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秋后算账

章节字数:8409  更新时间:20-04-03 0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送走好色之徒梁野,徐清清的好梦被他扰得一干二净,只好进书房码字,天露鱼肚白的时候才躺在书房的小床上睡觉。徐清清补觉补得正香,另一边何律师就碰壁了。

    何瑾瑜估摸着时间给徐清清发了微信,约她中午吃饭,过了半小时没回复,又打了个电话过去,也没人接,联系不上人这就难办了,可惜他今天有客户过来,抽不开身,只好隔一会去个电话。

    徐清清是被饿醒的,吃完早餐顺手去书房拿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被落在卧室没带过来。进卧室一看,全是何瑾瑜的电话和消息,徐清清掰着指头数了数好像今天是该轮到他了。

    主动拨号过去,对何瑾瑜,徐清清还是很待见的。

    “喂,何律师,不好意思,起晚了,没接到你电话。”

    何瑾瑜看了眼手表,10点45分:“等会来我公司”说完就挂断,继续跟委托人的见面。

    徐清清正准备回话对面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这…,这是要干吗?难不成她那案子的赔偿金到了,想及此,徐清清心情极好的换上风衣,带上墨镜,活脱脱参加分红大会的架势。

    等徐清清兴冲冲的赶到何瑾瑜公司,却被前台告知何律师正在会见客户,让她先去会客室坐一下。

    就在徐清清把手机玩到快没电时,才看到何瑾瑜送客人出来,徐清清在会客室里对他招手。何瑾瑜走近,神色疑惑的看着徐清清今天的穿着,她这是刚从哪里shopping回来吗?徐清清可没留意他古怪的表情,暗戳戳兴奋的问:“何律师,是不是我的赔偿金到了?”。

    哦,原来以为自己找她来是为了案子,何瑾瑜也是被她打败了,难道在她眼里自己只是个律师吗?

    “赔偿金是直接到你账户的,你留意一下,应该是这几天了”虽然很不想跟她谈公事,但又不得不提醒几句,果然找客户当女朋友,麻烦!

    “哦,原来是这样,到了请你吃饭呀”得到近期将暴富的消息,徐清清简直想原地转圈圈表达她抑制不住的喜悦啊!

    “嗯,中午了,一起去吃饭!”

    “我还不饿…”徐清清下意识回道,刚吃了早餐的她真心不饿,不过见何瑾瑜回头看她,徐清清又把话风一转:“但可以陪你吃”。妈呀!刚何瑾瑜那眼神,好像她不去就会发生什么似的。

    徐清清要了盘沙拉,坐在对面看何瑾瑜优雅的吃着牛排,不得不说,何律师吃饭让人赏心悦目,徐清清就着美色吃草吃的津津有味。

    这直白的注视,饶是何瑾瑜想忽视都没有办法:“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没,就是看你好看”徐清清一时不察,竟把真心话说了出口。

    闻言,何瑾瑜愣了下,随即轻笑出声:“是吗?”。

    “啊!你别误会,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夸你好看”徐清清放下叉子,双手摇成拨浪鼓解释道。

    往常何瑾瑜都是善解人意的化解,这次倒装起受害人来假装没听到。害得徐清清以为自己真把人大律师给调戏了,非常不安。

    直到乖巧地跟着何瑾瑜进了他办公室才发觉自己在打搅他工作:“何律师,要不你忙,我先回去了”。

    “没事,你就在这儿吧”何瑾瑜将电脑打开看资料。

    什么叫没事,你就在这儿。大哥,这不是你工作的地方吗?她一个外人在这儿真的合适吗?你也不怕影响你工作。

    过了一会儿徐清清才明白为啥何瑾瑜敢留她在这儿了,敢情人家一工作就进入生人勿近模式,什么响动都影响不了他,就连徐清清上前去桌子上拿走他的充电器都没施舍个眼神给她。直到把最新的评论看完回复好,何瑾瑜还埋头苦干看文件呢!工作狂实在是太可怕了。

    百无聊赖的徐清清,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睡着了,谁叫气氛过于安静,周公实在喜欢,就拉她去下棋了。

    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原本坐在办公桌的人不见了,徐清清猛的清醒过来,想起身才发现身上搭着一件外套。刚好何瑾瑜推门进来:“醒了”。

    “几点了?”

