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9.喜欢你1

章节字数:5552  更新时间:20-04-06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送走她姐,徐清清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继续懒在家里。这一反常的举动让徐爸爸担心不已,难道是这次见面让他们之间产生了问题。

    送饮料给从上午就一直躺在泳池边躺椅上吹风的女儿,走近看正两眼无神盯着天空中的某处发呆呢,徐爸爸轻轻将饮料放在桌上,关切的问道:“清清,出什么事了?”。

    陷入沉思的徐清清被惊醒地坐起身来:“爸,你来啦”。

    “发生什么事了,你整天都无精打采的。”

    “我没事,别担心。”

    看出女儿是在装作无事,不想让他们担心,但这样的让他更担忧:“你不说,我们更担心”。从小脸上就藏不住事。

    徐清清低着头神情落寞不语,徐爸爸也不催她,只是安静的陪在她身边,等她想明白自然会说。

    “爸,你喜欢妈妈什么?“徐清清喃喃自语,像是在问她爸,又像是在问自己。这两天徐清清一直在想她老姐留下的问题,她最喜欢谁?他们又喜欢自己什么?借着探索答案,她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回想了一遍,从最开始的见面到相处的点滴,再到成为恋人这一路,走的很顺,没经历半点波折,以至于忽略了很多爱情本身的东西。他们好像都没有开口说过喜欢,说过爱,在选择的时候没有,在相处的时候没有,在约会的时候没有,可就是这样他们竟然也能顺利地走到现在,徐清清不由的怀疑这段感情是不是真实存在的。这一切是不是系统给她编织的一个美梦,梦里面他们对她好,宠着她,依着她,把她当宝贝一样护着,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再戳破,让她毫无防备的醒来面对刺眼的阳光。

    尽管说的很小声,但徐爸爸还是听到了,不明白突然问起这个是何意,但跟女儿分享自己年轻时候的爱情,他是乐意的:“别看你妈现在对你们严厉,当初她可是凭着这股劲吸引了很多人呢”。

    “所以你喜欢她严厉?”这算什么优点?徐清清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契机,那时候觉得特别,就主动接近,慢慢接触下来,就变成喜欢了。”

    听完徐清清有些搞不懂她爸的答题逻辑,所以答案还是严厉?

    徐爸爸看到女儿一脸嫌弃皱眉的表情,知道自己说的太过高深,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喜欢一个人不是喜欢她哪一点,而是整个都喜欢”。

    “哦”徐清清淡淡的应道,她突然明白这事问她爸是个错误,他们可是已经携手走过大半辈子的夫妻,对爱情的领悟哪里是他们这些刚拿到通行证的新手情侣能参考的。她还是去问问思思她们吧。

    听出女儿对这个回答的不理解,徐爸爸接着道:“非要说一个的话,那就是理性”。

    “理性?”太后老找她错处,哪里理性了?

    “不说你不高兴,说了你又不信”徐爸爸笑着说道,对待同一种事物尚有不同的看法,难道还不允许他喜欢理性。

    “好吧,爸爸你赢了”看来不止情人眼里出西施,还出独一无二的吸引点。

    闹过了,该问正事了:“这几天是在想为什么喜欢他们?”徐爸爸正色道。

    “嗯,也在想他们喜欢我什么。”

    “傻瓜,这事该去问他们,你坐这儿想能想出什么来呢?”还是个孩子呢,为爱情烦恼的孩子。

    “可……可我总要先想明白自己吧”徐清清欲言又止道,万一问他们时被反问自己,答不出不是尴尬了。

    “那想明白了吗?”

    “我不知道”像是有答案,又像是不确定。

    “既然不知道,去见他们,见了也许就知道了”徐爸爸提议道。

    见女儿不回话,知道还没转过弯来,便语重心长的说道:“恋爱是一种感觉,当你见到他时,心里想着什么,便是你要的答案”。说完就起身离开,该说的已经说了,领悟只能靠她自己。

    回到房里,太后问起:“怎么回事?”。

    “陷入恋爱的魔怔,在思考喜不喜欢。”

