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80.番外二.浪漫婚礼1

章节字数:7664  更新时间:20-04-20 17: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他们还在筹划何时去领结婚证的时候,先收到了来自系统颁发的结婚证,恭喜他们恋爱成功,喜结连理。看着手机上的红本本,徐清清竟有种不真实感,仿佛昨天她还在家里埋头苦哈哈的码字,转眼就要跟心爱的人走上婚礼殿堂了。

    第一场婚礼照例是在女方这边办,将举办日期定在了乐乐5个月的时候。这段时间徐清清忙着锻炼减肥,势必做最美新娘,婚礼什么的统统交给他们,提出只要浪漫唯美这一条硬性标准。除了婚戒,婚戒是她提出由她来挑选,不许他们插手,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结婚,她想要为他们准备这枚象征着神圣约定的戒指。

    见徐清清这样用心,沈墨他们也商议各自送徐清清一份结婚首饰,用于婚礼当天,让她成为最美新娘的同时也成为最幸福的新娘。沈墨准备的是一条钻石项链,搭配洁白的婚纱相信会很美丽;秦泽送的是一条自己设计的脚链,原本想后面偷偷送给她,但既然哥哥们这样提议,就让它去沾沾婚礼的福气吧;周行白送的是他家传给媳妇的一条红宝石手链,虽然年代久远,但简单的款式看起来并不过时;许悬讨了个巧,送了一对钻石耳环给徐清清,原本这是从珠宝店借来婚礼上使用的,但由于实在想不出其他的饰品,许悬便自作主张的将这对耳环给买下来了;梁野送的也是他家祖传给儿媳妇的玉手镯,既没有撞也比得上其他人的礼物,只是祖母绿的手镯和洁白的婚纱略微有些不搭;何瑾瑜送的是他原本用来做求婚的戒指,求婚一事被他儿子给耽误了,导致他迟迟都没有找到机会布置浪漫的求婚现场,这一耽误直接拖到了结婚;见好地方都被他们给抢占了,叶梓慕暗自挠头,他要送什么呢?无意中看到游戏里面的萝莉形象,他有主意了,好地方是没有了,但还有个绝佳的好位置。他选了款公主皇冠送给徐清清,连头纱都一并帮她选好了,就是那种长长的带有繁复刺绣,她一看就会喜欢的款式。

    徐清清完全不知道他们在私下悄悄准备礼物给她,她现在在纠结要不要一怒冲冠为蓝颜,破产结婚。她看中了一款结婚戒指,想要对它进行一些改造,但由于时间紧,想要在她结婚前完工,需要收取较高的人工费用。当时价格一报出来,徐清清都震惊了,想不到要这么贵,当时她犹豫了,但后面在看其他家的时候,她还是对哪款戒指念念不忘,思前想后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人生就结一次婚,偶尔冲动一下没问题,咬咬牙付款了。付完后看着只剩4位数的存款,徐清清还是感到心疼,结个婚让她一朝回到解放前呀!

    婚礼前晚,当徐清清收到他们的礼物时,感动的喜极而泣,不停的掉眼泪。见她又哭成一个哭包,叶梓慕上前安慰她道:”哭肿了,明天就不漂亮了”。

    徐清清也想止住眼泪,可它就是不争气控制不住呀。

    “清清,戴上它们穿上婚纱让我们看看吧”秦泽提议道,他迫不及待想看到新娘子,等不到明天了。

    徐清清把礼物一一小心妥善的放好,回身拒绝道:“不行”。最美的时刻要留在最后,不然都没惊喜了,所以她连婚戒都没有事先给他们。

    直到他们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离开房间时,徐清清都忍着没透露。

    沈墨他们对徐清清挑选的结婚戒指好奇得不行,原本想着今晚能看到,哪里晓得徐清清捂着不给看,还半点不剧透。

    婚礼现场定在她姐的酒店,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宝珍酒店。天刚蒙蒙亮,徐清清就被她姐给喊醒,让她赶紧起床洗漱打扮,在化妆师帮她做造型的时候,徐清清正端着汤粉吸溜,今天除了早餐能吃饱,其他时候都不敢吃,怕破坏曲线,撑出小肚子。

