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6.怀孕

章节字数:6351  更新时间:20-04-11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此一役,平凡的生活回归于现实,徐清清再不用担心受怕被惩罚,也不用特意去讨好谁,转而对她进行放养。小惩大诫,偶尔的惩罚可以促进感情,但一味的追求严格并不会带来好的效益,更何况徐清清已经在慢慢朝着他们希望的方向前进着。

    现在徐清清只需要每日统计好人数在家做饭写书,有时候跟他们外出约会,有时候结伴旅游,但大多时候徐清清都热衷于在家宅着,她又开本新书,正努力赚点零花钱。同时她最近又迷上了开发新菜,拥有热情的食客让她做饭的动力都提升了不少,大多时候饭桌上除了他们点名的菜,还会出现几道新菜,口味全按照她的心意来,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口味时常变化,有时候想吃酸的,就连着几天使劲做酸甜口:酸辣土豆丝,酸萝卜炖鸭子,酸辣藕尖,糖醋鱼和菠萝咕噜肉等等一系列酸甜搭配的菜。美其名曰试验新菜,让他们帮忙试试那道比较好。甜到发腻加酸倒牙的奇怪组合他们往往吃上一口就不想再尝试,基本都是徐清清自己慢慢品尝她的大作,看着她神色如常的吃下那些奇怪口味的菜,叶梓慕他们都十分惊奇于她的强大味觉。不过新奇了两三天,徐清清就又换成试验川菜:夫妻肺片,麻辣水煮鱼,伤心凉粉,辣子鸡和麻辣香锅等等重口味麻辣的菜。要是酸甜味漱漱口也就能把奇怪的味道压下去,但麻辣是越吃后劲越足,连叶梓慕,秦泽这几个能吃辣的也拼不过徐清清下重手,直呼受不了,完全不吃辣的许悬直接没往那火红一片的盘子里伸筷。徐清清吃了也觉得太辣,第二天就少放了些花椒辣椒,还找他们试菜,偏生在她殷殷期待的眼神下,又只能硬着头皮试吃。

    所幸这段折磨味觉的艰难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徐清清接到通知要去北京参加个作者培训活动,为期一周,暂时放过了他们的味蕾。

    兴高采烈地从北京回来,徐清清像进了传销被打鸡血一样钻进书房文思泉涌疯狂码字,连做饭的时间都没有,倒让他们有些怀念她在厨房乱倒腾的日子了。明白这是她的工作,沈墨他们也给予支持,尽量不来她家打扰她,只是偶尔买些菜,买些零食放冰箱,以免她饿着。

    说来这段时间徐清清总是感觉很饿,往往吃完饭不到几个小时就觉得肚里空空,客厅的零食箱也被她搬来了书房,以便就近取食。没办法,一饿就难受,字也码不出来脑子里只想着火锅烤串,加上家里现下没人管束,徐清清经常在半夜爬起来点外卖。

    情人节的时候,大家一起去外面吃饭庆祝,在包间里徐清清只顾着埋头吃饭,被周行白看到,关切地问道:“清清,你最近没有好好吃饭?”。

    “没有啊,我都有按时吃饭”徐清清咽下一口鸡汤说道。

    “自己做还是点外卖?”刚开学他很忙,抽不出时间去她家给她做饭。

    “有时候自己做,有时候点外卖”徐清清笑着说道。

    “感觉你胖了?”沈墨坐在对面看了会儿徐清清,突然出声说道。

    “有吗?”徐清清连忙放下勺子摸了摸脸,心想难不成这段时间没节制的吃喝长双下巴了?

    “他骗你的,没胖,再吃点”秦泽夹了块鱼肉放进她碗里说道。

    徐清清一下子就相信了秦泽的话,还默默瞪了沈墨一眼,仿佛再说她哪里胖了?