    太后听后脸上神情放松下来,转瞬又提起来:“不喜欢会在一起?”。

    “谁说不是呢”徐爸爸感慨道,想不到他一向乐天派的女儿竟然会多愁善感起来。

    当晚徐清清就回了富华小区,她决定今晚蓄力明天开始验证。她爸说的对,躲着把头想破都想不出来,还不如见一面谈谈,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年会那晚过后,叶梓慕他们也没收到来自内部的反馈,还被内部人员给冷落了,众人也是心里忐忑的不敢找徐清清。2902的钥匙除了徐清清还有秦泽和何瑾瑜有,秦泽住许悬哪儿,何瑾瑜也是抽签抽中才得以保管,所以徐清清以为她这么晚回来家里应该没人。

    回去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避开下晚班的许医生,一路有惊无险回到家,果然屋内一片漆黑,只有窗台外倾泻进来的朦胧月光。顺手打开客厅的灯,徐清清就被沙发上隆起的不明物体吓一跳,下意识后退两步去摸东西防身。

    被刺眼的亮光照着醒来的梁野,掀开身上的毛毯,看向站在墙边的人:“你回来了,有没有带吃的,好饿”。

    “梁野,你怎么在这儿”见不是登堂入室的坏人,徐清清放下心来。

    “来市里开会。”

    “哦,给,这有鸡汤”幸好她有顺手带点什么回来的习惯。

    喝完鸡汤,自觉去洗碗,徐清清从浴室出来就听到厨房的水流声,微微勾起嘴角。

    梁野冲了战斗澡就进来卧室。是的,现在徐清清的卧室已经不是禁地,向外开放了。

    徐清清半靠在窗台榻榻米上看书,见梁野进来便出声让他过来坐。

    梁野闻言走过来,将手里的毛巾递给徐清清,示意她帮忙。徐清清无奈接过站起身来帮他擦头发,自从某次担心他头痛而帮他擦头发后,像是将她定义为专属tony老师一样,每次都要她帮忙。

    梁野的头发和他本人一样,走狂野派路子,稍微长长就会炸毛,随便一揉就会膨胀,所以徐清清都是极有耐心的顺着发梢轻轻擦拭。

    “这次回去叔叔阿姨说什么了吗?”梁野随意的提起。

    “没有啊”徐清清专心应付手里的事,下意识答道。

    “那你怎么呆这么久?”还不回消息,后句话梁野没说,怕她多想。

    “我姐回来,我不得好好陪陪她呀”看来这几天确实对不住他们,让他们担心了。

    梁野听后没说话。

    “好了,干了”徐清清摸了摸发丝,有八成干了。

    闻言,梁野没退后反而把徐清清从榻榻米上抱起来往床上带,突然这么一下,惹得徐清清惊呼,两人双双摔到蓬松的被褥上,眼对眼望着彼此。

    周遭的气氛正在急速升温,过近的距离让徐清清能够清楚的看到梁野眼中那个小小的自己,鬼使神差地徐清清开口问道:“梁野,你喜欢我吗?”。

    看着眼前的人说完话迅速红透了脸颊,还低头不敢看他,梁野轻笑出声:“当然”,说完还在那红彤彤的脸上亲了一口,温软带着香气的美好触感,让梁野舍不得离开,渐渐往下,他想尝尝更甜的滋味。

