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7.提上日程

章节字数:4356  更新时间:20-04-12 0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被全家重点保护的徐清清在家安心保胎,尽管她像个没事人儿一样。不过人多的好处也显现出来,她现在身边每天都有人陪,或者陪她去医院产检,或者陪她去楼下花园散步,或者陪她安静地呆在家里看电视,或者在夜里给她讲童话故事。在他们的悉心陪伴下,徐清清也顺利度过了怀孕初期。

    确定可以到处走动后,徐清清让陶嫂陪她回了趟家,自从她怀孕后都是太后他们上门来看她,因为沈墨他们在场每次匆匆叮嘱上两句就离开了,搞得徐清清想撒撒娇都不行。这次她回来一定要好好住上两天,让太后把她捧在手心里疼,每次来太后欲言又止的纠结神情都让徐清清闷笑不已。

    “爸妈,我回来啦”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大嗓门的报道。

    徐家太后正在客厅跟徐爸爸他们商量事,转头就看见探讨对象正扬起笑脸跟他们招手,见女儿回来,徐爸爸欣喜地站起身来迎她:“回来也不说一声”,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

    “想给你们个惊喜嘛!”

    徐清清在沙发上坐下便看见茶几上放着日历和几张写写画画的纸,便问道:“这是要干吗?”。

    娃都有了,你说他们在干吗?还不是把她的婚事拿出来商议一下,徐家太后也不瞒着她:“看看日子,把你婚事给办了”。

    刚回来就被通知结婚的徐清清愣在当场,一脸懵圈地问道:“啊?”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就商量着把她嫁出去了?

    徐家太后不争气地看着她说道:“孩子都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可有了孩子也不一定要结婚啊,姐不是也没结嘛”像她姐那样不挺好的!干嘛非要早早绑定下半生呢。

    “你敢!”徐家太后动怒了,一个二个都跟她玩时髦,也不多替孩子的将来想想。

    徐清清看自己惹太后生气了,忙躲在她爸身后,妈呀!太后还是对她这么凶。

    将人护在身后,徐爸爸出声劝道:“别动气,吓着她了”。

    徐三爸也从中劝道:“是啊,清清现在经不起吓”。

    徐大爸见状递了杯茶给妻子,示意她缓缓情绪。

    “你和你姐情况不同,她做事考虑周全,不像你这般懒散,都火烧眉毛了还不着急”徐家太后说着说着又上火了。

    “分明是你偏心”徐清清撇过嘴嘟囔道,从小到大她姐做什么事都支持,她要做什么就鸡蛋里面挑骨头,就连同样的事,她姐做就是勇敢,她做就是胡闹。

    徐爸爸听见了她的不满但没出声制止她。在他看来妻子确实对她们俩姐妹的态度存在偏颇,可能是俩姐妹性格不同,更像她的媛媛总是能轻易的获得她的喜欢,而迷糊的清清自小又不喜往她身边凑,导致她都没能发现清清身上也有像她的地方。不过结婚这件事他是投支持票的,清清的性子也确实没有她姐那般坚强,她更适合被人照顾。

    “这婚还是要结的,只是没那么快,放心”徐爸爸安慰道,他希望她的女儿穿着洁白的婚纱做最美的新娘。

    听她爸这么一说,徐清清放心不少,她可不要大着肚子去拍婚纱照。再说她又不是真的不结,只是适应不了这么快他们就想将自己嫁出去了。

    看场面缓和下来,徐三爸开口道:“虽然说不急,但还是得提前准备”特别是清清的婚事涉及的人多,怎么去协调筹备也要尽早考虑。

    “另外这事怎么提,由谁来提也很重要”他们女方先开口和男方主动问,效果完全不一样。

    见他们又自顾自的讨论起来,一件小事都要多方面考虑,徐清清听得脑袋都大了,就算是她的人生大事,她现在也没有精力去参与。在她看来,结婚不过就是誊写在纸上的约定,完全没有管束能力,为了一个存在感极低的约定去耗费时间举办盛大的见证会,她觉得没有没必要。最重要的是她还不想嫁呀,单身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体验到恋爱的甜蜜,就要她踏进婚姻的殿堂,这委实太快了,身份转换不过来呀!

