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狗血剧情

章节字数:4753  更新时间:20-03-18 04: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虎中途停了一次车,但夏小花探头看外面,发现周围并没有吃饭的地方,不解地问:“哎?怎么停这儿了?”

    张虎只说了句“等会儿”便就下了车。

    五分钟后,他提着两个包装袋回来,接着又开车找饭店。

    在饭店聚集的一条街上,张虎靠边停了车,带着夏小花进了一家店面大气,装修不错的烤肉店。

    张虎用流利标准的韩语点了吃的,又开玩笑地说,“看你脸蜡黄的,带你吃点肉补补身子。”

    随后又把刚才提回的包装袋递给夏小花,“给你买的衣服,去卫生间换上吧。”

    “啊?”夏小花有点惊讶。

    “又啊什么呀,快去换,吃饭也要有仪式感,你穿成这样,是对农民伯伯劳动成果的不尊重。”

    看着张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夏小花忽然觉得他有点可爱,也没推辞,拿起他给的口袋,去了卫生间。

    几分钟后,夏小花别别扭扭地出现在张虎面前,一身淡蓝连衣裙,一双高跟小白鞋,这样淑女的装扮让她有点无所适从。

    正在烤肉的张虎抬头看见她后,故意夸张地瞪大眼睛,很大声地用韩国说:“哪里来的小姑娘这么漂亮!真是太漂亮了!”

    张虎的大嗓门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夏小花感觉很多人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让她尴尬到脸颊发烫,觉得自己的两条小粗腿,胳膊上的拜拜肉,两天没洗的,油油发亮的头发,全身浓重到像男人似的汗毛,全都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

    张虎嘻嘻一笑,“本来就漂亮,害羞啥啊,快来吃,你再不出来都要烤糊了。”

    夏小花坐过去,发现张虎已经帮她铺好了坐垫,摆放好了餐具围裙,水杯里也倒满了水。夏小花不屑道:“这一看就是交过无数任女朋友,被前任们调教成伪绅士了。”

    张虎边忙着烤肉,边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偏见,你对我有很大的偏见,会做这些为什么就只能是前女友教的呢?就不能是礼仪课老师教的吗?”

    夏小花:“礼仪课?什么礼仪课?我上学时怎么没学过这些?”

    张虎把肉夹到夏小花碗里,又夹了些配菜,说:“因为咱们上的不是一种学校。”

    夏小花不解:“不是一种?九年义务加高中加大学呀,那你上的哪种?”问完这些话,她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觉得哪里不对呢,想了会疑问到:“这家饭店的水…怎么是热的?”

    因为韩国饭店一年四季提供的都是冰水,这家竟然是热水,所以夏小花不免觉得奇怪。

    张虎极其鄙视地看了她一眼,说到:“你说怎么是热的呢?这还用想吗?我特意要的呗!”

    夏小花恍然大悟:“我就说吧,这些都是你前女友们调教出来的,要不然哪个正常男的能考虑到。”

    张虎继续无奈呀,“行,你说得对,我是渣男,交往过无数个女朋友行了吧,随便怎么说,你能吃得开心就好。”说完又给夏小花夹了几块肉。

    张虎停顿了一下,又说到:“其实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因为工作上的事。”

    “是嘛,我今天心情也不好,因为乱七八糟的事”夏小花边大口大口地咀嚼着,边说。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吃得满嘴流油的,一点没有形象可言的女孩,张虎有点不可思议,“你也心情不好?还真没看出来,心情不好还能吃得这么欢实,也挺让我服气的,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嘴塞得都翻不过来了。”

    夏小花:“我,我这是化悲伤为胃里的肉,你因为,因为什么闹心呀?说说分享下”,因为嘴里塞得满,她说话有点费劲。

    看着吃相和淑女碎花连衣裙明显不搭的女孩,张虎呵呵呀,“工作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既然咱俩心情都不好,要不喝点?”

    听到要喝酒,夏小花嚼着肉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喝,不会喝,并且我妈说不能和陌生人喝酒。”

    张虎:“咱俩还是陌生人啊?都一起吃饭了还是陌生人啊?就少喝点,当作陪我,韩国酒度数低又不会把你喝多。”

    夏小花想了想今天的闹心事,也是够让她烦的了,就同意了,“那就少喝点,我只喝一杯。”

    张虎:“这家店酒贵,想多喝也不给你喝”。然后叫来了服务员点酒。

    看服务员的态度,张虎应该经常来这里,两人很熟的样子。

    服务员还不时地打量几眼夏小花,夸她漂亮,张虎竟然还替她回答说谢谢,夏小花无语。

    但服务员有些似乎迟疑,犹豫一会儿后,还是问了:“这位小姐确定已经成年了吧?”