    片刻就被堵住呼吸的徐清清艰难夺得生存权,气喘吁吁生气的质问道:“可你都没有说过喜欢我”。

    梁野瞬间上道,不要脸的情话张口就来:“喜欢你,我喜欢你,我梁野喜欢你”。

    “一点都不真诚”听到想听的话,徐清清嘴硬道。

    “那我真诚点”说完,梁野再度夺走她的呼吸,顺便掌控主动权。

    那晚,徐清清听梁野说了好多个喜欢,每一个都让她记忆深刻。

    隔天梁野走后,徐清清接到何瑾瑜的电话说她有事找他,下意识反问道:“什么事?”。

    “梁野说你要问我件事”何瑾瑜一早就收到他发来的信息,说徐清清有事找他,让他一大早打电话过去。但听徐清清的反应,这该不是梁野的恶作剧吧,何瑾瑜有点不确定的想着。

    该死的梁野,明明说好保密的,说话不算话。昨晚太激动一不小心被梁野试探出她的打算,徐清清许诺了他好多好处让他别透露给他们,想不到第二天就忘了答应她的。

    “他还说什么了?”该不会全告诉他了吧,那她这计划还怎么实行下去,徐清清语气忐忑的问道。

    “见面聊”还说让他见机行事,那先见一面吧。

    挂断电话,徐清清就给梁野打电话,她要知道泄密到哪一步了。

    一接通,徐清清先发制人指责道:“梁野,你说话不算话”。

    “我只是略微指点,不算失信”梁野笑嘻嘻的说道,卖个好就当还何瑾瑜给他钥匙的人情。

    “哼,你已经不可信了,你还告诉谁了?”以后休想从她这儿套话,徐清清气鼓鼓的问道。

    “没,就老何”这么有情调的事,全说开有什么意思。

    “真的?”别又骗她,徐清清半信半疑的问道。

    “真的,比珍珠还真。”

    “姑且信你一回,别再告诉其他人了”徐清清再次提醒道。

    “yes,madam。”

    跟何瑾瑜约在大剧院,见了面何瑾瑜问什么事,这种羞于启齿的话怎么能在人来人往的剧院门口说,徐清清自然没开口,只好说先去买票看剧。

    “你不说那我问梁野”,原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但看她眼神闪躲吞吞吐吐的模样,何瑾瑜倒有些好奇了。

    “别”徐清清连忙用手拦下他拿手机的动作,顺势挽上他胳膊,语气撒娇道:“晚点告诉你”说完就拖着他往剧院走,口中还喃喃自语道:“不知道有没有上新剧呢”。

    外套都被她扯得变形,何瑾瑜连忙快步上前将像头蛮牛往前冲的人牵在手里:“跑那么快干嘛?”。

    还不是怕你打破砂锅问到底,徐清清侧着头装没听到。

    还在他面前使小性子呢,何瑾瑜宠溺的笑了笑,任由她逃避问题。

    话剧《信封》讲述了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侣因为战争被迫分离,互寄书信却在战火中艰难辗转,彼此带着殷切的希望等待着来自爱人的信。

    潸然泪下的凄美爱情故事,观众席上低声抽泣的都是女士,连他身边的徐清清也满眼通红的掉眼泪。难以感同身受的何瑾瑜只能默默递上纸巾。

    结束后眼睛肿成核桃似的徐清清还抽搭搭的问何瑾瑜:“为什么不多写几封,等着多难受啊”。

    还不是为了骗你们的眼泪,何瑾瑜默默在心里吐槽。这种剧情本身逻辑不严密,导演不用这种极端的设定,能有煽情效果嘛,这种大实话肯定不能对徐清清讲,就让她保留独有的观后感吧。

    等徐清清从洗手间补好妆回来,何瑾瑜特意问:“接下来去哪儿?”。

    “去甜品店吧”她想喝奶茶,同情的泪流干她需要补充能量,徐清清兴致勃勃的说道。

    果然把正事忘了,何瑾瑜略微提醒她说道:“你不是有事要说吗?”话虽这么说,脚步还是往旁边甜品店走去。

    “哦”真是好记性呢,何律师。

    侧眼看刚才还开心,转眼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打不起劲儿的徐清清,何瑾瑜停住脚步把人带到跟前,略带严肃的问道:“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纠结?”。

    又被质问,徐清清下意识嘴硬道:“没有!”。

    总是这样,在他面前躲闪,哪怕再简单的事都会跟他绕很大的圈,全然不像对秦泽他们那样,温柔耐心。何瑾瑜也曾想过是不是自己的沟通方式让她不自在,但好像无论那种态度,都会演变成这样,也许是人的原因?

    抛开纷乱的想法,何瑾瑜神色如常跨步往前:“走吧”。

    反应过来自己语气不好,但察觉出身边人的低气压,徐清清惴惴不安的跟着。直到落座何瑾瑜也是神情淡淡的坐在对面点了杯拿铁。

    尽管眼前摆着香气浓郁的奶茶和在碟子里白滚滚的雪媚娘,徐清清都没有开动,反而拨弄着吸管,思索要怎么暖场。

    一句对不起轻轻的飘过来传到何瑾瑜的耳朵里。抬眼,道歉的人正用可怜兮兮求原谅的眼神望着他,双手交叠在桌下,不知是紧攥着还是轻放在膝头。徐清清跟他说过很多对不起,每个都是他不需要也不想听到的答案,果然这次宁愿道歉也不愿意坦白吗?