    “快15点了。”

    “啊,睡了这么久”徐清清站起身把外套叠好放在沙发上:“何律师,那我回去了”。

    “回去有事?”

    嗯?她回去虽然不是有事,但她在这儿干坐着也不是一回事呀!

    “我在这儿也没事干,又打扰你上班”徐清清尽量用委婉的说辞来提醒何律师她在这儿没什么效用的事实。

    “觉得无聊?”

    “嗯”她在这儿啥也干不了,能不无聊吗?

    “我还有2小时下班,要不你去楼下商场等我”没事先告知她,果然还是觉得无聊了。

    What?为什么一定要等他,就不能放她回家吗?家里的花花草草还在等她回去恩赐雨露呢!你老这么忙就别想着约会了,不都说客户是上帝,咱先把上帝托付的事给解决了先,行吗?

    “你这么忙,要不我们明天再约?”徐清清试图打个商量,反正5天呢,少个一天应该没什么大碍。

    “如果你不想去逛街就在这等我”何瑾瑜避开她的话。

    行,妄想跟一个律师打商量,是她托大了。她还是乖乖地听从安排吧。

    “那我还是在这儿等你吧”今天为了体面,她可是穿了高跟鞋,穿着高跟鞋去逛街,还不如躺着呢!

    不过才睡醒就又躺下,实在有损形象,徐清清只好跑到窗边去看风景,不过呆了会儿又觉得腻了,又跑到沙发上坐着,期间还借着去厕所的机会,跑到外面去透透风。

    何瑾瑜手里的资料归纳得差不多了,看徐清清像个皮猴一样东碰碰,西摸摸的:“你要是真无聊,坐这儿玩电脑吧”。

    被看破的徐清清有些不好意思:“这样好吗?”。

    “没事,我正好出去开个会。”

    何瑾瑜一走,徐清清鸠占鹊巢坐上主位,点开了系统自带的纸牌游戏,专心致志沉迷其中。后面连何瑾瑜什么时候进来过都不知道,直到下班,何瑾瑜叩了下桌面才把她从游戏里喊出来。

    就在徐清清以为何瑾瑜会带她去餐厅吃晚餐时,他竟意外接地气的带徐清清去了一家重庆面馆,吃完后就径直送她回家,开明大度的仿佛下午那个控制狂不是他一样。不过能早点放她回家,徐清清心里是极高兴的。

    到了小区门口。徐清清道了声谢谢就准备开车门下车,却发现打不开。

    “明天我要去上海出差3天,你跟我一起去。”

    她就说嘛!控制狂怎么可能吃了碗重庆小面后就变得和善可亲了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啊!

    “你公事出差,我去干嘛?”你见过谁出差还带女朋友一起去的吗?

    “参加会议而已”如果不是不能缺席,何瑾瑜也不想假公济私的去约会。

    “要不这次你先去出差,等你回来再开始约会,时间延后”徐清清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正派何律师借着出差的目的去约会,这也太损坏他职业形象了。

    “你觉得他们肯?”这个他也想过,不过还没开口就被否决了,竞争这么激烈,不顺应规则的只能被规则淘汰,连梁野都调了休赶回来,证明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额,忘了这事她做不了主,不过为什么跟谁约会这事她做不了主啊?明明她是另一当事人不是?

    “如果我不想去,会怎么样?”徐清清斗胆摸了下危险边缘。

    听到这话,何瑾瑜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想你还欠我几个要求,对吗?”

    噢,忘了,何律师除了是她的对象列表,还是她的债主。又想起他帮自己打官司一文不取,徐清清更加觉得自己忘恩负义,当初信誓旦旦说什么事都可以找她呢?人家不就是要你陪他出差3天,有什么好拒绝的。

    “不用要求,我去”深刻检讨了自己的忘性,徐清清这时又把何律师当知己好友了。

    感觉徐清清突然对自己热情起来,何瑾瑜猜想她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帮忙:“那明天早上8点机场见”。

    “好,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晚上在收拾行李时,徐清清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在家呆过了,不是被拉去度假,就是陪谁出差,她这恋爱谈的像个行李箱似的,走哪儿都跟着,有这样黏糊的吗?

    此时黏糊本人正满足地坐在商务舱里喝牛奶,有人贴心服务的感觉真好!

