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8.逃婚

章节字数:8830  更新时间:20-04-13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何瑾瑜他们就去她家登门拜访,原本想带着徐清清一起,但经历过昨晚那幕后,徐清清觉得她不适合在线旁听他们集中讨论婚事,便偷懒躲在家里。众人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也不强求,何况她不在有些事也更方便说出口。

    很快徐清清就后悔在家了,她不去但还是很在意怎么办?会想他们怎么跟她爸妈开口说结婚的事,又想她爸妈会不会借此提奇怪的要求,更是胡乱地冒出要是谈不妥会怎样的念头,会将他们扫地出门,然后把她囚禁在家断了联系吗?甚至越想越当真,徐清清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早知道还不如跟他们一起去呢,还能帮忙说上两句好话。

    在沙发上给未来小宝宝织毛衣的陶嫂看她紧张焦虑的样子,担心对胎儿不好,便劝道:“你要相信他们”。

    “可我忍不住去想。”

    “来,坐着休息会儿”陶嫂给她倒了杯热茶。

    坐下捧着热茶喝上一口,徐清清烦躁的情绪平息不少,但心里还是记挂着他们谈的怎么样。

    “姑爷们都这么优秀,夫人不会为难他们的”陶嫂宽慰她道。

    “这很难说”虽然她爸妈也提起了结婚的事,但结婚不是嘴上说说就能成的,其中还有很多需要接洽的小事,两个甚至多个家庭的结合,不仅要事无巨细还要面面俱到,不是那么容易达成一致的。更何况他们是先斩后奏的二倍速进程,还没好好恋爱长跑,就揣上了娃,手还没牵够呢,就要结婚当妈了,就算她爸妈再怎么嫌弃她,也会舍不得吧。

    见她有自己的考量,陶嫂便不再多说什么,专心陪徐清清等结果。

    这次登门拜访,除了梁野实在没请到假赶回来外,其他人都到了,个个笔挺的穿着西装等在门外,打头阵作发言人代表的是见过她家人最多次数的何律师。如此隆重正式的登门,饶是徐家太后做足了预设都没想到会这么有冲击感,也是,虽说她大女儿已经怀孕生子,但女婿她也没有见全过,更别说一次性见到了。

    今天作为女方家长,徐大爸和徐三爸都盛装出席陪在一旁,而身为父亲的徐爸爸则荣光满面,一脸骄傲的看着他未来的女婿们,越看越满意,相信将清清交给他们是正确的选择,会让她幸福,渐渐冲刷掉了他即将嫁女儿的失落感。

    “来,进来坐”徐爸爸招呼他们坐下,为了能更好的见面,太后特意吩咐将二楼客厅的沙发搬了下来,这样就算人多也能好好坐下聊天。

    首次带着目的前来拜访家长,就连平时能说会道的何瑾瑜都有些紧张,但很快适应过来:“叔叔阿姨好,冒昧前来,打扰了”。

    “不用这么拘谨,就当在自己家里一样”徐爸爸笑着回道。

    “就是,以后可要常来的”徐三爸朗声调笑道,看着这群紧张的青年,就想起当年他也是这般过来的。

    被三爸这么一暖场,气氛瞬间便得温馨起来,何瑾瑜便大着胆子道明来意:“我们这次来,是想求娶清清”。

    虽然猜到了,但真听到他说出来,心境还是大不相同。徐家太后满意于他们敢作敢当负责任的表现,徐爸爸则忽然觉得他女儿是真的要嫁人了,徐三爸则悄悄对他们竖起大拇指,赞扬他们勇气可嘉,而徐大爸也满脸笑意的看着他们,心想他是不是有一天也能见到一群优秀的青年在他面前求娶他的女儿呢。

    “结婚可不是儿戏,都想清楚了?”徐家太后正色道,满意是满意,但重话还是要说在前头。

    “嗯,已经商量过了”这事在徐清清宣布怀孕那一晚,他们就私下商议过这个问题。无论孩子是谁的,都要考虑结婚的事,毕竟孩子的诞生就意味着成立新的家庭,如果不想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就必须趁早离开。

    “关于孩子,你们怎么想的?”徐爸爸开口问道。

    “无论是谁的,都会爱护他”何瑾瑜实话实说道,如果要说当做自己亲生的,恕他做不到,亲子关系是刻在基因里的,无法代替。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徐爸爸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好,作为过来人他深刻地明白亲生的和别人的之间的差异,血浓于水,一视同仁很难做到。

