说完还拍了拍自己大腿,示意徐清清坐上来诚意认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把柄握在他手里,自己有说不的权利吗?徐清清心拔凉拔凉的坐上去,乖巧的说道:“不该删你照片”。

    “还有呢?”沈墨把徐清清抱在怀里,睥睨着眼神看她。

    “不该跟你对着干,不该威胁你,不该打你,不该不给你画画”徐清清一股脑把自己这几天的”错”事倒出来。

    “不错,认识很到位”沈墨难得赞赏了她一回,其实这本就是逗逗她,哪能真的说自己媳妇错了。不过借着这个契机,倒是可以占点便宜。

    “既然认错,那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徐清清思索的看着沈墨,表示?要表示什么,随即想到这几天沈墨对自己的突袭,鼓起勇气往沈墨脸上凑过来,亲一口在脸上就走。可沈墨哪里会这么便宜她,挑了下眉:“就这样?”。

    自己都主动了那还想怎么样?徐清清刚想硬气怼回去,就见沈墨拿着相机对自己摇晃,没办法,徐清清只好再亲一次,不过提前被沈墨打断了:“双手抱着我的脖子”。

    好嘛!你个沈墨,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抱着脖子,你也不怕我勒死你。徐清清心里小人在疯狂吐槽,但本人还得乖乖照做。

    手放上去,过近的距离徐清清又怂了,迟迟不敢行动,但沈墨也等得起,就这么低垂着眼神看着她。徐清清被那眼神盯的脸上飞烫,只好豁出去凑上前,这一吻就像热可可遇上奶油,不停的搅拌直到雪白的奶油染上巧克力色,勾兑出香甜浓郁的腻人气息。

    而作为旁观者的相机则在一旁沙发上尽职尽责地记录着这一幕美好时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