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莫名其妙

章节字数:6543  更新时间:20-04-02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轰轰烈烈的革命反扑失败,徐清清背负着欠一幅画的债沉甸甸地回到家里。在三亚虽然住的是五星级酒店套房,但还是觉得自家的小屋最舒服,仰躺在沙发上的徐清清侧头看到被自己随意扔在玄关处的两个行李箱,碍眼地很,无奈起身去收拾。去的时候明明只有一个,回来却变成两个,这都得拜沈墨所赐,第二个行李箱里是他俩的情侣装,说是花钱买的不能浪费,寄放在她这儿。

    徐清清一股脑儿全扔进洗衣机里,放也得把味儿除了先。再把冰箱里的食材整理一下,徐清清快速炒了个蛋炒饭当晚饭就上床睡觉了,这几天和沈墨斗智斗勇,睡眠严重不足。

    第二天一大早,徐清清浇完花就准备出门买菜,刚出电梯就接到梁野的电话,徐清清看了眼时间,7点15分。要不是她昨天早睡,今天又起得早,不然还真接不到这明晃晃扰人美梦的电话!

    接通电话:“喂,找我有事?”。

    “嗯,今天起的倒挺早”梁野没听到预想中软糯迷糊的声音,看来还挺懂事,知道他今天来。

    “正准备去买菜”你看看,这人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不觉着早,还变相损人,你说是不是欠揍!徐清清都懒得说他。

    “买菜?买什么菜,今天我带你去玩”难得调休,梁野准备好好体验下谈恋爱的感觉。

    额,突然听梁野这么说,徐清清才想起自己压根没把梁野算进谈恋爱的对象列表里,真是失策啊!早知道连梁野也在计划里,她就该赖在三亚的沙滩上不回来。

    “怎么不说话?我就在你家小区门口,赶紧下来”梁野开着辆越野车霸道的停在路边。

    徐清清实在很想问她能不能不去,但又没有理由站不住脚,总不能说自己没把他当对象候选人吧!低头看了眼自己今天的穿着,深蓝色连衣裙搭米色针织外套,看上去还行,徐清清便不准备上楼换衣服,直接去赴约。反正要是梁野嫌弃她没品味,正好她借坡下驴,转身回家,大不了明儿再买菜。

    事实上对于梁野这个长期跟部队战友在一起的大老粗来说,服饰对他而言没有品味高低之分,只要脸没变就行。把人塞进车里,梁野就准备兴高采烈地带徐清清去约会。

    徐清清看梁野身上还穿着部队的衣服,又看了眼后座上的行李包问道:“你从部队直接过来的?”。

    “嗯,调了几天假。”

    梁野部队具体在那儿,徐清清不清楚,但看他上次回去是凌晨走,想来应该是很远的吧。想及此,徐清清似乎也没有那么不情愿跟梁野去玩了,毕竟人家大老远调休回来也是用了心的。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回我家换身衣服”梁野原本想直接带徐清清去看电影,但听了她刚才的话,突然想先回家一趟,好像穿着这身衣服去约会不太合适。

    “哦,好”尽管穿军装的梁野很帅气,但不得不承认这身衣服无形中还是给了她挺大压力。

    车开进梁野家,徐清清很远就看到一位穿着儒雅的女士站在门口含笑的望着他们,徐清清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被梁野带着登门见家长了,可她什么礼物都没准备啊!就这两手空空的上门,徐清清实在没勇气下车,连忙抓着车门问道:“门口那位是伯母吗?”徐清清还想确认下。

    “嗯,放心,她不会为难你的”,他妈不仅不会为难她还盼望着她来呢!

    “可我什么都没带”确认了,徐清清更焦躁了。他母亲就在门口,他们一下车就能看到,这头一次见人不带礼物,她真的很不适应啊!