    “对于要小孩呢?”作为父亲,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承受过多的分娩之苦。

    “我们听清清的。”

    这个回答让徐爸爸满意的点了点头,虽不知将来会如何,但此刻也算是一个保证了。

    “你们准备怎么娶清清?”徐三爸抽空问道。

    “全由叔叔阿姨做主。”

    “那要在哪里举办婚礼?”徐三爸想建议他们去青海湖,哪里的动物可有灵性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徐家太后堵了回去:“还没同意呢”你在这儿捣什么乱。

    徐三爸对他们使了使眼神,表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他只能帮到这了。

    何瑾瑜他们纷纷对徐三爸投去感谢的眼神,纷纷觉得有他在,他们都放松不少。

    “说说你们的想法”结婚也要拿出个章程来参考才行,太后把这次谈话的主动权接过来。

    刚嘴上还说没同意呢,现在又高高兴兴的和人家商量迎娶的事情,徐三爸悄悄撇了撇嘴,女人真是善变。

    商量出大体的流程后,已是夜幕降临,被热情的徐爸爸留下吃了晚饭才让他们回去。在家等得心神不宁的徐清清,见人一回来就问道:“怎么样?”。

    沟通了一下午的何瑾瑜已经没有力气回她了,反倒是沈墨走过来捏了捏她日渐养胖的小脸:“当然成功啦,这多亏了何律师挺身而出”。

    “真的?没为难你们?”

    沈墨摸着她越来越细腻的脸蛋,听到这话挑眉问道:“听你这话,好像很失望,不想嫁给我们”。

    “没有,我才不是呢”又被他逗趣了,徐清清急的红了脸。

    “那是想嫁还是不想嫁呢?”这红红的小脸摸起来手感更好。

    “你……你流氓”徐清清脸又不争气的红了一个度,试图躲开他作乱的手。

    “哈哈”沈墨愉悦的笑了起来,逗徐清清他是怎么都不会嫌腻呢。

    周行白看不过眼,走过来劝道:“别闹了,她怀着宝宝呢”。

    就是,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呢,真是不懂得礼让孕妇。

    “好,好好”沈墨抬起手放过她,现在站她那边的帮手可真多呀!

    “怎么谈的,跟我说说呗”徐清清转头问起周行白来。

    “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们会办好”她只需要做个无忧无虑的孕妇就好。

    额,按理说男朋友这么好,万事不用她操心,应该很感动呀,可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自己不像是要结婚的人呢?一点参与感都没有。

    何瑾瑜看出她的纠结,出声道:“等我们商量好了再告诉你”。

    “哦,好”她还是了解下吧,毕竟是她的婚礼呢。

    这天男人们都不在家,陶嫂也买菜去了。徐清清无聊,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唐袁他们,忙在四人小群里喊人:“汤圆,思思,小涵,在吗?”。

    周思思发了个“在”,李涵发了个冒泡的表情,唯独不见一向在群里活跃的唐袁。

    “汤圆呢?”徐清清问道。

    “应该在飞航班”李涵回道。

    在上班那就没办法了,徐清清接着打字:“我有个好消息要跟你们分享”。

    “我怀孕了而且要结婚了”说完徐清清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总觉得好像是在炫耀一样。

    “这么快?”周思思看到这条消息放下手里的文件,问道。他们在一起还不到一年吧,就怀孕要结婚了?

    “嗯嗯”还附上害羞的表情。

    “宝宝几个月了?”李涵问道,想不到清清是她们中第一个怀孕的人,心里竟有些羡慕。“三个月”孩子不满三个月不让她跟她们说,这才让徐清清憋了这么久。

    “恭喜你呀,人生赢家”周思思也为她感到高兴。不仅要和那群优秀的男人结婚,还有了宝宝,简直是开挂了。

    徐清清乐呵呵的回了个傻笑的表情,她也觉得她离成为人生赢家不远了,套用网络的一句话: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恭喜,我要当伴娘”李涵说道。顺便沾沾她的福气,希望也能如她一样和自己男朋友结婚生子。

    “不仅伴娘,还有孩子的干妈,说好了的”周思思回道。

    “没问题”这种事不用提直接都是默认的好不。

    “你现在还住富华吗?想去看看我未来的干儿子”周思思问道。

    “对呀,正好家里没人,你要来吗?”

