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2.喜欢你4

章节字数:7764  更新时间:20-04-07 0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徐清清对和许悬的旅游充满期待,从周行白家回来就开始收拾衣服。尽管许悬发来的旅游计划只有简单的时间,地点。但秉着对许悬人品的高度信任,原本喜欢事先做攻略的她这次超放心的当起了甩手掌柜,准备做个漂亮又懂事的伴游。

    当不管事的下场就是屁颠屁颠跟着许悬从飞机,到火车,再到大巴几经转车来到了西南的一个小县城。一路看着窗外的景色由湛蓝天空,到熙熙攘攘,再到乡间小路,越走越荒凉,越走越天黑,徐清清心情也从兴奋激动,到继续期待,再到心里跳大鼓,几欲转头想问身边的人他们到底这是要去哪儿。可一见许悬从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气定神闲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就默默自我消化了,当医生这么忙,难得有假期休息可以出来玩,她不能扫了他的兴,反正照许悬的性子,总不能真带她到大山深处来劳务改造吧!

    夜幕完全笼罩大地,指针指向晚上19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停在一栋三层小别墅前面。许悬熟练的从铁门内矮墙上找到钥匙开门,徐清清走进一看,发现这别墅里面光秃秃的只有平铺的道路,贴着地面的草坪,和外围一圈高低交错的灌木丛,放眼望去整个院子一片孤寂的绿色。这什么奇葩品味,放着大好阳光不因地制宜载种满院春色,姹紫嫣红,反而喜欢满院绿,徐清清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有钱人的品味真独特”。

    在前面提行李的许悬听到,以为是在跟他说话,便回头问道:“你说什么,什么品味?”。

    徐清清快步上前悄悄凑到许悬耳边吐槽道:“这院子太素了,也不知房子主人怎么想的”。

    “嗯?”听到这话许悬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以为他不解,徐清清便兴致勃勃分享起自己的所见:“你看,别墅周围又没有高大建筑,院子这么大,种上花圃肯定好看,种草坪有点浪费,而且没有造型”说完还感同身受地替房子主人心疼起来。

    那知许悬听完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哦”,就继续往前了。

    没人和她站同一阵线热烈讨论,徐清清自然偃旗息鼓,拖着行李箱进屋。有了院里的萧凉景色做铺垫,当徐清清看到屋内简单的装潢风格内心淡定了不少。许悬负责将行李搬到卧室,徐清清则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奔波了一天,肚子里的存货都消耗殆尽,正咕咕直叫。打开冰箱,意外发现食材充足,像是有特意去采购一样,不过没空多想,先填饱肚子是关键。

    徐清清准备做面条,先将煮面的水烧上,将西红柿洗净和鸡蛋做一个汤底,再切些黄瓜丝和胡萝卜丝,胡萝卜丝轻微煸炒放点盐备用,最后将鸡肉切成丝做一个酱炒鸡丝,煮好的面条过凉水放进西红柿蛋汤里,再码上三丝做配料,撒上葱花,香喷喷的面条就出炉啦。哦,对了,许悬不吃葱花,徐清清忙刹住脚,将其中一碗的葱花夹到另一碗里,才将今晚的伙食端到桌上,对着二楼喊人:“吃饭啦”。

    不一会儿,许悬从二楼下来,走近饭桌看见徐清清碗里的葱花,又看向自己面前这碗干干净净,脸上不由放柔了表情。正埋头喝汤的徐清清自然是没看到,她总是在许悬难得柔情的时候缺席。

    满满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下肚,徐清清额头冒汗,站起身子在客厅来回踱步消食,最近没怎么锻炼,她都快长小肚子了。

    许悬自觉去厨房洗碗,这是徐清清定下的规矩,要想在她家吃饭,就必须要洗碗,当然洗碗机的存在让这个规矩时有时无。可在这栋极简风格的别墅里,洗碗机这么占地方的东西自然是没有的,所以许悬此时正带着手套在洗水池里刷碗。

