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五章 姻缘(1)

章节字数:2385  更新时间:08-10-10 1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五章姻缘

    (1)

    义兄卢敬尧的婚事是我始料未及的,那日他特意来通知我下月初二是个黄道吉日,他就准备迎娶一次都没有见过的杨家姑娘了。

    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杨姑娘?若竹那日和月旋来茗香居找的就是卢敬尧,他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我、雪洛、刘叔、鄂叔都受邀前去观礼,不管敬尧如何说我们用不着多此一举,我们仍然备了贺礼。

    经我询问,才知敬尧对他即将过门的妻子并不知道多少,只是知道姓杨,芳名依然,必不是若竹,才放下心来。

    转眼,婚期已至。

    迈进卢府大门的刹那,恍然明白为何几日来心里有不明的烦躁。起因就是卢氏父子,一个我的义父,一个义兄,认亲虽说只是口头说辞,我竟一次都未前来拜会。义母安在?敬尧可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心下很是忐忑,失礼在先啊。人家认你做干女儿,就是高看你一眼,不巴巴的过来攀亲,还装什么清高?

    时间尚早,刘叔、鄂叔在一旁呷茶。我与雪洛先行,过来帮帮忙还是要得的。只是义父似乎早有安排,我们甫一进门,就有专门侯着的丫头引我们去了后院。

    是义兄,已是作新郎倌打扮,一身火红的新郎装,映的满脸喜气。对于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敬尧是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在他看来,父母之命必是为了他好,媒妁之言必是两人佳偶天成,反正娶谁都不认识,也就谈不上反对。

    卢家应该非富即贵吧?这卢府并不是卢家唯一的宅院,敬尧实际上已经有一个侍妾了,这次是娶正房夫人……唉,再次哀叹一声。古代男人三妻四妾的陋习这些人可都是习以为常,自以为天经地义哪!

    义兄叫我们单独过来,竟是要通知我们。婚礼过后,卢府请来戏班子要大唱一番,而我和雪洛则要应景来上一曲,方显卢氏的不同凡响。

    再一次轻笑,义父大人啊,您真的是太看重我跟雪洛了,太瞧得起我们茗香居了!不过,这段时间,茗香居的书场可真是在泉州名声大振,雪洛天籁琴声、神秘行径也是不胫而走。只是,义父到底是想怎样呢?

    “卿尘?”敬尧有些诧异于我的反应。我只淡笑,并不说话。估计这也是义父临时兴起的想法,要不怎么也该事先给个信儿,也不会准备的如此仓促啊。

    前院里喜乐一直欢快畅响,也就让外边听不到里边的古筝琴音。我选了一首应景的歌,稍稍改动了词句,估计应无大差。

    轻哼了两遍,雪洛的琴音就已经能跟上调了。

    这世间还真有音乐天才不成?

    “雪洛,你太有才了!”我倒扑在他的身上,吧唧一口亲到脸上,就看他秀美的眼眸写满羞涩,红霞朵朵飞上俊颜。

    唉,只是我们不得不放弃观礼的机会,外面人声鼎沸,来的客人可真不少,只听得唢呐声渐歇,是新娘子进门了吧?现在过火盆儿呢还是跨马鞍呢?一点都不清楚。

    跟着刚才的小丫头小桃走了近路折回前院,登上了临时搭建成的戏台。如今,不止雪洛要做回伶人,就连我也要扮演这个角色。

    “一拜天地,感天动地。二拜高堂,孝义满堂;三拜夫妻,对白成双;和和美美,送入洞房!礼成!~”原本安静的宾客一下子哄闹了起来。有孩子跳着、闹着、跟着敬尧的同窗好友进洞房闹去了。

    只觉院子里又满了人。只是这些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刚才还空无一人的戏台子忽然多了几面纱帐?

    卢老爷,咳……我义父的声音响起,鼎沸的人声渐渐安静。“今日是犬子敬尧的大喜日子,承蒙各位亲朋好友前来道贺,特请得茗香居的雪洛公子与小女卿尘合献一曲,谨为各位助兴。”众人听得此语又是唏嘘一阵,怕都是没有听说过卢老爷什么时候竟有个这般大小的女儿。

    雪洛目光询问我是否开始,我颔首。他双手轻轻抬起,白皙修长的手指掠过琴弦,或勾或抹或挑或弹,清越的曲音,缓缓流淌。外面静下来,“真的是茗香居的……”一声突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估计被人捂住了嘴巴。我好笑的看了雪洛一眼“你已经有粉丝了呢……”雪洛正巧抬眼与我对视,半扬下巴微笑,手里功夫一刻不闲。我也只好敛了笑意,轻启朱唇,将一股丹田之气提至胸腹,经由咽喉,辗转悠扬成了歌词“如果今生不是与君相识相遇/

    手中这方鸳鸯锦帕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今世不能陪你赏月观云/

    天又何必多情演绎春光秋雨

    啊……/多谢苍天有意/

    啊……/让我如此幸运遇见你/

    从此轻执君之手/朝朝暮暮长相守/

    生生世世比翼飞/恩恩爱爱到白头……”

    这是改编的姚婷的《叹红尘》。我是不大可能会唱《明天就要嫁给我》这样的歌,怕正常的葫芦头们受不了。

    本来第一个跳入的是《还珠》里赵薇的那首主题曲,感谢这个再感谢那个的,可旋律实在与这古代不太相符。心里一隅有小小的叹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是如此的安于在这个本来不属于的朝代做个古人了呢?

    一曲唱罢,耳尖的我就听有人小声说:“这声音好像听过。”茗香居的老茶客么?蓦然展颜,我只在茗香居唱过一次,竟有惦记的。

    正待与收了琴的雪洛准备离去时,先前的小桃前来小声道:“老爷吩咐小姐随奴婢来。”她身后的小杏也向雪洛福了福礼:“公子请。”

    看样子,我要去面对一群不认识的人,以卢家新出现的大小姐身份,而雪洛则是依旧保持他神秘人的身份。

    我左手下意识的略上自己的鬓角,正犹豫着翡翠遮要不要取下时,小桃适时说道:“老爷吩咐,小姐无需摘下面具。”

    “哦。”我低声应道,已至人前。卢老爷的手虚扶起向他请安的我向众人宣布:“这是我的小女儿卿尘,今后,请各位亲友多多关照”呃……义父把我像件产品似的摆在那儿是要干什么呢?要明码标价还是待价而沽呢?冷姓我还蛮喜欢的,难不成从今日起,我就要改姓卢了么?

    我向众人行了礼,这次到没听到什么特别的话,无非是通过称赞我而拍义父马屁的虚词而已。

    “你是那天的冷姑娘?!”一个惊喜的声音从侧面而来,刚才人多,我竟没注意到。那边,那边,只在我身侧,没有注意到的那边的宾客,竟然是——杨彦轩他们!

    出声的是月旋,仍旧是藏不住的个性,被若竹暗里揪住衣服,自知失言的吐了吐舌头,半躲到若竹身后。

    “我小妹认错人了!还请卢姑娘莫怪。”熟悉的脸,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神情,杨彦轩半抱拳一揖。我已经正愣在当场。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他?他为什么会在这?是因为是云天会长的身份受到邀请么?还是?杨姑娘?杨依然又是哪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