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4.爱的教育

章节字数:4867  更新时间:20-04-09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秦泽这儿过了两天没羞没臊自我放飞的日子,徐清清终于想起要回去了,她家里还有人口要养活呢!秦泽现在是放假一身轻,只想黏着徐清清,不想放她回去,回去哪有现在这般恣意,使出浑身解数也要阻挠徐清清的归家之路。时不时抱起来转圈圈亲一口,时不时躺在她大腿上用毛茸茸的大脑袋跟你撒娇,逼得狠了还会用武力压制把她往门上一按埋头楚楚可怜地问是不是讨厌他。徐清清最招架不住他这样,别人家的年轻小狼狗是热情十足像个小太阳围在身边转,她家这个是会摇着尾巴委屈地冲进自己怀里咬着不放,最关键徐清清被这套吃得死死的,只要秦泽一委屈低头,她就忍不住心软顺着他来。

    但这几天小狼狗有向着大灰狼成长的趋势,撩拨她的手段越来越多,还特别喜欢动手动脚,不是抓着她的脚赖在床上不起来,就是拉着她的手摸自己刚练出来的腹肌。说实话薄薄的一层没有梁野练得扎实,但胜在手感绝佳,久不见日光的皮肤光滑细腻,摸起来像是在摸一块上好的羊脂玉,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当暖手宝再合适不过了。但她不能沉浸在享乐之中,世界还等着她去拯救呢!

    任徐清清怎么说,秦泽就是不肯放人,继续胆大包天的把人留下。前段时间她光顾着陪他们,都没来找他,现在要多陪陪他把之前的补回来。徐清清不想跟他起争执,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以免让他觉得这段感情是自己在掌控他们,什么时候?跟谁在一起?她说了算。现在的局面已经对他们很不公平了,尽管社会上因为政策的推行已经对他们这类家庭、情侣不再抱有异样的眼光和世俗的诋毁,但徐清清始终认为如果能早遇到一眼万年的人,他们肯定想拥有完整并独属于自己的爱情。她让他们做了很多妥协,她不想让他们在这段感情里再继续放低姿态,爱是平等的,所以她也要学会尊重和让步。

    最后金屋藏娇的项目还是被迫中断了,叶梓慕不知从哪里打探到秦泽的住址,直接带着看热闹的帮手沈墨杀了过来,堵在家门口。徐清清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秦泽被叶梓慕他们质问的场面,怕他们打起来,徐清清连忙上前做和事佬:“坐着聊,别伤了和气”。

    叶梓慕见她穿着睡衣,脸上更是不爽,语气也很冲:“在这儿乐不思蜀,还知道回家的路吗?”知道他们在等她吗?

    额,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民怨爆发的一天,徐清清自认理亏,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现在就回”。

    哼!叶梓慕鼻间一哼,她的账等会再细算,先把眼前这个小子收拾了:“好啊!秦泽,以前都不知道你有这本事,敢藏人了”还一声不吭从他手里抢人。

    “我让清清陪我几天而已,你们之前不也是吗?”他只是沿袭了他们的做法,难道只许他们可以,自己就不行吗?

    “我们那都是走过明路的,你呢?”敢情把人悄悄带走藏起来还有理了?

    “我只是忘了说”其实他记得要在群里说,但那天晚上喝多了就忘了。

    懒得听他找借口,叶梓慕直接对他下达一致通过的惩罚:“从今天起,一个月内你不能见徐清清”算上春节,他们也没有很过分。

    “这不公平”秦泽不满道。

    “那你对我们就公平了?”在旁全程抱手看好戏的沈墨插言道。

    不理会秦泽的继续抗议,叶梓慕转身对这一”消失”事件的另一位主角说道:“去把衣服换了”。

    刚叶梓慕训斥秦泽的时候,徐清清不敢插嘴也不敢走开,只能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突然被点名,徐清清还心存侥幸逃过一劫,但随即脸色一僵,支支吾吾的说道:“没带衣服过来”,她之前穿的那身衣服沾了烧烤的油渍,被秦泽拿去干洗了。

    听完叶梓慕狠狠瞪了她一眼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口,倒是沈墨将自己外套脱下盖在她身上:“走吧”。

    徐清清被两人一左一右带着往门口走去,中间徐清清不放心回头看了秦泽一眼,还没等说什么,就被叶梓慕突然一使劲重心往前倒,接着被他扶住肩膀,很快消失在门口。

    秦泽本身就没想过可以一直霸占徐清清,只是希望这一刻来的越来越晚而已,刚才是他冲动了,对叶哥说了很冲的话,等他消了气再请他吃饭吧,秦泽懊恼的垮了垮嘴角,上前将大开的门关上,这些家伙连门都不想帮他随手带上!