    梁野看出她紧张,左手轻轻拍了下她的手,安抚道:“别怕,我妈不计较这些的,大不了我跟她解释”。

    “可是…”

    “没事的,你要是真介意这个,下次补上就行啦”梁野可不认为他妈会在意带没带礼物这种小事,但徐清清在意,那就顺着她来好了。

    关上车门,梁野满脸笑意地把人领到母亲面前:“妈,这就是清清”。

    “阿姨好!我叫徐清清,今天太匆忙忘了带礼物,我下次一定补上”徐清清语气诚恳地说完立马躬身表示歉意,有些错误还是由她主动提起比较好。

    梁野妈妈头一次见到儿子的女朋友,样貌身段确实不错,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又看到自家儿子紧紧握着人家女孩儿的手,眼里笑意更甚,看来自家这根木头终于寻着暖玉了。

    “没事,都是一家人,进来坐吧。”

    梁野把徐清清领到沙发旁就把人留在客厅,径直上楼换衣服去了。徐清清看着他毫不留恋的背影手足无措,她还没经历过单独见家长,毫无经验,这会儿该说些什么呢?徐清清大脑疯狂找词。

    梁野妈妈看徐清清紧张的望着楼上,心想这俩孩子还真腻乎,分离片刻都舍不得。

    “坐吧,喝点茶。”

    徐清清依言坐下,端起杯子小抿了一口。

    “听小野说,你是作家?”梁野妈妈率先寒暄道。

    “嗯,写小说。”

    “平时都在家写作?”梁野妈妈自从知道徐清清存在后,做过详细调查,问这些只是为了打开话题。

    “嗯,家里安静”徐清清老老实实的双手交叠在腿上,做乖宝宝状。

    “小野他经常在部队,没时间陪你,希望你多理解”梁野妈妈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的,我明白。”

    陆陆续续聊了些其他的话题,全程徐清清都洋溢着笑容礼貌的回应着,在梁野妈妈不时的满意点头中,徐清清终于等来了丢下她独自面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梁野换了身休闲装下楼,挨着徐清清坐下:“在聊什么呢?”。

    徐清清下意识想说没聊什么,但话过了遍脑子后,成功咽回肚里,她还是在他妈妈面前做个淑女吧。

    梁野妈妈倒是很热心的回道:“夸你呢”。

    “是嘛?夸我什么”梁野侧过头看向徐清清,他倒是很意外徐清清会说他好话。

    徐清清很想避开梁野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但家长在场,她只能回了个“害羞”的表情,要真让她开口说奉承梁野的话,徐清清怕自己半道卡壳。

    这一幕”欲说还休”在旁观者梁野妈妈看来,以为自己儿子在欺负人家小姑娘,还把人家欺负得害羞起来。仗义出手帮徐清清解围:“知道夸你就行,问那么多干什么”。

    “好,不问。我们等会有安排,走喽”梁野没忘记今天有安排呢。

    “急什么,吃完饭再走啊”好不容易领人回家了,这还没坐热乎呢!

    “不了,约好时间了。”

    徐清清听到梁野不留下,心里舒了口气,还算他有良心,知道她不自在。不过心上的石头刚落地就被梁野接下来的话给震得抖三抖。

    “晚饭再陪你吃。”

    听到这话,梁野妈妈才高兴得把人送到门口,并嘱咐他们晚上早点回来。

    面对长辈,徐清清不好反驳梁野的自作主张,等坐到车上:“你干嘛说晚上回来吃饭啊?”。

    “嗯?中午我定了餐厅呀,你想在家吃?”梁野准备倒车的手一顿,询问徐清清的意见。

    额,忘了这厮的脑回路如钢筋般笔直:“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们晚上要回来吃饭?”。

    “你不想?”

    “也不是,只是有点突然”吃顿饭固然没什么,但是这不自在的感觉从何而来呢!

