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喜欢你2

章节字数:6321  更新时间:20-04-06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跟何瑾瑜的一番谈心,解决了疑惑也制造了问题,同时也让徐清清明白这次的深入谈话必须要推行下去,这样才能知道每个人的需求和意见。

    挑了没人在的中午,徐清清献殷勤的去接午休的许医生回家吃饭,为了保密,徐清清每次来医院找人都是对前台护士小妹妹说她是许医生的追求者,把一群同甘共苦的妹子哄成加油团,希望她早日攻克许医生这座冷峰。每每成功将人约走,妹子们都会小声欢呼,更有甚者还细心记录下她的战绩,徐清清有时候都良心不安不敢见她们,生怕自己那天露馅了被围起来群殴。

    不进去只能在路边等,无聊数着路过的红色轿车,数到32辆时,许悬穿着白大褂走了出来,见状徐清清连忙将手上的大衣递过去。幸亏她有先见之明事先准备着,她家许医生大冷天还穿的如此单薄,宽大的医袍下摆跟纤细的小腿形成鲜明的对比,看来还是得多给他做好吃的,反正冬天正是养膘的好日子嘛!

    套上大衣,许悬安静的跟在徐清清身旁走着,早已摸清许悬的性子,他不开口,她说不就得了:“做了清蒸鲈鱼,虾仁玉米,冬瓜排骨汤和淮山木耳,都是你喜欢吃的菜”说完,徐清清才意识到许悬不喜大鱼大肉,讲究营养饮食,养胖之路迢迢啊!

    听见徐清清叹息的声音,许悬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没,就是觉得你好瘦,怎么都吃不胖”这体质给她该多好,可怜她都是要靠运动才能维持住两位数的体重。

    “你不胖”以为她是在担忧自己的身材,许悬安慰道。

    她当然不胖啦,虽说这段时间荒废了,但马甲线的底子好歹是在的好不。先不管她胖不胖的问题,徐清清打探的问道:“你还喜欢吃什么?我下次给你做”。

    这是在关心他?许悬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看得徐清清怪不好意思的打哈哈道:“你太瘦了,显得我好胖,不公平”。

    有吗?许悬看了下她的腰身,再对比自己的,也没相差多少,不过知道她是出于好意,便想了想说道:“清淡的”。

    口味寡淡的菜不好长肉呀,徐清清有些愁眉苦脸的想着,有些搞不懂许医生为何年纪轻轻就过上了七老八十的养生生活。烧烤撸串,大鱼大肉不正是他们这些青壮年对社会经济的贡献吗?

    饭菜上桌,许医生饭桌礼仪满分,食不言,除了偶尔应徐清清几句,几乎不怎么开口说话。徐清清见惯不怪的自己找话题,聊些从小区大妈哪里得来的八卦消息,又说起最近的天气情况,叮嘱他注意穿衣保暖,还顺带问起许悬的工作:“你最近忙吗?”。

    “和平时一样。”

    “春节放假吗?”

    “不知道”放假通知和排班表还没有出来。

    “哦,”当医生真是辛苦,春节都要上班。

    “怎么问起这个?”许悬吃好,放下筷子问道。

    被问到,徐清清有些忸怩的说道:“我想放假和你去旅游”。至今她都没跟许悬出去旅游过,约会也只在临海市内,郊区都没去过。徐清清想借着出去玩的机会好好跟他相处,多了解下他。

    许悬听后神情呆住片刻,随即浅浅一笑:“那我看看最近有没有假”难得她主动邀约。“你想去哪里玩?”。

    见许悬答应,徐清清笑着答道:“都可以,听你的”,去哪儿不重要,只要是一起就行。

    “好”许悬点头应下,下午还有班,许悬便没有多留,回医院了。

    要和许悬出去度假,徐清清高兴得哼着小曲在家里搞卫生,人一多,原本整齐简洁的房子过不了几天就会变得杂乱无序。

    无意间看到日历本,离上面用红圈标注的春节越来越近,徐清清难得感慨起来,去年她还是个时刻被催婚的大龄青年,现在竟有了喜欢的人,还生活在一起,生活真是充满惊喜。又想起还有人没有联系,争取在和许悬度假前把遗留问题给解决了。

