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喜欢你3

章节字数:4963  更新时间:20-04-07 0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悬的度假通知没有等到,反而等来了周行白的同学会邀请,正巧不知怎么约他呢,枕头就给她递来了。临近期末,不仅像秦泽这样的在校学生需要用功努力备战论文,连身为辛勤园丁的周行白也要忙碌起来。他们工作或学习的时候,徐清清都很自觉隐身,但像这种主动邀约,她也是来者不拒。

    聚会那天周行白提前来徐清清家接她,深知带伴去同学会的目的,徐清清铆足了劲将自己打扮得光彩动人,争取不给周行白丢脸。等她拿好包出来时,看见周行白穿了件黑色大衣搭配白色衬衣,学院风十足,看着很显年轻,但这身打扮去同学会不合适,都毕业多少年了,还穿的如此显嫩,不是招人嫉妒嘛。

    徐清清用审视的眼光对着周行白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示意他进来卧室:“跟我来”

    周行白不明白她的意图,但还是跟着进来,看徐清清从衣柜里找出一件男士毛衣递给他“把衬衣换成这件看看”。

    见周行白把衣服拿在手里呆着不动,徐清清解释道:“不是你这样穿不帅,而是太显年轻,怕你去勾引小学妹”。现在的学妹喜不喜欢这款她不知道,反正要是在她读书那时候,她肯定是要忍不住多看两眼的。

    听她这么说,周行白嘴角上扬,但也没有立刻换:“我去洗手间换”。

    徐清清一听笑了,耍流氓道:“怕什么,不占你便宜”。

    周行白没理她,装作没听到,径直外面走,要他白天当着她的面换衣服,还是有些放不开。

    换上同色的黑色高领毛衣,气质果然大不同,现在看起来像个成功人士。徐清清拉着他在洗水间的镜子前照了照,发现他俩今天还挺搭,她也穿的一件花边领口的假两件套裙,同样的富贵气质,徐清清越看越满意,忍不住手痒想拍照,忙跑回去拿手机,半路想到什么又去了卧室。

    周行白侧头看到她一阵忙乱,眼里带笑的注视着,不问也不催,像是纵容她这般闹腾一样。

    徐清清找了件和周行白外套相似的大衣,准备凑个情侣款,穿上米白色的大衣一看,妥妥的一对啊!周行白看着镜子里般配的一对,也觉得很满意。”咔嚓”徐清清举起手机将那一抹笑容永久定格在手机里,拍完觉得还不够:“把外套脱了,再来一张”。

    于是两人又靠着拍了一张,照片里徐清清专心拿手机拍照,周行白则低头满脸宠溺的看着她,亲密自然的姿势,加上刚好的时机,照片效果一级棒,要不是顾虑其他人,徐清清都想拿这张做情头,简直不能太合适了。

    磨磨蹭蹭一阵,终于要出发了,关门前,徐清清还在不停追问周行白她的妆有没有花,得到周行白再三保证加无限赞美后,徐清清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选美去了。

    到了酒店,徐清清才发觉这个同学会跟她想的有点不一样,她以为学霸的同学也是学霸,看周行白这么儒雅绅士,那他同学应该也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优秀人士,言谈举止彬彬有礼,待人处事如沐春风,她可是抱着一饱眼福长长见识来的。却没有想到学霸和学霸之间也是有差别的,老同学见面第一句话不是亲切的问候,反而是一句:“哟,我们万年单身汉真脱单了啊”。

    “真的假的,该不会是找的托吧,你看那么漂亮”另外在场的人也跟着起哄。

    “有可能,毕竟没女朋友不准来,他都多少年没参加了”另一个看起来就是花花公子模样的人大笑道。

    “哈哈,在哪儿租的?这么漂亮,也给哥介绍介绍呗”还有人把话当真耍流氓起来。

    “都消停点,小白他确实说有女朋友了”另一个看起来有些正直模样的出面说道,但这称谓让徐清清有些不爽,这是搞什么?鸿门宴还是批斗大会?都这么大的人了,穿的人模人样却不干正事,这让徐清清一开始的美好想法轰然破碎。

    不出声你当我们是戏子啊!徐清清忍不下这口气,故作害怕的往周行白肩上靠,娇羞的问道“行白,他们是谁啊?”。

    刚进来就被人针对,明嘲暗讽,周行白脸色也有些差,几次想出口反驳却被接二连三的声音打断,现在又看徐清清跟着他受了委屈,便轻声细语的安抚道:“以前的初中同学”,原本这次的聚会他也想和之前一样不去,但不知道是谁将他有女朋友的事情说了出去,又逼得他不得不来。

    “哦,我还以为走错了呢”说完,徐清清也不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还楚楚可怜的靠在周行白怀里,徐清清才不想给他们好脸色看,她家这么优秀的行白,怎么会有这么一群不礼貌的同学。

    带头挑事的男人看话说到这个份上,周行白竟然也不反驳几句,像是将他的话当作耳旁风忽视了,让他颇有些下不来台,不过竟然他来了,那就别想轻易脱身,打趣道:“都好多年没见了,小白还是这么害羞啊,竟然来了,就放开些,也带你女朋友一起见见人”。

    这什么话?还见见人,你以为你是老几?真当自己是老大了,拿着鸡毛当令箭以为能号令天下吗?徐清清听得一顿火大,正想开口怼回去,却听见周行白淡淡的说道:“不用,竟然来过了,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就揽着徐清清转身往回走。

    “站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们是摆设吗?”