    她爸来接她的时候,她正围着房间打转消食,刚贪嘴多吃了两个茶叶蛋,拉不上婚纱了。徐爸爸走过去怜爱的看着她,还想伸手像小时候那样去摸摸她的头,发现她已经盘好发伸到一半的手准备落下,却被徐清清笑嘻嘻的低着头凑上前在他手心蹭了蹭:“舍不得我?”。

    见她还这般调皮,徐爸爸轻轻拍了下她的额头,感叹道:”舍不得也要舍得”。

    “要是真舍不得,我就不嫁了,一直陪着你,好不好?”徐清清改挽着她爸的胳膊撒娇道。

    “胡闹”今天可是大好日子,宾客众多,哪能由着她胡来。

    徐清清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她这不是说着玩哄他开心嘛,哪里敢真的任性。

    因为N+1婚礼比较特殊,所以女方的第一场婚礼主要是邀请女方这边的亲属和男方的父母,婚礼举行也会从简,只是全体登台在主婚人的宣誓下许诺一生,在大家的祝福下喜结连理。其他的婚礼仪式会在男方办的单独婚礼上完美呈现。

    穿好婚纱后,徐清清便抱着一个蓝色缎面盒子悄悄潜进了旁边沈墨和叶梓慕的套房。轻轻关上门,脚步轻巧的猫着身子拧开了右边的第一扇门。叶梓慕正紧张的对着玻璃窗调整呼吸,就听见开门声,心想谁会这么没礼貌前来打扰,转头一看就看到徐清清弯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正对他笑。见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徐清清连忙想闪身进来,可惜她的裙摆太大,卡在推开的小门缝中,叶梓慕好笑地上前打开门让人顺利进来,揽过她的腰望着精致妆容的新娘,觉得她今天真美,比任何时候都漂亮。

    “怎么来了”不是该乖乖的待在房间里吗?

    徐清清从他怀里起身,将手里的盒子对着他摇了摇:“来给你套上惊喜”,原本婚戒是要在宣誓完为他们一一戴上的,但徐清清总觉得那样怪怪的,便想提前帮他们戴上。打开盒子,里面是8个小小的黑丝绒戒盒,徐清清在底下有特意绣了他们的名字缩写,但放在盒子里是看不到这个惊喜的。拿起属于叶梓慕的戒盒,徐清清面对着他,双目相对,将戒盒在他眼前缓缓打开问道:“你愿意娶我吗?”。

    刚她说那句话,叶梓慕就猜到了。但此刻他还是很感动,她是在向他求婚呢,穿着洁白的婚纱温柔的笑着问他愿意娶她吗?叶梓慕突然鼻子很酸,感动到说不出回应她的话。

    徐清清被他的反应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快答应呀,别光用水润润深情的眼神看着她好吗?再这样她会忍不住逃走,躲开那羞人的眼神。眼神闪躲中徐清清看到了他垂在腿边的左手,眼睛一亮连忙拉住,将手里的戒指给套了进去,套好后立马转身拿起盒子就跑,关门前还不忘露出羞红的脸颊对他说:“套上了就是我的人了”。

    叶梓慕摩挲着中指上的戒指,不由的傻笑起来。

    徐清清在沈墨房间前深呼吸将脸上微烫的热度降下去,才抬手敲响他的房间门,沈墨正在房间跟婚庆公司打电话,听见声音起身去开门,一开门就看到徐清清背着手藏着什么东西笑吟吟的望着他。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徐清清就挤着他往里进,沈墨怕将她漂亮的发型弄乱便圈着她的肩膀往后退。直到站定,徐清清都还是靠在他身上不肯起来,以为是她受什么委屈了,却想不到人正在悄悄勾起他的手玩,直到中指被套上一个凉凉的东西。沈墨下意识想去摸是什么东西,却被徐清清十指紧握,接着传来她高兴的声音:“你被我套住了”。还牵起相握的手在他面前摇了摇,看到手上银白色的戒指沈墨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她在干什么,脸上瞬间泛起笑意,也摇了摇相交的双手:“这算强买强卖吗?”一点准备都没有就给他套上了。