    “他们没陪你?”既然把孕妇一个人留在家里,太过分了。

    “没,刚好他们今天有事,陶嫂去买菜了。”

    “那我马上到,小涵去吗?”

    “你先去,我晚上到”李涵回道。

    周思思拎着礼物上门时,陶嫂已经回来了,开门热情的将人迎进来:“清清在卧室”。

    “谢谢陶嫂,我去找她”换好鞋,周思思熟门熟路的推门而入,就看到徐清清正坐在床上两眼通红的擤鼻涕,以为她怎么了,忙走过去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受委屈了?”。

    徐清清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鼻子也红通通的,指着手机屏幕沙哑的说:“这小说太虐了”看得她忍不住使劲掉眼泪,还越哭越想看。

    周思思拿起她手机一看,果然是小说页面,略微看了一下就把页面给关了,略带无语的说道:“你没事找虐干嘛?”知道自己是那种看悲伤小说都会哭的人,还特意找来看。

    “我无聊嘛,顺便一搜就看到了”明明小说名字那么美好,哪里晓得这么惨,简直是裹着糖浆充当糖葫芦的催泪弹嘛!

    “好了,喝口水,嗓子都干成这样了”这是哭了多久啊。

    徐清清拿起杯子发现没水了,但她又不敢这个样子出去怕陶嫂担心,便对周思思说道:“没水了,你去帮我接点呗”。

    真是服了她了,周思思一脸无奈的接过杯子去外面倒水。陶嫂正好在餐桌上摘菜,见她拿着清清的杯子,以为她要喝水,忙起身找出客用杯子递给她:“不好意思怠慢了,你要喝水是吧,用这个杯子吧”。

    “不用,我不渴,我帮清清倒的。”

    “哦,好的,清清在里面干什么?”从她买菜回来就一直躲在屋里。

    “在看书”还是不告诉陶嫂,人在卧室看小说看哭了。

    喝完水缓了缓情绪,徐清清总算没有那么低落了,拉着周思思分享起她这段时间的安胎生活。

    看着面前因为怀孕而充满母爱光环的好友,周思思认真的听她吐槽,时不时附和两句。但她从来不知道徐清清这么能说,仿佛要把这段时间没碰面空缺的悄悄话全部倾诉出来。以往她们四人聚会,总是唐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现在的徐清清跟唐袁不相上下,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怀孕性情大变吗?

    所幸徐清清讲的都是从她怀孕后的事情,作为她们中第一个怀孕的,周思思很好奇耐心的听她讲,直到陶嫂进来喊吃饭,才堪堪止住徐清清的滔滔不绝。

    中午听说周思思来了,原本要回家陪徐清清吃饭的沈墨没有回来打扰她们闺蜜相聚。照常徐清清中午是要睡午觉的,但好朋友来了自然是要时时刻刻黏在一起,跟周思思坐在沙发上聊起最近的新奇事。就在周思思以为她要舍命陪君子和徐清清探讨一下午的时候,救场王唐袁来了。

    唐袁是下了飞机才看到群里的消息,知道徐清清怀孕了还马上要结婚,当场震惊了半秒钟,随即激动的大喊了一声,把周围拉着行李箱赶飞机的旅客给吓了一跳,心想这人莫不是疯了,肉眼可见的默默远离她。

    交接完工作,顾不上回家,直接拖着箱子就打的往徐清清家来,她迫不及待想见见她未来的干儿子了,哈哈。

    一进门,唐袁兴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清清,我的干儿子在哪儿”。

    见她来了,徐清清也很高兴,不过她干儿子还没出生,说不定是个干女儿呢。

    唐袁一见到她就飞奔过来蹲下殷切的看着她肚子,小心翼翼的问道:“可以摸摸吗?”她还没有摸过孕妇的肚子呢。

    “可以啊”尽管她肚子现在才一点点大。

    把手搓热,唐袁动作轻柔的将手放在她肚子上,软软的,一点都感觉不到,但就觉得手下是珍贵无比的宝贝,需要小心呵护和对待。恋恋不舍的把手拿开,坐到沙发上,唐袁才从那股神圣的氛围中走出来,高兴的对徐清清道喜:“恭喜,要当母亲了”。