    知道身材是女人的死穴,沈墨也乖觉的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何瑾瑜倒是和他有同感,但又觉得可能是冬天衣服穿的多显胖也说不定,便没出声。许悬今晚值班没来,梁野也在部队。

    叶梓慕姗姗来迟,进门就给了徐清清一个熊抱,差点让正在喝汤的徐清清呛着,转过头看向身后搞恶作剧的人:“你干嘛?”。

    “想你啦,抱抱你怎么了”叶梓慕厚着脸皮说道,全然把坐在她身旁的周行白和秦泽给忽视了。

    “别闹,坐下吃饭”她还没吃饱呢,徐清清现在已经对叶梓慕的情话免疫了。

    “真不可爱”被撵的叶梓慕摸了下她的头说道。

    徐清清任由他的手在自己头上作怪,拿起勺子继续喝汤。

    见逗不了她,叶梓慕便放下手坐到空出来的位置上吃饭。

    隔天许悬去她家找她,手里拿着送她的情人节礼物。事先也没告诉她,所以门铃响的时候,徐清清以为是外卖到了,兴匆匆打开门一看是他,惊喜的说道:“诶,你怎么来了?”。

    今天她穿了件修身的毛线裙,头发盘在脑后,露出面容姣好的脸庞,许悬第一眼就感觉她长胖了,以前笑起来浅浅的酒窝现在变得明显起来,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见许悬站在门口拿奇怪的眼神看她又不说话,徐清清侧开身子让出位置:“进来啊,站着干嘛?”。

    许悬刚想将手上的礼物递给她,却听见电梯开门的声音,身着黄色袋鼠的外卖小哥出现,徐清清也看到了,连忙举高手喊道:“这里”。

    徐清清高高兴兴的接过外卖,把门关上,顺口问许悬:“你吃饭了吗?”。

    “嗯”许悬是吃过午饭才抽空来找她的,看了眼时间13点05分,又问道:“你平时都这个点吃饭?”她饭点一向准时,难不成这几天他们不在就打乱了?

    “不啊,这是我让师傅做的卤鸡爪,拜托外卖小哥送来而已”她哪能撑到现在才吃午饭,早就饿了好不。

    许悬一看果然是用清风徐来的外卖盒装着的卤鸡爪。见他望过来,已经上手啃的徐清清清还邀请他一同品尝:“吃吗?我师傅手艺可好了”。

    “不了”婉拒后将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这是送你的礼物”。

    徐清清下意识想去拿,但手上戴着手套满是油便缩了回来,嘴里吃着东西含糊的问道:“是什么?”。

    “打开就知道了。”

    “哦”看许悬不着急走,徐清清出声道:“能帮我去书房拿下手机吗?刚出来急忘了拿”。

    许悬点了下头走进书房,发现这里变化不小,原本宽大的桌面上整齐摆放着牛奶、零食和果盘,就连脚下也堆着几箱坚果。上前从桌面拿起手机,许悬无意看了眼电脑页面,发现是在码字,但周围这些吃食是怎么回事?难道写作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容易饿?又想起徐清清长胖的变化,心里有些怀疑她是不是怀孕了,但转念又推翻这个想法,毕竟近年来生育率艰难,自然受孕的几率很小。但突然变得暴饮暴食,难道是新陈代谢出了问题,担心她这突然的变化,许悬出了书房便对徐清清说:“等会跟我去医院做个检查”。

    “啊?”还在专心啃鸡爪的徐清清听到后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他,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医院做检查?

    “你长胖了,还暴饮暴食”许悬将他的观察说出来,又看到就他进书房这一会儿功夫徐清清手边就堆满了一堆鸡骨头的壮举后,他更加确信徐清清这段时间饮食不规律。

    徐清清震惊的看着他问道:“我真的长胖了?”昨天沈墨也这样说。

    “嗯,很明显”许悬事实就是的说道。

    晴天霹雳!徐清清唰地一下站起身来,焦急的自言自语道:“天,我真长胖了,这可怎么办?”她完全没有感觉自己长胖了!