    “嗯呢”徐清清笑着望向他,点头道。

    看她一脸傲娇得意的小表情,沈墨忍不住上前亲吻她,她怎么这么可爱呢!

    不一会徐清清又红着脸从沈墨房间落荒而逃,太热情她差点招架不住躺那儿了。

    平复躁动的心跳,徐清清刷开了何瑾瑜和梁野的套房,以为他俩会像沈墨他们呆在各自房间里,哪里知道刚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转身就看到两人正坐在沙发上抬头往这边看。被抓个正着的徐清清讪讪的笑了笑,便上前将盒子打开,拿出来两个戒盒,各自递给他们,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来送戒指”。

    何瑾瑜没接,只是看着徐清清,今天她的妆容很美,端正盘起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白皙的脸蛋,眼妆化得也很好,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盛着星光,一闪一闪的在他心上闪耀着,洁白的V领婚纱长裙显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盈盈一握的腰肢在蓬松的裙摆衬托下更显纤细。

    徐清清见他不接又往前递了递。何瑾瑜从眼前的美色中回魂正想去接,就见梁野拿着戒指兴高采烈对她伸手说道:”很好看,帮我戴上”。

    无奈,徐清清只好把戒盒放在沙发上,侧身拿过梁野手里的戒指准备帮他戴上,在戴的时候梁野不满意她这么随意的态度,抗议道:“不说点什么?”。

    “那要单膝下跪吗?”徐清清说完就拉住他的手,把属于他的戒指套了进去。她能偷溜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求那么多。

    梁野摸着中指上的戒指,嫌弃她用这种粗鲁的方式将自己套牢:“真不讲理”。

    徐清清听见他的自言自语,转身瞪了他一眼,表示回头再找他好好理论。又拿起另一枚戒指,继续使用野蛮手段对何瑾瑜说:“伸手”。

    何瑾瑜可没有梁野那般好打发,他既不伸手也不接话,端看她会如何反应。徐清清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她直接绕到他旁边坐下,按住他的左手想旧计重施,但何瑾瑜哪能轻易如她的愿,察觉出她的意图后,他就果断将手握拳,不让她得逞。徐清清不死心的掰了下,没掰开,又看到他一脸玩味的表情,赌气道:“不要算了”,起身假装离开。

    人刚动就被何瑾瑜拉住了手,然后听见他认输的说道:“我没说不要”。

    嘿嘿,知道怕了吧,徐清清计谋得逞的笑了笑,怕露馅又忙控制出上扬的嘴角,转头神气的说道:”那戴不戴?”。

    何瑾瑜妥协的点了点头。

    徐清清心情大好的帮他戴上戒指,看着何律师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徐清清差点就情不自禁想亲上一口,幸亏眼角瞄到一旁梁野的皮鞋,忙将不轨图谋藏在心里。临出门时,徐清清对着门里的两人说道:“有旁人在,我不好意思”,算是给他们一个解释。