    “别担心,就吃顿饭而已”梁野没觉得徐清清和自己父母吃饭有什么不妥,在他心里已经把徐清清归为自家人一列了。

    知饭局已成定局,徐清清也不再做多余的折腾,正好趁这个机会把未到的礼数补上,这样看来今晚的这顿饭也不算完全没有用。

    再次踏进电影院,看着大屏幕的精彩表演,徐清清已经学会不做腹俳,随遇而安了。想来电影市场经久不衰,跟这帮约会首选电影院的男人们脱不了干系。

    吃过午饭,梁野带着徐清清去了海边,两人租了个沙滩椅,在阳光正好的午后晒起日光浴来,怀里抱着个椰子的徐清清惬意地看着面前蔚蓝的大海和微风掠过带起的朵朵浪花,对梁野的这个安排非常满意,比起步履匆匆的逛街游玩,她果然更适合躺着享受生活。

    梁野的部队在靠山处,很少能见到大海,每每放假他都喜欢来海边吹吹风,他觉得只有面对波澜壮阔一望无际的大海才能敬畏自然,珍惜当下。好东西自然要分享给另一半,自然要带徐清清来。

    “徐清清,你…”梁野想跟徐清清聊聊天,转头看去发现人已经睡着了,伸手将她手里的椰子拿走,忍不住捏了下徐清清歪向一边晒得红扑扑的脸蛋。

    这一觉徐清清睡得浑身暖和,神清气爽,刚醒来就发现梁野正捣鼓着不知从哪里来的风筝。

    “醒了,刚好,走,去放风筝”梁野把重新加固的风筝提在手里说道。

    走到另一边沙滩,才发现有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在放风筝,梁野让徐清清拿着风筝站在原地别动,他边放线边往后退,等到力度差不多的时候,才喊徐清清放手。风筝慢慢借着风冉冉升空,风筝的图案是一只带着几条尾巴的凤凰,徐清清慢慢走到梁野身边看着越飞越高的凤凰,心想它飞得真高。接着梁野就把线轴交到她手里:“你来试试”。

    徐清清还是小时候跟父母在公园放过风筝,现在哪里会玩这个:“我不会,还是你来吧”。

    “很简单,你握住这个线,紧的时候就松点线,松的时候就收点线”梁野牵过徐清清的手放在线上。

    渐渐的徐清清掌握到节奏,便开口道:“我会了,你松手我自己来”。

    被过河拆桥的梁野好笑地松了手,让她自己玩,反正这东西就是女人小孩喜欢。

    很快凤凰就被风带到更高更远处,引来小朋友围着徐清清转,让她放得再高点。徐清清被一双双期盼的小眼睛望着,只好努力调整风向,让手中的线放得更长。最后把线轴交给其中最大的小朋友,徐清清才顶着晒红的脸蛋回来。风筝好玩,但她脸受不住海风加太阳光的照拂呀!

    喝上一口冰柠檬汁,徐清清才感觉浑身的热度降了下来,又看梁野双手交叠在脑后惬意的躺在椅子上仰头看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刚才跟一帮小朋友放风筝的行为幼稚极了。

    “咳咳,该回去了吧,不是还约了吃饭吗”

    “嗯”梁野从躺椅上起来。

    回去途中,徐清清下车买了些水果和鲜花作为登门礼物。

    再次回到梁野家,走进客厅看到梁野妈妈身边坐着3位男士,徐清清心跳加速,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她怎么把梁野父亲给忘了!

    几位父亲在家,梁野倒是没觉得惊讶,未来儿媳妇上家里吃饭,父亲应该在场的。

    “爸,二爸,三爸,你们也回来啦!”

    “嗯”梁野父亲收起手里的报纸。二爸、三爸则微笑着看着他俩。

    “叔叔阿姨好!”把手上的礼物交给一旁的阿姨,徐清清跟在梁野身边问好。

    “都回来了,那开饭吧!”梁野妈妈一如既往的和蔼。

    乖巧地坐在梁野右边,徐清清目光专注在面前这道青椒土豆丝上,连她最爱的红烧排骨都没敢伸筷子,梁野妈妈看到她只吃面前的菜,出声道:“清清,别拘谨,就当这儿是自己家”。

    “哦,好的,谢谢阿姨”徐清清抬头应下,不过在各位长辈的眼神注意下,她很难做到把这儿当自己家呀!