    剩下的人里徐清清下意识先想到秦泽,可拿起手机却给叶梓慕发消息,她会做到对何瑾瑜的承诺,争取一视同仁。

    “在忙吗?”三个字刚发过去,叶梓慕的电话就进来了:“清清,找我什么事?”。

    这么迅速让徐清清一时忘了想好的说辞:”没什么,就是问问”。

    “哦,那没事我先挂了,我这边有点忙”这段时间叶梓慕在筹备见面会,忙得不可开交,为了不遗漏徐清清的消息,便把她的微信设置成了特殊提醒。

    “哦,好的”挂断电话,徐清清躺在沙发上滑动微信列表,思考要不要再给谁打电话。

    这边叶梓慕想了想,顺手给沈墨发了个消息便继续跟策划部商量今年活动的布置。

    最终徐清清还是放下手机,没打。今天就当给自己放假,过过久违的单身生活,泡杯花茶,拆包薯片,窝在沙发上追剧。

    沈墨敲门时,徐清清正看得昏昏欲睡,眼皮打架,一个激灵就清醒过来,起身开门一看是沈墨:“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在干嘛呢?”沈墨倚着门往里看。

    看他怪异的姿势,徐清清往旁边让了让:“在看电视,没人,进来吧”。

    “哦,无聊是吧,走,哥带你去玩”沈墨转了转手里的车钥匙说道。

    “去哪儿?”

    “到了就知道了,衣服穿厚点”目的地说出来就没有神秘感了,懂不懂!

    “好,那你等我下”徐清清回屋拿件外套。

    出来时,看见沈墨正端起她的杯子喝茶,走近一看这厮竟然没换鞋,气得徐清清指着地板说道:“我刚拖得地”。

    惹事的沈墨迅速撤离往门外走,试图当作他没曾进来过,徐清清无语的看他返回时垫着脚尖走路,一副小心翼翼做贼的样子,成功到门外后还一脸得意的望着她,像是要她夸奖他刚才可没有弄脏地板一样。

    真是败给他了,有时候她觉得沈墨像个小孩,任性,幼稚,偏偏还让人厌恶不起来。

    坐上车,沈墨就一直往外开,也不说去哪儿,徐清清只好不问,默默看着外面慢慢滑过的城市风景,看着看着就靠着窗户睡着了。再转醒看到天暗了下来,街灯亮起来,城市的霓虹灯五光十色的闪烁着,再仔细一看,车好像停下了,徐清清转头去看沈墨。

    “醒了,下车吃饭”沈墨收了手机说道。

    跟着下车,徐清清小声的说:“你怎么不叫醒我”该不会等了好久吧。

    “睡得跟个小猪似的,不忍心”沈墨笑嘻嘻的说道。

    徐清清默默翻了个白眼,亏她刚才还有点内疚呢。

    吃完饭,徐清清以为沈墨要送自己回家,想不到还是往外环开,便问道:“这是要去哪儿?”。

    “吃饱了上称,拉去卖了。”

    沉迷自我遐想无法自拔了?她才不是猪呢,徐清清没好气的说:“有病吃药,何弃疗”。

    “哈哈,不逗你了,去麓山。”