    “同喜,你也要当干妈了”徐清清笑嘻嘻的回道,她孩子真棒,还没出生就有3个干妈在期待着他。

    “也是哦”唐袁也哈哈笑起来。

    “结婚日期订了吗?”笑完又问道。

    “还没,他们在安排”她可能是最轻松的一个新娘了。

    “这么重要的事,你竟然不参与?”唐袁一脸惊讶的说道。

    “我这不是怀孕了嘛”不易操劳。

    “可要是他们安排的你不满意怎么办?”毕竟结婚是女人一生中最漂亮的高光时刻。

    “这……我也不知道”徐清清也怕呀,但是他们全权包揽,她也无从下手呀。

    周思思看唐袁把人吓的,责怪的瞪了唐袁一眼,出声安慰道:“别听她胡说,最终方案肯定是要你过目的,毕竟你可是新娘啊”她就不信他们还真的一意孤行的举办了。

    收到警告的唐袁也打哈哈道:“也是,你的婚礼你做主嘛”。

    不知是不是听进了周思思他们的话,徐清清害羞的笑了笑。

    “唉!清清都要结婚了”唐袁莫名其妙的感慨道。

    “结婚是好事,你叹什么气”周思思给了唐袁一个眼刀。

    “说好一起结婚的,想不到最晚谈恋爱的最早结婚,这让我们这些前辈情何以堪”唐袁斜倒在周思思怀里悲伤道。

    “还有机会哦,一起结婚啊”徐清清抛出橄榄枝。

    “不了,谢谢”唐袁婉拒道,她暂时还不想结束她的浪漫人生。又抬头向周思思推荐:“思思,你倒是可以考虑”毕竟她身边的人也差不多固定了。

    把赖在怀里的人推开,周思思也婉拒道:“还早”。她和清清情况不同,还没到结婚的时候。

    “那小涵呢?她跟她男朋友怎么样?”说起一起结婚的约定,徐清清便有些心动,要是能和好朋友一起结婚,该多热闹啊!

    “不清楚,等下她来了,你问她”李涵把她男朋友当宝贝一样藏着,生怕弄丢了。

    李涵下班来的时候,徐清清第一句话就问她要不要一起结婚,把人李涵给闹了个大红脸,忙摆手推辞说不用。只能独自一人当新娘的徐清清又莫名惆怅起来。

    就在徐清清想努力证明她怀孕照样可以参谋婚事时,妊娠反应找上了她。她开始孕吐,吃不下东西也没有胃口,但为了孩子又不得不逼自己吃。这种反复的折磨让徐清清好不容易长胖的身体快速消瘦下去,许悬他们见她这般辛苦只好抽更多的时间陪在她身边,软声细语的哄她吃东西。但提上日程的婚事也在多方谋划中,结婚不是一件小事,除了得到徐清清父母的同意外,他们还需要得到家里人的支持。

    孕吐让徐清清每天都没有精神,人也渐渐不爱笑了,他们陪着的时候还好能讲一会儿话,但只要人去忙,她就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就连陶嫂跟她说话也是要慢半拍才回答,见她情绪不稳定还容易陷入沉思,陶嫂连忙将这事告诉了许悬。

    医院这段时间很忙,许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去陪徐清清了。接到陶嫂的电话,许悬连忙请了假回来,一进门就见徐清清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神情不悲不喜,好像在透过窗户看向另一个陌生的事物。这样落寞的徐清清他从未见过,她一直都是那样活力充沛,对万物好奇的性子,怎么会流露出哀伤的气息呢。

    上前将人揽在怀里,许悬轻声问道:“清清,在看什么呢?这么着迷”。

    徐清清抬起头看是他,神情有了波动,对他笑了下:“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这段时间没来看你,对不起”是他疏忽了,孕期身体激素紊乱,情绪敏感,很容易陷入患得患失之中。

    “没事,我原谅你”你是救死扶伤的医生呢,病人比她更需要你。

    “我下午没事,陪你去花园走走好不好”久坐对孕妇不好。

    “好”听到要出门,徐清清脸上的笑容大了些。

    但等徐清清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许悬背对她捂着手机小声的说着什么,她隐约听到手术两个字,心里便懂了。走过去拍了许悬肩膀一下,笑着说道:“医院找你肯定是急事,快去吧,我让陶嫂陪我下去逛花园”人命关天,她不能自私的把人留住。

    说完还推着许悬往门外走:“放心,我没事的,下次记得陪我逛”。

    他负责的病人突然病情恶化,急需手术,医院才打电话叫他回去,可徐清清这样他不放心便在纠结,但心里已经将徐清清排在了第二位,所以他才会在徐清清逞强的说辞下赶回了医院。