    徐清清悄悄躲在门后去偷瞄了几眼,不愧是冰山美人,就算干着刷碗的活也要神情漠然的挺直腰板。不过许悬应该会后悔没有选个带洗碗机的房子吧,毕竟他们要在这儿待几天呢,徐清清幸灾乐祸的捂嘴偷笑,担心被许悬发现,连忙逃离。

    心情极好的上了二楼,想去整理下行李,却发现她不知道许悬将行李箱放在那间房间了,忙转身倚着扶梯问道:“许悬,你将箱子放那间房了?”。

    许悬擦干手走出厨房,抬头说道:“右边第一间”。

    徐清清回了个OK手势,就蹬蹬跑去卧室,打开门一看,室内装潢果然符合别墅主人的一贯作风,只有床和衣柜,不过这床和衣柜也太大了吧,各占一面墙,加上一面落地窗,好像也放不下什么物件了。摊开行李箱,将衣服放进去,寥寥几件衣服完全撑不起空荡荡的衣柜。将其他东西一一拿出来放好,徐清清就想去躺躺那张看起来就很软的床,不过只能想想,她这一身今天去了这么多的地方,还是早早洗完澡再来躺吧。

    于是许悬在下面等了会,发现人还没下来,便上去找她,却发现人正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

    “你上来啦”徐清清半点没有被撞到的窘迫,平静的说完还去阳台上晾晒洗好的内衣裤。

    回来见许悬还站着,也是,这房里也没个能坐的地,床除外。毕竟连徐清清都知道不能坐,那比她更有洁癖的许悬就更不会坐了,徐清清指了指浴室,问道:“你要洗吗?”不洗她就进去去吹头发了。

    “不,等会”饭后一个小时最好不要洗澡。

    “哦,好。”

    见浴室里传出吹风机的声音,许悬站了会儿,还是选择下楼去坐着。

    再次上楼推门而进的时候,徐清清已经换好睡衣趴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玩手机,背对着门,翘着两只白净的脚丫。听见动静回头见是他,对他笑了下,又低头去玩手机,手指上下纷飞,打字打得飞快。

    许悬又孤身站在房里,没有地方坐,也不想打扰她聊天,头一次觉得卧室没凳子是件让人恼火的事。看了下手表,离饭后已经一个半小时,许悬便进浴室去洗漱,他想在卧室坐下。

    徐清清正在和唐袁他们愉快地在群里吐槽别墅,她刚站在阳台上将院里的景色一览无遗的录下来发到群里。许悬洗好出来时就看到徐清清换了个姿势,盘腿坐着表情严肃地刷手机。

    刚聊得正嗨,周思思突然问他们去哪里玩了?一下子提醒了徐清清,她这次出来可不是为了玩,而是要好好找许悬聊聊天。这家伙平时规规矩矩,一板正经,人多的时候基本都是隐身模式,一点都不好套话。这不出来旅游,只有两个人,说起话来也方便多了。可要怎么开头呢,总不能冷不丁冒一句你喜欢我不?太直接,她担心许悬会不给面子拒绝回答,得想个好的开场白,循序渐进慢慢深入。

    许悬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所以他就当徐清清在思考问题,穿着睡衣掀开被子坐到床上,许悬习惯想拿本书来看,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书。洗完澡他就不会玩手机,所以他将手机顺手放在洗漱台上,身边无一物的许悬看了眼还在沉思的徐清清,纠结起自己要不要先躺下睡觉?