    “没事,不是很胖。”

    听到这话,徐清清无语地对他翻了个白眼,这样的安慰还不如不要,胖一斤都是罪过,还要胖很多才算有事吗?赶忙将手套摘下,徐清清就准备去洗手换衣服,跟许悬去医院,她可不想出什么事。

    许悬默默上前将她弄出来的桌面垃圾收拾干净,还将没吃完的卤鸡爪裹上保鲜膜放进冰箱,方便她下次食用。

    徐清清换好衣服关上门有些忐忑地跟着许悬下了楼,她现在已经脑补出无数个可能,担心万一真的出了什么毛病可怎么办?她还这么年轻呢!

    去医院的路上许悬顺口问了句:“你这个月生理期来了吗?”。

    “还没有,怎么了”徐清清慢半拍的回道。

    许悬记起她的生理期是月中,而现在才月初,看来是他多想了,走了几步后不放心的多问一句:“那上个月呢?”。

    徐清清想了想忽然停住脚,神色大变:“糟了,好像没来”。天!她姨妈推迟了这么久?虽然她姨妈偶尔不准,但是没这么晚过啊。

    许悬脸上微微诧异,加快了去医院的步伐,还直接挂了妇科。当徐清清战战兢兢躺在B超床上,掀起衣服时,都不敢相信刚刚医生说她怀孕了,全程懵懵懂懂地躺在床上听许悬跟医生交流。等拿着单子排队缴费,看着B超单上的影像图片,徐清清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快就揣上娃了。

    许悬将B超图发到群里,正想打字,却见徐清清神情恍惚的站着,有些担心的伸手将人扶住,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

    群里叶梓慕看着图上的一坨阴影秒问:“这是什么”。

    何瑾瑜见过便答道:“这是B超图”。

    “是谁的?”这许悬莫名其妙突然发张B超图在群里干嘛?也不说话。

    缴完费的许悬默默打了一串省略号:“……”。

    群里沉寂半秒,叶梓慕小心翼翼的问道:“该不会是清清的吧?”。

    许悬看到了没回,他现在主要任务是送徐清清安全到家。

    叶梓慕没得到回应,又在群里追问,徐清清看到了,正准备回他,却被许悬抽了手机:“注意看路”。

    额,她这才一个多月,还没显怀呢,能看到脚下的路好不。

    等慢慢走回家,群里已经被叶梓慕刷屏了,其他人也在开口询问。徐清清悄悄拿过手机准备回复时却卡壳了,好像自己宣布自己怀孕有点奇怪呀!

    许悬看她纠结的神情,便在群里为众人解答疑惑:“嗯”。

    也不管群里的人能不能领会他的意思,径直放下手机开始研究起从妇产科主任那里借来孕期指南。

    肚子里有另外一个小生命存在,徐清清不敢有大动作,连喝个水都小心翼翼。

    徐清清还没思考明白她未来的生活蓝图呢,叶梓慕就兴冲冲的赶回来了。激动的看着徐清清:“真的吗?”他要当爸爸了。见她点头脸上笑意更甚,又看到茶几上的医院袋,从中抽出完整的B超图,看见上面写着徐清清的名字,临床诊断:早孕,宫内早孕约6+周。仔细看完便一脸兴奋的蹲在徐清清面前问道:“我能摸摸吗?”。

    这莫名像要糖吃的小孩是怎么回事?徐清清害羞的偏了偏头,将搭在腹部的手放下,无声示意可以碰。但当叶梓慕手放上来的时候,奇异的触感瞬间集中涌向肚子,好像感官被放大一样,真是奇怪的感觉!