    “你想怎样?”周行白停住脚步,回望说道。

    被那淡淡的眼神盯住,男人有些胆怯,但随即又直起腰板,梗着脖子说道:“你说她是你女朋友就是吗?不证明给大伙看看”别以为随便找个托来可以蒙混过关。

    听完这话,周行白握了握拳头,眼里也蓄起了怒气,当他是猴子吗?

    感受到腰间传来的力道,徐清清柔弱的抬起头来说道:“怎么证明,你先示范一下”。

    “哈哈,这都不懂,打啵知道不?”男人放声大笑道。

    “嗯呢,不知道,你示范一下。”

    男人听见她娇滴滴请求的声音,差点就拉过旁边的女友来现场示范,被其他兄弟提醒别上当,才醒悟过来,面上一冷,语气不善的说道:“你拿话少激我,赶紧的”。

    “你都没做,我们凭什么要做?”徐清清语气直白的说道,身子也从周行白的怀里起来,改牵他的手,不等那些人回复,直接拉着他往门口走去,懒得理这些无聊的人,想吃狗粮去宠物店,她可没兴趣做现场表演。

    周行白看她气冲冲的模样,心里暖洋洋的,有人陪着的感觉真好。

    身后的人还在那叫嚣,徐清清眼神都没给一个,径直拉着周行白出了门,还特意将那扇门关的震声响,试图敲醒那群说话不经过大脑的人。

    回到车里,周行白想跟徐清清解释,却被徐清清拦住:“现在别说,等回家了再说”。

    没回富华小区,而是去周行白的家,去楼下便利店买了零食和饮料,徐清清换好鞋坐在沙发上,把薯片一拆,便对周行白说:“现在说吧,洗耳恭听”。

    这哪里是洗耳恭听,分明是顺便听听,看来刚才的事没有给她造成影响,还有心情吃零食喝饮料呢。周行白也准备坐过来,却被徐清清推到对面沙发上坐着:“坦白局,要有仪式感,坐对面去”。

    怎么又成坦白局了,他好像只是说说过往的经历而已。在徐清清的紧盯下,周行白断断续续道出他发生在初中的事:“那时候因为父母工作变动,便转学到了临海市,因为身高被安排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就认识了他们。因为初来乍到不熟悉环境,又不太爱说话便被他们欺负过几回,这次的聚会也是他们举办的,每年都有,只是要有女朋友才可以参加,所以前几年我都没有去过,今年是因为被他们知道了我有女朋友,所以才去的。这事并不是故意要瞒你,只是……”说到这卡壳了。

    “只是什么?”徐清清下意识问道。

    “没什么”后面不重要,不说也罢。

    “你初中到底有多高?”不要怪她的关注点奇特,只是她在想要是够高,也能用身高优势压他们一头啊,也不至于让他们这么嚣张。你想,要是他们言语欺凌他的时候,他猛地站起,这不骂他的人就得仰着脖子说话了吗?想想这个画面就觉得搞笑。

    “应该1米78左右。”

    “是挺高的,那你为什么不反击,男子汉正面刚啊”热血青春动漫不都这么写嘛。

    周行白沉默以待,不知道怎么回答。

    倒是徐清清明白过来,要是真反击了,哪里还有今天这幕,看来周行白从小就是乖学生,不闹事,不吵架,受了气也忍着不哭。

    “辛苦了,以后有我,再碰到这样的人我帮你应付”徐清清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仗义的说道。

    嗯?这安慰方式不对呀,不应该眼泪汪汪抱着他感同身受一阵痛哭吗?怎么哥俩好,为兄弟打抱不平了?周行白表示很不解。

    他哪里晓得这是徐清清另类的安慰方式,比起撕开旧伤舔舐伤口,她更喜欢替他记在心里,等哪天强大到可以抚平伤口时,再用利刃给予敌人一模一样的痛。沉迷过去兀自哀伤是没有用的,倾诉苦痛试图分摊悲伤也是没有用的,受过的伤只有自己明白当时有多痛,旁人懂得再多也只是嘴上说说,感受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看周行白不解的表情,徐清清张开双手笑着问他:“想要抱抱吗?”如果想哭她可以借肩膀哦。

    如果对面坐着的是秦泽,现在已经在她怀里打滚了。可对面是周行白,一个恪守自律的老男人,主动投入女人的怀抱,他是做不出的,只能神情窘迫地僵直身体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徐清清。