    徐清清一路好心情地跟何瑾瑜进了酒店,想着等他去开会,自己就开溜出来玩,她可是连夜将旅游攻略给整理出来了。进了房间,发现是间双床房:“你订的双床房?”。

    何瑾瑜将手中的行李放下:“嗯”。

    “我跟你住同一间?”

    “嗯。”

    她不是名义上的助理吗?有见过异性助理和上司住一间房的吗?也不知道避嫌。诶?问题好像不是助不助理的事,而是为什么就订一间房呀!你都能订飞机商务座,就不要在乎这点子住宿费,好吗?

    “就不能多订一间房吗?”他俩还没到住一间房的关系呢!

    “不能。”

    嗯?这明显是强买强卖,何律师,你可不要知法犯法呀!

    把手机充上电,何瑾瑜转身说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住一起只是为了方便”。

    我信你个嘤嘤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是为了方便,这什么脑回路?徐清清简直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何瑾瑜是不是那个智商超群的律政校草了。

    徐清清正想说什么来反驳,何瑾瑜却避开话题进了洗手间。徐清清看着手边的行李箱,思考要不要自费开一间房。

    等何瑾瑜出来,就看到徐清清正蹲在地板上往外拿化妆包,看来人是决定留下了,何瑾瑜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翘起。等徐清清转头过来又迅速抿下。

    “你不去开会?”她还想补个妆出去玩呢!

    这是赶他走的意思吗?才到还没安顿好,开什么会?

    “要下午14点才开始,你是准备出去吗?”看她把包都放好了。

    额,她现在说是,会不会被打:“没有,就补下妆”,徐清清对着小镜子补妆,悄悄在镜子里去看何瑾瑜在干什么,发现人家很淡定在整理文件。顿时徐清清有些后悔没说出去了。

    两人安静的吃过午饭后,徐清清等何瑾瑜前脚去开会,后脚就拎着包偷溜出去。中午特意留着肚子就是为了扫荡美食街。拦下出租车就往目的地前进,这一幕被站在会议室落地窗前的何瑾瑜看得正着,看来让她安份的待在房间里是难为她了。

    徐清清在美食街边吃边逛,看到什么新奇玩意还分享到朋友圈,不过她十分机智的屏蔽了何瑾瑜,总不能人家辛辛苦苦去开会,她还拿美食诱惑他吧,这点度她还是能把握好的。直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徐清清才带着专门为何瑾瑜打包的小吃回来。

    一进门就殷勤的将吃的放在桌上:“给你打包的,趁热吃”。

    “玩的开心吗?”何瑾瑜打开食品盒:生煎包,杂酱面和粢饭团,全是主食。

    徐清清正在放包,头也不回的说道:“嗯,挺开心的,上海美食挺多的”。

    “怎么没打包那个咸豆浆,你不是觉得很好吃。”

    这下徐清清回头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屏蔽他了吗?徐清清悄摸点开朋友圈看,没错呀!

    何瑾瑜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我在群里看到的”。

    “什么群?”她好像记得自己并没有发到群里吧。

    何瑾瑜点开手机转给她看,徐清清凑近一看群名2902,这不是她的门牌号吗?用手翻了下消息,才知道是梁野这个二货将她朋友圈的图发到群里的,还@何瑾瑜问带她去哪儿玩了。徐清清一阵无语,能不能不要在群里展示兄弟情,更不要随意盗她图发群,这还让她怎么保持神秘感?

    当徐清清还想继续往上翻消息时,何瑾瑜收回了手机,妈妈说吃饭不要玩手机。

    没能窥探到其他信息的徐清清有点忐忑,试探的问道:“你们在群里一般聊什么?”。

    咽下嘴里的粢饭团,何瑾瑜想他短时间应该不会吃米饭了,徐清清有眼力劲儿的将手边的水递给他,等何瑾瑜喝的时候才发现那是她喝过的水。

    “想知道?”

    徐清清还在想水的事,听到没头没脑的一句想知道,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啊?哦哦,对,想知道”。

    “属于男人之间的秘密,不能给你看”人家都是先给点甜头再撒糖,何律师倒好,撒点糖渣就没下文了。

    知道示弱对何瑾瑜不管用,徐清清装着不在意的随口一问:“应该没说我坏话吧”。

    “你猜”何瑾瑜放下精英人士的架子,跟徐清清玩起”谜语”来。

    你猜我猜不猜,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不上不下吊她胃口是怎么回事?