    看何瑾瑜依旧不说话,只是用淡漠的眼神望着她,像是在想着什么,但镜片阻挡了她想窥探的心思。每当何瑾瑜不说话望着她的时候,徐清清都很紧张,甚至会不过脑子的乱说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像是在考场被监考老师抓到要作弊的自己一样,虽然她从小到大都没做过弊。好吧,这样一想,她似乎对何瑾瑜从开始就带着敌意,还是自我脑补的反派大戏。

    既然认识到问题那就要解决问题,不妨借着这个机会跟他开诚布公的谈谈心,反正这次里子面子都顾不上了,想通后徐清清把手放在桌上前倾身子示意何瑾瑜过来,她要给他说悄悄话。

    何瑾瑜见她神情慎重煞有其事的样子便附耳过来。

    “你喜欢我吗?”说完徐清清就嗖的一下缩回去,仿佛做了什么坏事一样,眼睛还四处乱转不敢看何瑾瑜。

    慢慢坐直身体,何瑾瑜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清清慌乱的样子:“你觉得呢?”。

    度过尴尬期,徐清清恢复自然,有些气馁的说:“我不知道”。

    竟然是在纠结这种事,何瑾瑜也是觉得好笑,难道她认为他们走到现在,靠的是友情,在表演过家家吗?人生有限,时间很短,他一点都不想浪费:“对你没好感,是不会在一起的”。

    “真的?”徐清清带着欣喜的眼光看着他,见何瑾瑜点头,徐清清又装作委屈道:“可你都没有表白过”嘿嘿,怎么着也要让他亲口说一次,徐清清心里的小人儿正在激动的搓手手。

    她哪里晓得像何瑾瑜这样的人,要让他在一家开放的甜品店表明心意,强人所难,这种亲密的话不能留到夜深人静两人独处时再悄悄说吗?所以不从的何瑾瑜果断跳过话题,攀扯上新的问题:“这话也问过梁野?”。

    嗯?问这干嘛?接下来不是表白时间吗?徐清清还想不依不饶让何瑾瑜就范:“重点不是他,是你”。嘿嘿,难得看到何律师逃避问题呢!

    怎么这下又聪明起来了,不过原则就是原则:“这里不方便”。

    哈哈,这下知道她在剧院门口的窘迫了吧,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看在他刚才放过自己,徐清清也将心比心大方说道:“那回家说”。

    何瑾瑜没答话,算是默认,心里却在想为什么这种问题有朝一日要摊出来讲,这不符合恋爱自然规律啊!

    “还有件事”徐清清说完沉思该怎么开口。

    刚跳过一个陷阱,该不会又来吧,何瑾瑜难得有些紧张。

    “我要向你道歉。有时候我会莫名的跟你对着干,唱反调,态度不好”“我以后会改正,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要是我还有其他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也请你一并告诉我,我一起改”徐清清断断续续将自身发现的问题说出来。

    听到这番话,让何瑾瑜有些诧异,想不到她竟会对自己说这些,看来认真反省的人不止他一个,这样也好,矛盾解开了就没有了,如此何瑾瑜便开口说道:“其实还真有一个,想让你改正”。

    嗯?她有暴露这么多缺点吗?徐清清有些自我怀疑的想着,但面上还是诚恳求教:“什么?”。

    “你偏心”何瑾瑜也不绕圈子,直接指明。

    “偏谁?”她自问对每个人都很好,礼物,约会她都有做到公平。

    看她还不自知,就明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无意中的偏爱有多明显:“秦泽,你对他好过我们所有人”,会温柔耐心的说话,会无条件容忍他的霸占,会首先考虑他的需求,会不论多晚都开灯等他,会跟他亲密的黏在一起,会时刻把他挂在嘴上,诸如此类的特殊待遇,不止他察觉,相信其他人也都有所感受。

    “有吗?”这下徐清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额头,又想起那晚她姐的话,更觉得是这么回事,额,这下该怎么办?

    “既然说要改,那就请务必做到”何瑾瑜没等她保证,直接宣布结果。

    “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她相信她能做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