    “去麓山干嘛?”麓山是临海市远郊的一座山,这两年改造成了风景区,听说去的人挺多,只是徐清清嫌远一次都没去过。毕竟她是宅家体质。

    “你猜?”路上无聊,不如来玩猜谜,沈墨半刻都不清闲。

    又来?徐清清无奈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接他的茬:“夜跑?”。

    沈墨没接话,只是用眼神瞟了她一眼,似乎在说就她这身适合夜跑吗?徐清清被他看得窘迫,小脸微红又倔强的说:“散步也算啊”谁规定夜跑只能跑了。

    沈墨挺受用她这副傲娇的模样,忍不住继续逗她:“大半夜散步,真是好雅致”。

    “哼,”徐清清装作生气转头不理他,她又没说要去散步,而且她也没说要来麓山,都是这家伙自作主张,现在倒是反过来说她了。

    沈墨可不像其他人那样担心她生气,反而他更喜欢气嘟嘟的徐清清,比平时好玩生动多了,知道她的临界点在哪里,沈墨继续撩动老虎须:“继续猜”。

    “不猜”她正生气呢,哪有闲工夫来迎合他的恶趣味。

    “猜对有奖哦。”

    徐清清竖起耳朵等着听他说奖品,可沈墨竟然打住了,弄得徐清清心痒痒,悄悄扭头去看沈墨,却被沈墨抓了个正着:“哟,终于舍得转过来看我啦”。

    徐清清这才发现沈墨这家伙竟然把车停在路边,就等着她看过来,这家伙能不能不任性,天都黑了还不加紧赶路,难不成真深更半夜到山里去喂蚊子?

    “好了,不猜了,我认输。赶紧开车吧”跟他在这儿叫什么劲儿,等到了目的地再跟他算总账。徐清清如是想着,先顺着他。

    “要不不去了,就在路边待一宿也挺好”沈墨倒是一点都不急着赶路,反正是出来消遣,去哪儿在哪儿不重要。

    这么不着调的话要是别人说,徐清清绝对会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可沈墨说那就有可能是真话,她可不想在路边待着,先不说在车里坐着难受,这时不时迎面而来刺眼的车灯就够晃得她难受了。连忙俯身过去好话劝着:“路边不安全,你要是累了,换我来开”。

    “嗯,好吧。”

    听沈墨答应,徐清清立马解了安全带,准备下车跟沈墨换位置。却被沈墨大喘气下一句话止住身子:“你亲我下,我就继续开”。

    徐清清面上又是羞又是气的转过头来,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好处就赖着不走,不过下次想亲亲能不能直说,非得走委婉曲折的路径吗?她又不是不给亲。

    欺身凑到沈墨面前,徐清清略微低头就亲了上去,还惩罚性的咬了他一口,留下个印记,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作妖求亲亲了。

    沈墨哪里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徐清清强势他也要不甘示弱的回应才对,大手一揽,直接把人拉到自己怀里坐着,不断加深这个吻。

    一场男女肺活量的比拼,徐清清满脸通红的惜败,老实缩在副驾驶上自然降温。胜利方则嘴角含笑继续发动车子往前开。

    到了山脚,沈墨突发奇想不带徐清清去山顶酒店入住,而是在便利店买了些水和面包放车里。徐清清当时没看出他的打算,直到沈墨开车到山上停下说今晚就在车里休息才反应过来。

    坐久了下车出来活动活动,刚好这里有一盏昏黄的路灯,不然凭徐清清的胆量她断然是不敢先于沈墨下车的。

    沈墨过来从背后抱住徐清清,将下巴放在她肩膀上轻声问道:“在看什么?”。

    “这里的星空好美”在市内就看不到这么明亮闪烁又近在咫尺的繁星。

    “我就说在车里过夜没错吧”沈墨又开始沾沾自喜起来。

    事已成定局,徐清清都懒得跟他打嘴仗:“嗯,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那是,跟着你男人我走,保管吃香的喝辣的”江湖话一出口,沈墨自己先笑出声来。

    徐清清听见耳边的笑声,也笑了起来:“好,就靠大哥你罩着了”。

    山上夜里风大,再好看的星空也抵不过愈来愈烈的强风,徐清清都快缩在沈墨大衣里面还是止不住的哆嗦,天!太冷了。

    沈墨任由她像个毛毛虫似的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用大衣裹个满怀,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我们回车上吧”虽然抱着人体暖宝宝,但夜里的寒意还是从脚底慢慢往上延伸,徐清清想再呆下去她的腿都不会走路了。

