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五章 姻缘(2)

章节字数:1345  更新时间:08-10-13 1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求助的看向义父,却从他眼中的冷然蓦的惊醒!我失态了!在刚刚向众人摆明我身份后接着给了他个没脸!女子失仪,在场的有多少人在好奇八卦的看我的反应?

    “回公子的话,认错人是常有的,卿尘自不会怪他。”我也向他回礼,眼睛注意着他的表情,很失望的仍是看到陌生和疏离。垂眸间没有注意到在看到我患得患失的眼神后,彦轩一闪而过的疑惑。

    月旋在若竹身后不安的动了动,想是要反驳什么吧。义父已经请众人入席,又说了些场面话。而我则被分到了女席一桌。

    偏厅的女席上,我的慈祥端庄的义母,二姨娘、三姨娘,身旁一个七八岁的男娃娃,是我的义弟,还有一个只有两三岁但颇安静的小囡,紧紧的盯着他身旁月旋头上戴着的一朵折射出五彩阳光的的珠花。再就是若竹,和一句话都没说上的悦岚……纵使相逢应不识啊,怪不得她,我换了容貌,换了身份,换了面对生活的态度,换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在若竹的示意下,月旋没有旧事重提,面上是喜气和善,一桌子上食不知味的怕是只有我。

    印象中我的现代的朋友若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儿,没想到眼前的杨若竹,只怕毫不输她。

    席间说说笑笑中,我神不守舍老偷眼瞧吃相文雅的悦岚。总想问,到底是谁要嫁给彦轩?从她平静的面容上我什么都看不出来。虽然没有和她交谈什么,但是,她好像不是我过去认识的那个俏皮可爱的小公主,是什么改变了她?可眼光每次调回来时,都恍然意识到若竹的视线也悄无声息的从我的身上溜到别处。

    她在怀疑我什么吗?心里一隅涌出不安。

    吃饭了,雪洛呢?喜宴没开始多久,我这才想起他。我与他平时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如今,他若开始乐得不见众人,可卢家会安排他在哪吃饭?一个人,即便是吃山珍海味,也是难敌寂寞失落,更何况他是如此脆弱敏感的人儿!

    心下一阵慌乱,也顾不得若竹他们,低声向义母找了个身体不适的理由就退了出去。

    对于我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儿,义母和两位姨娘竟都一致保持大家闺秀的矜持端庄,既不熟络也不排斥,不咸不淡的到让我很好奇,义父到底怎么跟他们说的。

    找不到雪洛的我心下有些着急,他肯定不会在后院,只会在前院、花园、甬道、厢房的某处。

    是他离不开我还是我离不了他?是我为了怕他孤单而去找他,还是因为他不再我身边我觉得难受而去找他?自己的步伐因了半空冒出来的疑问而渐行渐缓。我是在找去找雪洛的借口吗?说他敏感脆弱,更敏感脆弱的恐怕是我吧?一个人在清朝,认识了他,似乎就是他了,就是那个给了自己依靠,给了自己一定安全感的小男生。只是有这么一会而不在身边,行动不在我的知晓范围内,心里就空落落的紧张害怕。

    一阵秋风袭来,卷了些凉意,也将隐约的很压抑的哭声传入耳中。……今天可是卢家大少爷大喜的日子,哪个没眼色的挑这种时候哭?!

    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我轻手轻脚的向着声音的发源地靠近。月型拱门后是个独立的宅院,像是客房的样子,桂树下,一白衣男子与蓝衣男子正相拥而泣……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敬尧的大喜日子……客房里两个大男人搂抱这哭……啊!我浑身惊颤……难道说?!敬尧竟有两个男相好?!如今他们的心上人成亲了,他们的好日子就结束了。接下来呢?哭完以后,难道就要展开报复行动?是要毁灭卢敬尧还是毁灭新娘子?直接杀?还是下毒?还是纵火?还是觉得这些都无法实现而绝望的自杀?!

    呃……貌似我的想象力也忒丰富了点,眼前的男子还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