    后面她也没去找许悬秦泽他们,反而是托她姐夫帮忙将戒指送到他们手里。

    婚礼准时11点半开始,穿着洁白婚纱头戴皇冠的徐清清挽着徐爸爸的手缓缓随着音乐从拱花门款款而来。整个大厅的灯光都聚集在她身上,莹白的光束照耀下,身披白色头纱的徐清清裙摆星光点点,像是被阳光照耀的水面泛起的银鳞波光,身姿曼妙,步履端庄,眼角月牙弯弯踏在铺满白色花瓣的地毯上,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丽仙子。上方悬挂的铃兰花架,在轻风的吹拂下翩然落下片片纷飞的玫瑰花瓣,粉的,红的,白的,宛如一场盛开到极致的花雨,在花雨中柔步走来的徐清清满脸幸福的望着终点等候她的良人们。统一款式的黑色西装,严谨一丝不苟的发型,隔着距离她都能一眼分辨出谁是谁,他们独有的气质早就潜移默化的记在她心中。

    看着穿婚纱的徐清清带着幸福的笑容缓缓靠近,那一刻天地之间仿佛就只有一个她,浑身散发着洁白的圣光向他们微笑着走来,这一幕将永远镌刻在心上,久久不能忘。周遭的宾客朋友已不在意,他们眼里只容纳得下此时最夺目耀眼的她,将同他携手一生的新娘。

    徐爸爸今天穿得很正式,许久不曾穿过的笔挺藏青色西装,挽着女儿走那段花路时,徐爸爸几经哽咽,红了眼眶。今天他的宝贝女儿就要出嫁了,会建立新的家庭,还有可爱的儿女;会成为一个大人,担负起家庭的重任;会拥有心爱的人,陪他风雨同舟;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一个很好的妻子。从她的出生到牙牙学语,再到长成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孩,一路他都不曾缺席,遮风挡雨护她长大,如今就要将她交给下一位人生守护者了。

    “清清就交给你们了,要好好爱她”徐爸爸郑重的将女儿的手放到何瑾瑜手里。

    “好,请您放心。”

    徐清清原本不想哭的,但徐爸爸手的温度一离开,她就忍不住鼻酸,眼泪浸湿了眼眶,她舍不得父母。沈墨抽出西装口袋里的手帕帮她沾掉眼泪,柔声的哄道:“不哭,我们会陪你常回家的”。

    徐爸爸见女儿落泪心里也不好受,但他没有上前去安慰,他要学会放手,让他们替代自己的位置去爱护她疼惜她。

    女方的婚礼一举行,他们男方的婚礼也在有条不紊的筹备中。关于先和谁举办婚礼,男人们私下投了票,撇开人品单从婚礼上来评比。临时将求婚改道成结婚的何瑾瑜以4票成功登顶,剩下两票,许悬弃权,沈墨有心与他一争却排到了第2位。

    要论何瑾瑜第一真是没有白当,整个婚礼的筹划他都有参与,每个环节都了熟于心,因为她的任性出逃事件,何瑾瑜将婚礼用花和婚礼现场都设计成与樱花有关,就为了弥补之前没有陪她去看樱花的遗憾。

    在樱花树下的草坪上,铺着一条由红白樱花层层叠叠散落的金色地毯,穿着白色蕾丝鱼尾婚纱的徐清清挽着徐爸爸的手出现在樱花拱门的另一端,她今天的造型是何瑾瑜让造型师帮忙按照他的想法设计的。蓬松微卷的头发盘成低马尾发髻,发顶戴着一圈由粉色樱花编织的花环,耳环也换成了珍珠耳环,项链也是带着他送的水滴钻石项链,总之今天的她是他梦想中美丽新娘的模样,他将他年少时勾画在心底的幻想统统照进现实。

    轻轻接过岳父手中的徐清清,何瑾瑜带着欣喜的眼神注视着她,真好,此时他拥有一个完整的她。徐清清也满脸幸福的望着他,感受到他手中传来的温度,轻轻紧握住他,想告诉他,能成为他的新娘她很开心很满足。

    一对新人就这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台下观礼的人纷纷调笑道:“要对望到海枯石烂吗?还当我们存不存在啊?”。

    在一旁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的主持人趁机走上前去,让新人牵着手面对自己:“何瑾瑜先生,请问你愿意成为身旁徐清清女士的丈夫吗?从此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