    “嗯,”美人在怀,风景在前,虽然想多留恋一会儿,但他的脸似乎也经受不住夜风的洗礼,早知道该穿件戴帽子的衣服。

    一回到车里,徐清清就脱了鞋跑到后面,她记得后面有个抱枕小被子。沈墨见她在后面翻腾,盖住自己的同时还不忘邀请他一起,像是分享找到的宝贝一样。竟然今晚在车里过夜,沈墨也不客气的挤到后座上去,冷冰冰的皮革座椅哪有软乎乎带着香气的女朋友好。

    “来,盖上”我的被子分你一半,徐清清好哥们的将被子另一半往沈墨肩上搭。顾得到后面顾不得前面,两人并肩披着被子大眼对小眼,好像这样披着没什么保暖效果呀。

    “脱衣服”沈墨把被子放下,对徐清清说道。

    “啊?你想干嘛?”徐清清听到下意识护住外套,双手呈防御的姿态,这是在车里,他想干嘛。

    见她会错意,沈墨不退反进,将计就计,对徐清清伸出邪恶的手:“当然是……”话留一半就去扒徐清清的衣服。

    “你别乱来”徐清清急忙护住衣服往后躲。

    沈墨把人逼得退无可退,只能可怜兮兮的抵着车门,用害羞又带点哀求的眼神看着他,别说这被非礼的小模样挺让人冲动的,看来电视剧里那些狗血的桥段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

    “你干嘛?”见人突然停住,徐清清小声的问道。

    额,一不小心开个小差,剧情就崩坏了,略感可惜的将人拉到自己怀里:“躺我怀里,把衣服盖在上面”。

    “哦”这下听明白了,徐清清直起身子三下五除二将外套脱掉,就势往靠着车门的沈墨怀里一躺,脸贴在他胸口,感受蓬勃的生命力在跳动,不由的微红了脸庞。

    沈墨把被子盖好便支起腿将人揽住,顺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发现微烫,低头去看脸红红的,又探了探额头,担心她受风感冒了。

    知道他误解了,徐清清没好意思辩解,只能双手抱着他的腰,把脸埋进他怀里。平时她绝不会这般害羞粘人,只是现在车里就他两人,便小小任性一下。

    这么小女人的一面,沈墨也是头一回见,平时都是亮起爪子跟他对着干:“害什么羞呢?。

    徐清清不说话,只用头在他胸口上顶了一下。

    感受到她的热情,沈墨轻笑出声,惹得徐清清又撞了几下,示意他不准笑。

    真当他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啊!轻轻拍了下她的腰:“别乱动”,不安分的小东西,再撩他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收到警告的徐清清十分听话的安静下来,可没半会儿又抬起头问道:“沈墨,你睡了吗?”。

    “没”这么狭小的空间绝不是睡觉的好场所。

    “那我们来聊会天吧”反正她也睡不着。

    “说吧”沈墨闭着眼假寐。

    “你当初为什么选我啊?”

    沈墨刚想随口说因为你笨,但转念一想说道:“觉得你还不错”。

    听到这个回答,徐清清也不趴着了,直接坐起来满眼好奇的继续追问:“哪里不错?”快,快夸奖她,她准备好接受赞美了。

    “这么想知道?”

    “嗯嗯,”徐清清点头如捣蒜,她想知道很久了,可一直找不到机会问。

    “还记得最开始在客栈的时候吗?”他们第一次单独度假。

    徐清清回忆了下说道:“记得,我去画画那次”,想不到沈墨竟然那么早就喜欢上她,徐清清有些窃喜,看来她还是很优秀的嘛!