    “我猜没有”徐清清粗略回顾了在他们面前自己的举止,没有出格的,回应得很有底气。

    看她一副使劲绷住倔强,又忍不住观察他反应的样子,何瑾瑜很不厚道的暂停欣赏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说:“嗯,确实没有”。

    没有差评就好,轻呼一口气,虽然彼此在磨合,但徐清清也不想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危险解除的徐清清又好奇心上来刨根问底:“那你们聊什么?”总不能真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吧!

    看她实在想八卦了解的样子,何瑾瑜大方透露:“主要是学习和借鉴”。

    嗯?难不成他们真的在群里交流学术研究?仔细想想也有这个可能,不同行业的凑在一起不就为了拓展人脉眼界嘛!

    “你们真刻苦”徐清清对他们保持学习的态度表示赞扬。

    怎么又跟刻苦扯上关系了,话风好像在朝着什么奇怪的方向去了,不过何瑾瑜没打算纠正,就让徐清清错误理解吧,有时候话说的太透反而失了情调。

    晚上睡觉,徐清清还犹豫自己要不要警惕何瑾瑜,但一沾到床就睡着了,反倒是何瑾瑜看她入睡这么快,感叹心真大。

    第二天的会议安排得很满,何瑾瑜嘱咐一声就出门了,徐清清自然正大光明的往外跑,今天她要去上海老街逛逛。等何瑾瑜开完会议回来,房间里又是空无一人,看着空落落的房间,何瑾瑜第一次反思自己带徐清清来的初衷。

    拎着饭盒回来的徐清清,开门发现何瑾瑜倚在阳台上,夕阳挥洒的余晖映照出他落寞的背影,徐清清下意识觉得歉疚,自己整天出去疯玩留何瑾瑜一个人在这儿好像有那么一丢丢自私。

    何瑾瑜听到声响转过头,“何律师,我回来啦,带了饭”徐清清笑着对他打招呼,还扬了扬手里的饭盒。

    罢了,知道按时回来,还给他带饭就行!

    “带了什么?”何瑾瑜进来问道。

    “好吃的”徐清清特意去朋友推荐的餐厅打包的,都是来上海必点的。

    何瑾瑜看到了米板,又想起昨天那个扎实的饭团,心有些堵,不过好在徐清清点了汤,才让他不至于条件反射。

    吃完饭,徐清清主动问起何瑾瑜明天会议什么时候,她想要是时间充裕,可以带他去个地方。

    “明天上午总结会议。”

    “那下午带你去个地方”徐清清故意卖个关子。

    她不说破,何瑾瑜也不问,心里隐约有些期待。

    果真第二天徐清清乖乖的在酒店等何瑾瑜,徐清清先是带他去吃了那碗咸豆浆,后带他去了老街那家餐厅,再后来带他去了一家裁缝铺。铺面很小,上到二楼才知道别有洞天,整齐排列的各色女士旗袍,还有陈列着的婚嫁绣禾服,穿着讲究的师傅们正笑着迎接他们。

    “程师傅,您好!我是跟你预约下午的徐清清。”

    “好的,那你先看下款式再选布料”程师傅让店员指引接待。

    “您看,能帮他做一身男士的吗?”

    何瑾瑜听徐清清这么一说,有些愣住,这好像是家女士旗袍店吧!

    程师傅打量了下何瑾瑜,转身叫来店员:“你带这位先生去三楼”。

    何瑾瑜看了眼徐清清,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要给他定做衣服,还要分开选。徐清清给了他一个坚定地眼神:“去吧,好好选”。

    何瑾瑜上到三楼,才眼界大开,没有想象中的不伦不类,反而在细节处透着古色香气,中山装,立领西装,刺绣西服和龙纹开衫,件件不同款。何瑾瑜在店员的介绍下,保守的选了件中山装,还是基础款黑色,拒绝了店员对各色纽扣的推荐,何瑾瑜飞快定下了这件衣服的款式。

    二楼徐清清还畅游在绚烂缤纷的色彩中迟迟下不了决定,她觉得这件做玫红色好看,做紫色也好看,做黑色镶珍珠也很贵气。何瑾瑜下楼走近就看见她左手里拿着两件旗袍,右手在布料墙上徘徊:“还没选好?”。