    沈墨最近一直在跟家里人沟通,得知他要娶一个小说家后,他父亲百般不同意,以他儿子现在的事业成就,何苦要和别人分享家庭,还是这么复杂的人情关系。就算沈墨再怎么说他们相处得很融洽,她多么的好,他都不可能让自己儿子走上自己的老路,当年他也是这般赤子之心,可到头来得到了什么,不过是新人登台旧人散场罢了。

    沈墨对于父亲执拗的脾气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慢慢跟父亲磨,让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会努力把握住幸福,拥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大家庭。在家的时间一多,去徐清清哪儿的时间就变少了,加上他父亲的阻拦,导致他也有段时间没见到徐清清,也不知宝宝怎么样了。

    一向生活大过工作的叶梓慕这几天也忙的要命,一家大公司想要收购他的公司,不断找人跟他商议。原本叶梓慕是懒得理会的,每年都有人发话要收购他公司,他都见怪不怪没半点惊喜了。谁知这家公司出奇的顽固,一拨拒绝又来一拨,像是要跟他打持久战一样,偏偏这家公司旗下跟他们公司有业务往来,又不能不见,但他是坚定信念不打算卖,便跟他们打起消耗战,看谁耗得过谁。公司脱不开身又挂念徐清清,叶梓慕只好跟她网恋起来,日常微信能发上几十条不带重复的。

    梁野在部队也不能经常回来,从知晓徐清清怀孕,他就回来过3次。每次他回来徐清清都会很开心,变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也不会让他带自己出去玩,反而是希望他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当保家卫国的士兵,前方不能替他挡雨遮阳,后方希望为他建所暖房,冬暖夏凉,四季无忧。

    秦泽和周行白算是这段时间陪徐清清最多的人了,只是也不能完全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

    晚上何瑾瑜来的时候,徐清清正在加餐,现在她除了一日三餐少量,还要额外进补,才能保证胎儿的营养。

    从许悬哪里听说了徐清清最近情绪低落,让他们有时间多陪陪她。何瑾瑜当晚不仅陪她讲了睡前故事还许诺明天带她出去玩,把徐清清高兴的捧着他脸使劲亲了几下,才躲进被子带着笑意进入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一早,徐清清兴致勃勃换好衣服等他带自己出去玩,她现在肚子已经慢慢显怀,小小的隆起,为了不影响,她特意穿了件宽松的上衣,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她是个孕妇。

    何瑾瑜见她早早收拾好就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一副无声催促他的样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要吃过早饭才行”可不能饿着肚子出门。

    陶嫂知道他们今天要出门,便早早起来做早餐,见状便叫道:“早饭好了”。

    去吃饭时,徐清清都不忘拿着她的包,时刻保持随时起身出门的状态,何瑾瑜看见了也不拆穿她,知道这段时间她在家待无聊了。

    将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何瑾瑜就带着她出门了,说是玩其实就是带她到外面走走。徐清清一出门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精神雀跃,嘴角的笑意掩都掩不住,像一只困在金丝笼里的麻雀自由放生后叽叽喳喳围着他说个不停。

    中午带她去了清风徐来,见到好久不见的师傅和刘经理,徐清清高兴的饭都多吃了一碗。依依不舍的从师傅那里出来,徐清清期待的问何瑾瑜:“等会去中心公园吗?”听刘经理说哪儿的樱花开了很美,让她也去看看。

    何瑾瑜正想说好,电话进来了,是珠宝工作室,说他定的戒指样品出来了,请他去做最后确认。这是他悄悄找人做给徐清清的订婚戒指,他还欠她一个浪漫的求婚。

    徐清清见他接电话就不由得想起许悬,神情紧张的看着何瑾瑜,担心他像许悬那样把她一个人留下。正想用手去拉他的衣角开口让他不要走,何瑾瑜就一把握住她的手,高兴的说:“清清,我现在要去做点事,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徐清清很想这样说,但看他那样高兴,眼里满是兴奋,又舍不得他落空,只好闷闷的说:“好吧”。

    察觉出她情绪不佳,何瑾瑜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哄道:“是一件惊喜哦”所以要乖乖的期待。

    樱花没看成,被送回家的徐清清神情恹恹的躺在床上,越想越生气。以前都没有这样过,总是会带她出去玩,陪她一整天,把她放在心上,现在不是没有空就是出尔反尔,一点都不关心她,还把她骗在家里。想起之前的欢乐时光,徐清清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还愈发不可收拾,怕陶嫂担心,她躲到被子里小声的哭泣。她不想结婚了,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每天守着空荡荡的屋子,等他们有空的时候来陪自己,还要委曲求全为他们考虑,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怀孕行动不便造成的,而是他们不爱自己了。还说什么是在筹备婚礼,准备让她当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哼!都是假的,甚至到现在连个求婚都没有,她凭什么要嫁!