    慌忙带上陶嫂从家里告辞,徐清清没法面对正热烈讨论如何嫁掉她的无情父母们,她要去找男朋友谈恋爱去,抓紧倒计时享受女朋友的身份。

    徐清清回家,许悬他们就打算将屋子大扫除一遍,将可能存在的风险物品转移出去,所以当徐清清提前回来走出电梯时就看到走廊上堆放着很多熟悉的物件。走近一瞧,客厅的沙发,她放在书房里的挂衣架,卧室里的水晶挂灯和脚踏还有她放在角落里落灰的鱼缸等一些零零碎碎的物品。这是要干嘛?搬家吗?再伸头往房里一看,他们正在将她挂墙上的画取下来,不解的开口问道:“你们在干嘛?”要把她家拆了吗?

    叶梓慕正带着手套往门口搬画,听见声音抬头看是她,疑惑地回道:“你不是回家了吗?”。

    “又回来了呀,话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趁她不在拆家?

    “大扫除”叶梓慕将人挡在门外不让进,屋里东西摆地到处都是,没地方下脚。

    徐清清伸长脖子往里看,呦呵!她家被拆得差不多了:“好端端做什么大扫除”还搞得这么彻底,也就她搬进来那天有这阵仗了。

    “给他创造更好的环境啊”叶梓慕对着她肚子努了努嘴说道。

    “还早好不”徐清清默默翻了个白眼,怎么个个都提前部署起来了,明明她肚子里的娃才三个月,还没显怀呢!

    “那不是得先预备着”他们年前买的别墅刚装修好,还不能给孕妇住,这个孩子注定要在这个房子里降生。“好了,这里乱,你和陶嫂去楼下花园走走”叶梓慕将人赶走。

    看样子大扫除还得有一会儿,徐清清便不在这儿给他们添乱,转身跟陶嫂下楼去了。

    直到叶梓慕打电话让他们回去才上去,回家一看房间大变样。原本的沙发被挪到了靠墙那边,将餐厅和客厅的过道扩大,原本零散摆放的运动器械也被他们整齐码放在墙角,将空出来的位置铺上地毯,放上懒人沙发,摆放上小圆桌和投影仪,俨然改造成一个休闲观影场所。看到那个粉红色懒人沙发,徐清清就迫不及待想去试试,她最近超喜欢这种可爱的颜色,孕妇裙她都入手了好几条粉色的。

    见徐清清急不可耐的扑过去,靠最近的沈墨忙将人拦住:“慢点走”。

    “哦”她忘了她肚里揣着娃呢,徐清清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任由沈墨牵着她缓缓坐到沙发上,一陷进去徐清清就不想起来了,浑身被软软地包裹着的感觉太舒服了,她都有点想睡觉了。

    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沈墨取来薄毯给她盖上,众人也都轻巧地放慢了脚步。

    傍晚闻着香味醒来,徐清清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在阳台上修剪花盆枝丫的周行白见她醒了,放下工具过来扶她:“饿了吗?”。

    “嗯”徐清清懒懒的靠着他,一副慵懒的样子。

    饭菜上桌,徐清清洗完手出来没看见秦泽,便问道:“秦泽呢?”回去了?

    “在书房整理书架呢”叶梓慕摆着碗筷道。

    “秦泽,吃饭了”徐清清大喊道。

    里面的人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怎的,没回应,徐清清又喊了两声,还是没人应,便走去书房一探究竟,发现秦泽背对着她正低头看着什么。

    “在干嘛呢?叫你也不应。”

    “在看这个”秦泽见她来了,便将手里的信封扬了扬。

    “这是什么?”白色的信封,上面也没个邮戳啥的。

    “你的未来心愿清单”秦泽笑着说道,刚无意中从一本字典里掉了出来,原以为是谁写的情书,打开一看想不到是一封她写给未来自己的信。

    “我的?”她什么时候写过这个?徐清清完全不记得了。

    “嗯,上面写着致未来的徐清清”秦泽还将有字的一面展示给她看。

    徐清清走近伸手道:“我看看”。

    秦泽将信递给她,徐清清看了看字迹好像是她写的,再一看内容她窘迫了,这上面列明了希望她未来能做到的事:在25岁前拥有自己的房子;在30岁时拥有存款30万;和唐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谈两次恋爱;去马尔代夫度假;在30岁前结婚等等随口就来的美好期望。再一看落款时间是她18岁时写的成人愿望清单,那时有多憧憬地写下,现在就有多傻缺的存在,这明晃晃是段黑历史啊!幸亏没被其他人看到,徐清清准备将它藏起来。