    何瑾瑜笑着跟徐清清对看一眼,语气坚定的答道:“我愿意”。

    “徐清清女士,请问你愿意成为身旁何瑾瑜先生的妻子吗?从此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恭喜你们结为夫妻,现在丈夫可以亲吻你的妻子了”。

    台下也跟着拍手起哄:“亲一个”。

    何瑾瑜将她拉到自己身前,揽上她柔软的细腰,缓缓低头噙住那一抹红唇细细描摹。徐清清柔顺的靠在他怀里,攀附上他的肩膀,任由他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侵占自己。微风吹过,带起树上看热闹的樱花,花儿纷纷调皮的往下跳,想要凑近去看树下的两人在干什么。飘落的纷繁花雨中一对相爱的人紧紧相拥,许下相守百年的约定。

    沈墨的婚礼筹划和他本人一样不着调,当徐清清听到他提议穿着泳衣举行婚礼的时候,徐清清直接毫不留情地挂断了他的电话,她是绝对不会配合他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的。所以徐清清经常跑到沈墨家去盯着他,以免他真的搞出什么泳池婚礼来,沈墨当然只是吓吓她,自己的老婆怎么能穿泳衣被别人看呢,不过他的婚礼还真跟海边有关系。他就是在这里对她动心的,为了纪念这次从一而终的动心,他决定将婚礼也办在这儿。

    当定下在三亚举办婚礼的时候,徐清清按住沈墨要他再三保证不会搞什么泳装婚纱,沈墨被她骑在腰上一点也不害怕,还悠哉的双手抱在脑后,懒洋洋的保证一定如她所愿。语句模棱两可的又惹得徐清清在他身上又抓又挠,一通蹂躏。

    直到去试婚纱徐清清才放心下来,别怪她太较真,是沈墨这人有前科,偏喜欢跟她对着干,往往她越怕什么,他就来什么。要是婚礼搞砸了,她铁定要让他关禁闭1个月,哼!

    婚礼的举办定在三亚的海边,用白色绸缎铺成的走道,两旁插上小栅栏,挂着蓝色的勿忘我和薰衣草还有白色的茉莉花,海风吹过一阵花香袭来。入口处用蓝白气球布置的拱门,上面点缀着许多的绣球花,两旁的椅子上也挂着蓝色和白色的彩带,还放着一个礼品袋,上面印有两个小人亲吻的图案。台上背景墙是一面巨大的LED显示屏,三面绑着交替缠绕的蓝白彩带,还零星挂着许多的心形小彩灯。

    徐清清穿的是一件白色吊带刺绣婚纱,胸口设计成一个心形,再搭配上他送的那条项链,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衬托的更加诱人。发型也精心梳成公主头,额前的头发松散的编成辫子团在脑后,略微留出些碎发垂在耳边,使得耀眼的花枝耳环在阳光下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芒,披散下来的头发尾部烫卷调皮的晃荡在背后,最后在头两侧别上镂空铂金对翅,远远望着像一位降临在人间的天使。

    穿着蓝色西装的沈墨看着属于他的天使,随风飞舞的头纱映衬出她柔美的脸庞,正款款向他而来,阳光照拂在她身上,每走动一步就接起一片光芒,到他跟前时,已经耀眼到他舍不得移开眼睛,牵起她的手单膝下跪深情地问道:“徐清清,我爱你,你愿意做我老婆吗?”。

    没想到他来这一出,徐清清惊讶的捂住了嘴,好半响反应过来才害羞的点点头,沈墨跪着帮她戴上了那枚婚戒虔诚的亲吻一下才站起身来,随即将自己的那枚递给她:“老婆,帮我戴上”。