    被突然出声吓一跳的徐清清见是他,忙叫他帮忙看看选哪件好,一件纯色丝绒缎面单边高开叉长款,一件刺绣锦缎双边开叉中长款。

    对旗袍的审美,何瑾瑜涉猎不多,分不出那个更适合她:“如果你喜欢,就都买”。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你再帮我看看选哪个颜色”买买买的想法得到支持后,徐清清毫不纠结的继续下一步。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上前看了眼布料墙:“你选中那几个颜色?”。

    “玫红,紫色和黑色配这件缎面好看,粉色,黄色和银色配这件刺绣好看”徐清清说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何瑾瑜能给出让她满意的答案。

    经过上个问题,何瑾瑜已经知道答题技巧,但6件会不会太多,平时也没见她穿过旗袍:“我觉得各两件比较合适”。

    “好吧,那颜色呢?”虽然没法拥有全部,但4件也满足了。

    “玫红,紫色和粉色,银色”黑色显老气,黄色总让他想起三楼看到的那件龙纹开衫,黄色还是不要了。

    “行,那麻烦按他说的记下,纽扣我要自己选”跟身后的店员交代一下,徐清清就往纽扣橱窗走去,何瑾瑜跟上,两人就纽扣小小争论了一番,最终以徐清清胜出。

    徐清清还想看看何瑾瑜选了什么,却被何瑾瑜借用身高优势迅速签字付款没让她摸到收据单,任凭她怎么磨,都没能要到。

    两人又在上海的街头逛了半天才回酒店收拾东西,正准备去退房,何瑾瑜接到一个电话,是这次会议认识的一个师兄说今晚有个酒会,问他去不去。何瑾瑜原本想推辞,后面说院里面的老师也会来,允许带女伴才答应去。

    徐清清行李都收拾好了,就等着他接完电话开门,看何瑾瑜倒回来把行李放回原位:“不走了,今晚去参加一个酒会”。

    “什么意思?”

    “我学校师兄说今晚有个酒会,院里老师也会来,我想去看看”毕业这么多年,很少回学校。

    “哦,那你在这里参加酒会,我先回去”毕竟机票都买了,别浪费呀!

    “你跟我一起去。”

    “你去看望老师,我去干什么呀”更何况她谁都不认识。

    “你作为女伴出席,跟在我身边。”

    “可我没带礼服”看吧,硬件条件不允许我高调。

    “租一套”何瑾瑜联系酒店客服询问哪里有礼服租借。

    徐清清看着他忙活,心想这又是何必呢,放她一个人在酒店撸烧烤多好啊!

    最终还是被何瑾瑜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套晚礼服,穿上去刚刚好,无奈徐清清穿上新买的高跟鞋挽着何瑾瑜款款出现在酒会上。幸亏来的女生很多,徐清清激不起浪花,亦步亦趋的跟在何瑾瑜身边。

    “师兄”何瑾瑜先带徐清清见了学校师兄。

    “来了,这位是?”这位师兄毕业后就去了英国深造,在英国一家律师事务所,这次回来是专门来参加他们这次研讨会。

    “我女朋友,徐清清”

    “师兄好!”冠上女朋友标签的徐清清绽放一个甜甜的微笑。

    “难怪每次约你喝酒都推辞,原来是要陪女朋友”师兄一副找到谜底的样子。

    何瑾瑜笑了笑算是默认,不一会儿,院里的老师来了,何瑾瑜跟师兄一道前去打招呼,徐清清悄声跟何瑾瑜说了声不去就在原地等,她可不想打扰人家师生叙旧。

    这边学校毕业的学长学姐们都聚在老师身边各自寒暄,人老了就爱操心年轻人的婚姻问题:“瑾瑜,你成婚了吗?“。

    “还没有”何瑾瑜站在当初带他的陈教授身边,恭敬的答道。

    “三十而立,该处理个人问题了”当初还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转眼就成了大人,岁月不饶人啊!