    沈墨见她笑的不正经,还拿奇怪的眼神看他,伸手敲了下她的头:“在想什么呢?”笑的这么不怀好意。

    “嘿嘿,不告诉你”她要把这个惊喜的发现藏进心里慢慢品尝。话还没说完呢,徐清清催促道:“继续啊”别不好意思,说出来她受的住。

    看着徐清清直勾勾的眼神,弄得沈墨都有点不好开口,忙将人搂在怀里,不让她看自己的神情:“那时候觉得跟你相处挺愉快的,偶尔斗斗嘴,吵吵架还挺有意思”,明明算得上是陌生人,却意外的有默契,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小打小闹更是拉近了彼此的关系。

    “想不到你还是个受虐体质”徐清清带着闷笑的声音传了出来,那么明摆摆的嫌弃竟然觉得愉快,也是非常人所能及。

    听出她话里的调侃,沈墨不赞成的拍了她一下:“给我好好说话”他那是为爱努力争取,锲而不舍忍辱负重,哪里就成受气包了。

    这还不让人说了,徐清清埋头在他怀里笑的更大声,发现他有时候也蛮可爱的,哈哈。

    “还聊不聊了?不聊就睡觉”有什么好笑的,问问题的是她,偷笑的也是她,这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聊“猛地从沈墨怀里起来,徐清清还带着满脸笑意:“那现在喜欢我什么?”交往这么久,应该发现她更多闪光的优点了吧。

    “这次该你先回答”老想套他的话怎么行,想知道拿自己的来换。

    “不嘛,你先做个示范”徐清清耍赖撒娇道。

    “女士优先,而且一人一次,公平”沈墨没上她的美人计,坚定初心。

    “好吧,我想想”徐清清自问没什么好遮掩的,他想听自己就说呗,反正只有他们两个人。

    看徐清清煞有其事的陷入回忆,沈墨表情有些凝固,喜欢的优点都要仔细想,敢情从来没重视过,难不成真是人太多,还给分门别类建了档?

    回顾了一圈,徐清清缓缓说道:“刚开始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很难对付。后来在客栈,发现你挺接地气的,做朋友应该很好玩。接着就莫名其妙确定了关系,去三亚的时候才开始对你有好感,觉得你很细心,对我很照顾。虽然有时候会惹我生气,但也会笑着逗我开心,有时候很孩子气,有时候又很男人,是个很多变的人。总之跟你在一起虽然吵吵闹闹,但很开心”说完,见沈墨看她的眼神,徐清清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用被子把脸遮住。

    沈墨笑着把人带被搂在怀里,将那害羞的人儿挖出来,在她红通通的脸上亲吻着。他很高兴,徐清清记得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会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开心。

    “唔……”徐清清还想说什么,却被沈墨以吻封住,后面的但是,不过,可是他都不想听,他只要前面的就够了。

    在车里度过一个不安稳的夜晚,天蒙蒙亮的时候,沈墨就叫醒徐清清,准备欣赏日出。徐清清迷迷糊糊裹着被子趴在窗前,望着天边橘红的一线天出神,沈墨将窗户摇下,使得景色更加绚丽夺目。远方破晓的光芒从地平线上升起,露出金灿灿的半个脑袋,接着自带光晕的主角向世人展示它的真面目。欢腾的追逐着白云,霎时,满天纯洁的脸庞染上红霞,挨挨挤挤缩成一团,调戏完害羞的云朵们,又去将圣洁的光辉洒向大地,给绿树披上盔甲,给小花盖上薄纱,给河流描上金光,给山峦带上皇冠,给作物染上色彩,给人们带去希望。

    日出果然是最美的时刻,一日之计在于晨,静静相拥看完美丽震撼的风景,一同回了酒店,严重睡眠不足的两人在酒店补觉。

    睡醒都是下午两点多,匆匆吃点东西返程,到家又是晚饭时间,真是浑浑噩噩的一天!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