    “好了,还小,你暂时感受不到他”许悬在一旁出声提醒道。

    还没到下班时间,能赶回来的人都来了,欣喜地挤在沙发旁围着徐清清嘘寒问暖,这一刻徐清清像极了动物园里的大熊猫,而她肚子也成了重点观光对象。巨大的喜悦和热切的期盼让这群男人此刻只想陪在徐清清身边,仿佛她下一秒就会生产一样。许悬看了眼墙上的钟,到了孕妇该休息的时间,便将这群兴奋不已初为人父的家伙赶了出去,顺便将制定好的孕妇时间表发到群里,让他们按照表上的时间来陪徐清清。

    就在徐清清以为这件事的热度就这么消散的时候,两边家人知道了。问候关心的消息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道喜的电话也纷至沓来,至此徐清清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拥有一个豪华大家庭。

    徐清清的突然怀孕,不仅让孕妇本人措手不及,还让双方的家长着急起来。一群大老爷们会照顾孕妇吗?懂得如何照顾吗?徐家太后得知消息后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万事都拖拖拉拉的,唯独这件事想慢慢来,反而无心插柳柳成荫,走在了前头。便开口让她回家来安胎,却被徐爸爸制止了,回家里来住固然是好,但何瑾瑜他们上门来看清清就颇为不便,毕竟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难免会激动和期待,都是想天天看着他慢慢长大的,作为过来人的他再清楚不过了。

    其他家父母也提出派阿姨去照顾徐清清,这很有可能是他们家的宝贝呢!

    至于孕妇徐清清,她觉得用不着这么小心,大张旗鼓的安排人过来照顾她,除了肚子里有新生命外,其他徐清清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每天精神很好,食欲也不错,腿脚也不抽筋,除了长胖外,她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半点孕妇相。

    但叶梓慕他们紧张,这可是怀孕啊!多么伟大神圣的事情,能亲眼见证另一个小生命的萌芽,是人生新一个阶段的追求。小心翼翼的围在徐清清身边照顾着,恨不得帮她把所有的事都代劳了。

    刚开始徐清清对他们这套还是很受用的,但是抵不住时时刻刻都围在自己身边,还一副怕她摔了的紧张模样,她有这么脆弱嘛!

    最后徐家太后还是让陶嫂来照顾她,一来徐清清喜欢吃她做的菜,二来这是娘家人她熟悉。陶嫂一来,可把徐清清给高兴的,终于有站在她这边的人了。陶嫂对徐清清向来是百依百顺,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大大扫除了徐清清前几日的郁闷心情。最近他们开始管控她的一日三餐,严格按照孕妇食谱来安排她的饮食,清淡无味徐清清着实不爱吃。可陶嫂的私下投喂还是被许悬他们发现了,避开徐清清跟陶嫂做了一番私人谈话后,徐清清的食谱又回到了原点,只不过是由陶嫂亲手做而已。

    徐清清委屈巴巴地找到陶嫂诉苦:“呜呜,你也跟着他们欺负我”孕妇不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嘛,怎么到她这儿就变了呢!

    陶嫂好笑地扶着她说道:“许医生说你现在体重超标,要控制”。

    “但我不爱吃那些嘛”一点味道都没有。

    “这是为你好,太大了不好生。”

    “可是还早啊”这才刚怀,离生还早着呢!要让她吃草吃大半年她会疯的!徐清清抱着陶嫂的胳膊使劲晃,撒娇道。

    见陶嫂为难的不说话,徐清清接着打商量道:“控制也要慢慢来呀,你们都不给我适应的时间”任谁从重口味到小清新都会有落差感吧。

    “那我跟许医生商量一下”陶嫂也不敢擅自给徐清清开后门。

    “他在上班呢,你先给我做点吃的呗”她要趁许悬不在偷偷吃点,不然就没机会了。

    陶嫂是看着徐清清长大的,对她像自己孩子一样,见她是真的馋了,便笑着问道:“想吃什么?”。

    “烤翅,加辣的那种”天!光说她就忍不住咽口水了。

    “好,去外面等着吧。”

