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六章 知音(3)

章节字数:1939  更新时间:08-11-04 17: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

    “姑娘很喜欢后主?”兰若问。

    这个似曾相识的笑,让我觉不到温度。无害却也无心。没有感情的笑,纯属公式化的笑,让我脚底泛凉。

    “喜欢,喜欢到推崇的地步。”我应声:“兰公子呢?”

    “在下不若姑娘心思细腻,喜欢这种伤春悲月的婉约词。”

    “那公子可是觉得苏东坡、辛弃疾的词风够豪气壮阔?”

    “是啊!唐有杜甫、李白、白居易,宋有苏轼、辛弃疾。诗中大小李杜,词有晏殊父子。众多诗词大家里,我最珍爱的就是太白的诗。”

    “在公子眼中,后主李煜的词又是如何?伤春悲月?仅仅是这些么?”

    “虽然也有国破家亡的悲戚,可总觉得脂粉气息重了些。这也非他所愿,后宫佳丽如云,多少受些影响。不过,他实在是个失败的昏君。”

    我有点不高兴:“确实非他所愿。从嘉不是嫡长子,他的二哥更喜欢玩弄权术或者说更适合帝王将相政治生涯。可太子自毁前程,让本来对皇位兴趣欠缺的人来做皇帝,他哪有其他选择?”

    我压下自己的声音道:“说他是个失败的君主,这很客观,可说是昏君未免有些过激的偏颇。”我的口气一如夜风沁凉。

    兰若也被我激起了辩意,冷笑:“大宋虎将兵临城下,仍旧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难道不昏?听信谗言,毒杀最忠于南唐国君的将军,何谓不昏?几次错失反戈良机,贻误军情,怎的不昏?作为皇帝,作为国主,担的是全南唐老百姓的身家性命。他做到了一个皇帝该做的了吗?”

    我接口:“有句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李煜的父皇,南唐的前国主李?,本就是一个抚琴而歌、笑把眼泪临风吹的雅人。你如何要他潜移默化的影响出个汉武帝、李世民的睿智明君?!李煜所钟爱的诗词歌赋在世人眼中成为他成为明君的绊脚石。试问,本就无心于政治的人,如果失了自身的爱好兴趣,就能拥有一个睿智帝王该有的气吞山河的文韬武略超凡才能?贻误良机?他本就是个拈花弄月的词人,如何要他精通孙子兵法?听信谗言?这个谗言可是他最亲近的六弟李从善中计后百般曲折送给他的信儿,将心比心,一个你最信任的人对你说的话,你会怀疑吗?”

    我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大军兵临城下,说李煜是自欺欺人,可他又能怎么做?众臣议和者众多,顶梁国将已然被斩杀,没了冲锋陷阵的勇士,叫他如何保卫南唐子民?宋军挥师南下,若遇顽强抵抗,城破国灭是必然。若赵匡胤与他弟弟同样的残暴心肠,屠城灭族之灾你让他如何担得起千古骂名?”

    花厅的灯朦朦胧胧,我激动的辩驳着,眼见他的眸子愈来愈亮。

    “这些我竟未曾深思。”兰若喃喃道,有丝丝挫败,却也有着疑惑,“姑娘进茗香居前必是哪个旗里的格格吧?”

    我冷哼一声:“我只是个孤苦无依的人,哪有那个身份!”话刚出口,就有点把握不准。他怎知我曾身在茗香居?这个疑问马上又被别的想法挤出脑外。清朝对进宫的秀女身份要求的很多。楚吟秋既然能进毓秀宫做一等宫女,身份必定是汉八旗里的。只是,正黄、镶黄、正白、镶白、正蓝、镶蓝、正红、镶红八旗我属于哪个?

    我反问:“公子是哪一旗?”

    他一怔,笑:“正黄旗。”

    上三旗之一啊!是地位最高的一旗。我神色黯然道:“公子的身份高高在上,与卿尘实在云泥之别。”

    他又一愣,正色道:“身份的高低贵贱自有天定,那不是你我所能左右,有什么好比较的?”

    这下,到换成我愣了,脱口道:“想不到公子竟有如此开明的想法。那若是让公子与汉人结交,公子也必不嫌弃咯?”

    他仍旧正色:“高山流水,知音难觅。若能与有才之人、有志之士结识已是我的福气。他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只要真性情,那些虚浮的东西,何必太过在意!”

    我点头,笑问:“倘若有一日,公子中意的女子出身汉家平民,公子也会明媒正娶,纳为妻室么?”

    满汉此时仍处在半对立状态。清朝人口四分,按等级:满人、蒙古人、色目人、汉人。汉人的身份真是与奴隶相提并论。满汉少有通婚男女。以他的身份,婚姻必不能随心所欲吧?

    他并没有马上回答。沉默良久,颇有深意的回:“会!不管他是王公格格还是汉家平民。哪怕她是勾栏院的清倌花魁,名分也好、财富也好、疼爱也好,只要我认定了是他,就一定会给她她想要的。”

    俊美如冠玉的秀颜上闪烁着温柔的神采,思绪似乎被轻拂的夜风吹乱,缠绕遥远。

    他晶亮的眸子看向墨蓝的天际,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忽略了我的存在。

    “公子可是有了心上之人?”我微笑的调侃他,心下有阵酸涩。唉,好不容易见到个心目中的大帅哥,看起来却是名草有主的样子。

    “呃……呵呵。”兰若的眼神闪烁,俊颜微赧,颇不自然的轻咳一声:“还没有……”

    “啊?真的?”我立马来了精神。方才的愁云惨雾瞬间烟消云散。一句话像脱缰了的马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处理直接跳出口舌:“你看我怎样?”说完恨不能咬了自己的舌头,这话就算是现代也嫌唐突了,更何况这礼仪节术比命还重要的清朝。

    就这一句话,会让兰若公子看轻了我吧?觉得我是个不懂矜持、不庄重文雅的女子吧?啊!!……我的一世英名尽毁于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