    徐清清越想越觉得这婚不能结,她现在还没嫁就独守空房,要是嫁了就会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心里愈发不忿,于是徐清清悄悄收拾好行李趁着陶嫂出门买菜的时候离家出走了,她要让这群大猪蹄子知道现在她最重要,而不是那华而不实的婚礼。

    发现徐清清留书出走了,何瑾瑜他们急急忙忙赶回来,就见信上写着:“近来心中烦闷,欲出门散心,勿念,谢谢。”本来徐清清想写严重点,但又舍不得吓他们,便折中写了这句,让他们知道自己心情不好出门散心去了,再心情没好之前不会回来。

    看完她留下的信,何瑾瑜他们面面相觑,都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忽视了徐清清,让她生气了。心中懊悔又焦急,她现在可是怀着身子,一个人到处乱跑磕着碰着了怎么办?胃口又那般不好,吃不惯外面的食物怎么办?越想担忧越甚,忙打电话给她的朋友,问是不是去她哪儿了。

    徐清清是拜托唐袁帮她订的机票,这事连思思她们都没告诉,所以当何瑾瑜他们打电话过来时,也都被吓了一跳,跟着帮忙找。问到唐袁时,自然也装作不知,她可是始终站在清清这边的,是她强有力的后盾。

    最后凭多方帮忙,终于找到了在武汉赏樱花的徐清清,只见她穿着汉服坐在一个粉色行李箱上,在一颗茂密的樱花树下吃着热干面,跟一旁大爷大妈们说说笑笑好不热闹。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眉眼间也散去了往日的阴霾,像一颗找到太阳光的向日葵,浑身散发着朝气蓬勃的生机。这样的徐清清很美,他们舍不得上前打扰她,倒是旁边的大妈看到他们这一群人有些奇怪,对着徐清清问道:“小姑娘,你认识他们吗?他们一直在看你”。

    闻言,徐清清转头一看,来不及收起的笑容一僵,手里的热干面也差点掉下去,忙用力抓住,低下头对大爷大妈们匆匆告辞:“叔叔阿姨,我先走了”说完一手拖行李箱,一手端碗就往身后的小道窜了过去。天!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她还没去黄鹤楼看风景呢。

    众人见她脚步如飞的往后面跑,还穿着长裙,跑动中还带起两根长长的飘带,担心她跑快了摔倒,忙将人喊住:“徐清清,别跑站住”。他们这么一喊,徐清清跑的更快了,完全不像一个怀了孕的人。

    倒是梁野跟着追了过去,大长腿几步就将出逃的孕妇拦下,还作怪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跑什么,怕我们吃了你”。

    是比吃了她更可怕的事,徐清清不敢说,又被梁野拉住跑不掉。接着其他人也跑了过来,周行白接过她手里的碗,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角,语气温柔的说:“以后不能再这样了,想去哪儿要有人陪着”她怀着宝宝胆子还这么大。

    秦泽接过她的行李箱,握着她的手,带着悔意诚恳的道歉:“清清,对不起,以后我会陪着你”不让你伤心难过。

    诶!这怎么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呀,还以为被抓到了会很惨,想不到没事,看来她离家出走这段时间他们有认真反省自己,不过想要她原谅可没那么容易,至少也要去过黄鹤楼才行。挣开秦泽的手,拿过箱子,徐清清小脸一扬傲娇的说:“不回去,我要继续玩”,说完矮身拖着行李箱就从梁野胳膊下钻了过去,她能伸能屈。

    见人不理睬他们,以为她还在生气,众人只好跟上去说好话,务必要将人给哄回去。

    樱花树下观望的大爷大妈们看着围在小姑娘身旁保护她渐渐走远的男孩们,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真好!”。

    作者闲话:

    以上《被系统选中的女人》正文完结,随后还有几篇番外,请大家期待,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