    翻了百度几十条回答,都没有值得借鉴的开场白,徐清清失望的放下手机,不经意看了眼许悬,发现人正靠着床头闭目养神。这都养了一天精神了,不会还困吧,要是睡着了,她这儿可怎么进行下去,徐清清扭过身子悄声问道:“许悬,你睡了吗?”。

    “没有”许悬睁开眼说道。

    这么靠近一看,别说许悬放下头发的样子看起来亲切多了,皮肤也好,没长什么痘,关键还很白净,真想上手摸一摸触感是不是如同想象般的那么光滑。

    “你在看什么?”盯着他不说话。

    看着许悬盖着被子”一脸无助”地靠坐着,徐清清恶向胆边生,一把扑上去坐到许悬被子上,一手按住他交叠在身前的双手,一手抬起他形状优美的下巴,调戏道:“美人儿,给大爷笑一个”。

    这一转变让许悬愣在当场,连压住的双手都忘了挣脱,实在是太无厘头了,这徐清清不知又从哪里看了些奇怪的电视剧桥段,还用在他身上。被调戏的美人从容不迫的注视着”大爷”,一点都不像会屈服的样子,甚至连挣扎都没有挣扎。

    “别这么小气嘛,给点反应”徐清清胆大包天的用手指戳了戳许悬的脸蛋,无理要求道。

    “你刚玩了手机”所以不要用手摸他的脸。

    洁癖真是太扫兴了,但徐清清也不敢造次,听话的把手放下,但还是坐在他身上没下去,声音软糯地请求道:“今天睡了一路,晚上玩会呗”。

    “先去洗手”许悬淡淡的说道。

    没反对就是同意喽,徐清清兴匆匆的跳下床往洗手间跑去。许悬则抽过一旁的纸巾擦拭她刚摸过的地方。

    “美人儿,我来了”人还没出现,话就飘了过来,紧接着一阵风似的奔向许悬,正打算重新就位的时候,却见许悬坐直了身子。这样她在他面前坐下不是矮他一截,不行,在她的设定里,美人不能比流氓大爷高,连忙伸出手将许悬往下拉:“你得半躺着才行”。

    还玩这出戏啊!许悬抿了抿嘴,顺着她的力道往下躺了几公分,觉着差不多了,徐清清脱了鞋就往许悬身上一跨,色气十足的说道:“美人儿,有没有乖乖等我”。见许悬不接话,还用手捏了捏他的胳膊示意他入戏。

    看徐清清眼神越来越兴奋,许悬有些后悔让徐清清胡作非为了,就这乱七八糟的台词,能是什么正经好戏?

    见他还是不为所动,徐清清便继续自由发挥:“美人儿难道生气了?不过美人儿就是美人儿,生气都这般好看”说完还低下头在许悬脖颈处嗅了嗅,把流氓的作风学了个八成像。

    好吧,许悬原本想迎合徐清清陪她玩一会儿,但他高估自己的接受程度,这调戏的戏码果然不太适合他。挣开徐清清的手,把人往旁边一带:“睡觉”。

    好戏还没上场呢,就被撤下了帷幕,徐清清不死心的去扒许悬的被子:“别嘛,这个不好,我们换一个”,除了强抢民女,还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啊!

    回应她的是许悬侧躺的身躯,用背影宣告他不想参演。

    也许是白天睡多了,现在徐清清精力旺盛得像个小猴子,一招不成再换一招,她轻声下床,掀开许悬身前的被子就拱了进去,往他怀里钻。许悬感受到她的意图,说了句别闹不管用后,只得往后移将人放进来。

    得逞后的徐清清嘿嘿的在他怀里笑个不停,许悬拍了她几下都没止住,便打算转过身任由她傻笑。

    见人要走,徐清清急忙收敛住笑声,将人拦腰抱住,抵在他胸口说道:“这次保证只聊天,不干别的”。

    听后缓缓将人回抱住,许悬“嗯”了一声。

    听着耳边传来的心跳声,徐清清缓缓的说道:“许医生,你有想过我们会在一起吗?”不等许悬回答,继续说道:“其实刚开始我觉得你是个医生,还长得这么帅,竟然没被护士小姐姐给拿下,有些可惜。谁知认识你以后,就知道为什么护士姐姐攻不下你了,性子这么冷淡,说三句话都不见你回答一句的。但是后面慢慢跟你接触,发现你这人面冷心不冷,对自己严苛,对别人却很宽容,虽然你对我也冷冷的,但是我有颗火热的心,所以就不跟你计较。但你要是热情一点就更好了”徐清清一通心里话说完,就靠着许悬火热的胸膛,期待他的回应。