    抱着极为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电梯,刚在车里徐清清试图制造轻松的话题,缓解尴尬时,被沈墨毫无表情的一句“有什么话留着回家再说”吓得浑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下车时她脚都是麻的,还差点摔了,可以往很照顾她的两人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还是固执的把她往家带,那一刻徐清清萌生了逃跑的念头,可惜还没往旁边走半路就被叶梓慕看穿,带回了正道上。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徐清清以为里面会坐着债主,个个脸色难看的等着她,然后在中间铺了一层地毯,让她跪在上面唱征服。现实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客厅,明媚的阳光从阳台上照射进来,映出地面光洁如滑的大理石。

    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徐清清不由放松了表情,只要不是来个公开审理就行,其他的惩罚她都能接受。

    她瞬间的情绪变化,旁边两人明显察觉到了,只是这么快放下戒备是不是太早了,好戏还没开锣登场呢!

    回了自己家,徐清清心情放松,径直去餐桌倒水喝,刚一路精神压迫,她现在只想喝上一口水缓缓,还对沈墨他们说:“要吗?”。

    “嗯”叶梓慕不客气的说道,刚说了那么多,他也口渴了。

    沈墨没回话,但徐清清还是端了两杯过来,放下就准备去卧室换身衣服,刚穿着睡衣在外面走,她极为不自在,虽然回到了家里,但还是换了比较保险。

    “去哪儿?”叶梓慕把人喊住问道。

    “换衣服。”

    见叶梓慕不说话,徐清清便进屋换了一套休闲装宽松毛衣加牛仔裤。出来看见两人还一人占据一方的坐着,也不打开电视,看来是在等她了。深吸一口气,徐清清笑着走了过去,很乖巧的自动认错:“对不起,这次是我错了,不应该瞒着你们,也不应该挂你们电话,更不应该跟秦泽待这么久,你们要打要罚,我都接受”。

    “要打要罚都接受?这么壮烈?”沈墨饶有兴致的说道。

    诶?是不用到这个份上吗?徐清清顿时看到了新生的希望,用期待的眼神望向他:“是从轻发落吗?”。

    真是递个梯子就往上爬,难道这件事她准备就这么算了?看来认识错误还不够清楚,沈墨扳着脸打破她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吗?”。

    “那要怎么样?给个痛快吧”这么不上不下吊着她,真的很煎熬。

    “怎么样?等人齐了就知道了”叶梓慕偏要吊着她。

    不是吧,真要集体公开审理她吗?能留点面子吗?徐清清神情凄凄的说道:“一定要这样吗?”她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敢这么任性了。

    “在你挂断电话的那刻,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还敢玩失联?这次不给她个教训,以后还怎么得了!

    她现在说电话不是她挂的,有没有可能减刑?她真是太难了,呜呜!!

    徐清清还想从他们嘴里套些情报,可两人硬是拿等人齐再说来搪塞她,无奈徐清清只好和他们一起坐着等收拾她的大军到来。期间她还沏了一壶茶,切好了果盘,甚至将瓜子零食都摆上桌,乍一看,像是等人来开茶话会一样。

    沈墨他们看着徐清清脚步停歇,蚂蚁搬家似的把好东西往茶几上放,试图用这些来讨好他们,这么幼稚的想法真难为她想得出来。不过叶梓慕却不准备如她的意,他悄悄将徐清清的行为发到群里:“看,她的努力”附带一张茶几上摆好的照片,当然秦泽因为此次违规行为,已经被他这个群主给暂时移除了群聊。

    说等人其实就是何瑾瑜和周行白两个人,许悬还没有回来,梁野也脱不开身。他们一到,徐清清就很热情的开门欢迎他们进来,贴心的将人送到沙发。三面的沙发,沈墨起身将单人沙发留给她,自己去和叶梓慕坐一起。

    徐清清紧张的坐下,双手交叠在膝头,局促地看着他们,等待最终的宣判。

    “不说点什么?”刚不是还道歉来着,现在怎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沈墨提醒道。

    “哦。对不起!这次是我的不对,不应该闹失联,不应该挂电话,也不应该陪秦泽乱来,更不应该不及时回家,让你们担心,我很抱歉,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和秦泽。”

    本来打算等她主动道完歉,他们就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毕竟又不是仇人,事情不能做得太过分,可偏偏有人完全不理解他们的苦心,还拿刀子对着他们。叶梓慕第一个忍不住出声道:“你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真的”徐清清表情诚恳的说道,那模样生怕他们不相信一样。

    沈墨用手掩了掩嘴角,怎么办?他突然跑偏了,竟觉得她认错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带着倔强和急切的表情。

    “那你说说,你最大的错是什么?”何瑾瑜突然公事公办的问道。

    “挂电话”徐清清不假思索的答道,她刚有悄悄模拟过这些问答。

    “你还记得之前答应我的事吗?”