    幸亏徐清清主动惯了,一把上前将人揽在怀里,还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背。脸贴在柔软的腹部,传递出阵阵暖意,虽然他已经对灰暗的经历释然了,但爱的抱抱可以有,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情。

    站的脚都开始麻了,周行白还是没有起身的打算,忍受着阵阵酥麻从脚底开始蔓延,徐清清松开手轻推了下他:“脚麻了”。

    “哦”正沉浸在静谧世界的周行白,连忙起身让徐清清坐。

    一动麻劲更刺激,咬着牙坐下,下半身直接想短暂失联,酸爽的感觉直冲头皮,徐清清抓着沙发缓劲。

    周行白见状,默默蹲下身轻轻按压她的腿,试图减轻她的症状。按着按着,周行白想起什么笑着说道:“第一次来我家,你也是腿麻了,倒在沙发上”。

    经这么一提,徐清清也想起那次的尴尬经历,打哈哈的说道:“看来你家沙发很喜欢我”。

    “我也喜欢你”周行白自然的说道。

    被突然表白,徐清清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唰”地一下,满脸红霞纷飞,好端端说这个干嘛,让人怪不好意思的,更何况她还是这么个不能动的情况。

    “你呢?”周行白抬头问道。

    徐清清看着周行白注视的眼神,含着期待。这一看,脸上温度又往上升了几度,略略低头躲避那灼人的眼神,徐清清心跳疯狂加速,像是个被冷落很久的孩子在此刻努力证明它的存在感一样。妈呀,她这是被逼宫了吗?原本设计好的剧本怎么颠倒呢?她还没问出口,答案就自己跳出来放在她手上,还被反将了一军,这,这就是剧透被反杀吗?

    周行白最不喜让人为难,没等到想听的话没关系,余生很长,他可以等:“脚还麻吗?”。

    自己脚还放在人家手里做人质呢,徐清清连忙缩回来,红着脸说道:“不,不麻了”。

    “那就好。”

    见周行白起身准备离开,徐清清心里一紧,问道:“你去哪?”不要答案了吗?

    “去洗下手”周行白回头平静的说道。

    “哦”不是生气走掉就好,但看他的背影又觉得好不安,像个伤心的人倔强的挺直脊梁不让别人发现,自己默默走到角落抹眼泪一样。一声简单却直白的“喜欢”脱口而出。

    周行白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她,没说话就这样隔着几步路的距离看着她。

    什么嘛,一点都不激动,也不表示一下,徐清清现在不开心胜过害羞,双手抱胸,扬过头不看他,用肢体语言表示自己生气了。

    想不到周行白非但没走过来哄她,反而走掉了,这让徐清清都忘了生气,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一言不发走掉的人。这周行白该不会是假冒的吧,还我温柔体贴的男朋友。

    她要去看这个假冒的在干什么,徐清清穿上拖鞋就往洗手间跑,她倒要看看周行白在干嘛?连喜欢的人表白都无动于衷了。哼!

    周行白什么都没干,他只是在有条不紊的洗手而已,徐清清一探头发现洗手竟然比她重要,顿时怒气冲冲的质问道:“我喜欢你,你不应该给点表示吗?”来个爱的相拥也成啊!

    话音刚落,周行白就关掉水龙头,将身旁的人揽过来,湿漉漉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就亲了下去。带着不属于他一贯作风的强硬态度,狂风席卷般的侵占徐清清嘴里的每一个角落,身后的手不断收紧,像一头出栏的野兽啃食一株甜美的果实,用强悍的力量将它牢牢锁在身下,不断给它染上自己的气息,这样,其他野兽就不会抢走它。

    真是个糊涂的夜晚,周行白像是被人点了哑穴一般只知道埋头苦干,问什么都不说,任凭徐清清唱独角戏到天亮,最后昏睡过去的时候,徐清清心里想难道这就是童年应激反应后遗症吗?好可怕!

    当许悬的旅游计划发过来时,徐清清已经在周行白家呆了好几天。身体力行为爱疗伤,虽然讨好安抚的意味强烈,但周行白也没开口拒绝,安安静静的享受独属于他的小日子。晚上回家会有人为他留一盏灯,会有热气腾腾的饭菜等他,会在打开门时听见欢声笑语,甚至每晚被窝都是热乎乎的,似乎她的存在给这个冷清很久的房子注入了一股新鲜的活力。这样有家,有爱人的生活他近乎奢侈的享受着。

    当徐清清说她要和许悬去度假时,周行白那一瞬间想着要是能把她藏在自己家就好了。但现实的理智还是让他坦然的接受了,他知道徐清清不独属于他,也不独属于其他人,徐清清是圆心,而他们是在圆周上的任意一点,在定点的时候就会出现,其他时候他们只是在圆里维持着渴望的爱情而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