    可等半天没见他说话,徐清清拱到他脖颈处抬头忿忿的说道:“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想听什么?”许悬只是在思考他是不是真如她所说的那样冷淡。

    “你喜不喜欢我?”这一刻,徐清清只想知道这个答案。

    像许医生这样不善言辞的人,是不会随便将喜欢挂在嘴边的,所以他用行动表明自己的心意,这一晚许悬格外的热情,像是他听懂了徐清清话里的不满,从现在起就开始改正一样。

    第二天徐清清很晚才起床,吃饭时赖在床上不肯下来,硬要许悬背她下楼,许悬不答应就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滚个不停,嘴里还嘟囔着他的坏话。许悬拿耍无赖的徐清清没办法,只好背着她去洗漱,再背着她下楼吃饭。这一背还上瘾了,去哪儿都要他背,硬是不给抱,说是心疼他的手。这一天许悬没说出去,徐清清也乐得在家使唤他。一天下来,许悬明显感觉徐清清对他亲近依赖了许多,平时她断不会在他面前显露这般娇气的模样,看来以后得多带她出来玩。

    昨夜一觉好梦睡到自然醒,徐清清睁开眼发现旁边的许悬已经起床了,蹬蹬下楼,发现人正在厨房做早餐,满脸幸福的从背后抱住他蹭了蹭:“做什么好吃的呢?”。

    “煮点粥”许悬将陶罐里煮开的粥轻轻搅拌一下,关小火慢慢熬。

    徐清清偏过头去看,发现是白粥,看向许悬的侧脸:“喝白粥啊,生活会不会太艰苦了,许医生”。

    “早餐宜清淡。”

    “不要,我想吃小笼包,你去帮我买呗“徐清清抱着他腰摇了摇,撒娇道。

    许悬收拾好台面,洗完手低头看向身上的无尾熊:“你先放开”。

    “不放,你不买就不放”徐清清蛮不讲理的说道。

    “你抱着,我怎么出门?”

    得逞后的徐清清松开手绽放特大笑脸说道:“你自由了,去吧,皮卡丘”。

    许悬已经习惯了徐清清偶尔的串频,不会再去纠正她,就让她在精分的世界里活跃吧,对她创作有帮助。

    心满意足吃上爱心早餐小笼包加白粥,徐清清随意的问道:“今天要出去吗?”她的假期只有五天,临出发前接到叶梓慕的通知,说要她去参加一个粉丝见面会。因为事前签代言合同的时候里面有提到配合宣传,所以徐清清必须要出席,导致她中途要丢下许悬一个人回去忙工作。昨天已经在别墅休息了一天,今天应该有活动吧,徐清清如是想着。

    “嗯,带你出去转转。”

    要出去玩喽,徐清清嘴角笑意压都压不住,吃过早餐就跑上楼选衣服去了。

    出了门,徐清清主动牵着他的的手,对即将要去的地方充满期待。她以为许悬即便不是带她去哪个游乐项目玩,也是带她去哪个名胜古迹游览,哪里晓得许悬是真的带她在县城里压马路。这是一座民风淳朴的小县城,在清晨朝阳淡淡的金色光芒映照下,街道上三五成群的小学生背着书包嬉戏打闹着,街边的小店也支起了招牌,淡淡的食物香气从小巷里飘来,徐清清偏头去看,戳了戳许悬:“你刚是在这里买的包子吗?”。

    “嗯”许悬淡淡的回道。

    “看起来好像有很多好吃的,要不我们再去吃点”闻着风中浓郁的鲜香甜糯气息,徐清清的胃有点蠢蠢欲动。

    许悬侧头看她跃跃欲试的样子,忙将人拉走,他可不想提前变成一个胖子。

    徐清清被他拉着拐进一条巷子,走出去时发现面前是一条河,河道不宽,水却很清澈,周围建了围栏。趴在围栏上能看到河底的鹅卵石和细沙,河面吹来的风打在脸上不觉得凉,反而带来干燥的气息,有些奇怪。