    倒是梁野吃饭吃得高兴,徐清清用眼尾余光扫到,不由地在心底叹气,这家伙能不能调节下饭桌上的气氛呀,帮她把身上的注意力分担一下。

    所幸这顿饭吃得很快,没让徐清清煎熬太久,后面移步到沙发上喝茶的时候,徐清清直接挽住梁野的胳膊,让他陪着自己去喝茶。上次让他溜了,这次说什么也要把他推出去挡一下前线的火力。

    梁野低头看了眼靠着自己的徐清清,见她眼里没有娇羞,只有狡黠的眼神,就知道徐清清拉他当群众演员了。

    有了梁野坐镇,徐清清放松不少,一旦问到她不好回答的问题,她就敲下梁野的胳膊,让他回应,她只管做一个柔弱害羞的女朋友就好了。

    临到要走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无奈又坐了会等雨停,但这雨偏生越下越大,还惊现了闪雷。见此,本来就劝徐清清留宿的梁野妈妈,再次开口劝道:“要不,今晚就在家休息一晚”。

    徐清清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幕不说话,反倒是梁野替她说道:“先看看吧,要是一直下,就明天再走”。

    后面徐清清心不在焉的望着外面,期待老天能给点面子,停一小阵儿让她回家,猛烈打在花园草坪上的雨珠告诉徐清清:没门!

    抱着歉意接受了留宿的安排,徐清清被梁野带着去房间,进去一看发觉是梁野的卧室:“这不是你房间吗?”。

    “嗯。”

    “你让我睡你房间,那你睡那儿?”

    “我也睡这儿,一起睡呀”梁野不着调的邀请道。

    “我拒绝,谢谢。有客房了吗?”她可不想半夜做噩梦。

    “没,只有这间”梁野”真诚”地说道。

    呵呵,说这话你良心不会痛吗?”三层的别墅连间客房都没有,你家人口有那么多吗?

    “不会呀,我心脏很好,不信你来摸摸看“说完还想来拉徐清清的手实践一下。

    徐清清侧身躲过,没好气的说:“别闹,我有些累,想休息了”,下午吹了太久的风,她头有点疼。

    这下梁野没跟她斗嘴:“你就在这儿睡,我去客房,浴室柜子里有新的洗漱用品”说完,就关上门出去了。

    不一会儿,梁野妈妈来敲门递给徐清清一套新的睡衣,正愁没有换洗衣服的徐清清万分感谢的收下。

    半夜徐清清觉得闷热,想开空调却没在熟悉的地方找到遥控器,只好起身把窗户打开吹些冷风进来。

    第二天,梁野下楼吃早餐,发现徐清清不在,问过煮饭阿姨说是还没下来,便上去叫她,敲了门没见回应,转动把手发现门被反锁了,心想安全意识做的不错,不过赖床这习惯得改。又大力敲了几下门,终于听见脚步声,门一打开,梁野就见到一个满脸通红的徐清清。

    “你怎么了?”梁野上前摸了下她的脸,发现好烫!

    “我…,我不知道,可能是感冒了”嗓子干的说话声都变了。

    梁野探了下她的额头,确认是在发烧,将人带回床上休息:“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倒点水”。

    刚这么一来回,徐清清就出了一身冷汗,头昏脑涨,躺在床上伸出手摸了摸额头,想不到自己竟然破天荒地在别人家做客做感冒了。

    梁野端着水和感冒药进门时就看到徐清清扶着额头一脸悲伤的望着天花板,忙走过去将她手放回被子里,把人扶起来喝水。后脚进门的是听说徐清清感冒发烧前来关心的梁野妈妈:“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一点烧而已”徐清清可不想一个小感冒就闹到去医院的地步,她还想要脸呢!