    因为韩国禁止向未成年卖酒,夏小花也自然知道服务员是什么意思,主动拿出外国人身份证给服务员看。

    服务员有些惊讶:“原来年龄已经这么大了呀,看起来有些像高中生呢。”

    夏小花有些尴尬,只点头笑笑。

    服务员走后,张虎又给夏小花夹肉,便夹还边特别嘴欠地说,“多吃点吧,说不定还能二次发育下,长得像未成年似的。”

    因为忙于吃,夏小花懒得搭理他,只在心里给张虎白眼。

    张虎时不时嘲笑夏能吃,两人边吃边聊。

    夏小花觉得和张虎聊天很轻松很愉快,不需要掩饰什么,张虎是那种精力旺盛很有活力的人,他总有各种各样的话题,仿佛永远不会有词穷的情况。

    从烤肉店出来,夏小花鼓着肚子,抱着她换下来的衣服和拖鞋,张虎让她扔掉,可她怎么可能舍得扔。

    张虎见她拿着旧衣服旧拖鞋还跟个宝似地抱着,觉得有点好笑,见她真舍不得扔,也就没再强要求她。

    见夏小花喝了几杯烧酒,啥事没有,还很清醒的样子,就又提议去酒屋再喝点。

    夏小花看了看手机时间,觉得也不算太晚,马路上人也还很多,就也同意了。

    张虎带她来到一家日式风格的酒屋,店面很小,屋内每个空间更小,最多只能坐下四个人的样子。

    屋内灯光幽暗,音乐声悠悠,这样狭小的空间让夏小花很有安全感,从一进门就很喜欢。

    张虎点了两瓶夏小花不认识的酒,又要了些下酒菜。

    这的男老板和张虎似乎也很熟悉,还偷偷瞄几眼夏小花,张虎看到后竟突然大声说(韩语):“这我女朋友,漂亮吧!”。

    真是无语…

    两人越聊夏小花话越多,原本话很多的张虎此时没说太多,只是静静地,认真地聆听着。

    夏小花竟然还把从农村长大,家里欠债,父母经常吵架,自己成长的不容易都一股脑地讲给了张虎,又讲到她想念去世的姥姥姥爷,讲着讲着她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张虎轻轻地拍拍她的脑袋,轻声安慰。

    忽然,夏小花从弯腰趴着的状态,一下坐起了身子,吓了张虎一跳。

    她用手擦着脸上的泪,呜咽着说:“不行了,我哭了说明我喝多了,我得走了,我要回家,呜呜”。

    夏小花的确有这个毛病,从小到大,只要喝多一点就都会哭,还是没完没了的那种,整得朋友们都不敢再和她喝酒。

    说完,夏小花就踉跄着要往外走,张虎连忙跟上去扶着,后来她只记得夜晚的风很凉,张虎给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再后来就不记得了……

    第二天,夏小花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感觉头疼得要死,翻身正想再睡去,忽然感觉哪里不对…

    她猛地坐起身,而后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顿时睡意全无!

    “不会吧!”,宿醉后夏小花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喃喃重复“不会吧!不会吧!”

    没错,就是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狗血桥段,女孩喝多后,第二天在陌生的床上醒来……

    这种剧情曾是夏小花曾经多么鄙视的!

    她觉得,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女孩和男的一起喝酒,哪有那么多女孩和男的一起喝酒还能没深没潜,不知自爱地喝多!

    可!但!

    这一切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她竟然成了曾经自己口中那种没深没潜的女人!成了自己曾经无比鄙视的,不知自爱的女人!

    夏小花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下意识地偷偷掀开被子一角,看到衣服还在才放心地长吁了一口气,嘟囔着“还好,还好,幸好,幸好…”

    “幸好什么呀?幸好没人扒你衣服?”张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声音也带点沙哑,应该也是刚醒。

    夏小花忍着头痛,从被里钻出来,光脚走出房间,不时打量着周围。

    房内宽敞明亮,光线充足,物品不多,但摆放有序,地面一尘不染,每一寸空间都飘散着好闻的味道。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房子,倒不是房子真的特别大,而是夏小花的亲戚大多也是农村的,而朋友也多经济条件一般。

    正所谓物以类聚嘛,物质条件好的和她三观不同,主要指消费观不同,女人逛街逛不到一起,吃饭吃不到一起,那还拿什么建立友谊呢?所以夏小花并没有去过太富有的人家屋里。

    当夏小花在客厅内好奇地四处观察时,张虎正一只胳膊支在她身后的房门边,不声不响地看着她。

    夏小花为了观看房间,转身转了一圈,这才发现穿着背心短裤的张虎正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