    “这风吹着暖暖的,你感觉到了吗?”徐清清侧头去问身边的许悬。

    “嗯,前面有个温泉。”

    温泉?徐清清两眼放光的说道:“我们去泡温泉吧”想不到这里有温泉,冬天泡温泉再合适不过了。

    许悬抬头看了看挂在半空中的太阳,这还是早上呢,谁会这么早去泡温泉?实在不忍心打击她,只好委婉的说道:“他家下午才开门”。

    “哦”好像是她太急切了,徐清清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两人继续沿着河边闲逛,路过摆在街边卖鱼的摊子,徐清清问过许悬后买了几条鲫鱼和虾,准备中午回家做。徐清清还碰到了卖橘子的阿婆,自家果园里刚采摘下来的橘子,徐清清试吃了一瓣觉得甜,便买了点,中间还想让许悬也试吃一瓣,被许悬洁癖的放回了她的嘴里。

    中午徐清清掌厨,做了清蒸虾,蒜蓉红薯叶,青椒肉丝和鲫鱼豆腐汤。尽管是没有味道的清蒸虾,许悬也是不占蘸料的,所以徐清清给自己调了个超级麻辣的蘸料,吃完嘴巴红了一圈,但很过瘾。

    吃的过饱,徐清清腆着肚子在院里溜达消食,再次近距离观察这个贫瘠的院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却发现草坪被人打理的很好,没有东秃一块西少一块,整整齐齐覆盖在院子里。又去周围的灌木丛看了眼,发现也被修理得很好,没有高低不平,枝丫乱窜。看来或许是她想错了,也许这家主人只是不喜花草,偏爱空旷整洁的布置。

    回屋在沙发上睡个午觉。别问为什么不去卧室睡,因为许悬正在卧室换了睡衣睡觉,她要是就这身躺上去,保管被人踹下来。

    许悬下楼时就看见徐清清裹着毛毯头朝里睡着觉,脚步放轻走到沙发前,探了探她的脸蛋,热乎乎的证明不冷,又将她身上的毯子边角掖了掖,沏了壶茶,坐在落地窗前看起书来,这书是昨天清晨到外面买的。

    徐清清一觉睡到下午15点才悠悠转醒,醒来望着天花板迷瞪了一会才翻身爬起来坐着,一眼就看到许悬在窗边看书。金黄地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在他英俊的脸庞上,低垂专注的眼神,纤细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形状优美的唇形,在光影中朦朦胧胧甚是好看,徐清清不由得看痴了。

    许悬若有所觉的转过头看见的就是裹着毯子两眼放空傻笑的徐清清,合上书,走过来:“睡醒啦”。

    徐清清见人靠近,把头往他身上一靠,懒懒的说:“嗯”。

    许悬把她头抬起,让她坐直身子,徐清清不依,还把人拉着坐下来,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从下往上看他,边看边感慨道:“许悬,你长得真好看”。

    正帮她梳理头发的许悬笑了笑,说道:“你也好看”。

    “你更好看。”

    不与她争论这么没意义的话题,许悬安静的把她睡乱的长发捋顺。

    仗着大腿被自己枕着,人跑不了,徐清清还说了些奇怪的问题。有的许悬会回答,有的直接忽略,比如他们医院那个护士最漂亮?医院的伙食真的很差吗?这类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到了晚上,徐清清还是精力旺盛的拉着许悬说话,已经听了她一下午问题的许悬果断将人塞进被子里,关灯睡觉。