    听何瑾瑜这么一说,徐清清怔住了,她好像又做错事了,原本针对她一个人的审判被她搞砸了,无力的垂下头:“对不起,我食言了”不应该将秦泽的过错也揽在身上,还企图让他们一并原谅。

    看着她挫败的神情,刚还怒火中烧的他们瞬间被一阵心疼占据,连长久以来堵在心口的郁闷也豁然开朗起来。是啊!那有什么完全公平,无意识的行为最能反映。被七情六欲支配的感情本身就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准确说明的事物,他们还苛刻的要求徐清清去完整地划分它,本就是强人所难的事,他们竟可以这般理直气壮地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是他们魔怔了。

    周行白走到徐清清身前,将她气馁的头抬起来,温情的说道:“这事是我们想当然了,怪不得你,别自责了”。

    “可……”

    “不必说什么,我们不会再逼你了”周行白说完将欲言又止的人揽在怀里。

    当下,徐清清真的很想在他怀里埋头委屈地大哭,但她还有话说,推开温暖的怀抱,徐清清对着他们目光坚定的说道:“这次是我错了,我会努力改正,不辜负大家”说完想起什么,突然起身往书房跑去。

    周行白担心她,忙追过去,却被徐清清拦在门外:“我没事,等会就出来,别担心”,说完就关上房门,将他们的关切目光挡在门后。

    约摸半刻钟的时间,紧闭的房门打开,徐清清拿着几张纸走了出来,脸上神情不像是哭过的样子,反倒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给,这是我刚写的保证书”徐清清将手里的纸张分发给他们说道。

    沈墨接过一看标题大大的保证书三个字,上面手写了保证事项:1。个人行程事先报备2。电话随时接听3。消息及时回复4。努力改正错误,下方还写了惩罚:如未做到以上4点,便闭门思过一周。

    啧啧,真够简单明了仓促的,内容还行,不过这惩罚是不是太随便了,沈墨想到就随口说了出来:“这算惩罚吗?”对徐清清来说闭门思过相当于给她放假好不?

    被看穿心思的徐清清一脸窘迫,还故作镇定道:“怎么不算,这相当于禁足啊”在古时候禁足可是常见的惩罚。

    沈墨玩味的看着她倔强的小脸:“是禁你的足,还是我们的?”纸上写的模棱两可,具体怎么实施还不是按她说的来,沈墨可太懂她了,只要给她冷静时间,她就会想出五花八门的应对之策。

    “当然是我的啦”嘴上懂事的快速回应道,心里却在暴风哭泣,这沈墨果然是来拆她台的。

    沈墨脸上的笑意更浓,他就说她在搞小动作吧,这不一激,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何瑾瑜看完这张毫无法律效应的保证书,心里早职业病的列出好几条建议,但说出口的只有一条:“这保证书还差你的盖章签名”。

    “哦,好的”说完徐清清就想拿过保证书进去书房签字盖章,却被叶梓慕拦下:“不急,还没补充呢”他可是有好几条建议想让她写进去呢。

    最终在书房众人围着电脑你一言我一语,由叶梓慕起草,何瑾瑜监制,沈墨补充,周行白提醒的最终版保证书出炉。上面清晰写明了保证事项,从最初简单的4条变成了阐述清楚的8条,惩罚也由一条变成了可选择列表,列明了不同的惩罚,当徐清清犯了以上8条错误的任意一条,涉案当事人便可以自由选择何种惩罚。

    原本是她突发奇想的一个保证,现在变成不平等条约,徐清清心里苦,但她不能说,说了下场更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圈定一个又一个的要求,更过分的是,既然在电脑上已经打字完成,为何非要她照着手写出来,还要写7份,简直太过分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申诉无门的徐清清在四人的监督下,含泪手写中。写完盖上手印和签名,还没好好欣赏自己的大作就被无情没收了。怀揣着对自己往后日子的无限惆怅之情将人送到门口,临关门时才想起保证书她没有备份,连电子版的都被叶梓慕给删除了,忙叫住他们:“保证书我还没有诶?”。

    “你刚没记住?”叶梓慕回头反问道,就8条,抄了这么久记住应该不难吧。

    谁没事会牢记这些啊,徐清清很想脱口而出,但还是忍住了:“我怕忘了,有一份比较好”她要贴在书房里,随时警惕。

    “时刻记住就不会忘”沈墨站在一旁说风凉话。

    “复印一份保险点嘛”徐清清讨好的说道。

    回应她的是走进电梯的背影,临关门前叶梓慕还留话给她:“最好记住哦,会抽查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