    秦泽见她看完一副郁闷的表情,还打算把它收起来,抢先她一步将信抽了出来,嘴里还说道:“我拿去给大家看”。帮她一一实现上面的所有心愿。

    拿出去给他们看,还嫌她不够丢脸吗?徐清清忙将人拉住:“别,别给他们看”。

    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什么别给他们看”。叶梓慕见她进去半天还没出去,便来催催他们。

    又来一个,怕他起疑,徐清清忙将秦泽拿着信的手往后藏,心虚地说道:“没什么,出去吃饭吧”背在背后的手还试图从秦泽哪里把信给抢回来。

    “藏什么呢?”动作这么明显,他想装作没看到都不行,叶梓慕凑上前去看。

    徐清清拉着秦泽往后躲,不让叶梓慕看到他们手里的信。

    她这样使得让叶梓慕更加好奇,到底是什么了,欺身上前将秦泽的胳膊抓住,准备强抢。秦泽另一只手护着徐清清,无奈只能被他抢了过去,连带着从徐清清手里也抽出大半。

    差一点就拿到手了却被叶梓慕抢去,徐清清埋怨地看了秦泽一眼,要是他早点松手给自己能让他抢走吗。

    秦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发现是一张纸,叶梓慕顺手打开准备看看是什么,一看就笑了,原来是她的人生计划啊。

    徐清清看他还笑话自己,懊恼地伸手去抢:“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叶梓慕侧身躲开她,边看边念:“希望你在25岁前拥有自己的房子,希望你30岁前拥有存款30万……”。

    本就很难为情了,他还念出来,徐清清恼羞成怒道:“别念了”。

    见她气的小脸通红,叶梓慕果真收敛不念了,但还是津津有味的看下去。

    一个二个还不出来,饭菜都凉了,坐在餐桌旁的何瑾瑜起身去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走到门口见他们围在一起:“在里面干什么?都在等你们”。

    没理会何瑾瑜不满的催促,叶梓慕反而热情的招呼他:“来看清清的信”。

    徐清清见连何瑾瑜都来了,看来她没办法保守自己幼稚的梦想了,便破罐子破摔的往外面走,她饿了,她要吃饭。

    秦泽也跟着她出去,周行白见他们终于出来了,起身给徐清清盛了一碗汤:“趁热喝”。

    许悬见她出来,便放下报纸,准备动筷。

    不一会儿何瑾瑜和叶梓慕也出来了。徐清清见两人手里没拿着那封信,心里放下不少。

    吃过晚饭,大家围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嘴馋的徐清清吃着松子打牙祭,一旁的秦泽默默低头帮她剥。在进广告时,何瑾瑜突然开口问徐清清:“最近方便上门拜访叔叔阿姨吗?”。

    “嗯?”徐清清转头看向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问。

    “想去问问结婚的事”徐清清的意外怀孕,让他们措手不及,很多以后计划的事都要开始提上日程了。

    此言一出,徐清清往嘴里递松子的手都慢了半拍,反应过来瞬间红了脸颊,低下头不敢看他。妈呀!怎么这事从他嘴里说出来她会害羞呢!

    何瑾瑜将她可爱的反应看在眼里,满眼笑意的说:“离30岁很近了”。

    “这话什么意思?”周行白突然听到何瑾瑜这样说,不由纳闷道,不是在说结婚的事吗。

    “清清的心愿清单上写着要在30岁前结婚”秦泽出声解释道。

    这下连许悬也看了过来。见他们好奇,叶梓慕献宝似的将那封信拿了出来:“就是这个”。

    周行白接过在茶几上打开,便瞧见真的是她写的未来清单。

    见自己那点黑历史被他们传阅,徐清清无语的想着,谁还没个中二的时候,能不能放过她的18岁呀!

    “还有几件没做到?”周行白看完好奇的问道。

    徐清清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她哪里晓得,刚也没仔细去对照。

    “那对一下,争取把上面的全完成”周行白饶有兴致的提议道。

    “好了,这个以后再说,先解决眼前的事”见他们越走越偏,何瑾瑜把话题转回到之前的问题上。

    “对哦,清清你对结婚的事怎么看?”

    一说这个徐清清又脸红地低下头不说话,天知道,为啥她不敢直面这个问题!

    旁边的陶嫂见状,将话接过来:“我问下夫人”。

    “好,麻烦您了”何瑾瑜恭敬的回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