    梁野妈妈听她声音都变了,心疼的坐在床边:“那吃点药,好好休息”。

    “好,谢谢阿姨”徐清清接过梁野手里的感冒药吃了就躺下去休息,不一会就睡着了。

    梁野妈妈帮忙将四周被子压紧,又看阳台窗户大开着,忙走过去把窗户关上,小声对梁野说:“可能是昨晚没关窗,冷风吹感冒的”。

    徐清清睡一觉醒来,发现梁野就在床边坐着玩手机,看到她醒了:“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饿了吗?”梁野看时间,快11点了,徐清清今天还没吃东西呢!

    “有点”徐清清不好意思的摸了下瘪瘪的肚子。

    “那你洗漱一下,我去端上来”说完起身下楼。

    徐清清披上放在一旁的梁野外套,慢悠悠去卫生间洗漱,等收拾好出来,就闻到了一阵香气,走近一看是碗瘦肉粥和一碟土豆丝。看来昨晚的饭桌上梁野妈妈以为她喜欢吃土豆丝。

    坐在床边,徐清清低头喝粥,香滑软糯的粥进到胃里,抚慰了空虚寂寞的心灵。梁野看眼前的人穿着睡衣,披着自己的外套,坐在自己的床上,还吃着自己端上来的粥,脑洞大开的竟然想到自己是在照顾徐清清坐月子,随即梁野也被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逗笑了,他俩的事都八字还没一撇呢,宝宝倒是先出生了。

    徐清清看着莫名其妙笑起来的梁野,心想这货该不会是在嘲笑她吧:“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个好笑的事,你快吃,吃完赶紧躺着休息。”

    徐清清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继续埋头喝粥,饭菜一扫而光徐清清胃里暖和了,头也精神了不少:“我感觉好多了,要不你送我回去吧”,这生病还呆在别人家里不太好。

    “急什么,你家就你一个人,要是病情加重,怎么办?”梁野可不放心让徐清清回去。

    “没事的,我按时吃药,很快就好了”再说在梁野家总归不太方便。

    “不行,你再休息下,等不烧了再说”梁野强硬的把人按回被窝里。

    “真不用,我感觉好多了,不怎么烧了”徐清清用手撑着不想继续躺着当病人。

    梁野见她不配合,左手往她背后一抄,额头碰着额头,将人乖乖的压制在床上:“烧不烧,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

    在梁野靠近的那一刻,徐清清以为他会占自己便宜,不过现在这样跟占她便宜也没什么两样。两人脸靠得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只是相比梁野均匀平缓的呼吸,她的略显急促而已,徐清清在盖上被子前想干脆把感冒传染给这个家伙好了。

    最后徐清清在梁野的武力压制下,喝了药继续躺在床上休息。等到下午的时候,测量体温,确认徐清清已经退烧,梁野才勉强同意徐清清回家休养。

    不过回了家的徐清清,也没能甩掉梁野这个小尾巴,说是她感冒不方便,准时一日三餐送饭上门。徐清清推辞不了,只好受了他这番好意。

    经过梁野的准时投喂和叮嘱,徐清清的感冒终于在两天后彻底好了。就在徐清清以为自己可以不用再受梁野老父亲似的唠叨时,”老父亲”梁野拎着行李包上门来了。

    “这是干吗?”徐清清不清楚他这又是弄哪出。

    梁野熟门熟路的进了门,把行李放进书房:“来你这儿住一晚呀”。

    “你明天回部队?”熟悉的行李包,让徐清清想到了刚见梁野的时候。

    “聪明”梁野已经大喇喇的躺在书房的小床上了。

    呵呵,这跟聪明有半毛线关系呀,明天要走,来我家住难道会近一点吗?看在她感冒这几天受他照顾的份上,徐清清大方的选择忍他一晚。

    嘴上说着不在乎,实际上还是为梁野做了一顿好吃的,临走还送了个路飞的钥匙扣给他,这还是上次去成都漫展买的,当时就发现和他气质,等梁野把它挂在行李包上,徐清清觉得自己眼光真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呀!

    已经知道梁野会凌晨出发的徐清清,把礼物一送就进屋睡觉了,半夜被人堵住呼吸亲吻时,徐清清才知道对一条狼放松警惕就是扯淡。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