    徐清清被他喊得羞红了脸,拿过戒指缓缓的戴在他的左手中指上,也学着他那样放在嘴边亲了一下。沈墨笑的更开心了,两手相交面向亲朋好友大声的宣布道:“我们结婚了”。

    相较于其他人的隆重仪式,许医生的婚礼就像是在家人朋友面前走个过场,给一个交代。许悬一直没有跟她商量婚礼的事,徐清清便以为他成竹在胸不需要她多余担心,哪里晓得许医生随意到在送婚纱过来的当天就拉着她去了教堂,说今天天气不错,适合结婚。幸亏许悬还知道她穿着婚纱不方便,没有随便拦一辆出租当婚车,坐进不知他从哪个朋友那里借来的宝马,徐清清才发现自己妆也没化,头发也只随意的扎在脑后,身上白色的一字肩绸缎婚纱,后腰处有个巨大的蝴蝶结,让她只能挺直腰板虚坐在座椅上。

    “先去一趟造型室吧,我还没化妆呢”徐清清对许悬说道,素颜去当新娘,她恐怕是第一人。

    许悬听后从后座椅上拿过一个袋子,打开看是一面头纱和几个首饰盒,徐清清正想去拿就听到许悬说:“低头”。

    徐清清听话照做,将头低在他面前,许悬没有立马帮她戴上,反而是用手轻轻梳理起她的头发。先将头发披散开来,分成中分,将两侧的头发拢在脑后团成一个小球用皮筋绑好,才将头纱缓缓固定在她被自己弄蓬松的发顶上,还在前面别了一个皇冠发钗。见他停手,以为弄好了,徐清清抬起头想对着后视镜看看怎么样,却被许悬托起下巴面向他,手里还拿着一支眉笔。

    “你要给我化妆?”徐清清惊呼出声。

    许悬没回她,抬起眉笔就要往她脸上画,徐清清被他一言不发的样子给弄得有些忐忑,手艺好不好呀?要是画很丑她还见不见人了,心里在打鼓,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往后躲。

    “别动。”

    你说别动就别动吗?身体自然反应,大脑它管不住呀,而且听他这么一吓,身体抖得更厉害了。许悬手上用力将她脸给托住,他也是第一次给人画眉,要是再乱动画歪了可怪不得他,眉笔越靠近徐清清清眼睛就睁得更圆,一副有人要对她图谋不轨一样,许悬被她看的也有些窘迫,开口轻声说道:“闭上眼睛,相信我”。

    徐清清强制自己闭上了眼,心里默念相信他才慢慢放松面部表情,在画第一下的时候,徐清清下意识抓住他的衬衣,兀自忍受着危险又胆颤的感觉。

    许悬不仅给她画了眉,还给她涂了口红,等他说可以睁眼时,徐清清第一个动作就是扳过后视镜来看许悬的手艺,出乎意料的没有很丑,只是手法有些不熟练画的不对称。徐清清拿过眉笔对着镜子细细找补起来,又看到袋子里有粉底和腮红,便自己给自己画个简易的妆。

    许悬趁她化妆的时候,从后座椅上拿出西装外套穿上,正准备开车,却看见徐清清脖子上空荡荡的,想起还没有给她戴项链,便找出那条外婆送给她的橄榄枝项链帮她戴上:“这是外婆送给你的”。

    “好漂亮,替我谢谢外婆”她很喜欢。

    许悬满意的笑了笑,开始出发。

    这是一座基督教堂,乳白色的外观,两旁高高耸立着十字塔尖,门外一个人也没有,要不是看到门口摆放的一个公告板上写着许悬&徐清清婚礼现场,她都不相信这是举办婚礼的地方。

    许悬牵着她缓步进入教堂,刚进去就响起了《梦中的婚礼》钢琴曲,神父正一脸慈祥的望着他们。两旁的座椅上坐着她熟悉的人,太后,爸爸,唐袁,思思,李涵,还有许悬的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徐清清也看到了许悬科室的朋友们。徐清清跟许悬对视一眼,亲密地挽上他的胳膊,跟随他的步伐,在亲友的热切注视下,面带幸福的微笑缓缓向着圣光笼罩的前方走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