    “嗯,好的。”

    “别光顾着嘴上说说,要有实际行动”估计陈教授是听多了这类推辞的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催促道:“在场有不少女孩子,你多接触接触”,说罢还替他四处张望了一下。

    何瑾瑜看自家老师这股热情劲儿一时半会消不了,忙开口道:“老师,我有女朋友,今天她也来了,我带她来见你”。

    “好,这是好事,怎么不早说”害他差点就乱点鸳鸯谱了。

    徐清清看何瑾瑜回来,以为聊完了,想不到人家只是回来拎她来见人。

    “老师,这是我女朋友,徐清清。清清,这是我大学研究生导师,陈教授。”

    “陈教授好!”徐清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面前这位带着眼镜的大学教授。

    陈教授和蔼的看着徐清清,轻声问道:“也是做律师行业?”。

    徐清清摆了摆手:“不是,我写文章的”。

    “哦,作家。作家好,跟律师正合适,都是跟文字打交道。”

    徐清清低头笑笑没说话,幸亏她临时改口说写文章,不然真说她写网络小说,应该陈教授就不会觉得他俩合适了。

    晚会陆陆续续人员到齐,宴会举办者上海律师协会名誉会长陆杭川发表致词后,场上音乐顿时变成韵味悠扬的华尔兹舞曲,有胆子大的挽着舞伴在场中央领舞,慢慢人群从中心向四周扩散,留出更多的场地供有需要的人们翩翩起舞。一旁默默吃着蓝莓派的徐清清看好戏般的望着已成小规模的舞池,她可真佩服这些勇敢秀自己的兄弟姐妹们!

    何瑾瑜将她”艳羡”的神情看在眼里不出声,默默在心里计划着。

    见了想见的人,何瑾瑜觉得没有必要再待下去,跟老师和师兄告别后,就和徐清清提前退场了。吃了一肚子甜品的徐清清觉得腻得慌,想吃点辣的中和一下,特别是烧烤,可她又不敢跟何瑾瑜提,只好忍着回了酒店。

    神情恹恹的开门,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徐清清顿时神台清明,再使劲儿嗅嗅,嗯?好像香气更甚了,快步进去一看,是她心心念念的烧烤没错了。徐清清一脸惊喜的回头看着何瑾瑜,是他点的?

    “你不是一直想吃烧烤吗?”在晚会上他不止一次听到徐清清小声嘀咕,回来也一路盯着外卖界面流口水没敢下单。难道在自己面前吃烧烤是件很罪恶的事情吗?

    “你怎么知道?”她也没跟他说呀!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如果表现这么明显他都不知,那他可能要去趟眼科了。

    “哈哈,一起呀”撸串呀!徐清清迫不及待的坐到椅子上打开外卖盒,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嗯,是她钟意的味道,加辣。

    何瑾瑜脱了外套,从小冰箱里拿出一只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过来。徐清清正吐槽没有酒作伴呢,想不到何瑾瑜这么了解她的心意,不过,为什么是红酒,明明啤酒和烧烤更配呀!

    何瑾瑜扬了扬手里的酒杯,问道:“喝吗?”。

    当然,徐清清猛地点头。

    原本何瑾瑜以为徐清清酒量会很好,毕竟她家里有专门的酒柜,却想不到半杯就满脸飘红,不过意识还是清醒,知道使唤他倒酒。再倒第三杯时,何瑾瑜看着徐清清水亮亮的眼睛问道:“想跳舞吗?”。

    反应慢半拍的徐清清歪着头愣了一会儿:“好啊!”。

    “那你乖乖坐着等一下。”

    等何瑾瑜将音乐调好,回头一看,徐清清已经自顾自再喝第三杯了,忙将人拉起来,柔声指责道:“你喝醉了要怎么跳舞?”。

    徐清清拂开何瑾瑜的手,努力将重心不稳的身体站直,逞强道:“我没醉,我可以”。

    何瑾瑜点击音乐,走到徐清清面前伸出手绅士的询问:“美丽的徐清清女士,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也不知道徐清清是醉了还是没醉,她很准确的将手搭在了何瑾瑜的手上,并说:“我愿意”。

    柔和的灯光下两个紧靠的身体摆动轻盈的舞步,在光与影的间隙中闪过一帧帧翩飞的裙角。

    何瑾瑜不知道徐清清明天醒来会不会记得今晚的一切,但他会记得,悠扬婉转的音乐,脖颈温热的呼吸,笑的很傻气的徐清清眼里只有他一个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