    “没事,我就在这等”守着它。

    陶嫂看她一副急切的模样,想来是真的想吃了:“厨房地滑不安全,你到客厅去,做好了我叫你”。

    “那一定要叫我哦”徐清清恋恋不舍的往客厅走去,一步三回头的说道。

    烤翅一好,徐清清端着盘子躲到阳台上去吃,担心味道会飘进去,还特意关了落地窗。看着橘红的夕阳缓缓落幕,徐清清坐在椅子上一脸满足地啃着鸡翅,心里还想着要是有杯可乐就更好了。陶嫂则帮她在门口把风。

    将偷吃的痕迹消灭干净,晚上面对清淡无味的孕妇套餐时,她二话不说闷声吃了,生活有了盼头,啥苦吃不下。她开始期待明天的加餐了。

    第二天照样求着陶嫂帮她做好吃的,躲在秘密基地偷吃,连着几天都顺顺利利的。直到有一天许悬拎着甜品回来给她惊喜的时候,发现人没在,只有陶嫂坐在沙发上满脸惊讶的看着他,便问道:“清清呢?”。

    见他回来,陶嫂一时惊讶都忘了出声提醒,正紧张呢,被他问话只好大声回道:“你回来啦”。声音之大让许悬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而阳台上收到信儿的徐清清大口吃完手里剩下的土豆卷。擦了擦嘴,又对着玻璃门看了看,发现没留下痕迹后才悠悠推开窗门走进来,心里想着幸亏她今天吃得是土豆卷没有骨头。

    许悬看她从阳台进来,忙走过去扶住她:“风这么大,在外面干嘛?”。

    徐清清笑嘻嘻的说道:“就随便看看”。

    刚走近许悬就闻到了她身上食物的味道,这一开口说话就更明显了,皱眉问道:“你吃了什么?”需要跑到阳台上去吃。

    徐清清还想蒙混过关:“没吃什么,就一个面包”。

    面包?许悬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不过他有办法让她说真话:“我买了转角那家的慕斯蛋糕,既然你吃过了,那就放冰箱吧”。

    “别,我还吃得下”徐清清连忙挽留道。

    “刚吃什么了?”许悬冷不丁的问道。

    现在徐清清眼里只有蛋糕,要不是许悬挡着,她已经在品尝第一口了:“面包啊”,但她还在嘴硬。

    许悬直接将甜品袋子拿在手里,准备放冰箱,那冷峻的模样直接告诉徐清清不说真话就没得吃。

    见他要走,徐清清忙挽住他的胳膊,底气不足的说道:“土豆卷”。

    许悬下意识看向陶嫂,被徐清清拉住急忙解释:“我求陶嫂做的,不关她的事”。

    “是我做的”陶嫂也站出来说道。

    见两人神情严肃,担心他生气的样子,许悬表示他有这么不近人情吗?更何况徐清清现在这个状态他会对她凶吗?

    “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要说真话,以后也不用偷偷藏起来吃,想吃什么就吃吧”今天跟另一位科室的新手爸爸交流了下经验,发现孕妇的食欲是不能被压抑的,不然对情绪不好。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徐清清连忙求证:“真的?”。

    “嗯”瞧她这激动的神情就知道这段时间把她憋坏了。

    “哇,太好了”她终于解放自由了,徐清清忍不住雀跃起来,恨不得在原地转上几圈,刚有这苗头就被许悬给镇压了:“你现在怀着宝宝”不能做大动作。

    “哦,那蛋糕我可以吃了吗?”徐清清双手合十期待的搓手手。

    许悬将蛋糕放到她手上,还没说话就被徐清清顺势往茶几上一放,跪坐在地毯上想打开它。一旁的陶嫂看她没半点孕妇样,做事还是这么莽撞,便将人拉起来坐在沙发上:“都快当妈妈的人了,不能再这么毛毛躁躁的”。这要是一不小心磕着了怎么办?

    许悬也被她猛地往地上一坐给吓一跳,想斥责几句却被她没心没肺的笑脸给打败了。算了,还是让她做个快乐的孕妇吧。

    只不过第二天起床,徐清清就发现她家有棱有角的地方都被裹上了软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