    夏小花:“你…你看我…看我干嘛”,出现在陌生男人家里,她有点紧张,说话不由地结巴了起来。

    张虎伸了个懒腰,懒羊羊地说:“我没看你,我看鸡窝呢。”说完就走进了浴室,随后浴室传来淋浴的水声。

    “鸡窝?”听了张虎的话,夏小花摸了摸头发,只摸到蓬蓬松松的一团,不照镜子都能想象到此时的发型有多惨。

    但发型并不是此时她关心的,对房间的好奇,让她忍不住推开其他房间的门。

    一个客厅,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衣房,厨房和餐厅连在一起,厨房用品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油渍,每件物品都摆放得井然有序。

    只几分钟后,张虎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并丢给夏小花一条毛巾到:“你洗完澡后用这个擦。”

    夏小花有点慌乱:“我,我不洗,我为什么要洗澡”

    张虎边擦头发边呵呵一笑:“呵呵,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再决定洗不洗吧。”

    夏小花疑虑地走进了浴室,浴室内的热气还没散,她透过带有水蒸气的镜子看到了自己大致轮廓,吓得她都不敢多看一眼,更不敢擦干净镜子看,便连忙打开水龙头一秒不停地洗了起来。

    出来后,发现张虎正在厨房摆放餐具。

    夏小花:“你做饭了?”

    张虎:“做饭哪能这么快,刚叫的外卖,我喝多了头疼的时候就喜欢吃冷面,利于醒酒,那个房间里有吹风机你可以用。”

    夏小花顺着张虎指的方向,走进了衣房。

    进去后才发现房间内有个小笼子,应该是装小猫小狗用的,还有体重秤,好看的全身镜,还有满满好几衣柜的男士衣物,还有…头绳,对,在吹风机旁边还有一根带星星装饰的头绳。

    夏小花呵呵一笑,心想,果然,果然和自己料想的一样,这个张虎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张虎说得没错,喝多后吃点冷面胃里舒服多了,不过总是觉得喘不过气,她不时地大口吸气呼气。

    张虎一声不响地打开了餐厅旁边的窗户,新鲜的空气吹屋内,夏小花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而后张虎从一个插座上拔下个手机,递给她,是她的手机,电量显示100%。

    虽然觉得张虎不是什么好男人,但夏小花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个很懂女人的细心男人。

    吃完后,趁张虎刷碗的功夫,夏小花快速找到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小跑到门口留下了一句“谢谢你送的衣服,也谢谢你请我吃饭,现在身上没带钱,改天还你!”说完就一溜烟小跑出门了。

    她听见张虎在身后喊着什么,也没听清,不管了,已经快中午了,得赶紧回去准备下,得去便利店工作了。

    跑出来得匆忙,也没注意楼层,夏小花直到转了四五层楼梯后才想起来看看楼层,自言自语:“啊!十六楼!我都走了好几层了结果还是十九楼!”晕啊!

    这时电话响起,夏小花:“喂?”

    电话那头传来张虎的声音:“喂,你跑什么呀,我能吃了你呀?回家我可以送你呀”。

    夏小花不想麻烦张虎,最主要还是觉得他不是好人,不想和他有太多瓜葛。越快走越好,:“不是,我上班着急,钱下次见面的时候还你。”

    张虎:“就便利店打个工至于这么上心吗?”

    听到这话夏小花有点不高兴:“便利店打工怎么了,打工不也得准时准点吗?”

    张虎:“怎么?生气了?小脾气挺大呀,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看你着急忙慌地跑出去,怕你在路上也这么跑,再不看车危险。”

    夏小花:“行了吧,别表现得这么温和体贴了,都跑好几分钟了,我都还没见到路呢,你家到底几楼啊?”

    张虎哈哈一笑:“哈哈,不高,二十五层,你笨呀,不会坐电梯呀!”

    夏小花:“这就要去坐了,对了,你没经过我许可就动我手机了?”想到张虎存下了她的电话号,夏小花质问到。

    张虎发出几声坏笑:“别说你手机了,我昨天就算动你的话,也不用任何许可!”

    听到这话,夏小花一惊,“你…你…”

    张虎:“我什么我?看给你吓的吧,昨天你醉得跟头母猪似的,本来给你披了我的外套,你躺下后想把外套给你脱了,倒不是怕你睡不舒服,主要是我那外套挺贵的,怕你给我压皱了,结果你以为我对你有什么想法呢,你还记得,你昏昏沉沉地跟我说什么了吗?”

    夏小花有点紧张连忙问:“说什么?”

    张虎:“你和我说,你敢碰我的话,我给你告我妈!”说完,就一阵大笑。

    夏小花无语呀……

    张虎依旧大笑:“多大人了?挺有能耐呀,还要告你妈,厉害厉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