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一章 认亲(3)

章节字数:2192  更新时间:08-09-20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冷姑娘是哪儿人氏啊?”卢老爷的话听不出任何感情。

    “卿尘自记事起跟随一位姑姑漂泊,居无定所,也不知道家乡是何地。”我编故事的心又被触动了。

    “哦,可叹小小年纪便吃了不少苦啊。”鄂叔搭腔,我能听出他的同情和怜悯。

    “姑娘的双亲安在?”卢老爷继续“审问”。

    “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剪剪双瞳里浮起淡淡一层雾气,盖住了原本灼灼的光彩,却朦胧缥缈,让对面的敬尧看得一阵失神。

    “这么说,冷姑娘现在是无依无靠了?”卢老爷的话竟有些欣喜的味道。

    “爹!”敬尧不解的打断他,有些讶异于他老爹口气里的不留情面。雪洛也是抬起头来,紧张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轻笑一声:“我不想,可事实如此。”

    “可怜你这么个聪慧乖巧的孩子竟没有长辈疼爱。”卢老爷温和的笑着,侧脸问敬尧:“尧儿可愿意有这样的妹妹?”

    我、敬尧、雪洛俱是一怔。

    鄂叔在一旁笑呵呵的提醒我:“还不快谢过你义父?”

    义父?!我面纱下的檀口大张,颇为不雅的吃惊着。眼见卢老爷温和的眼中浮出一抹不耐和一闪而过的凌厉,我故作惊喜的朗声道:“义父在上,请受女儿卿尘一拜。”

    盈盈的嫩黄纱裙飘然绽放在地砖上,宛如一朵盛开的芍药:“好女儿,快起!”卢老爷隔着桌子,虚扶我。雪洛却用有力的臂膀扶我起来。

    “爹?您怎么不事先给孩儿透个信儿啊?”卢敬尧在他爹面前书生的酸腐气儿倒是收敛了不少,也有种恃宠而骄的味道。

    “呵呵,给你个惊喜算不算?”卢老爷,哦,不,我的义父喜滋滋的捋着他的山羊须。

    “那雪洛呢?他也是个难得一见的古筝高手,而且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呢。”卢敬尧似很高兴的向义父说道。

    义父的眼睛打量着雪洛,而雪洛早在敬尧言罢就已霍然站起,有些激动的说:“雪洛谢过卢老爷、卢公子。只是师傅如在下的再生父母,我早已随了师傅姓刘。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义父继续捋着他的胡须,淡淡应道:“也罢。平日多走动些就是了。”“是。”我和雪洛都恭谨的应和着。

    说不出为什么,面对这个莫名其妙就认了的义父,有点被人算计的挫败感。

    “尘儿,既然成了我的干女儿,便不再是外人,面对我们,你大可不必再做蒙面女侠了。”义父竟佯做年轻人般的调侃。

    若不是五个人里只有我的名字里有“尘”字,那声把我的沉睡的小米疙瘩成功唤醒的“尘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意识到那是在叫我。

    有些明白,初次相识的敬尧为何会语言拈酸了,他老爹,有时候就是把话从醋缸里泡一会儿再扔出口来啊。

    “可是……”雪洛出声,却没有把话说下去,急得满脸通红。我知道,他不愿让我的容颜被他以外的人看到。那一种近乎自私的霸道独占,却也让我的心有了丝丝温暖的柔和。

    “义父所言甚是。”我缓缓的将面纱解下,平静的看向略有所动的几人。

    “平常对着外人,卿尘还是蒙着面好。”敬尧呆呆低言一句。

    “那我听义兄的。”巧笑嫣然的我轻轻回道。很清楚的看到卢老爷,我所谓的义父眼中一瞬滑过的惊讶和得意。

    义父和义兄敬尧又坐了会儿便起身回府,临走也就多嘱咐寒暄了几句,鄂叔也随之离开。

    雅间里只剩下我和雪洛。

    彼此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卿尘。”僵局仍由雪洛打破,他一脸疑问的说:“他怎么?”

    话没说完,就被我抢白:“别问我。我不知道。”我口气有些冷硬,看到他被我噎住的窘意,不禁有些歉然,又柔声回:“雪洛,我是真的不知道。”

    没有话说的我们,各自回了房。

    昨夜的雨将夏末微弱的燥热席卷而走,随之是脚步渐急的秋凉。

    夜里,独睡的我辗转不能成眠。

    卢敬尧的爹今天是第一次见我,怎么会没有任何征兆的认我为干女儿?事发突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到底是为了什么?暗夜里,我的眸子晶亮圆睁。

    敬尧这几天到书场的次数不若前些日子频繁,莫不是那是与我、雪洛结为朋友后,回家叨念甚多,而引起家中严父的注意,生怕我是个红颜祸水,赶走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或是直接杀人灭口怕都不是那个有着些许浩然之气的义父所能允许的。那么,“仁慈”如他,认我做干女儿,与敬尧的关系就仅为永远不会逾矩的兄妹了吧?这难道也是他的如意算盘吗?

    我不禁冷笑。他也未免太看得起我。

    看卢老爷的样子,没有商贾的圆滑势利,穿着虽不奢华却也富贵逼人,莫不是官宦人家?或是一如云天样的世家?要不,怎么口气如此酸腐?

    忽然觉得,自己对卢敬尧一无所知。除了看起来,他的年龄应该比我大外,他的家庭,他是否娶妻成家,他平日是做什么事的,没有一点概念。

    在三楼雅间天南海北的聊天议事原来是那么惬意,许久不曾有过的开怀竟然因了这突兀的“认亲”掺入了杂质。

    自己纷乱的思绪竟飘回了现代的大学记忆。

    记忆中的他,也是个书生气很浓的男孩。并不是同系,在阅览室抽取了同一本书,似乎还是photoshop的入门,就这么从相视一笑到慢慢混熟。

    有人说,男女生之间是不会有纯洁友谊的。我不这么看,这种蓝颜或红颜的友情必定存在,只是有可能只存在于一方,而另一方或许在冥冥中等待朦胧走向清晰。

    我和他就是这样,可以为了新发现个好的论坛彼此高兴的互通,也可以为了同一个网页制作争执不休。我不是无心的人,当他的视线越来越多的从书本上移开停留在我的座区左右。敏感的心就有些恍惚的意识了。只是意识到是一回事,回不回应却是另外一回事。

    有生以来,第一次认了个“干哥哥”,果真如某死党所说,认作哥哥的,都是为了拒绝的更体面一点的。

    从此又多了个哥们儿。唉,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找到彼此欣悦的人了呢?

    夜深了,这两天的紧张和多事儿让身体疲乏了很多。上下眼皮儿已经几次亲密的黏合在一起。放任睡意波涛汹涌的袭来,渐渐的,沉沉睡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