    在黑暗里,一点点响动都会被放大,徐清清尝试着闭眼睡觉,可是怎么都睡不着,这也太早了,完全没有睡意。躁动的在被子里翻来覆去,试图引起许悬的注意,但人背对着她就是不出声,又不自觉想起刚来那晚的情形,徐清清忍不住脸红起来。看着依然背对着她的背影,徐清清鼓足勇气靠了上去,手伸到前面去解他的睡衣扣子。许悬也没有真的睡着,旁边的人不断弄出动静,他怎么睡得着,但想到明天要带她去见人,便按住她的手:“别闹”。

    主动送到面前的美味竟然不要,徐清清都忍不住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不过这事可不是他说了算,她也有需求的。徐清清挣开他的手,翻身覆了上去,低下头准备给他来点花样,用嘴去解他的扣子,还勾引似的舔了舔裸露出来的胸膛。都这般引诱了,再忍就不是男人,许悬一个用力将兴风作浪的徐妖精压在身下。

    激情燃烧释放过后,许悬就打算放过她,毕竟明天还要出门。沉浸在余韵中的徐清清感觉到身上的人要走,食髓知味的她哪里肯,连忙抱住他的脖子不让他走,许悬无奈的撑着手,对她解释道:“明天要出门”今晚就别闹了。

    “不嘛”徐清清还是不撒手。

    “明天真的有事。”

    好嘛,你个许悬,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掰扯明天的事干嘛?徐清清有些不满的质问道:“你是不是不行?”。

    此话一出,许悬没再多废话,直接压着人亲了下去。士可忍孰不可忍,哪个男人在床上听到这句话不发威的,许悬要让她见识一下在床上说男人坏话的下场。

    果然激将法不能随便用,特别是对许悬这样外表彬彬有礼的斯文男人,发起狠来简直要她的命。现在的她浑身软绵绵只想赖床,可罪魁祸首许悬竟然说今天要带她去见他外公,惊得徐清清立马从床上翻腾起来,还闪了腰。原本许悬见她行动不便说取消,下次再见。可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因为一点小伤就放弃,徐清清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准备带伤前行。

    徐清清以为要坐车去,想不到走过两条街再穿一条绿荫小道就到了他外公家,他们竟然离他外公这么近,而许悬却今天才带她来拜访,把徐清清气得往许悬身上砸了好几拳。

    许悬的外公和外婆独自住在这里,他小时候放寒暑假都会来这里,跟他们的感情很好,这次放假顺带来看看他们。徐清清手里提着现买的果篮进了屋。

    “外公,外婆,我带女朋友来见你们。”

    “外公,外婆好,我叫徐清清,你们叫我清清就好”徐清清跟在许悬身边满脸笑意的看着两位老人。

    老人年纪大了,见外孙带女朋友来,忙找出眼镜戴上,想仔细看看她。发现是个爱笑的姑娘后,便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说着话,徐清清很有耐心的陪着他们说话,问什么答什么,还偶尔说说笑话逗两位老人开心。许悬见他们相处融洽,便去找管家钟叔询问外公外婆的近况。

    在外公家落落大方,言语幽默,只是板正的腰杆有些承受不住,许悬看到就偶尔帮她揉一揉。徐清清也会趁没人的时候像个树懒一样靠在他身上休息,殊不知这一互动都被外公家的人看在眼里,外婆更是笑眯眯的看着这对热恋中的小两口。因为徐清清明天上午要回临海市,所以当晚没有留宿在外公家,回了那栋别墅。回去后才得知那栋别墅是许悬的私产,让徐清清无比懊恼当时怎么就口无遮拦在许悬面前说了房主人的坏话呢。

    隔天,许悬送徐清清去机场。这几天的亲密相处,徐清清舍不得他,在机场大厅黏黏糊糊抱着许悬撒娇,许悬任由她耍小性子,手上登机的流程照办不误。广播通知登机时,把人送到安检口,徐清清耍赖要他亲一口才走,许悬无奈的亲了亲才将这闹腾精给送走。

    从机场回来,许悬就住到了外公家,他春节要值班,先提前陪外公过年,今年的话题自然少不了他新交的女朋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